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凶残打脸,奇耻大辱啊

  许文昭明明看得清清楚楚的。

  前面九道题沈浪就用了片刻的功夫,没有任何演算的过程,几乎看一眼就写出答案。

  他原本以为沈浪是乱写一气。

  没有想到,全部正确。

  这太荒谬了啊。

  这九道题已经是非常高深的算术难题了,整个玄武城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出来。

  就算他许文昭,也需要用一段时间,经过大量的演算,才能全部做出。

  沈浪仅仅只用了片刻功夫。

  他,他怎么做到的啊?

  关键是,他压根没有用算筹啊,他是如何进行演算的啊。

  沈浪应该从来没有接触过算术这东西啊,难道是天生而会之?

  这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

  许文昭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然后去看第十题。

  前面九道题沈浪都答对了,许文昭注定失去颜面。

  而这第十道题,则是算术荣誉之争了,是对他的算术智慧之争。

  20棵树,每行种4颗,总共种几行。

  这道题他是从上古算术典籍看到的,用了十几年时间,才想出了十四行排列。

  许文昭坚信沈浪一定无法完成,因为这是真正的算术大智慧。

  然而……

  仅仅只看了一眼。

  许文昭感觉到头皮发麻,身上一阵阵毛骨悚然。

  玛的,沈浪……你疯了吗?

  不,老天爷你疯了吗?

  这是几何图案题,一目了然。

  许文昭一眼就看出,沈浪的解答远远超过了十三行。

  然后,他开始数。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三!

  整整二十三行!

  让人怀疑人生,毛骨悚然啊!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20棵树,每行4棵,你种出了23行。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你是人是鬼啊?

  我许文昭整整用了十几年时间,才种出了14行啊。

  关键沈浪才用了多久?

  不到半个时辰啊!

  有那么一瞬间,许文昭真的怀疑自己的智商了,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

  他热爱算术,而且拥有很高的造诣。

  虽然科举上没有建树,但是在算术上,他觉得自己没有敌手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掌管整个伯爵府的账目,在伯爵府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他因此而自傲。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那点算术成就,直接被碾压成为了渣渣。

  这怎么能不让他崩溃?

  ……

  夫人正在作画。

  她武功很高,但是因为从小被逼着练的,压根不喜欢。

  她就喜欢画画,不过水平嘛?

  总之啊,伯爵府上下是没有人敢说不好的。

  此时,伯爵大人身边的侍从在外面快速急促道:“夫人,老爷让您赶紧去学堂一趟。”

  夫人淡淡道:“怎么?金木聪要挨打了吗?那就让老师打吧。”

  伯爵大人侍从道:“不是世子挨打,是……”

  他还没有说完,伯爵夫人道:“老师打学生天经地义,别人挨打也一样。”

  侍从道:“是沈浪姑爷,许文昭要打沈浪姑爷一百鞭。”

  “唰……”画笔在宣纸上划过长长的一道。

  夫人的这幅画毁了。

  “许文昭他发什么神经?脑子进水了吗?”伯爵夫人大怒道:“浪儿那么聪明,那么乖,他也要打?”

  说罢,她猛地将手中的画笔一甩,朝着学堂快步走去。

  那个侍从跟在后面,追都追不上,他心中不由为世子难过半刻钟。

  ……

  许文昭拿着沈浪的答卷,双手发抖,面色苍白。

  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认栽,在所有人面前向沈浪这个竖子道歉认错吗?

  那他颜面何存?

  人生在世,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

  不,绝不!

  许文昭心一横,猛地将沈浪的答卷撕碎,叱责道:“你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道题都没对!”

  反正撕碎之后,就死无对证了。

  见到这一幕,沈浪真有些错愕。

  眼前这许文昭已经不是心胸狭窄那么简单了,简直是有人格缺陷的。

  难道数学家都是这样的情商吗?伯爵大人是怎么容忍到现在的?

  伯爵大人眉头一皱。

  就算沈浪一题未对,你又何必将他的答案全部撕碎?

  许文昭将沈浪的答卷彻底撕碎后,寒声道:“全部做错了,乱七八糟,你说该怎么办?”

  然而……

  沈浪丝毫不慌不忙,又拿出一份一模一样的答卷。

  他这个人啊,一贯来就是喜欢把人想到最坏,所以早做了准备。

  “真是巧了啊,刚才时间充裕,闲极无聊所以我写了两份答案。”

  沈浪递给教《易经》的林老夫子道:“您也精通算术,帮我看看,答对了几道题啊?”

  这话一出,许文昭顿时呆了。

  好你个沈浪,竟然这般阴险?!

  他的身体猛地一阵摇晃,几乎要昏厥过去。

  而那个老夫子接过沈浪的答卷道:“研究《易经》之人,都喜爱算术。我虽然算术造诣不如许先生,但是对错还是看得出来的。”

  然后,老夫子开始阅卷。

  从头看到尾后,老夫子彻底惊呆了。

  他对沈浪是充满信心的,觉得他至少能够答对三四道题。

  然而没有想到,竟然是全对!

  这上面的题目,有些真的很刁钻啊。

  最最惊艳的还是最后一道题。

  他也钻研了好些年。

  许文昭完成了14行的排列,他完成了15行,只不过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但心中还是得意的。

  没有想到,沈浪竟然完成了23行?

  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这……这简直是算术天才啊!

  伯爵大人在边上问道:“林先生,如何?”

  易经老夫子林先生朝着伯爵大人拜下道:“恭喜主人,获得一算术天才!老夫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伯爵大人道:“他,他答对了几题?”

  林先生道:“全部答对,而且沈浪的算术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这十道题的极限,老夫自愧不如。”

  伯爵大人顿时不敢置信,惊喜莫名。

  他这女婿之前就给了他几次惊喜了,尤其那过目不忘的记忆。

  但是算术这东西是要靠老师指导的啊?难道有人天生就会?

  “浪儿,你是如何做到的?”伯爵大人忍不住问。

  沈浪道:“岳父大人,我是自学的。”

  伯爵大人道:“可是没有老师指导,如何自学到这个程度?”

  沈浪道:“岳父大人,有些时候天才就是这样优秀,很让人绝望的。数学一道靠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天才,还有百分之一的汗水。”

  这下不止金木聪不想理他,连伯爵大人都不想理了,反而想打他。

  难怪你沈浪没有朋友啊!

  接下来,伯爵大人想要直接质问许文昭,为何要撕沈浪的答卷,但想着在场还有十几个学生,就没有质问出口。

  当众打脸的事情,伯爵大人还做不出来。

  然而,这事沈浪却最喜欢。

  “徐先生,您刚才为何要撕我的答卷啊,莫非想要来一个死无对证?”沈浪问道。

  顿时,许文昭脸色都绿了,气得牙齿发颤。

  沈浪道:“许先生,您说过的,答对五道题就给我赔礼道歉的。如今我答对了十道,又该如何啊?“

  “当然,让老师您给我赔礼道歉,学生是不敢强求啊,毕竟我也是尊师重道之人。但是许先生您为人师表,肯定是言出必行的吧。”

  这话一出,全场的十几个学生都兴奋了。

  几十年难得一见啊。

  刻薄霸道的许文昭,竟然要被打脸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许文昭。

  许文昭浑身燥热,这是他前所未有的丢人时刻,真的恨不得地面上出现一道裂缝,让他好钻进去。

  难道真的要向沈浪这个乳臭未干的小白脸道歉吗?

  那他颜面何存?

  “哼,不知所谓,成何体统?”

  然后,许文昭就直接要离去。

  他要耍赖。

  他已经决定了,大不了以后不教书了,专门掌管伯爵府账目,也不需要再面对这些学生了。

  而此时,伯爵大人发话了。

  “许先生,为人师者,最重要的是言传身教,以身作则。”

  对于伯爵大人而言,这句话口气已经是相当重了。

  许文昭想要拂袖而出,但终究不敢,这毕竟是他的主子。

  紧接着,伯爵夫人款款走了进来,声音温柔却坚定道:“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说过的话,就要算数。”

  许文昭是夫人的远亲,所以伯爵夫人算得上是他的靠山了。

  两个主人都发话了,他再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于是,许文昭咬着牙关,来到沈浪的面前。

  在许多人目光注视下,每一步都重如千斤。

  对着沈浪拱手弯腰道:“对不起,沈浪!刚才是我太过于孟浪,错怪你了!”

  耻辱啊,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啊!

  大地啊,你裂开一道缝隙,让我钻进去吧。

  ……

  注:诸位大佬,手中有推荐票的投出来,喂养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