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浪爷神了!触目惊心,上门找死

  沈浪道:“老夫子,一夜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未必不够,我们抓紧每一刻时间。您对这些账目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请您将关键性的账本挑选出来给我,我用最快的速度进行核算。”

  这里有几千本账册,沈浪不可能每一本去查,只能找到关键性的账册,进行核查计算。

  “就算关键性账册,也足足有几十本之多。”林老夫子道:“姑爷就算你翻阅一遍,也需要几天几夜时间,距离天亮仅仅不到五个时辰了……”

  言下之意,仅仅五个时辰,有几十本账册,神仙也算不清楚。

  沈浪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开工吧!”

  林老夫子道:“我实在无法相信你能做到,但是老夫愿意陪着你疯狂一把。若姑爷真的能够揪出许文昭这个大蛀虫,就不仅仅是打击异己那么简单了,而是为我们伯爵府立下了巨大的功劳,为金氏家族挽回了巨大之损失。”

  接下来,林夫子就在如山的账册中,挑选出关键性账册。

  就是那种涉及到一整年,一个季度钱财进出的账本。

  他毕竟在伯爵府呆了几十年了,稍稍翻阅就知道哪些账本是关键的。

  到后面甚至不需要翻页,仅仅从账本的名字,目录,甚至厚度,纸张的不同判断出关键性账册。

  一边做事,林老夫子一边叹息。

  “对于下人来说,伯爵大人是最好的主人,但他却不是一个雄主,太宽容大量,心慈手软了。”

  “尤其是新政如火如荼,伯爵大人觉得人心安定团结最为重要,所以就算底下有什么人手脚不干净,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是对的,但是也给了一些人中饱私囊的空间。凡事都有一个度,而许文昭就超过这个度了。我从小在伯爵府长大,是老伯爵大人的义子,伯爵府就是我的家,我绝不允许有蛀虫挖空了金氏家族的百年基业。”

  林老夫子这句话是半点不假的。

  许文昭在外面置办了大量的产业和田地,而林老夫子却连一片瓦都没有置办。

  一家人吃住都在伯爵府内。

  林老夫子一边说话,一边做事。

  很快,他就将一本又一本的关键性账册挑选了出来,放在沈浪面前的桌子上。

  沈浪打开账本,飞快地翻阅。

  他已经不仅仅是在读了,而是在拍照扫描,然后自动将账本上的数据提取出来,列入表格之中。

  之前背诵《金氏家训》的时候,沈浪对智脑还用得不太熟练,仅仅只是半分钟一页。

  而现在,最多十秒钟就翻过一页。

  林夫子无意中见到沈浪这般快速翻阅账本,顿时完全惊呆了。

  这么快的速度,只怕看不了几个字吧,更别说对相关数据进行记忆和分析计算了。

  于是乎,他对今夜的查账,真是不敢抱有任何希望了。

  “唉,我本就不该抱什么希望的。”林夫子心中暗道。

  尽管如此,但是他依旧没有懈怠,依旧认真地将一本又一本的关键性账册,从一堆账本中挑选出来,放到沈浪的面前。

  沈浪能不能做好他的事情,林夫子管不了,但是他必须做好自己的事情。

  只不过,他的心中已经不敢抱有什么希望。

  整整五个多小时后。

  林老父子把三十五本关键性账册放在了沈浪的面前。

  “姑爷,你要老夫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林夫子道:“虽然可能还有一些遗漏,但大部分关键性账册都在这里了。”

  “多谢老夫子。”沈浪道:“已经深夜了,您年纪大,这就去休息吧。”

  林夫子道:“姑爷还有什么需要老夫帮忙的?”

  “没有了。”沈浪道:“您这就去休息吧。”

  林老夫子看着沈浪飞快翻阅账本的样子,心中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尽人事,听天命吧!

  只不过这一次没能把许文昭这个大蛀虫挖出来,林夫子实在心有不甘。

  伯爵大人太心慈宽容了,林老夫子不是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但都被伯爵大人否了。

  “特殊时期,人心团结大于天。”

  “许文昭这个人是有不少缺点,但我觉得他对伯爵府还是忠诚的。”

  这些是伯爵的原话,那林老夫子还能说什么,又没有真凭实证,他再多说的话就是妒忌同僚破坏团结了。

  林老夫子已经决定了,当他去世的时候,会留一份血书给伯爵。

  这样的分量,应该足够伯爵警醒和重视了吧。

  “那老夫告辞了。”林夫子道。

  对于今夜沈浪之举动,他是完全不抱希望了。

  “老夫子慢走。”沈浪道。

  他继续飞快翻阅账本,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因为他对智脑的运用越来越娴熟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沈浪终于将这几十本关键性账册全部翻阅完毕,并且将所有数据全部提取到智脑里面,列成了详细的表格。

  接下来,就是利用智脑快速的运算。

  找到这些账本里面的破绽,并且查出许文昭这个蛀虫,这二十年来究竟贪墨了伯爵府多少金币。

  现代会计师那么牛逼厉害,都无法做出毫无破绽的假账。

  更别说许文昭这个野生的会计师了。

  只不过如果正常运算的话,哪怕有算盘,也至少需要一两个月时间。

  但是对于智脑而言,许多无比复杂的计算,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沈浪一边在脑子里面飞快地计算,一边用纸笔画出一份份表格,把计算出来的数据,清清楚楚列在表格之上。

  这样,哪怕像伯爵大人这样的外行,也能一眼看出里面的账目出入。

  就这样,一张又一张的表格,在沈浪的笔下出现了。

  许文昭的假账,完全无处遁形。

  只不过,当一笔又一笔数据清晰跃然纸面的时候,沈浪也有些惊呆了。

  知道许文昭会贪墨很多,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多啊!

  ……

  天刚蒙蒙亮,伯爵府的大门打开,有几十个人或者骑马或者驾马车出了伯爵府。

  这些都是正常的人员进出,完全无法控制的。

  而其中有一人,就用最快的速度赶去了许文昭的家中。

  “许爷,大事不好了,沈浪和林老夫子昨夜忽然进入账房。”

  “林夫子大约寅时初离开账房,而沈浪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他们只怕是要查账,要报复您。”

  这个伙计气喘吁吁禀报道。

  许文昭先是一愕,然后哈哈大笑道:“真是无知者无惧啊,有什么好害怕的?”

  “查我的账?”许文昭道:“我的账做得毫无破绽,二十几年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沈浪能有多长时间查账,就算给他十天半个月也查不出什么来。”

  “几千本账册,就他一个人,看都要看一个月。夜之间想要查出什么问题来,完全是痴人说梦。”许文昭得意道:“况且他根本没有时间了,他很快就要完蛋了。”

  他了解田横,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他说有杀招让沈浪一击致命,那就一定会有。

  “沈浪,我原本就要灭你,没有想到你反而还主动找上门来了?”许文昭心中狠道:“如此便好,我连进谗言的理由都有了。”

  他太了解伯爵大人了。

  心慈而且宽宏,非常照顾老人的面子。

  一旦他许文昭出现在伯爵府内,出现在账房之内,伯爵大人一定会让沈浪中止查账,让他离开账房。

  此时越国新政进行得如火如荼,伯爵大人最看重的是什么,人心和团结。

  所以沈浪这次非但查不出什么来,反而会碰一鼻灰。

  若许文昭再闹上一闹,为了安抚人心,伯爵大人只怕会抽沈浪的鞭子了。

  “走,回伯爵府!”

  正好把沈浪屁股地下的这团活烧旺起来,和田横里应外合,彻底击垮沈浪。

  “乳臭未干的小儿,竟敢招惹老夫我?找死!”

  ……

  进入伯爵府后。

  许文昭双目通红,直挺挺跪在伯爵大人的面前。

  “大人,您不相信我?”许文昭泣声问道。

  伯爵大人揭不开脸面,道:“没有的事啊。”

  许文昭道:“那刚才我经过账房的时候,却发现沈浪姑爷在里面,您这是不信任我,要查我的账吗?”

  接下来,许文昭的嘴巴如同炮仗一般,一刻不停。

  “小人或许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对于伯爵大人,对于金氏家族,却是忠心耿耿啊!”

  “这二十几年来,我那一日不是呕心沥血,披肝沥胆啊。”许文昭磕头出血道:“我仅仅五十几岁,却已经须发全白,耗尽心血。”

  “如今,您仅仅因为一个黄口小儿的信口雌黄,就不信任忠心耿耿为您服务了二十几年的老伙计,那我活着还有何意义?”

  说罢,许文昭直接猛地一头要朝墙壁上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