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装个高级逼!姑爷真是智慧绝顶

  丈母娘松开金木聪道:“看在浪儿的面子上,今天饶你一次,你若敢对你姐夫有半点不敬,我扒了你的皮。”

  临走时,她心中真的感慨,若这个儿子有沈浪一半的机灵聪明就好了啊。

  ……

  “姐夫,大恩不言谢,你今日的不杀之恩,金木聪记在心里了。”金木聪拍着肥胖的胸脯道:“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我这人最讲义气了。”

  沈浪道:“那你告诉我,是谁怂恿你来打我的?”

  金木聪脑袋一缩,摇头道:“不行,不行,我绝对不做叛徒,打死我也不会说出来,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

  沈浪望着这个倒霉孩子,终于明白岳父岳母总是忍不住想要揍这个亲生儿子了。

  要自己生出这么蠢的儿子,也会忍不住每天打个两三次解恨的。

  不过沈浪也没有再问。

  世子讲义气虽然很蠢,但也是一个良好的品德。

  现在他对那个人讲义气,他日也会对自己讲义气的。

  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黑锅,就刚好送给他背了。

  所以千万不可打破了他这个传统美德。

  顿时,沈浪竖起大拇指道:“世子果然义薄云天,沈浪佩服。”

  世子大拍胸脯道:“我这个人你交往过就知道了,绝对够朋友。”

  然后这个胖子又在沈浪书房呆了一阵后,立刻呵欠连天,便回去睡觉了。

  ……

  而沈浪,则将所有的房门关闭。

  然后拿出了一袋黑麦子,而且还是有些发霉的黑麦子,将上面的麦角真菌一点点刮下来。

  如果有人懂的话,一定会吓得一哆嗦的,不知道沈浪又打算拿这玩意去害谁。

  这个东西,沈浪在未雨绸缪。关键时刻,可以扭转乾坤。

  ……

  次日一早,沈浪起床木兰依旧没有回来。

  娘子的军务实在太忙了。

  依旧是小冰侍候沈浪洗漱。

  “冰冰,我问你一个问题啊。”沈浪道。

  小冰道:“姑爷您问。”

  沈浪道:“你知道白虎为什么稀有珍贵吗?”

  小冰睁大眼睛,想了一会儿道:“因为大部分老虎都是黄色的?”

  沈浪道:“不,因为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冰冰美眸陷入了疑惑,光阴和白虎有什么关系啊?

  姑爷就会胡说八道。

  见到自己的段子没有收到调戏的效果,沈浪心中寂寞如雪。

  唉!

  女孩子没文化真可怕,被人调戏了都不知道。

  冰冰道:“我晚上问问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沈浪不由得头皮一麻。

  不过木兰这么单纯,应该也不会懂吧。

  所以,自己应该不会挨揍吧。

  沈浪想起一事。

  昨日世子金木聪要过来打沈浪的时候,喊着沈浪欺负了小冰,所以才过来揍他。

  于是,他装着漫不经心问道:“小冰,昨天你哭了没有啊?”

  小冰一愕道:“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哭?”

  ……

  吃过早饭后,伯爵大人的心腹金忠出现在沈浪面前。

  这个人仿佛永远不会笑一样,不过望向沈浪的目光倒是温和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仿佛沈浪欠了他一千金币。

  “主人吩咐,让姑爷跟着少爷一起念书,不要荒废了学业。”

  说罢,金忠便走了。

  读书?

  帮帮忙好吧?

  我沈浪已经学富五车了,还需要读书?

  不过岳父大人正在气头上,还是不要触他的霉头,随便去个两三天装装样子。

  而且刚好去世子金木聪身边探探虚实。

  到底是哪个人对自己充满敌意,怂恿世子打自己?

  ……

  伯爵府有一个专门的学堂,总共有一百多个学生。

  陪着世子金木聪一起上学的班便有十几人,最小的十五岁最大的二十岁,和沈浪金木聪都算是同龄人。

  见到沈浪进来,整个课堂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十几双眼睛都盯向了沈浪,而且毫不掩饰目中的敌意和妒忌。

  原因很简单,因为沈浪娶了金木兰,当然你要说嫁也行。

  而木兰是所有男孩的梦中情人,从八岁到二十八岁。

  互相对视一眼后,这十几个青少年就要围上来。

  年轻人的想法就是简单粗暴啊,揍一顿!

  “干嘛呢?”世子金木聪来到沈浪边上,搂着他的肩膀道:“这是我姐夫,以后你们给我放尊重一点,不然我揍他。”

  然后,他挥舞了一下自己肥壮的拳头。

  看来金木聪在学堂内还是有几分淫威的,毕竟是伯爵府的世子,十几个青少年都退散开去,但是望向沈浪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挑衅。

  这大概就是异世版的放学后别走了。

  “沈浪,我讲义气吧。”伯爵府世子又拍了拍他肥厚的胸口,道:“你坐在我边上,保证没有人敢动你。”

  片刻后,先生来了,是一个老夫子,须发白了一半,非常瘦,应该不超过八十斤。

  大家都喊他林老夫子。

  他不仅仅是世子的老师,而且也是伯爵大人的心腹幕僚之一,学问是非常之渊博的。

  这一课讲的是《易经》。

  这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哲学著作,天上地下人文,无不包含。

  越学习《易经》就越发现自己太过于粗浅。

  所以,沈浪完全听得静静有味,不过其他人早已经魂飞天外。

  很显然,易经上的学问对于他们来说太过于枯燥乏味了。

  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后,那个老夫子忽然道:“今天竟然多了一个新学员?”

  沈浪无语,您才发现啊。

  “长得如此漂亮,做男人可惜了。”老夫子道。

  沈浪更无语,您年纪一大把,却不大正经啊。

  “你便是那个在寒水镇学堂读书十年,也没有结束启蒙,反而被赶回家的沈浪?”老夫子道:“我们几个教书先生私下说,你大概就是玄武城读书人之耻了。”

  沈浪眼睛一眯,这位老先生是要挑衅他吗?

  “之前读过《易经》吗?”老夫子问道。

  沈浪道:“略懂一二。”

  老夫子带着考究的目光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何解?”

  沈浪道:“天道运行周而复始,永无止息,谁也不能阻挡,君子应效法天道,自立自强,奋斗不止。”

  老夫子又问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何解?”

  沈浪道:“龙飞得太高必定会后悔,因为物极必反,人做事不可过于追求圆满,要留下一许遗憾!”

  解读得完全正确,丝毫不差。

  老夫子稍稍有些惊讶,这便是传说中那个不学无术的低能儿吗?

  传言真是荒谬啊。

  不过光会解读还没什么,关键要领悟,并且将其运用于现实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光会背死书没用的。

  那么就出一道难的题目,倒要好好考一下这个漂亮的年轻人。

  老夫子问道:“如今新政如火如荼,新旧权力交替,许多老牌贵族纷纷失去了封地和兵权。如果让你从《易经》中挑选一句话来阐述这件大事之本质,并且劝解伯爵大人,你会选择哪一句呢?”

  这道题,也难,也不难。

  《易经》真是一本神奇的书,几乎能够在里面找到如何任何时事现状的句子。

  不管是两千年前的,还是两千年后的。

  但是想要非常精确,而且切中这次新政的本质,那就难了。

  通常用的句子,就是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这一句。

  包括林老夫子,用来形容新政的也经常是这句。

  但是,这一句已经说过了。

  沈浪想了一会儿,很快就想到了一句。

  只有这一句哲理之话,才能更深入阐述越国新政现状,而且将最核心的真相和本质一层层撕开。

  老夫子道:“想不出来也没什么,这道题本也太艰难高深了。”

  沈浪开口道:“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老夫子先是一愕,露出不敢置信目光。

  “好,好!”

  然后,这位老夫子猛地一拍桌子。

  他显得尤为激动,走到沈浪的面前道:“传言太荒谬了,这是低能儿?都是那些平庸之辈妒嫉贤能,沈姑爷何等之聪明智慧。”

  “你这句话深辟入骨,让我几乎不敢相信是从一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的吗,甚至我都想不出这一句劝解伯爵大人。”老夫子继续道:“然而听你说过之后,我知道就再也没有第二句话更加适合形容伯爵府的现状,我越国之新政现状了。”

  “好,好……”老夫子拍手道:“这般聪明的孩子,真不该出现在这个课堂上。”

  老夫子这一夸奖,就足足好几分钟。

  课堂上的其他十几人完全一脸懵逼,纷纷窃窃私语。

  “他们这是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不知道!”

  “沈浪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沈浪说哪句话了?”

  “老夫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夸奖过人,只怕是疯了吧。”

  “肯定是疯了,而且还是一个喜欢小白脸的疯子。”

  然而,老夫子真不是夸张。

  沈浪用《易经》中的这句话,完全戳中了越国新政的核心本质。

  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这句话什么意思?

  天地万象,有去必有回。人有曲有伸,有张有缩,事情正反,往往互相变幻。

  单纯从注解上,沈浪说出这句话仿佛也什么了不起的。

  然而,这句话说的不是伯爵大人,而是越国的国君。

  国君陛下,你执行新政如火如荼,不断地剥夺老牌贵族的封地和兵权,将所有的权力收拢到自己手中。

  但是事情是有正反面的。

  别忘记了,你越国虽然非常强大,也只是大炎王朝的一个诸侯国。

  今日你剥夺国内老牌贵族的封地和权力,岂不知他日大炎皇帝会不会剥夺你们这些国君的权力呢?

  今日之猎人,难道明日不成为猎物。你这样做,难道不是作茧自缚?

  所以,国君你也不要把事做绝啊!

  所以沈浪这句话,真的是直中新政本质,精彩至极!

  所以老夫子才会如此之激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