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天才总是那么瞩目,那么骚!

  人才,绝对的人才!

  老夫子是伯爵大人的心腹幕僚之一,在他的心目中能够考中科举的都不算什么大才。

  聪明一些,刻苦一些,运气好一些,就能中举了。

  真正的大才是要有大智慧的,能够从纷杂的事情中一眼看穿本质,就像是沈姑爷这样。

  只有这样,才不会走错路,也不会让一个家族走向深渊。

  没有想到上天给他一张漂亮绝顶的面孔,还给了他一个如此聪明的大脑。

  老夫子决定,一定要把此事告诉给伯爵大人,万万不可让这位姑爷明珠暗尘。

  下课的时间到了,老夫子依依不舍。

  从前他都是迫不及待下课走人的,因为教一群蠢材,完全是浪费时间啊。

  但是没有办法,世子在啊,总不能随随便便找一个人来教。

  但是世子尤其蠢材,教授他这等高明的智慧完全是对牛弹琴。

  只有沈浪这样的美玉,才能让每一个老师享受教书育人的美好时光。

  ……

  下课后,世子金木聪有些妒忌地望着沈浪,道:“沈浪,你平时有朋友吗?”

  “没有!”沈浪道。

  金木聪道:“那你觉得你为什么没有朋友?”

  沈浪道:“长得太帅,人太优秀,把所有人衬托得暗淡无光,别人总是妒忌我,怎么可能会有朋友?”

  世子金木聪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那么想打人呢?

  不过想起昨日沈浪写在墙壁上的那些仇人名字,世子立刻怂了,然后气鼓鼓道:“我不和你坐了。”

  金木聪来到后面位置坐下,让沈浪孤零零一人坐在前面。

  周围的一群年轻人又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哼,显摆什么呀?他要真那么厉害,干嘛自己不去考科举啊?”

  “就是就是,没本事的人才来做上门女婿。”

  “吃软饭的小白脸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沈浪听着这些话,心中忍不住无奈。

  看来我宽宏大量的名声还没有传出来啊,竟然让这群名字都没有的绿叶对我没有畏惧之心。

  这样不行啊!

  ……

  接下来是算术课。

  这是科举不考的,很多学堂都不学这一门。

  但是贵族家的学堂往往比较务实,会一代一代培养专业性人才。

  所以算术在玄武伯爵府学堂非但要学,还非常重要。

  许文昭作为伯爵大人的幕僚之一,掌管伯爵府钱粮物资进出,是一个权力非常大的管事。

  因为掌权许久,所以心高气傲,目中无人。

  而且通常精通算术的人,大多数都不大会做人的,性格都蛮乖张。

  许文昭也不例外。

  作为玄武城内最出色的算术学者,他自然就成为了伯爵府内的算术老师。

  走进课堂后,他第一眼就见到了沈浪。

  没有办法啊,长得那么帅,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

  然后,许文昭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霾。

  敏锐的沈浪立刻觉察到了,他是非常敏锐的,这位许文昭对他有敌意,而且是很深的敌意。

  为什么?

  因为妒忌?

  不是,这位许文昭都五十几岁的人了,不可能对金木兰有什么幻想。像他这种搞数学的,在这个年纪能不能硬起来都是个问题。

  而且沈浪从未和他有过交集,也不会有直接的利益矛盾。

  沈浪决定继续观察。

  ……

  许文昭进来之后,只是望向沈浪的第一眼充满了隐晦的敌意,接下来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针对沈浪做出任何举动。

  他开始讲课。

  沈浪听得昏昏欲睡,因为许文昭讲的内容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是小学五年级的算术水准。

  完全是关于乘法和除法的内容。

  于是沈浪自然魂飞天外。

  “沈浪,你给我站起来!”忽然上面讲课的许文昭猛地一声断喝。

  这声音很突然,很响很刺耳。

  沈浪还好,其他正昏昏欲睡的同学,直接被惊醒,一屁股坐在地上去了。

  沈浪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许文昭拿着戒尺,来到沈浪的面前,冷道:“把手伸出来,打十尺。”

  沈浪判断出来了,这许文昭并不是处心积虑要谋害自己,完全只是因为心中的愤恨和敌意。

  而且在伯爵府掌权已久,让他越来越心高气傲,做事直接,不讲究婉转。

  如果没有猜错的,应该是自己挡住了他的路?

  沈浪继续飞快地分析和推断。

  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许文昭是王涟,莫野,金士英三人中某一个的亲戚?

  沈浪从五个人中胜出,成为了伯爵府的上门女婿,坏了他许文昭的好事,所以成为了他的眼中之钉?

  昨日怂恿伯府世子金木聪去打沈浪,会不会也是眼前之人?

  如果是的话,那他报复手段也太简单粗暴了。

  事实上许文昭还真就是这样狭隘之人,他是上一代伯爵培养起来的,资格非常老。

  再加上他算术天赋上太高了,二十几年来把伯爵府的各个账目做得井井有条,伯爵和夫人对金钱账目等不擅长,所以对他越来越倚重,对于他的乖张性格也只能包容。

  这也让许文昭变得越来越骄横。

  别说沈浪了,就算是世子金木聪,他也想打手心就打手心的。

  “发什么愣啊?把手伸出来!”许文昭朝沈浪厉喝:“真是朽木不可雕,打你十尺,也让你好好警醒。”

  这话说得倒是义正言辞,而且老师打学生,天经地义。

  可是刚才课堂上十几个人,几乎没有一个在认真听讲啊,甚至有一半人直接睡着过去。

  你不打他们,却专门来打我,这不是借机报复吗?

  沈浪道:“先生,我既没有课堂上睡觉,也没有交头接耳扰乱秩序,为何打我?”

  许文昭厉声道:“上课不好好听讲,魂飞天外开小差,难道不该打吗?”

  沈浪道:“可是先生教的东西,我都已经全会了,就不必认真听了吧!”

  这话一出,许文昭也有些呆了。

  他在伯爵府讲课多年,就算哪个学生再不认真听讲,但对他的态度还是毕恭毕敬的。

  许文昭完全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别说普通学生,就算是世子金木聪,也不止被他打过三五次。

  伯爵大人知道了也只有一句话,打得好,继续打!

  尊师重道,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现在沈浪区区一个赘婿,竟然敢顶嘴?

  “你还敢顶嘴?”许文昭面孔都有些狰狞了,寒声道:“这就不仅仅是十戒尺了,打三十尺,然后在孔圣人的面前跪三个时辰!”

  沈浪道:“恕难从命!”

  顿时,身后迎来了十几道崇拜和复杂的目光。

  许文昭是最凶的老师了,没有想到沈浪那么虎,竟然敢顶嘴。

  “哈哈……”许文昭气极反笑,怒道:“果然是冥顽不灵,不学无术的卑劣之徒,如此狂妄之大,如此肆意妄为,我看伯爵大人怎么惩治你,你给我等着!”

  “啪!”

  许文昭的尺子狠狠在桌子上一砸,直接断裂成两半,然后他直接离开课堂,去向伯爵大人告状。

  世子金木聪脸色有些苍白,上前道:“沈浪,你这下糟了,你屁股要被打开花了,起码三十鞭。”

  沈浪道:“这位许文昭老师,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吗?”

  金木聪无奈点了点头,他自己都被许文昭打过七八次。

  “他是我们伯爵府的活账本,许多钱财账目都在他的脑子里面,父亲对他非常倚重的。”金木聪道:“他的脾气非常急躁,府里面很多人都怕他。”

  这点不奇怪,精通数学的人通常情商都不高。

  沈浪道:“昨日怂恿你去打我的,是不是他?”

  金木聪赶紧摇头道:“我不能说的,说了就不讲义气。”

  三傻,你不用说了。

  沈浪问道:“他和王涟,莫野,金士英这三人有什么关系吗?”

  金木聪道:“他是王涟表哥的舅舅,也算是我娘的远亲。”

  王涟,那位年轻的举人,玄武城主管刑狱的主簿。

  这下真相大白了。

  果然是沈浪挡住了许文昭的路,原本他外甥王涟要成为伯爵府姑爷,结果被沈浪给抢了,难怪他将沈浪当作了肉中之刺。

  沈浪道:“此人竟然是如此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顿时,肥宅金木聪斜着眼睛望向沈浪。

  你也有资格将这句话?你俩谁心胸更狭窄,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数吗?

  不过,这个胖宅还是很讲义气的,赶紧给沈浪出主意。

  “沈浪,你赶紧去向我娘求情,我爹这人最迂腐了,最见不得不尊师重道之人。只要许先生去告你的状,他一定会抽你鞭子的,要不然你出门躲一阵也行,就躲到姐姐的军营里面。”金木聪心有馀悸道:“三十鞭子啊,足够让你在床上躺半个月的。”

  开玩笑,这样的小事还用得着去求岳母,会让她看扁的。

  被岳母看扁是小事,被亲亲媳妇看扁才是大事。若一个女人看扁你,就算你能睡她,她也只会假哼哼而已。

  如果连一个有性格缺陷的野生会计师都踩不掉,我沈浪也不用在伯爵府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