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来!感受一下天才魔力杀

  沈浪来到了伯爵大人的房外。

  伯爵和夫人都已经睡了。

  “岳母大人,岳父大人!”沈浪用美好的声音喊道。

  “哼!”这是岳父的。

  “诶,浪儿怎么了?”这是岳母的,声音温柔得很。

  瞧瞧,这就是把岳母放在岳父大人面前的结果。

  沈浪道:“许先生被气走了,这几天大概都不会出现了。但是伯爵府的账目却要如常进行,这几天府中都有大量的金银和财物进出,若以账目上耽误了几天,只怕接下来的金银不好出账了,小婿刚好在算术上有所造诣,不如这几天就让小婿顶上,等许先生回来之后,再交给他?”

  伯爵大人道:“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吗?”

  靠,你堂堂伯爵还有起床气?关键现在才晚上九点左右啊,你那么早上床干嘛?

  夫人道:“浪儿也是一片好心,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接着,里面传来夫人的声音。

  “浪儿,你进来说。”

  沈浪依旧在外面停了一会儿,然后再走了进去,以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伯爵大人一脸的不爽,夫人却笑意吟吟望着沈浪。

  “说实话,你有什么鬼心思?”伯爵大人道。

  面对亲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交心!

  聪明的同时,不要把别人当成傻子。

  沈浪道:“我怀疑许文昭先生贪污伯爵府钱财,所以想要查一查他的账目。”

  “胡闹……”伯爵大人猛地一拍桌子。

  他就是看不上沈浪睚眦必报这一点。

  许文昭今天是找你麻烦不假,但是已经狠狠被你顶回去了啊,还丢了好大的脸,结果还没有过夜,你又要弄他?

  但岳母大人却非常欣赏这一点。

  她觉得自己的夫君太过于宽容了,沈浪这个孩子就是这点好,有什么心思都不藏着掖着,半点不虚伪。

  沈浪道:“岳父大人,许文昭每年的俸禄仅二百金币而已,但是他的几个儿子都穿金戴银,绫罗绸缎,不仅仅娶妻,还纳妾几房。在玄武城乃至怒江郡,都有许多房产,置地超过千亩,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俸禄水平。”

  伯爵大人皱眉,一字一句道:“浪儿,水至清则无鱼!”

  这一句话就说明伯爵大人是明白人,只不过很多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沈浪道:“岳父大人太心善,把人想得太好了,或许许文昭贪墨的钱财远远超过您的想象和承受力呢?”

  伯爵夫人柔声等到:“浪儿,你告诉娘,为何要这样针对许文昭?”

  沈浪道:“岳母大人,许文昭是心胸狭窄之辈不假,但为何如此针对于我,迫不及待要报复打击我?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和王涟这个外甥感情深厚吗?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是不是我挡了他们的路?”

  这话诛心了。

  许文昭的谗言还没进,沈姑爷的谗言倒是先上了。

  伯爵大人和夫人陷入了沉吟。

  接着,沈浪拿出了两本账册道:“这就是许文昭的账册,尽管是两本非常不重要的账本,上面都是关于伯爵府宴会酒水购入记录,但小婿已经发现了严重的贪腐。”

  “果真?”夫人问道。

  伯爵大人道:“这两本账册你哪里来的?”

  “咳咳,这点不重要。”沈浪道:“我,我让世子去账房帮忙取来的。”

  是取吗?明明是偷!

  伯爵面孔抽搐了一下,他这个傻儿子啊!

  沈浪道:“林老夫子其实也擅长算术,而且他为人清高淡薄,视钱财如粪土,小婿想要请他一起查验伯爵府的账目。”

  沈浪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楚,我不会徇私,所以让林老夫子这个正直之人在边上监督。

  伯爵夫人拿过沈浪递过去的两本账册,尽管她看不大懂,但是他相信女婿的话。

  他说问题严重,应该就是严重了。

  夫人道:“夫君,查一查也好。”

  “可是……”伯爵大人犹豫。

  这许文昭毕竟是夫人的远亲啊,之前他也是因为这一点对许文昭多有宽容。

  伯爵夫人道:“我嫁到玄武城金氏之后,便是金氏的人了,要以家族利益为重。如果查出来许文昭没有贪墨当然好,就算贪墨得不多,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贪墨得太多,那就不能姑息了。”

  伯爵大人犹豫了良久。

  他真的是不愿意做这个恶人,许文昭虽然心胸狭窄,为人自傲,但毕竟跟了自己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沈浪道:“岳父大人,我只负责查账,检查清楚后,我全部送到您这边来,不发表任何意见。”

  伯爵大人皱眉,然后道:“好吧……”

  接着,他又严肃道:“不过我告诉你沈浪,许文昭是伯爵府的老人,一定要留着脸面。你查账之事不能告诉任何人,而且一旦他回来,不管你有没有查到,都要立刻停止,不能撕了他的脸面。”

  沈浪无语,这位岳父大人的心肠实在太软了,为人也太过于宽容了。

  “是。”沈浪躬身道。

  按说许文昭丢了这么大的颜面,没有个四五天肯定是不回来的,所以沈浪的时间还算充裕。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说不定他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呢?

  沈浪会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是,岳父大人!”沈浪道:“小婿这就去了。”

  沈浪离去后,伯爵大人指着他消失的方向道:“你看你看,这个混小子啊,睚眦必报啊,真不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强的报复心啊。”

  夫人道:“我倒觉得挺好的,真性情得很,他对我们也坦荡荡没有隐藏。大傻只是他村里的玩伴而已,他都对他这么好,木兰嫁给这么一个郎君,我倒是挺放心的。”

  伯爵大人吃醋了,道:“木兰嫁给沈浪是好的,那你嫁给我难道就不好了吗?”

  夫人吃吃笑道:“好,好,夫君你也好,就是太迂腐了。”

  伯爵大人道:“我就是见不得他这么不大度。”

  夫人道:“两口子有一个大度的就行了,木兰已经够大度的了,浪儿再大度的话,我们家要吃亏的。”

  ……

  帐房内,沈浪呆了!

  “我日,这么多?”

  整个账房内,足足堆积着几千本账册。

  林老夫子道:“整整二十几年的账本,能不多吗?全部看完都需要几个月时间,如果想要将账目彻查清楚,至少需要几十个人,查一个月时间都未必够。”

  这么多账本,没有一两个月时间,根本查不清楚。

  那沈浪有多少时间?

  不知道,长则四五天,断则只有一夜。

  “姑爷,你只有一夜的时间。”林夫子道:“刚才给我们开门的那个伙计,就是许文昭的心腹徒弟,他见到你来查账,天不亮就会把消息放出去,明日一早许文昭就会回来。”

  而许文昭一回来,就会夺走账房大权。

  伯爵大人心软宽容,一定不会拒绝。

  所以,沈浪的查账只能不了了之,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到那个时候,沈浪只是白白做了一次小人而已,徒劳无功,还丢了颜面。

  ……

  那个给开门的账房伙计出门之后,脸色立刻变得阴森下来。

  然后,他立刻赶到账房管事的屋子里面,将事情告知。

  “这个小白脸姑爷竟然来查账?我们必须派人去通知许文昭老爷。”

  伯爵府大门一旦封闭,谁也出不去,必须等明日拂晓才会开门。

  “要不要放火烧账房?把那个小白脸也烧死在里面。”这个伙计寒声道。

  中年管事不由得瞥了他一眼。

  卧槽,没看出来啊,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虎?

  “蠢货,不想活了,那样大家都要死。”中年管事道:“明日天不亮就去通知许文昭老爷,就一夜之间能查出个屁啊。”

  边上一管事冷笑道:“几千本账册呢,看也要看一个月,没有几十个人查上一两个月,根本查不清楚。”

  “那个傻货小白脸异想天开,就一夜时间还想要查账,真是脑子进水了,神仙也查不出来,等着明天被许老爷打脸吧。”

  “不过这小白脸处心积虑想要查我们的账,真心不能留了,明日和许爷商议一下,怎么想办法弄掉他。”

  利益集团就是这么犀利!

  ……

  账房内。

  林老夫子道:“姑爷,您有这个心思,应该提前告诉我的。这样我也好想一个法子,把许文昭差遣出去几天。”

  沈浪道:“老夫子,您也怀疑许文昭?”

  “不是怀疑,是一定。”林老夫子道:“伯爵大人太宽容心慈了,对人性之恶估计不足。我也多次想要查清账目,看看这许文昭究竟中饱私囊了多少钱。甚至我还派了一个学生来他的账房卧底!”

  这话一出,沈浪诧异。

  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林老夫子道:“那个孩子足足卧底了三年,才获得了许文昭的些许信任,终于要查到关键性数据了,结果忽然生病暴毙。”

  “只怕是被毒死的吧。”沈浪道。

  林老夫子道:“我也这么想,所以请安再世大夫检查他的尸体,他查出来是绞肠痧,而且是最烈性的那一种。”

  安再世的医术沈浪是见识过的,确实非常高明。

  林老夫子道:“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查清楚许文昭的账目了。”

  “但是我坚信他一定贪墨了许多,或许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字。只不过他将账房经营的滴水不漏,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而且他在算术上的造诣确实很高,所有的账本都做得毫无破绽。”

  没有毫无破绽的账本,只是表面上的毫无破绽而已。

  “唉,姑爷,你太急切了。”林夫子无比惋惜道:“整个账房被许文昭经营了几十年,我们找不到一个帮手,只凭着我们两个人,想要查清这些账目,起码需要一两个月以上。”

  “而明天一早他就会回来,仅仅一夜之间,这么多账本连翻阅一遍时间都不够,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只会打草惊蛇啊。”

  一夜时间不够吗?

  如果仅仅凭借沈浪和林夫子两个人确实不够,甚至一个月都未必够。

  但是根本不需要每一本账册都查,只查每一年的核心账本便可。

  当然,那样也有足有厚厚的几十大本,也至少要十天半个月时间。

  但是,沈浪有智脑啊,而且还是进化了的智脑。

  是时候让你们感受一下天才的威力了!

  我们不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