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沈浪狂打脸,田横要疯了

  太猝不及防了。

  他,他这是听错了吧?

  耳朵出现幻听了?

  然后,田横朝着徐家主望去。

  对方也是一脸惊愕的样子。

  “你说什么?”田横问道:“沈浪到底是输还是赢啊?”

  田十九道:“沈浪赢,赢了一万六千金币!”

  这下子实锤了。

  瞬间!

  田横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几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一万六千金币?

  天文数字啊!

  他的富贵坊赌馆一年加起来,也就是赚这么多。

  而且,其他四家赌馆加起来赚的钱,都未必有富贵坊一家多啊。

  现在竟然全部输给沈浪了?

  现在非但害不死沈浪,反而要被他扒掉一层皮了啊。

  但是……这怎么可能啊?

  田十九的赌术何等高明啊,在整个玄武城毫无敌手啊?

  而且还是在富贵坊,完全是田十九的主场,闭着眼睛都能赢啊。

  哪怕赌神亲临,也只有输光内裤的结果啊。

  任由田横再有想象力也不知道沈浪有X光透视眼,能够看穿一切牌面,赌神算个屁啊。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输给了一个废物?”田横猛地掐住了田十九的脖子大吼。

  直接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田十九几乎无法呼吸,眼泪狂涌道:“我不知道啊!完全见了鬼一样,沈浪每一把都赢啊。”

  田横道:“他作弊了?出老千了?”

  “没有,就是这样才见鬼了啊。”田十九哭喊道。

  田横猛地朝着徐家主望来,颤声道:“徐兄,你不是说这沈浪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吗?怎么又认得没人懂的生僻字,现在连赌钱都那么厉害啊?”

  田横面孔一阵阵抽搐。

  “这个孽畜,为何不去死啊?”徐家主嘶吼。

  此时,徐芊芊走了出来道:“父亲,田帮主,你们在这里发火也没什么用,不如去现场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好随机应变。”

  没错,是这个道理。

  田横直接起身离开,前往自己的富贵坊赌馆,他一刻钟都不想耽误。

  他的富贵坊到底被沈浪糟蹋成什么样了?

  背后传来徐芊芊的声音。

  “田帮主你不要忘了,城主府和太守府是你的靠山!”

  田横听到这话后,心中稍稍安定。

  没错,有这两个靠山在,还有兴风作浪的余地。

  他直接翻身上马,朝着富贵坊快速冲去。

  仅仅一刻钟后,他的骏马就赶到了富丽堂皇的富贵坊大门前。

  此时,整个赌馆已经是人山人海。

  见到田横到来,无数赌徒和看热闹的人群蜂涌而上,道:“田东主来了,能够做主的人来了,给钱,给钱!”

  俊美无匹的沈浪走了出来,朝着田横微笑道:“田帮主别来无恙啊,你来得正好啊,我从你家赌馆赢了一万九千金币,这就给兑现了吧。”

  “对了,这几百个人也跟着我一起押,也赢了七千金币,田帮主就一起兑现了吧。”

  什么?

  不是一万六千金币?

  又变成一万九千金币了?

  还有这几百个赌徒也跟着沈浪赢了七千金币?

  加起来,就是两万六?

  听到这个噩耗,田横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两万六千金币!

  说真的,已经是田横大半的积蓄了。

  没错,他是日进斗金。

  但是他的钱又不是一个人赚,要和很多人分的。

  而且他还要养活几百号人,开支很大的。

  他的赌馆输掉这两万六千金币,如果要兑现的话,就不是伤筋动骨了,而是……几乎破产了。

  但是不兑现的话,他的赌场就名誉扫地,以后谁还会来赌钱啊。

  足足好一会儿,田横才缓了过来,看清楚了沈浪这张漂亮出奇的小白脸。

  你这个孽畜,怎么那么狠毒啊?

  昨日沈浪威胁他,田横还不怎么当一回事。

  心中还想着沈浪会有什么招式对付他呢?田横想了很多,都是那些看起来很高深,玄而又玄的计策招数。

  没有想到啊,沈浪招数这么无耻,这么直接。

  说他出老千?倒打一耙?

  如果放在之前,沈浪还没有赢一百个金币,就被打断双腿扔出去了。

  现在他可是伯爵府的姑爷啊,玄武城内谁敢动他一根汗毛?

  此时,不仅仅伯爵府的四个武士站在沈浪背后虎视眈眈,还有几百个赌徒也拥护着他。

  卑鄙的沈浪啊?

  自己赢了还不算,还要拉着几百个赌徒一起赢。

  现在沈浪成为他们的英雄了,这几百个赌徒为了自身利益,都要和沈浪共同进退。

  “付钱吧。”沈浪道:“田横帮主,你这样大的人物,应该不是想要赖帐吧?”

  田横面孔一阵阵抽搐,他真的想要一章劈过去,将沈浪这个小白脸的屎都打出来。

  但是,他不敢啊?

  也不能啊!

  接着,田横如同变脸一般,又露出了热情的笑容道:“沈公子,我们进入谈如何?”

  沈浪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好。”

  然后,田横和沈浪朝着富贵坊内走去。

  那几百个赌徒不干了,万一沈浪和田横达成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岂不是将他们卖了?

  “不能走,不能走,兑换了筹码给了钱再走。”无数赌徒纷纷大嚷道。

  平常时候,他们见到田横如同老鼠见猫一样,但现在人多势众啊,而且有沈浪这个伯爵府姑爷做主心骨。

  况且赌徒为了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

  赌徒赢钱的时候,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沈浪道:“请诸位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卖大家的利益,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对,大家信任沈爷。”

  “沈爷可是伯爵府的姑爷,怎么可能会忽悠我们?”

  “沈爷,我爱你!”

  靠,这里混进来一个什么?

  就这样,沈浪和田横进入了富贵坊内。

  四个伯爵府的武士寸步不离,一同跟了进去,然后富贵坊大门紧闭!

  ……

  进入富贵坊后,田横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满脸冰寒。

  “沈公子,你的手段还真是狠毒啊。”田横冷笑道:“为了逼迫我自断臂膀,为了让我打断义子田十三的双腿,竟然自甘堕落来赌钱了,你伯爵府的名声不要了吗?”

  “伯爵府的名声自然是要的。”沈浪认真道:“但我沈浪的名声,却可以不要的!”

  “对我沈浪这样的人名声是啥?就是累赘啊!我要是名声好,做一件坏事就身败名裂,我若是名声烂,做一件好事,别人就交口称赞,不得了啊,沈浪浪子回头了。”

  这几句话,顿时将田横噎住了。

  麻痹,真是人之贱则无敌啊。

  田横道:“你不就是想要逼我打断田十三的双腿吗?”

  沈浪点了点头道:“对啊。”

  田横道:“你就用这一万九千金币作为筹码,逼迫我自断臂膀?真是可笑之至,我田横是这么短视之人吗?我若打断了十三的双腿,那损失的就不仅仅是两条腿,还有我的威严。”

  田横纵横玄武城江湖多年,当然不笨,知道里面的厉害。

  “一旦我这样做了,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田横输给你区区一个小赘婿,我就会名声扫地。”田横冷道:“像我这样的人物,一旦丢了凶狠的名声,以后还有谁会怕我?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名声没有了,就完了。”

  田横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道:“所以沈浪,你想要用一万九千金币来换取我打断田十三的双腿?那你就想多了,我没有那么傻,你也不用白日做梦。”

  见到田横的茶喝完了,沈浪立刻给他倒满,表情真挚,声音亲切道:“田帮主,你冤枉死我了,我哪有这个打算啊,没有这回事的。”

  田横一阵冷笑,双手环抱,横眉冷眼。

  倒要看看你沈浪还有什么花招?就看着你表演,他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沈浪的打算。

  这个孽畜见利忘义,赢了这么多钱后,就只想着要兑现,早就把打断田十三的双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田横决定,沈浪想要拿走这一万九千金币是不可能的,一千九还差不多。而且还要沈浪出口哀求,他才会给这笔钱。

  “我压根没有想过用这一万九千金币来交换田十三的双腿啊!”沈浪道:“我的意思是这样的,田帮主你不但要把我赢的一万九千金币赔付给我,另外还要打断田十三的双腿!”

  我日!我弄死你这个小白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