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城主也一起打,大获全胜归家

  张晋和柳无岩城主二人面面相窥。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城主大人自然也是要来的。

  因为……这个赌馆他也从中拿钱的。

  但是,以他的身份是绝对不好公开露面

  张晋看着沈浪那张漂亮的面孔,脑子回忆起将沈浪赶走的那一幕。

  明明就在几天之前,却显得那么久远了。

  当时的沈浪明明是个脑残低能儿啊。

  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奸猾如鬼的样子了?

  “城主大人,你说现在这么混乱,沈浪是不是特别容易乐极生悲啊。”张晋忽然道。

  柳无岩城主点了点头道:“是啊。”

  他和伯爵府是天然的敌人,那么和沈浪自然也是了。

  张晋道:“现在几千个人为围着沈浪捡钱,发生个什么践踏事件,应该也和我们完全没有关系吧。”

  柳无岩城主道:“当然没有。”

  张晋又道:“万一不小心,沈浪的卵子被踩爆成为太监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吧。”

  柳无岩城主道:“正常。”

  眼前场景这么乱,真要发生踩踏事情伤了沈浪,也只能怪沈浪太高调。

  伯爵大人要问罪,总不能找在场几千民众问罪吧,你不是最爱民如子吗?

  而且你也怪不到田横等人头上,他都已经被你搞得这么惨,吐血昏厥了。

  柳无岩忽然道:“既然是踩踏事件,肯定会死很多人,几十上百人都是正常的。到时候沈浪和伯爵府都难辞其咎吧。”

  这话一出,张晋不由得一呆。

  竟然是想要借刀杀人,将几十上百条的人命官司泼在伯爵府上?

  张晋望着柳城主,目光充满了惊讶。

  他只想趁机弄沈浪一人,而这位城主大人却想要弄死几十条人命借机扳倒玄武伯爵府。

  靠,真不愧是文官,就是比我们武官毒啊!

  你就不怕生儿子没py吗?

  然后,两个大人物点了点头。

  决定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制造出一场大事件,将伯爵府拖下水的大事件。

  踩沈浪的卵蛋,只是顺便了。

  ……

  “伯爵大人万岁。”

  “沈爷万岁!”

  外面上千的民众依旧在欢呼。

  十几个武士,穿着普通民众的衣衫,从四面八方混入人群之中。

  他们从四个方向朝着人群中的沈浪挤过来。

  先一争抢金币为由,造成骚乱。

  然后第一时间挤开沈浪身边的四个武士,将沈浪踩倒在地,一脚爆了他的卵。

  最后,引起大骚乱,大践踏。

  酿成一场大灾祸,至少死几十个人,并且将所有的罪则栽在伯爵府上。

  计划是好歹毒的!

  但是,沈浪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

  混乱人群,最容易引起践踏,酿成大祸。

  而且,人群中有十几个生人,正在朝他挤来。

  因为有智脑,他可以清晰记住许多人的面孔。

  目光望向了富贵坊。

  今天事情闹得这么大,田横的背后靠山没出现,不正常啊?

  这十几个人很显然不是田横的人了。

  他们是想要制造更大的动乱和灾难啊。

  “安静,所有人别动。”沈浪一声高呼。

  此时金币已经发完了,而他的号召力正处于最高的时刻。

  听到沈浪的话后,在场上千民众全部安静下来,站在原地望着沈浪。

  所以假冒民众的那十几个武士,就显得尤其突兀了,因为他们还往里面钻。

  你沈浪这个时候想要阻止?晚了!

  田横已经吐血昏倒了,现在只有你一个大人物在。

  一旦出现了大践踏,大规模的死亡事件。

  要负责任的就只有你沈浪,还有伯爵府。

  ……

  沈浪掏出田横的那张借据,上面足足有一万七千金币。

  尽管永远都讨不回这笔债了,但一万七千金币还是一个非常震撼的数字。

  “这是田横欠我的一万七千金币。”沈浪大声道:“我同样一个铜板都不会取。”

  “田横的钱是哪里来的?富贵坊的钱是哪里来的?”

  “那都是玄武城的民脂民膏,都是你们的血汗钱,所以这一万多金币也是属于你们的。”

  沈浪高高将借据举起道:“这笔钱田横不是欠的,而是欠整个玄武城子民的。”

  “我会将这张借据送到城主府,让城主大人为玄武城子民讨回这笔债。讨回的钱我半个金币都不要,也不经手,全部用来救济玄武城的贫苦家庭。”

  “你们要相信,柳无岩城主一定会为民做主的。”沈浪大声道。

  这话一出,富贵坊里面的柳无岩城主脸色一边。

  卧槽!

  这把火,竟然烧到我头上来了?

  那十几个武士,依旧装着民众的样子,朝着沈浪身边挤过来。

  先踩倒沈浪,再制造大规模践踏伤亡事件。

  然而……

  沈浪忽然跑了过来。

  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到富贵坊,然后猛地推开门。

  柳无岩城主二话不说,就要从后门消失。

  “城主大人,您果然在这啊……”

  沈浪唯恐别人不知道,顿时高声喊道,然后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袖子。

  “诸位父老乡亲,城主大人果然在这里啊。”

  他还号召无数民众过来看。

  顿时,上前民众拥挤了上来,果然见到了柳无岩城主。

  这位城主大人正满脸惊愕和尴尬。

  然后,他直接冲进了富贵坊,猛地推开门。

  玄武城主柳无岩就站在里面,满脸的错愕。

  靠,奸诈如鬼的沈浪,你刚才还说要去城主府找我的,现在却忽然一下子冲进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外面的十几个人瞬间停止了行动。

  若只有沈浪一个人在场,那发生大践踏大伤亡事件,就是沈浪和伯爵府的责任。

  但若城主大人在场?

  那不好意思,你是玄武城的最高长官,肯定就是你的责任了,沈浪最多只是附带责任。

  所以,毒计就此中止。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要来,因为……这个赌馆他也从中拿钱的。

  柳无岩城主没有想到奸诈的沈浪竟然直接冲了进来,让他暴露在万民之前。

  接着,沈浪恭恭敬敬将这张借据放在城主柳无岩的手中,无比真挚道:“城主大人,这张借据是玄武城无数贫苦众生的希望,您爱民如子,我就把这个重任托付给您了。”

  然后,在场无数民众的目光望着城主柳无岩。

  “这一万七千金币,都是玄武城的民脂民膏,关系到无数贫穷家庭的希望。”沈浪道:“我人微言轻,自认讨不回这笔金币。但城主大人是一城主官,若您出面为无数贫民讨债,那田横想必不敢不还。”

  这话一出。

  原本已经幽幽醒过来的田横,真的要再一次昏厥过去。

  这一万七千金币借据,只是随便写写的啊。

  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

  除非伯爵大人来讨债,但就算天塌了,伯爵大人也不可能会来讨这笔赌债。

  所以,这张借据就是一张废纸。

  而现在……

  竟然真的要还钱了?

  张晋和柳无岩两个人也肝颤。

  这……这赌馆表面上是田横的,但是大部分钱是进入他们腰包啊。

  这损失的,都是我们的钱啊。

  这位城主大人眼眸一阵抽搐,然后露出一道笑容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托付。”

  “我将这一万七千金币捐给玄武城贫苦民众,并且将此时正式委托城主大人。”沈浪道:“您确定会为无数贫苦大众讨回这笔债务?”

  城主大人能怎么办?

  难道说这件事情我不管吗?

  这可是众目睽睽啊!

  沈浪都已经把这件事情上升到玄武城无数贫寒子民的救命钱上了。

  若城主大人不接收,那明日就会有流言传出来,城主大人和田横穿一条裤子,他就是赌馆的保护伞。

  不然,你城主大人为何要躲在富贵坊里面啊?

  到那个时候,名声扫地的就不仅仅是田横了。

  城主大人脸上带着笑容,心中却如同有一万只羊驼踩过。

  蛇咬一口,入骨三分。

  沈浪,你就是一条毒蛇啊!

  但是如今有无数人眼睛盯着,城主大人不但不能发作,还要露出亲切的笑容。

  “当然,沈公子放心。”柳无岩城主敦厚笑道。

  “多谢城主大人。“沈浪躬身拜下道:“天真的不早了,我这就告辞了,城主大人再见。”

  在无数人崇拜的目光中,在几十道咬牙切齿痛恨的目光中,沈浪登上了华丽的马车,扬长而去。

  今日这一战,真是赢得酣畅淋漓啊。

  从今日之后,整个玄武城都会流传着他的传说。

  ……

  玄武伯爵府内。

  伯爵大人有些不安地在大厅内踱步,不时地朝着外面张望。

  “金忠,沈浪还没有回来吗?”

  金忠道:“还没有,主人。”

  伯爵大人又道:“派去打探消息的人,也没有回来吗?”

  金忠道:“也没有,主人。”

  伯爵大人道:“派去暗中保护沈浪,应对可能突发危机的人够不够?”

  金忠道:“足足十几个人,应该够了。”

  伯爵大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心中的焦躁更甚。

  他内心已经后悔了,虽然嘴里没有说出口。

  他真的不应该放沈浪出门的,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直接一个人冲过去对上田横,输了还没有什么,只怕真的会吃大亏。

  那田横背后还站着张晋和柳无岩城主。

  只怕沈浪不仅仅会一败涂地,最可怕的是可能会酿成大祸啊。

  这么晚都没有回来,真的只怕不仅仅是输了,而是酿成大祸了。

  ……

  注:谢谢macuy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