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天才碾压你成渣!许文昭呆了

  当然,许文昭没有说完。

  若沈浪答对五道题以上,那就证明是他许文昭无事生非,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沈浪赔礼道歉。

  只不过这可能吗?

  太阳西出都不可能,所以也不必说了。

  “记住,半个时辰内答完,过期不候!”

  然后,许文昭亲自点上了一炷香。

  香烧完时刚好是一个小时。

  ……

  见到这一幕,伯爵大人也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

  待会儿沈浪只怕是要受罪了!

  这许文昭在年轻的时候就这样,毫无容人之量,好胜之心极强。

  但作为一个成功的主子,最重要的是要用人。把关键的人才,放在关键的岗位上。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之前伯爵在这一点上算是成功的,但是现在面对这个局面,他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左边是他的女婿,尽管很调皮,而且和他有一定的代沟。但是从内心深处,伯爵大人是欣赏,并且喜欢这个女婿的。

  而右边是他的心腹,而且掌管伯府账房二十几年,是他非常倚重之人。

  所以有些时候,就算做主子的也很难随心所欲啊。

  而对于在场十几个青少年而言,则完全是一场精彩大戏了。

  他们兴奋得几乎不能自抑,沈浪竟然怼上了最刻薄厉害的许文昭老师,十年都难得一遇的事情啊。

  简直太期待了。

  尽管他们内心有一点点站在沈浪这边,但更加想要看到沈浪被鞭笞一百下。

  谁让你娶了我们的女神呢?

  你不倒霉,大家伙怎么开心啊?

  ……

  沈浪拿过这十道题一看,心中不由得低呼一声。

  哎呀!

  我当你许文昭绞尽脑汁一个多小时出的题目会是何等之难呢?

  原来,这么简单啊!

  让我堂堂硕士来解答你这十道算术题,简直是杀猪用牛刀啊!

  瞧瞧这第一道题。

  第一人持一粒米,第二人持两粒米,第三人持三粒米,总共一百人。

  问,这百人共持有多少粒米?

  这是小学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的数学题?

  沈浪写上答案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像智障,竟然去解这么简单的题目。

  当然,这题目对于沈浪来说确实是简单到无法直视的地步,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已经足够难了。

  至少在场十几个学生,能够在短时间做对这道题的人,基本上不存在。

  (这道题可是上过1993年某市四年级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而且某人还没有做出来,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

  接着沈浪看第二题。

  咦?

  有点意思啊!

  虽然对沈浪来说还是很简单,但对这个世界已经是非常难了。

  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总数不过百,问物几何?

  行啊,都用上方程式了啊。

  几乎不到三秒钟,沈浪就想出了答案23,连外星人电脑都不用。

  第三题更有意思了。

  三人同行七十稀,五树梅花廿一支,七子团圆正半月,除百零五使得知!

  你以为写成诗,就能掩盖他是一道简单数学题的真面目了?

  沈浪依旧不费吹灰之力解答出了答案。

  接下来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第九道。

  真的,没有一道题能够让沈浪感觉到有那么一丁点难度。

  没有一道题目能够让他用超过两分钟的时间。

  所以,他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最后一道压轴题上。

  ……

  这最后一道题目,竟然占了整整一页,沈浪看了一眼,不由得睁大眼睛。

  这道题目,有些意思,有些难度啊!

  甚至是超级有难度!

  一共二十棵树,每行种四棵,最多种几行。

  将种法用图画出,若少于十四行,本题解答失败!

  这道题目看似简单,然而是地球上的千年数学难题了。

  普通人总是想,总共20棵树,一行种4棵,那就是5行了。

  当然完全不是这样的,因为可以按照不规则形状种树,这样就远远超过5行了。

  在十六世纪罗马人完成了16行的排列。

  十八世纪著名数学家高斯完成了18行的排列。

  一直到二十世纪末两位电子计算机高手利用电脑,才完成了20行的排列。

  这已经是创造纪录了。

  20棵树,每行4棵,竟然种出了20行。

  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新的记录诞生了,有人完成了23行的排列。

  这道题也是许文昭最最得意的一道题目了,他是从上古的一个算术典籍上发现的。

  然后,他便乐此不疲,整整用了十几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十四行的排列。

  不仅如此,他还喜欢拿着这道题去为难所有人。

  包括在伯爵府的同僚,还有伯爵大人,以及那些刚刚考上功名的书生。

  因为没有一个人的数学造诣能够到他这个地步。

  当他画出十四行种法的时候,都能收获别人震惊而又惊艳的表情。

  现在他又把这道题拿出来考沈浪了,作为压轴之题。

  当然,他压根没有想要沈浪解答出来,仅仅只是用来显摆的。

  让你沈浪这个乡巴佬看看,我许文昭究竟是何等之牛逼?

  好吧,对于许文昭来说,能够解答出14行排列确实已经很牛逼了。

  但对于沈浪而言,这还没有达到十六世纪的水平。

  而他轻而易举就能画出23行的排列,比许文昭的答案起码领先了上千年。

  20棵树,每行4棵,竟然种出了23行。

  简直是逆天啊,对许文昭的14行进行了彻底的碾压!

  只怕会将许文昭震得魂飞魄散吧!

  ……

  前面九道题,沈浪仅仅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

  最后一道题,他整整用了小半个小时左右!

  当然,在脑子里面他解答是很快的,瞬间就有了最牛逼的答案,创造记录的答案。

  但是,想要呈现上纸面上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是一个非常精准的几何图案,错一点点都不行。

  所以,沈浪才整整用了半个小时。

  剩下的时间他依旧写写画画,要未雨绸缪啊。

  在他答题的过程中,为了不给他造成压力,伯爵大人和老夫子都没有在边上旁观。

  许文昭坐在上面看着沈浪答题,心中是非常得意的。

  他一直都在注意沈浪,发现他前面九道题花的时间微乎其微,而是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最后一道题上。

  这是很正常的一种行为。

  在他看来,前面九道题都是硬性的题目,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而沈浪肯定是完全不会的,把脑子想炸了都不会,所以匆匆扫视过这些题目后,胡乱写了一个答案。

  而最后一道题目,虽然是最难的,但是却是软性题。

  20棵树,每行4棵,最多种几行?

  任何人看到这道题目,心中都会抱有希望,然后疯狂投入其中,不断地尝试各种反方案。

  结果发现,就算耗费几个月时间,也根本不可能解答得出来。

  他许文昭花了足足十几年时间,才完成了十四行的排列。

  所以已经可以断定,沈浪半道题都解答不出来。

  鞭笞一百,已经成为定局了。

  许文昭为何如此笃定?

  因为前面九道题沈浪完全没有任何演算的过程,没有借助算筹。

  就算是算术大家,也要用算筹演算好长一段时间。

  这年头哪有演算不用算筹的啊,一旦没用,就只能证明一件事情,他什么都不会,只是在瞎写。

  不仅仅是许文昭这么想,伯爵大人也是这般想法。

  沈浪一次算筹也没有用过,只怕真的是一道题都解答不出来。

  这下麻烦了。

  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他被鞭笞一百下?

  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加上许文昭肯定不知道轻重,万一真打伤了如何是好?

  所以,伯爵大人飞快使去了一道眼色。

  顿时,门外的一个奴仆飞快地跑了,前去禀报伯爵夫人。

  接下来许文昭要鞭笞沈浪,伯爵大人不好阻拦,但夫人是女子,是可以阻拦的。

  十道题全部解答完毕后,沈浪明明可以交卷的,但是他故意不交,而是依旧在写写画画,最后几分钟就望着发呆。

  许文昭心中更加痛快了。

  乳臭未干的小白脸,我出的题目,你就算盯着看十年也不会。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竟敢来招惹我?竟敢挡我的路,竟敢夺走我外甥的好事?

  等下我打死你。

  因为有风,所以不到一个小时,一炷香就烧完了。

  许文昭寒声道:“时间到,交卷!”

  然后,他直接走下来,一把拿走沈浪桌面上的试卷。

  “不学无术的东西,上课不好好听讲,竟敢口出狂言都学会了,无知者无惧……”许文昭淡淡道。

  然后,他拿过沈浪的答题一看。

  第一道题。

  许文昭不屑一顾看了一眼,然后就要目光滑到第二题去,本能就要在上面打一个大叉。

  但是稍稍停顿了一秒钟,他目光又返回到第一题。

  竟然……答对了?

  这怎么可能?

  这第一题虽然是最简单的,但也远远超过了他此时所教的内容啊。

  不懂高级算术的人,就只能一加二,加三,加四这样不断加下去,等加到一百的时间,一炷香时间早就用完了。

  然而,沈浪给出了最最精准的解答方式和答案。

  再看第二题,竟然还是对的。

  第三题,依旧对了。

  许文昭觉得有些不妙啊,脸色瞬间就变了。

  第四题,第五题,依旧正确。

  甚至正确得不能再正确,沈浪的解题方式比他许文昭还要高明,还要精准。

  许文昭后背冷汗开始爆出。

  他可是亲口说过的啊,只要沈浪答对了五道题,他就当众向沈浪道歉的。

  现在沈浪这五道题都答对了,该如何是好啊?

  接下来,许文昭望向第六题,第七题,第八题,第九题!

  他已经不是冒冷汗了,而是彻底被震惊了。

  见鬼了,这绝对是见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