第54章:伯爵震惊!别跳了,你死定了

  见到许文昭一头朝墙上撞去。

  “千万别这样。”

  伯爵大人赶紧冲上前去,挡住了许文昭。

  哪怕他知道许文昭在做戏,也必须这样做,否则就会显得凉薄。

  许文昭借机抱着伯爵大人的双腿,炽热道:“主人啊,我十几岁就进入伯爵府了,是在老主人面前长起来的啊,整个伯爵府上下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忠心耿耿啊。”

  “主公啊,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将心脏剖出来,让您看看是红的还是白的啊!”

  许文昭一边说,一边捶胸顿足。

  话里话外的意思非常明显了,我许文昭如此忠心耿耿,竟然要被如此对待,主公您这是要逼死我这个老人吗?

  “起来,起来……”伯爵大人温和道:“文昭,我当然是相信你对玄武伯爵府的忠诚。”

  许文昭依旧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没有半分要起来的意思。

  伯爵大人当然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来人,去账房让姑爷出来,别做了。”伯爵大人道。

  许文昭依旧不起来,抱着伯爵的双腿大声道:“主公啊,您若怀疑我有什么不忠,若怀疑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伯爵府的事情,那您就派人去抄了我的家吧,那样就清清楚楚了。”

  伯爵大人皱眉。

  连抄家都说出口了,岂不是让整个伯爵府上下寒心吗?

  顿时,他更加无奈道:“马上去,让姑爷立刻来我这里。”

  “是!”

  第二波人赶紧冲去了账房。

  许文昭这下才满意了,从地上爬了起来。

  伯爵大人心中不快,但也只能出言安慰之。

  许文昭脸上感恩涕零,心中却万分得意。

  沈浪你这个不自量力的东西,竟然还想要和我斗?

  对于伯爵的性情,许文昭实在是太了解了,聪明但是心慈手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徐徐图之,充满了贵族的优雅和从容,永远顾及属下的面子。

  当众翻脸这种事情,他真的做不大出来。

  ……

  “砰!”

  账房的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中年管事,带着四个奴仆冲了进来,望向沈浪的目光飞快闪过一丝敌意和得意。

  “哼,别看你是伯爵府的姑爷,但也只是一届赘婿而已,哪里比得上我们许爷的分量?真是自取其辱。”中年管事心中暗道。

  不过,他表面上依旧非常恭敬,躬身拜下道:“姑爷,伯爵大人让您停止手中的一切,并且离开账房。”

  沈浪睁开眼睛,然后望了望门外。

  天亮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太阳都升起来了。

  中年管事见到这个情形,心中更是不屑。

  这位姑爷真是异想天开啊,一夜之间只怕你连一本账册都看不完,还想要查账,真是愚蠢可笑。

  想要查账,至少找几十个专业的人查上一两个月吧。

  紧接着,第二波人飞快冲了进来,大声道:“姑爷,伯爵大人有令,让您立刻去大厅向许文昭先生赔礼道歉。”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更加得意了。

  这些人都是账房中的管事和伙计,他们和许文昭已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沈浪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这就去。”

  然后,那将一叠厚厚的白纸揣进怀里,朝着大厅走去。

  那个中年管事有心将沈浪怀中的这叠白纸抢过来看清楚,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万万没有这个胆子的。

  再说,仅仅一夜时间沈浪又能查出个屁啊,有什么好担心的。

  ……

  大厅上。

  伯爵大人坐在主位上,许文昭坐在左下角。

  他心中在想,田横说有杀招对付沈浪,绝对一招见血,却不知道是何杀招啊?

  原本,许文昭应该等到沈浪向他赔礼道歉之后再进谗言的,但是他等不了啊。

  “伯爵大人,有一件事情小人不知道当不当说?”许文昭欲言又止。

  伯爵道:“说。”

  许文昭道:“我在玄武城中听到一些传言,说沈浪扮猪吃虎,明明聪明得很,之前却装着愚笨无能的样子,只怕心中有山川之险。”

  听到这话,伯爵大人就不高兴了,立刻皱起眉头来。

  对于沈浪这个女婿,虽然他动不动板起脸来教训,但内心还是很喜爱的。

  这种漂亮,聪明,调皮,嘴甜,爱闯祸的孩子,最讨大人喜欢了。

  伯爵大人心性古板保守,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向往沈浪这种随心所欲的性子。

  许文昭见到伯爵皱眉,还以为说到他心坎里面去了,顿时更受鼓舞,道:“之前木兰小姐之所以选沈浪为婿,完全是因为他看起来最无能,最没有野心,但如今看来,沈浪这个姑爷可是表现得野心勃勃啊。”

  伯爵大人更不爱听了。

  什么?

  你说沈浪野心勃勃?

  我金卓虽然心善宽容耳根软,但眼睛还没有瞎掉。

  就沈浪那小痞子还野心勃勃?

  他的最大理想只怕就是报复田横,报复徐芊芊而已,那个小混蛋要是有野心,我玄武伯爵都妄想当皇帝了。

  “伯爵大人您在的时候还好,您百年之后,凭着世子的天资,如何能够镇得住沈浪啊?”许文昭道:“当然还有木兰小姐,可是她毕竟是女子,丈夫是最亲近之人,加上沈浪长得漂亮,而且擅长甜言蜜语,到时候只怕祸起萧墙,玄武伯爵府改了主人啊。”

  说到这里,许文昭声音无比真挚道:“主人啊,每当想到这一点,我就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所以我才如此针对沈浪姑爷,这些可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啊。”

  许文昭是急功近利之人,恨不得一下子把这把火烧得大旺,然而却忘记了这种事情怎么能一蹴而就?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走了进来。

  “拜见岳父大人。”

  平常时候沈浪都是一脸的慵懒,俊俏的面孔充满了痞赖。

  而此时的他,竟是难得的严肃。

  伯爵大人不喜欢许文昭搬弄是非,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然后慢慢收走他手中的权力。

  所以,他开口道:“沈浪,你在这里向许文昭先生道个歉,你毕竟是学生,昨日你的态度不好。”

  伯爵的态度很明显,让沈浪为昨天的态度道歉,而不是因为查账而道歉。

  可见他心中还是是非分明的,认为沈浪查账一事并没有错。

  只不过许文昭得意之下,听不出话外之音,指着沈浪痛心疾首道:“沈浪姑爷,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竟然如此心胸狭窄,想要查我的账,难道你认为我中饱私囊不成?我许文昭光明磊落,天地可鉴。”

  沈浪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表演。

  许文昭声音拔高了几度道:“沈姑爷你如此隐私狭隘,迫不及待地想要赶我走,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企图不成?”

  接着,他转头望向伯爵大人道:“主人,如今新政如火如荼,各地的老牌贵族人心惶惶,我玄武伯爵府更是总督大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沈浪在这个时候挑起风波,扰乱人心,挑拨离间,不可不防,不可不罚啊!”

  你总算表演完毕了吗?

  该轮到我了!

  沈浪望了他一眼,淡淡道:“许文昭,我想过你会贪污,但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贪这么多啊。”

  “你在伯爵府只是区区一个账房的头目,二十年来竟然贪墨了近三万金币,真是触目惊心,丧心病狂啊!”

  沈浪声音拔高极度,厉声吼道:“许文昭,你的良心哪里去了?难道被狗吃了吗?”

  三万金币!

  听到这个数据,许文昭几乎要跳了起来。

  “浪儿,你说的是真的?”伯爵大人猛地站起。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他知道许文昭手脚多多少少有些不干净,但是这些年中饱私囊也应该不会超过两三千金币。

  没有想到,沈浪一开口就是三万金币,足足翻了十倍。

  最最惊骇的,便是许文昭了。

  因为总共贪墨了多少,他的内心最最清楚啊。

  每一笔账他心中都了如指掌啊。

  这二十年来,他贪墨的金币就是在三万左右。

  所以沈浪说出三万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两条腿猛地一颤。

  然后,一阵阵耳鸣。

  但是很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沈浪肯定是瞎猜的,仅仅一夜之间,他又能够查出什么来?

  连看完一本账册都够呛,想要彻底清查连神仙都做不到,没有几十个人一个月时间,根本不可能查清楚。

  “沈浪,你还真是可耻,可笑啊!”许文昭厉声道:“空口白牙说我贪墨了三万金币,证据呢?证据呢?”

  接着,许文昭猛地跪在伯爵大人的面前,大声道:“伯爵大人,我许文昭效忠伯爵府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现在沈浪竟然污蔑我贪污三万金币,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啊。他仅仅只是一个小赘婿便如此嚣张,他日伯爵大人去了之后,他岂不是要鸠占鹊巢,玄武城金氏的百年基业就要毁在他的手中了。”

  “许文昭,我本以为你做的假账会极其完美,但没有想到竟是漏洞百出。”沈浪轻笑道:“别跳了啊,你死定了。”

  然后,他把自己查账的结果,整理出来的表格一张一张铺在桌面上,好让伯爵大人看得清清楚楚。

  ……

  注:谢谢佚名先生c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