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当众打断双手双腿,终身耻辱

  田横就再一次被邀请到了徐光允的家中。

  见到的不是张晋,而是徐家主。

  “田帮主,听说你把几家赌馆都关了?”徐家主道。

  “是的。”田横道。

  刚才叫我田兄,现在叫我田帮主,真是好现实啊。

  当然,徐家主这话不是自己问的,他又没有资格从赌馆里面捞钱,是为张晋问的。

  得罪了伯爵府后,田横第一时间拿赌馆三成五的份子投靠了张晋,投靠了太守府,这样他才有在伯爵大人面前自保的勇气。

  结果赌馆还没有开始赚钱,你就关门了。

  那这笔钱我张家就吃不到了啊?

  你关门就是不想给我钱,怎么?你对我张晋有意见?对太守大人有意见?

  张晋是不可能出面的,因为这笔钱是由徐家主经手洗白,然后以嫁妆的名义赠送给张家。

  “好好的赌馆,为什么要关门嘛?”徐家主道。

  田横道:“再不关门,就要输光了。”

  徐家主脸色难看道:“沈浪的赌术就……那么厉害?”

  “对,非常厉害,不知道为什么。”田横道。

  徐家主也沉默下来。

  沈浪又伯爵府金身,是杀不得的,否则早就派人做掉了。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孽。”徐家主道。

  当时,就是田横亲自将沈浪放掉的,要不然早就活埋了。

  田横目光一寒道:“要不然,暗中做了他。”

  徐家主淡淡道:“值吗?敢吗?”

  是啊!

  值吗?

  沈浪身边时时刻刻都有伯爵府武士,所以一定要派高手才能将他杀掉。

  而一旦杀掉沈浪,就立刻要承受伯爵府的怒火。

  不管沈浪是怎么死的,不管他是被谁杀的,伯爵大人都会将怒火倾泻到田横和徐家头上。

  女婿被人莫名其妙暗杀了,伯爵府是有权力发飙的。

  伯爵一发飙,就要大开杀戒。

  “沈浪想要什么?”徐光允问道。

  田横道:“让我打断田十三的双腿,当众打断。”

  徐家主面孔颤抖了几下,沙哑道:“那就答应他,打断嘛,反正你义子多的是。”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连徐家主自己都不敢相信。

  田横嘶声道:“十三是我最出色的义子之一,我打断他的双腿会让手底下人寒心,我会名声扫地。”

  田横是一个有骨气的人。

  他宁可损失金钱,也不愿意损失名望,这才是他的立足之本。

  然而,从隔壁传来一道声音。

  “答应他。”

  这是张晋发出来的,他代表着太守府,代表着张家。

  他是田横最直接的靠山。

  “别耽搁。”张晋道:“耽搁一天,损失的都是钱。晚答应,不如早答应。”

  田横浑身颤抖,牙齿崩得太紧,再一次让牙床崩出血,满口的血沫子。

  张晋道:“我答应你,有朝一日一定弄死沈浪,到时候让你割一刀。”

  田横依旧不出声。

  张晋道:“沈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我们的目标是伯爵府。一旦弄掉伯爵府,成功收回伯爵府领地和兵权,你就立下了大功,到时候副城主之位就是你的。”

  田横起身道:“好,遵命!”

  ……

  田横再一次来到沈浪道面前。

  “我……答应你,当众打断田十三的双腿,你散了吧,不要再闹了。”田横淡淡道。

  沈浪摇头道:“不行,这是刚才的价码,现在价格又变了。你另外一个义子田十四,刚才竟然敢吼我,还说要打我,最过分的是竟然用手指我的头,把他双手双腿都打断了。”

  沈浪,我日你娘~!

  你怎么不去死?

  听到沈浪的话之后,田横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热血直接涌上大脑。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他在心中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但……也只能在心中说说而已。

  “不答应?”沈浪冷笑道:“那我的价码又要变了,你不仅仅要打断田十三的双腿,田十四的双腿双手,那天你派去我家所有黑衣帮的成员,全部要打断双腿……”

  田横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眼睛有些充血,而且头脑一阵阵昏眩。

  他真的有心将眼前这个沈浪碎尸万段,但那样的话他就完了,奋斗了几十年的基业也玩了。

  他万万不想妥协,尤其是像沈浪这个孽畜妥协。

  但是……

  没有办法,他不妥协,沈浪每一天都会带着几百个赌徒来赢钱。

  除非他的赌馆一直关门,而一旦关门,太守府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沈浪,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田横心中一遍又一遍暗道。

  再一次睁开眼睛,田横一字一句道:“好,我当众打断十三的双腿,打断田十四的双臂双腿。”

  沈浪道:“不仅如此,还要将他们彻底逐出黑衣帮,不可以探望他们或者派人探望他们,不可以派大夫给他们治疗,不可以给他们送钱,总之就是要让他们自生自灭。一旦我觉得这两个人不够惨,那我还会再回来,再进你的赌场大杀四方。”

  “都答应你,都答应你……”

  ……

  富贵坊大门口。

  田十三,田十四跪在地上,面孔充满了悲愤。

  周围的人,一圈围着一圈,已经超过了千人,而且还在增加。

  出大事了啊。

  田十三,田十四是田横最出色的两个义子啊,而且还是玄武城民军百户,平时耀武扬威,招摇过市根本无人敢惹的。

  现在这二人竟然笔挺挺跪在这里,到底是得罪谁了啊?

  看着乌泱泱的人群,田横真的恨不得裂地而入。

  但是不行,他还要继续演下去,否则沈浪那个混蛋不会善罢甘休的。

  “田十三,田十四,你们是我的义子,我何等器重?”田横义正言辞道:“但是你因为和沈浪公子有私怨,竟然背着我挟私报复,差点惹出了大祸。”

  见到这一幕,无数人群用来看热闹,望向田横的目光也变得怪异起来。

  竟然是因为沈浪?

  田横觉得自己的脸皮真的活生生被撕下来一层。

  但是他还要继续,成王败寇,本也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

  “沈浪公子不仅仅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爷,也是我田横的至交好友,岂是你们这两个逆子能够得罪的?”田横怒吼道:“若不严惩,我如何正家规?来啊,把棒子给我拿过来。”

  顿时,另外一个义子递上了一根又粗又硬的棒子。

  田横大口喘息几下,然后走到田十三的面前。

  “十三,不要责怪为父。”田横低声道。

  田十三没有回应,神情平淡。

  这让田横怒了,这是要和我离心离德,你这是心中不服?

  田横举起棒子,对着他的双腿猛地砸下

  “咔嚓!”

  田十三双腿被打断。

  “嗯!”

  从头到尾,他只是一声低哼,没有发出半点惨嚎。

  如同受伤的野兽,只低声嘶吼,却不嚎叫。

  而田十四就没有那么有骨气了,浑身开始颤抖。

  他不服啊。

  他明明是为了义父的颜面,为了黑衣帮的利益才会得罪沈浪的,现在义父竟然要打断他的双手双腿?

  这……这世界上还有公理吗?

  明明是义父得罪了沈浪,明明是他输给了沈浪,为何却要牺牲他和十三哥?

  义父,你就是这样疼爱你的义子吗?

  你口口声声的义气呢?

  顿时,田十四大吼道:“我不服,我不服……”

  田横顿时怒了,田十四的喊叫直接戳破了他的遮丑面具,顿时他直接抄起棍子,朝着田十四的双腿猛地砸去。

  “啊……”

  一声惨嚎,田十四双腿被砸断。

  紧接着,田横又猛地一棍砸下。

  义子田十四的双臂,活生生被砸断,而且是粉碎性骨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