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贤婿啊,你还真是出类拔萃!

  伯爵大人真的有些后悔。

  他还是太在乎自己的颜面,说出口的话不愿食言,所以才会放沈浪出门。

  但是谁又想道沈浪一夜之间就能背完整本家训呢?他也只能解除沈浪的禁足令。

  伯爵夫人在一边安慰道:“夫君,年轻人吃亏没有什么的。再怎么说田横也不敢伤害浪儿吧,总不敢打他吧。”

  伯爵大人道:“田横的背后是柳无岩,是张晋,一个老奸巨猾,一个心狠手辣,沈浪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小子,他还以为自己面对的仅仅只是一个黑帮头子,我不怕他吃大亏,就怕他落入别人的陷阱引来大祸啊。”

  当然,伯爵大人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沈浪落入田横等人陷阱后,将伯爵府也拖下水。

  但这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沈浪只是一个孩子,还承担不起这么大的罪名。

  伯爵夫人道:“年轻人出去闯闯,才会知道世间险恶,这样夫君以后管起来也容易一些。浪儿是一个有主意的人,凡事要他自己想明白,不能硬管。”

  伯爵大人冷哼道:“就让他这次吃一个大亏,以后也学乖一些。”

  伯爵夫人道:“他年纪还小,希望田横还有些眼色,有些事情不要做得过火,不要仗着攀上了太守府的关系就可以真的惹怒我们。”

  在伯爵大人看来,区区沈浪一个人想要在玄武城斗田横只会撞得头破血流。

  因为他要面对的可不是田横一人,还有张晋,徐家,甚至柳无岩。

  唯一的悬念,就是他究竟会吃多大的亏。

  想必柳无岩还是比较聪明的,知道掌握分寸,不会真的彻底激怒了伯爵府把事情做绝。

  这次沈浪输了回家之后,伯爵大人正好可以借机好好管教,免得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只知道横冲直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飞快地冲了进来,单膝跪下道:“拜见主人,夫人。”

  他是伯爵府的高手金晦,伯爵今日特地派他暗中保护沈浪的,总共有十几人之多,金晦为首。

  伯爵大人道:“如何了?沈浪吃了多大的亏?田横没敢动手伤他吧?”

  高手金晦脸色有些古怪,道:“主人,夫人,姑爷……大获全胜!几乎把田横逼得破产,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断了田十三的双腿,打断了田十四的双腿双手,而且还让田横当众吐血。”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彻底呆了。

  伯爵大人和夫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

  沈浪只有区区一人啊,要面对田横这个大地头蛇,还有他背后的几股大势力。

  玄武城如今可是他们的地盘啊。

  “张晋和柳无岩城主没有管田横?”伯爵大人问道。

  高手金晦道:“张晋和柳无岩心思歹毒,想要趁乱伤害姑爷,并且制造一场大践踏事件,然后将几十上百条的无辜生命载在姑爷头上,栽在我们玄武伯爵府头上。”

  这话一出,伯爵大人和夫人猛地站起。

  这二人,竟是如此疯狂吗?

  伯爵府已经很收敛了啊,完全没有插手过地方政务啊?

  “结果如何?”伯爵大人寒声问道。

  他实在无法想象,沈浪区区一个赘婿,如何应对当时如此险恶的场面。

  金晦道:“我们当时已经准备出手将姑爷救出,但没有想到姑爷直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但解除了危机,而且还当众阴了城主大人,让他强颜欢笑,咬着牙往肚子里吞。”

  这下,伯爵大人更加不敢置信,问道:“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然后,金晦将沈浪在赌场大发神威的过程说出来。

  “什么?”伯爵大人怒了,道:“他,他敢去赌场?而且还赢了很多钱,他有没有把钱拿回来?他若是把钱拿回来,我伯爵府几百年的清誉就要毁于一旦。”

  只要沈浪把赌场赢的钱拿回来,很快整个越国都会掀起一阵流言。

  玄武伯爵府不行了,已经窘迫穷困,甚至需要女婿去赌场赢钱了。

  那个时候,对伯爵府的名声打击是巨大的。

  金晦摇头道:“没有,姑爷一个金币都没有拿回来,把所有的钱都散给了玄武城子民。而且说他今日出手不为了钱,而是为了玄武城无数民众讨回一个公道。田横的赌场害得无数人家破人亡,他要把这笔钱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他还说伯爵大人爱民如子,他正是受到您的熏陶,不忍心见到玄武城子民被田横坑害,所以才会出手相助,完全是出于侠义之心。”

  “当场有无数人高呼伯爵大人万岁,无数子民把姑爷当成英雄。”

  呃!

  伯爵大人无语了。

  这个混小子竟然还趁机为伯爵府刷名誉?

  而伯爵夫人美眸异彩涟涟,她可以想象出沈浪当时会是何等的潇洒出众。

  好女婿!

  好孩子!

  接下来,金晦把沈浪如何解除更大危机,如何阴了柳无岩城主一事细细道来。

  金晦继续道:“姑爷还逼着田横写了一张借据,足足有一万七千金币,然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冲入富贵坊中,把这张借据给了城主大人,请求城主大人讨要这笔债务,并且得到的钱全部资助玄武城的贫苦人家。”

  “这样,不但毁掉了柳无岩和张晋二人想要制造大骚乱大践踏的阴谋,而且还直接把火烧到了城主的头上。”

  “田横当场吐血了。”

  伯爵大人和夫人可以想象,当时柳无岩城主内心会是何等的恼怒,却又完全无可奈何。

  足足好一会儿,伯爵大人道:“这臭小子,真是奸猾之极啊。”

  伯爵夫人道:“恶人还要恶人磨,我觉得浪儿品性好得很,看他对父母多孝顺啊。”

  真是没有想到啊,沈浪单枪匹马冲去玄武城对付田横。

  非但没有吃亏没有输,反而大获全胜。

  田横堂堂一个地方豪强,活生生被逼得威风扫地,当众吐血。

  柳无岩城主也被阴了一把而无可奈何。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他的女婿那么厉害?!

  伯爵大人心中又是得意,又是欣慰,又是恼怒。

  “今日这样的局面,这个混小子虽然赢了,但是太险了。”

  伯爵大人心有馀悸。

  “而且,这个混小子以后只怕更加胆大妄为了。”伯爵大人道:“不行,我要借机好好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夫人你一会儿要配合我,千万不要掉链子,要不然这混小子要上天了。”

  伯爵夫人笑吟吟道:“夫君放心吧,我一定配合你教训这小子。”

  ……

  天色快黑的时候,沈浪回来了。

  他猫着腰进入了伯爵府大门,然后要用最快速度冲到自己的院子里面。

  千万不能和岳父大人碰面。

  今天他赢了,但毕竟去了赌场,毕竟是胆大妄为。

  而且,关键时刻行险招,虽然大获全胜,但岳父大人性格太保守,最见不得的就是冒险。

  所以,这位古板岳父肯定会惩罚他的,会借机压他一把。

  沈浪绝对不能触这个霉头,悄悄躲回自己的小院,装病两三天避避风头。

  然而……

  沈浪刚刚推开门,就见到了岳父大人那张英俊而又严厉的面孔出现在门后。

  沈浪无语。

  岳父大人,你堂堂伯爵,竟然躲在门后蹲我?

  这样有失您的身份啊!

  “哟,赌神回来了?”伯爵大人冷冷道,面无表情。

  岳父,您这么正直的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阴阳怪气说话了?

  沈浪心中腹腓,脸上却无比乖巧。

  他二话不说,直接笔直立正。

  “岳父大人,我错了!”

  伯爵大声道:“沈浪,你好大的胆子啊,你说你有办法赢田横,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明的办法,原来是去赌场耍钱啊,我伯爵府几百年历史,还从未有过一个子弟进入这种……。”

  伯爵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

  沈浪弯腰道:“岳父大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可知道,你今日之举……”伯爵大人指着沈浪的手颤抖着。

  沈浪将凑上前去,让伯爵的手指点在他的额头上。

  “岳父大人,小婿以后再也不进赌场了。”沈浪真挚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你,你……”伯爵大人气得浑身发抖。

  你这个混蛋,既然知道错了,为何要屡次打断我教训你啊。

  嘴里说得好听,肚子里面都是坏水。

  “岳父大人说得对,岳父大人教训得有道理,小婿以后一定谨遵您的教诲!”沈浪道。

  就在此时,岳母大人走了过来,安抚伯爵大人,玉手不断拍他的胸口道:“好了,好了,生什么气啊。浪儿还年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况且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方式方法有点不对而已,你就不要再一直骂他了。”

  伯爵无语,我都还没有开始教训,全部被你们挡回来了。

  你刚才怎么说的?要配合我教训这个混小子的,免得他以后上天。

  岳母想起刚才答应过的事情,便故作严肃朝沈浪道:“浪儿,以后可不许进赌场那种地方了啊,你要再去,为娘可要罚你,知道吗?”

  “是,岳母大人!”沈浪声音更甜了。

  岳母道:“好了,浪儿你肚子也饿了吧,吃饭了。”

  “诶!“沈浪。

  岳父更无语,你这……这就教训完事了?!

  ……

  注:谢谢macuy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