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就是让你走投无路

  田横几乎从椅子中蹦起来了。

  沈浪背后的四个伯爵府武士虽然装着充耳不闻,但也被他的话惊呆了。

  “沈浪,你疯了吗?说什么梦话?”田横嘶吼道。

  不仅仅他这么觉得,伯爵府的四个武士也觉得沈浪这是白日做梦,自取其辱。

  人家田横怎么都不可能打断田十三双腿的,你这一万九金币人家也没有打算要给。

  这两个条件能够答应一个都算了不起了,沈浪竟然还想全要?

  这不是脑抽是什么?

  “哈哈哈……”田横气极反笑道:“原来我和一个疯子在打交道啊?”

  沈浪的身体轻轻摇摆了一下,然后翘起了二郎腿。

  田横盯着沈浪,道:“我明明白白告诉你,田十三是要杀你全家,但却我派去的,但我绝对不可能伤他一根汗毛,打断他的双腿来让我威风扫地?做梦!而且你赢的那一万九千金币,我一个都不会给你。”

  都已经撕破脸皮了,谁怕谁啊?

  田横继续道:“有本事,让你家大人来向我讨要吧?看他会不会打断你的双腿?”

  别人不要脸,伯爵大人是要脸的。

  让他为沈浪讨要一万九千金币的赌债?完全不可能的,打断沈浪双腿还差不多。

  几百年来,伯爵府家规甚严,就没有一个子弟敢去赌场的。

  若伯爵大人为沈浪讨赌债,很快传言就会沸沸扬扬,说玄武伯爵府经济崩溃了,还要赘婿去赌场赚钱度过危机。

  所以,田横直接打算耍赖了。

  “你想要拉着外面几百个赌徒一起闹事?”田横大笑道:“做梦吧,他们赢的九千金币,我一分不差地赔付给他们。但是你赢的钱,我一个铜币都不给,你能奈我何?”

  说罢,田横直接打开窗户,朝着下面的几百个赌徒大声道:“我田横既然开得起赌馆,也就输得起钱,你们赢的钱,全部赔付。来人,给所有客人兑换筹码。”

  这话一出,下面几百个赌徒顿时兴奋得疯了。

  然后,赌场几十个伙计一起开工,为这几百个赌徒兑换筹码。

  短短半个小时后,这几百个赌徒赢的九千金币全部兑换完毕。

  “田帮主万岁!”

  “田帮主人物!”

  “田帮主牛!”

  “田帮主,我爱你!”

  又是这个人,你还真博爱啊。

  听着这些欢呼,田横冷笑道:“沈浪,你见到了吗?这些人是何等趋炎附势?我把钱都赔付给他们了,你觉得他们还会站在你这边,帮助你闹事吗?”

  当然是不会了。

  这些赌徒得到金币之后,有的人回家了,有的人继续赌,完全是鸟兽散,哪里还理会沈浪啊?

  “赌徒手中的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只是在为我保管而已。”田横道:“你相信吗?不超过半个月,这九千金币会完完整整回到我的手中,甚至更多。”

  沈浪当然相信,甚至不需要半个月,七八天就可以。

  赌徒的钱,永远是捂不热的。

  洗白是一个赌徒永恒的结局,上岸是不可能上岸的。

  赢只是过程,输才是结果,赌徒唯一的区别就是输得多和输得更多。

  “他们不愿意跟着你闹事,伯爵大人又不可能为你向我讨赌债。”田横冷笑道:“沈浪你赢这一万九千金币有个屁用,我一个子都不给你,你能怎么办?”

  “还想要我打断田十三的双腿,做梦!”

  “啪啪啪啪……”沈浪用力鼓掌道:“田帮主不错,你这无耻嘴脸颇有我几分神韵,但是……”

  沈浪饮了一口茶。

  “没有用的。”沈浪道:“你以为你耍赖就躲得过漆了吗?”(国产凌凌漆中小姐腔调)

  “田帮主你再挣扎也没用的,窝有必赢术,我有赌场屠龙术。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一万九千金币?”

  “哈哈哈……”沈浪如同反派一样尖笑,道:“帮帮忙,只要你赌场还开着,你的钱就是我的,我想要赢多少就赢多少?我不仅自己赢,我还带着所有的赌徒一起赢。”

  “除非你赌场关门,否则我一定赢得你破产,就当做好事咯,我一个铜板都可以不要,就让无数赌徒赢光你所有的家当。”

  “你难道不让我进赌场?你还敢派人拦着不让我进?你敢伤我一根汗毛吗?”

  然后,沈浪朝着窗户下面的无数赌徒道:“大家都别走啊,我带着你们继续赌,继续赢钱啊,我们把田横帮主赢破产!”

  “田帮主,不谈了……”沈浪直接转身离去。

  ……

  然后,沈浪回到下面的赌场中,继续大杀四方。

  如同蝗虫一样,带领着几百个赌徒,继续横扫赌场。

  事实证明沈浪没有撒谎,他真的有赌场屠龙术,百战百胜!

  于是,整个赌场的伙计和掌柜,再一次输得面如土色,输得怀疑人生。

  真的完全挡不住啊!

  这几百个赌徒彻底疯狂了,这比捡钱还容易啊。

  只要跟着沈浪买,一定必赢。

  终于,富贵坊的所有伙计,赌台师傅,掌柜再一次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再一次口吐白沫,昏厥倒地。

  掌柜不断上楼,向田横汇报。

  “主人,已经输了三千金币了。”

  “主人,已经输了五千了。”

  “主人,已经输了七千了,沈浪每次只赢一个金币,其余全部是那些混账赌徒赢的。”

  田横脸色发白,发青,全身都开始颤抖。

  义子田十四冲了过来,大吼道:“义父,我这就去将沈浪赶出去。”

  说罢,田十四直接带着人冲到楼下,要将沈浪驱逐出去,要直接动武。

  沈浪立刻捂着额头道:“你干什么?还想要打我不成?我身体可不好啊?你一碰我就躺下,谁敢打伯爵府的姑爷,我娘子杀他全家。”

  这些话田横在楼上听得清清楚楚。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么无耻的话沈浪是怎么说出口的啊。

  恬不知耻啊!

  田十四愤怒之下,指着沈浪脑袋吼道:“我动手了又如何?来人,将沈浪给我赶出去。”

  然而下一秒钟!

  四个伯爵府武士站在沈浪四周将他护住,猛地拔出了大剑。

  哼哼,你黑衣帮的流氓想要和伯爵府武士动手吗?想要伤害伯爵府姑爷吗?

  没错,在新政横行的时候,我伯爵府是不能干涉地方政务,也不能抓你黑衣帮的人。

  但是,你要敢主动冒犯的话,那杀了也是白杀。

  保证不超过一分钟时间,这四个伯爵府武士就会大开杀戒。

  就算你黑衣帮的武士群起而攻之,几十个打一个,这四个伯爵府武士都被你打败了。

  那……你麻烦更大了。

  接下来,伯爵府的骑兵就会汹涌而至,踏平整个富贵坊。

  我玄武伯爵府不惹事,但绝对不怕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踏平你全家。

  这就是沈浪的护身符。

  涌上来的可不仅仅是伯爵府的武士,还有无数的赌徒也纷涌而至,将沈浪保护在中间。

  “你们干什么?”

  “开赌场的输不起吗?”

  “想要伤害我的沈爷,除非从我胸口上踩过去,咳咳咳……”

  真是趋炎附势的一群人啊,刚才田横给他们兑现了筹码,他们就喊田帮主万岁。

  现在沈浪又带着他们赢钱,又喊沈浪万岁。

  现在怎么办?

  将所有的赌徒都赶出去吗?

  田横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真的从未那么恨过一个人,真的想要将沈浪碎尸万段啊。

  后悔莫及,后悔莫及啊!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保证第一时间就将沈浪杀掉,剁碎了喂狗,绝对不听他的半句话。

  放虎归山,养虎为患啊。

  可惜啊,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

  眼前这个局面怎么办?

  田横闭着眼睛道:“将富贵坊暂时关门吧。”

  “是!”田十四和掌柜忍痛应道。

  接下来,下面传来了掌柜的声音。

  “今天富贵坊暂停营业,大家赢得的钱,明日再来兑换。”

  接着沈浪立刻道:“田帮主在玄武城还有四家赌馆,我们一家一家去赢,好不好?”

  “好!”几百个赌徒兴奋应和。

  然后,沈浪带着几百个赌徒,再一次如同蝗虫一样,黑压压朝着田横的下一个赌馆冲去。

  田横痛苦地闭上双眼。

  足足好一会儿,他沙哑道:“将所有的赌馆,都暂停营业。”

  “是!”田十四咬牙切齿道。

  谁知道田横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痛。

  这五家赌馆,占了他每日收入的六成多啊,是真正的金窝子啊。

  现在全部关门,每天的损失会有多少?

  只有天知道啊!

  但是他宁愿承受这样巨大的损失,也绝对不愿意向沈浪妥协。

  一旦公开打断田十三的双腿,那的名声就完了,黑衣帮的士气也一落千丈。

  今后谁还会畏惧他?

  “沈浪,想要我自断臂膀,做梦!”

  然而,田横的麻烦仅仅只是刚开始。

  因为这几家赌馆不是他一个人的,有很多人在里面捞钱。

  仅仅半个时辰后,有人找到他了。

  “张晋大人让你去一趟,有事情让你做!”

  田横眼前不由得一黑,他最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最致命的一刀,都是自己人捅的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