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田横吐血,装逼新高度

  “啊……”

  田十四又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然后,他直接昏厥了过去。

  顿时,周围所有人面孔一阵抽搐。

  这一幕,他们看的人都觉得疼啊,好像打断的是他们的双手双脚。

  尤其是黑衣帮的那些武士,田横其他的义子们,遍体冰凉。

  兔死狐悲啊!

  心寒啊!

  十三和十四对义父何等忠心耿耿?

  结果出事之后,第一时间被拉出来牺牲顶罪?

  没有想到,平常表现得义薄云天的帮主,竟然如此凉薄。

  今日他毫不犹豫地牺牲十三和十四,那明日呢?

  会不会轮到我们?肯定是会的啊!

  十三和十四已经是帮主最器重的义子了,他们这些人相比起来,分量只怕更是轻如鸿毛。

  必要的时候,帮主肯定会毫不犹豫牺牲任何一个人。

  顿时,田横在义子们的心目中地位急剧下降。

  如果这些人头上有崇拜值的话,此时完全是咔咔往下掉。

  今日一举,田横在黑衣帮民心尽失。

  用一句话讲,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不仅如此,周围还有无数旁观的群众。

  之前在他们心目中的田横是何等威风霸道,没有想到被区区一个沈浪逼迫得打断自己两个义子的腿脚?

  简直是威风扫地啊!

  而且今天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整个玄武城,届时无数人对田横的畏惧都会大大降低,田横的江湖地位也会急剧下降。

  今日的一幕会成为一个灾难,成为田横一辈子的耻辱。

  田横咬牙切齿道:“沈浪,这下你可满意了吗?”

  沈浪道:“差不多了,田帮主现在你对我昨日说过的话,肯定记忆非常深刻吧,我这个人真的是说到做到的。”

  是啊,何止深刻?

  简直铭刻在他的骨头和灵魂里面了。

  今后,他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弥补会今日之损失啊?

  真的没有想到,他田横纵横一生,会在沈浪这个小白脸身上跌这么大的跟头。

  谁能想到,沈浪真的可以做到啊!

  但是,他田横还有机会。

  只要抱紧了太守府的大腿,未来一旦帮助太守和总督灭掉了玄武伯爵府,那他就是副城主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有了权力,还讲什么江湖义气啊。

  但今日之耻辱,就要活生生咽下去了。

  且待以后,且待以后!

  沈浪道:“田帮主,天色也不早了,我们的事情还差一点点就收尾了。”

  田横面色剧变。

  什么?还没有结束?

  我都已经当众打断两个义子的腿脚了,还没有结束?

  “沈浪,你不要逼我!”田横嘶吼道。

  沈浪道:“田帮主,我没有逼。”

  只不过,田横此时也听不出来沈浪在开黄腔了。

  “我不是在你赌馆赢了一万九千金币吗?”沈浪道:“总不能不算数吧,你这就把钱给我吧,一会儿我娘子该喊我回家吃饭了。”

  顿时,田横血贯双瞳,直接就要发飙。

  这笔钱他不可能给出来,而且也给不出来了。

  今日他的赌场已经赔出了上万金币,富贵坊的金库都几乎耗尽了,上哪里找这么多钱?

  给钱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你让伯爵大人亲自来讨债。

  沈浪道:“当然,我这个人还是很讲义气的,你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怎么办?我总不能逼着你卖老婆吧,这样你先还我两千金币,剩下的一万七写个借据,如何?”

  沈浪估算,这已经是富贵坊此时能够拿得出来的最大数字了。

  田横真的不知道,一个人竟然会得寸进尺到这个地步。

  上天啊,这样一个卑鄙无耻之人,为何不将他天打雷劈啊。

  沈浪道:“田帮主,拿出两千金币给我,并写下借据,今日的事情就算是这么结束了,否则我实在怕哪一天管不住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又不由自主走进你的赌场,到那个时候大家见面就尴尬了。”

  然后,沈浪看了看天,道:“天实在也不早了,我娘子真的要等急了,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算两千金币,田横不愿意给,因为这是压倒他最后一根稻草了。

  就算当众翻脸,他也不愿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面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给他……”

  这是张晋的声音,从富贵坊的二楼传来的。

  刚才他一直都在楼上,冷眼旁观这一幕。

  张晋道:“玄武伯爵府家风严苛,伯爵传统古板,赌场赢来的钱是最下贱最脏的,沈浪带回伯爵府,只会让伯爵对他无比失望,甚至将他打得半死。”

  这话张晋说对了。

  沈浪若是在赌场输钱了,对伯爵府的名声是巨大伤害。

  但若他赢钱了,而且还带回家去,那对伯爵府名声是更大的践踏。

  你堂堂百年贵族,竟然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赚钱啊。

  你金氏家族该堕落到什么地步了啊?

  田横一想,立刻便知道张晋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寒声道:“好,我给!”

  “来人,沈浪公子在我们赌场赢了钱,立刻去金库取两千金币来给他。”

  片刻后,他的两个义子抬着一只箱子过来,里面满满当当装了两千金币。

  “借据呢?”沈浪道。

  “我写。”田横道。

  但是谁都知道,这张借据是不可能还钱的。

  写完借据,田横递给沈浪道:“沈公子,现在可满意了吗?”

  沈浪接过借据,仔仔细细看一遍。

  然后,他打开箱子抓了一把金币,享受那种沉甸甸的美妙感觉。

  这金灿灿的光芒,几乎晃瞎了周围所有人的眼睛。

  田横心中冷笑道:“拿去吧,拿去吧,我等着玄武伯爵打断你的双腿。”

  拿了这笔钱,现在沈浪越得意,回到伯爵府后就越惨。

  这对伯爵府名望伤害是不可逆的,田横几乎可以想象,伯爵大人见到这笔金币会是何等之愤怒,何等之痛心失望。

  然而,沈浪微微一笑很倾城,然后一张面孔忽然变得正义起来。

  他义正言辞,慷慨激昂道:“区区两千金币,我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田横,这些年来有多少人在你的赌场中输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你于心何忍啊?”

  “我沈浪视钱财如粪土,来你的赌场不是为了赢钱,只是为了教训你的为富不仁,只是为了万千家庭讨回一个公道,为了履行真正的侠义之道。”

  “岳父大人一直跟我说,要爱民如子。我今日教训富贵坊,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无数玄武城子民。”

  “这笔钱,我一个金币都不会拿,全部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沈浪猛地抓起金币,朝着无数围观的人群洒去。

  “诸位父老乡亲,这笔钱是属于你们的。”

  沈浪拼命地挥洒着金币。

  顿时,所有的人群彻底疯了。

  两千金币,一笔巨款啊。

  沈浪就这么全部散给了玄武城的子民。

  在场的几百人,完全彻底沸腾了。

  十分钟后,这两千金币沈浪挥洒得干干净净。

  这……才叫作挥金如土啊?

  真是太爽了!

  “沈浪万岁。”

  “伯爵府万岁!”

  在场所有围观民众,齐声高呼。

  而田横看着这一幕,完全无法阻止。

  整个人真的要炸了!

  你不但逼着我打断两个义子的双腿,你还拿着我的钱收买人心?

  你不但侮辱我的人格,你还侮辱我的智商?

  田横本来就憋着一股闷气,此时再也承受不住,胸腹之间那股气横冲直撞。

  一阵绞痛。

  他真的再也忍不住,猛地一口鲜血喷出。

  “沈浪,我田横和你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说罢,田横一阵踉跄,几乎后仰倒下。

  而富贵坊内的张晋和柳无岩城主见到这一幕,真的完全有些呆了。

  “我日,还可以演到这个地步?!这小白脸奸诈如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