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没人比我更优秀!你要死了

  “啪啪啪……”

  许文昭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一巴掌又一巴掌无声地抽打着。

  周围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幸灾乐祸的。

  他面红耳赤,浑身的汗毛仿佛都要烧起来。

  整个头皮都要掀起来,整个心都要炸了。

  他一刻也呆不住了,直接转身走人。

  “沈浪,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从今以后,你我不死不休!”

  ……

  在场十几个学生,望向沈浪的目光真是充满了敬佩。

  牛啊,竟然让许文昭这个恶霸赔礼道歉?

  而此时,伯爵大人忽然道:“沈浪,伸出手来。”

  沈浪怯怯道:“岳父,为何啊?”

  “伸出来。”伯爵大人道。

  沈浪伸出了手掌。

  伯爵大人拿起戒尺,在沈浪的掌心打了一下。

  赢了也要打?!尽管一点都不疼。

  “戒骄戒躁,免得你太过得意!”伯爵大人教训道。

  你这个老古板,你这个迂腐的臭老头。

  “是,岳父大人。”沈浪一脸乖巧。

  这就是典型的脸上笑嘻嘻,心中mmp了。

  他当然知道,岳父大人这是好心,免得在场学生心中妒忌。

  而且,伯爵确实见不得沈浪这般洋洋得意的样子,总是莫名其妙想要教训一下。

  唉!

  岳父和女婿,总归是天敌啊!

  尽管伯爵大人心里是喜欢这个女婿的。

  ……

  许文昭没有颜面再呆在伯爵府内,直接回家,借酒浇愁。

  然而,他被沈浪打脸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伯爵府,接着蔓延到了玄武城。

  当然,并不是他许文昭有这么大名气啊,关键是因为沈浪。

  此时的沈浪,已经是玄武城的大名人了。

  先入赘伯爵府,接着在田横的赌场大杀四方,想不出名都难啊。

  许文昭决定了,接下来几天都不去伯爵府了,至少等到这场风波过去之后再说。

  而就在他借酒浇愁的时候,家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田横!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田横坐在许文昭面前,淡淡道:“许先生只是丢了一些颜面而已,我而则是伤筋动骨啊,我和沈浪才是生死大仇。”

  许文昭心里果然好受了一些。

  当你倒霉的时候,怎么才能让你开心呢?当然是遇到一个更倒霉的人。

  田横道:“许先生想要除掉沈浪这个孽畜吗?”

  “除掉?”许文昭一愕道:“你说的除掉,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将他弄死。”田横道。

  许文昭摇头道:“不可能的,伯爵大人很偏爱他,玄武城谁能动得了沈浪?”

  田横道:“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有伯爵大人护着,没有人能动得了沈浪,除非伯爵大人愿意放弃沈浪!”

  许文昭道:“这怎么可能?沈浪没有传言中那么废物,伯爵大人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放弃他?”

  “怎么不可能?”田横道:“正是因为沈浪太过于出色了,所以伯爵大人才要放弃他。”

  许文昭一愕。

  田横继续道:“伯爵大人的心病是什么?”

  许文昭道:“儿子太过于无能。”

  田横道:“对,世子无能,而且新政如火如荼。等到伯爵大人过世之后,沈浪又表现得如此出色,他日世子如何镇得住沈浪?未来只怕祸起萧墙,玄武伯爵府姓沈,而不姓金了。”

  许文昭饮了一口酒道:“有道理。”

  田横道:“当日五个人竞争伯爵府上门女婿,其余四人如此优秀,为何独独沈浪胜出?”

  许文昭道:“因为他没有野心,表现得非常无能,名声很差。”

  “对了。”田横道:“但现在他这是无能的样子吗?他表现得这般出色,才智远超世子金木聪了。”

  许文昭道:“但沈浪没有野心啊,看他做的一桩桩事情,先去讹诈你,再去你的赌场赢钱,又逼着我赔礼道歉,完全是一幅睚眦必报,浪荡无耻的纨绔嘴脸,谁都看得出他没有野心啊。”

  田横道:“他没有野心,我们可以把他塑造得很有野心。我在外面大肆传播流言,说沈浪如何之出色,世子如何之蠢笨,他日沈浪一定会取而代之,而你则要在伯爵大人和夫人面前进谗言了。十遍不行就一百遍,一千遍。”

  “十人成虎?”许文昭道。

  “对。”田横道:“谎言重复一千次,就变成真理了。”

  许文昭道:“就算如此,伯爵大人也顶多是起了戒心而已,根本伤不到沈浪分毫。”

  田横道:“就是让伯爵大人起了戒心,关键时刻不愿意死保沈浪。不管是外面的流言,还是你的谗言,都仅仅只是敲边鼓而已,我们对付沈浪有真正的杀招。”

  许文昭道:“什么杀招?”

  “不能说。”田横道:“只要流言足够猛烈,你的谗言足够歹毒,这把火就烧起来了,这样我们杀招就能一刀见血,灭掉沈浪。”

  “果真可以?”许文昭道。

  田横道:“当然可以,所以许先生要回到伯爵府,帮助我们把这把火烧起来。”

  许文昭真的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回伯爵府,但是如果能够灭掉沈浪,那被人指指点点,嘲笑几句也没有什么的。

  “你放心,我明日就返回伯爵府,一定将火烧得旺旺的,将沈浪活活烧死。”许文昭道:“先在伯爵大人那边烧,然后在伯爵夫人身边烧,一定让两位主人对沈浪充满戒心。”

  田横伸手道:“你我里应外合,争取接下来的杀招,一举灭掉沈浪。”

  顿时,两只手掌拍在了一起。

  ……

  夜幕降临。

  许文昭乔装打扮,全身都笼罩在黑色袍子里面,怀中抱着一只箱子,从后门离开家。

  刚刚出门不久,便有两名武士一前一后跟着他。

  片刻后,他进入了一个秘密的院子内。

  这里是徐家的别院,只不过知道的人不多。

  一个武士带着许文昭进入屋子之内。

  许文昭见不到里面的主人,只能隔着轮廓看到一个影子而已。

  “大人,这是小人这半年的孝敬。”

  许文昭将一只大一些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看,里面金灿灿的都是金币。

  起码上千!

  “有些多了吧。”里面传来了张晋的声音。

  “不多,一点都不多。”许文昭又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在桌子上道:“大人新婚在即,小人不能前往,这是给您夫人的礼物,全部都是伯爵府传承下来的珠宝首饰。”

  小箱子打开,里面果然珠光宝气。

  张晋道:“还有呢?你知道我们最想要什么。”

  许文昭拿出一个册子道:“这是这个月我在伯爵府得到的一些秘密情报。”

  一个武士走了进来,将册子拿了进去。

  张晋翻阅之后道:“怎么还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啊?我们要知道的是伯爵府真正的财政情况,究竟有多少金币库存,以目前的开支情形还能支撑多久,这才是我们击败伯爵府的关键之处。最最关键的情报就是,伯爵府的秘密金库究竟在哪里。”

  许文昭道:“大人,您说的这些伯爵府的核心机密,虽然我也算大权在握,但是这等机密就只有伯爵大人自己知道。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有所头绪,我感觉距离伯爵府的核心金库已经不远了。”

  “嗯,这事才是重中之重,比你孝敬的金币重要得多,你要多费心。”张晋道:“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有功之臣的。”

  许文昭道:“那我儿子这一科的武举?”

  “八成!”张晋直接了当道。

  许文昭顿时大喜,道:“多谢大人。”

  接着,他忍不住开口道:“沈浪这个禽兽还能兴风作浪多久?我实在是一天都忍不下去了。”

  张晋皱眉道:“他只是一只虫子,微不足道,击败伯爵府才是重中之重。”

  可是现在许文昭就想弄死沈浪,以解心头只恨。

  张晋道:“田横不是打算搞沈浪吗?你在伯爵府内配合他便是。”

  许文昭道:“是,我明日就进伯爵府不断进谗言,我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孽畜踩死。”

  ……

  晚上,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内。

  今天大获全胜,狠狠杀了许文昭这个小人的锐气。

  但沈浪并没有任何得意。

  他今天打听了很多,也调查了不少,所以有了一个决定。

  沈浪的人生格言有很多,而且还老变,但有几句是始终不变的。

  比如,总有刁民想害朕。

  另外还有一句就是,一定要用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

  沈浪以己度人,站在许文昭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像许文昭这种和我一样心胸狭窄的人被狠狠打脸了会怎么做?

  呸!

  像许文昭这等心胸狭窄之辈,被狠狠打脸之后会怎么做?

  他当然会报复我,而且是从早到晚的报复。

  说不定还要和敌人一起联手报复我,比如说田横。

  至于许文昭会怎么报复我沈浪?

  这一点完全不重要!

  因为,沈浪不会让他有出手报复的机会。

  面对一个充满敌意,时时刻刻想要害你的人,应该怎么办?

  等到他出手害你的时候再反击?

  那就是傻叉!活不过一百章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将敌人消灭于萌芽之中!

  对不起,我觉得你可能会害我,所以我必须先动手。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必须等敌人先出手,才能触发一击反杀之条件。就比如田横这种,他都等好几天了!

  总之,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许文昭,我弄死你!

  明天我就动手。

  不,不,时间就是金钱。

  今晚就动手,现在就动手!

  争取明天就搞死你!

  唉!我长得这么帅,这么机智,还这么狠毒,怎么得了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