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沈浪大杀四方,魂飞魄散

  这是上天要把这次大功劳赐予我啊!

  田横义子,富贵坊赌馆管事田十九觉得自己的好运降临了。

  他使了一道眼色,这赌场的掌柜立刻飞奔出去,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给田横。

  此时田横就在玄武城内,正和徐家主商议事情呢。

  “我临时起意来玩几把,手中没有带钱,可以借吗?”沈浪问道。

  “可以,可以……”田十九更加兴奋了。

  就愁你不借了,最好借个一万金币,然后全部输光。

  接着田横去伯爵府要债,沈浪就该被伯爵大人活活打死了。

  “我先借个一千金币?”沈浪道:“多少利息啊?”

  “您是身份最不得了的贵宾,年利息一成,不滚利。”田十九道。

  这个利息已经很低很低了,但别说一成,就算没有利息,甚至倒贴利息,田十九也愿意借啊。

  不然,怎么能将沈浪坑死呢?

  反正这笔钱又出不了赌馆,肉都烂在锅里了。

  “行,那借条写好,把利息之类的也写得清清楚楚。”沈浪道。

  “行,一切听您的。”田十九道。

  借条写好之后,一千金币就摆在沈浪的面前,他二话不说全部换成了筹码。

  田十九谄媚道:“沈爷,您想要玩什么呢?”

  沈浪道:“什么最简单啊?”

  “赌大小最简单。”田十九道。

  “行,那就赌大小!”沈浪道。

  田十九立刻带着沈浪来到赌大小的台子上。

  此时,他享受的完全是明星级待遇,许多赌客们也不赌了,纷纷前来围观。

  “这就是沈浪啊?”

  “先做了徐家的赘婿,又做了伯爵府的赘婿。”

  “果然长得帅啊?”

  “我也长得帅啊,为啥不能去伯爵府入赘?”

  “认识你这么久,咋没发现你这人这么不诚实呢,撒尿的时候,马桶没告诉你实话吗?”

  “沈浪竟敢来赌场玩,这是找死吗?不管输赢,伯爵大人都会将他双腿打断吧!”

  沈浪依旧无视这些话,直接朝着赌台内的师傅道:“开始吧!”

  田十九点头。

  面对沈浪这样的废物,连作弊都不屑。

  赌台后面的师傅开始摇骰子,大约摇了半分钟后,往桌面上一扣。

  “买大还是买小?”

  三个骰子,九点以下是小,九点以上是大。

  沈浪用X光透视眼一看,轻而易举读出了里面的点数。

  13点!

  “买大!”沈浪将一千金币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顿时,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

  牛逼啊,第一把就玩这么大啊?

  沈浪这一千金币可是借来的啊,竟然全压了。

  其他赌客也不玩了,全部屏住呼吸看戏。

  太刺激过瘾了啊。

  “买定离手。”那个师傅道。

  “开,开,开……”

  赌台的师傅猛地揭开盖子。

  十三点!

  沈浪赢!

  “竟然真的赢了。”

  “这沈浪真是有狗屎运啊,第一把就赢了一千金币啊。”

  旁观的赌客无比兴奋。

  而田十九脸色都没有变,依旧带着笑。

  这完全凭借的是运气,根本算不了什么。

  说实在的,田十九还担心沈浪第一把会输,这样他可能就不再玩了。

  只有让他赢个几次尝到了甜头,才会一直赢下去。

  赢第一把,才是赌徒一生悲剧的开始。

  第二把开始,依旧是赌大小。

  赌台的师傅开始摇骰子,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郑重了,足足摇了一分钟,然后猛地扣在桌面上。

  当然,这只是增加仪式感而已,让赌徒心中倍感压力。

  然而对于沈浪而言,你就算摇一百分钟结果也是一样的。

  沈浪再一次动用X光透视眼,依旧是大,十五点。

  “买大!”

  沈浪将两千金币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这下子,全场的人几乎都呼吸不畅了。

  这位伯爵府的赘婿是疯了啊?竟然玩得这么大?

  而田十九的脸色也微微有点变了。

  如果沈浪这次再赢,那可是四千金币啊。

  哪怕对于田横来说,这也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

  这间赌馆如此富丽堂皇,但是一个月的净利润也不会超过两千金币。

  四千金币,相当于现代地球人民币一千多万左右了。(金币的价值,前面略作修正)

  那个赌台师傅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开,开,开啊……”

  那个赌台师傅猛地掀开盖子。

  十五点,大!

  沈浪又赢了!

  四千金币到手!

  所有的旁观者已经彻底兴奋起来了。

  四千金币啊,天文数字啊。

  足够让他们不吃不喝几辈子了。

  而田十九的脸色剧变。

  这沈浪还真是疯啊,不管赢多少都一把推。

  而且这运气也真是不错啊,两次都碰对了。

  这已经是这两三年来,赌馆输得最多的一次了。

  平常赌客,输个四五百金币都极度罕见,都是外来的豪客。

  不能让沈浪赢下去了,田十九要自己下场了。

  而他一旦下场,沈浪必输无疑!

  田十九露出笑容道:“来来来,沈爷,我亲自给您摇骰子。”

  他是一个摇骰子的高手,想要大就大,想要小就小。

  这还不算什么。

  最厉害的是,摇完骰子扣在桌面上之后,他还可以变幻点数。

  这项绝技,整个富贵坊赌坊只有田十九会,所以他才成为了田横的义子,赌馆的管事。

  ……

  沈浪明白,对方准备作弊了。

  “不,不,不……”沈浪笑道:“我又忽然不想要赌大小了,全凭运气,没有技术含量,我要去玩抽牌九了。”

  田十九笑道:“行行行,您是爷,您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我们就玩牌九。”

  他怎么可能放沈浪离开?

  若是让义父知道非但没有把沈浪坑死,反而还赢走了四千金币,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他的赌术是极高的,否则也不会成为田横的义子,成为富贵坊的镇场高手。

  在玄武城内,田十九可谓在赌术上没有敌手。

  尤其在牌九这种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赌局上,他闭着眼睛都可以让沈浪赢得内裤都当掉。

  所以,必须可以啊。

  赌大小的话,完全凭运气。

  而推牌九,则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至少判断对方大小,是否跟注,还有心理战术等等。

  总之,田十九有绝对把握,闭着眼睛都能把沈浪赢光。

  田十九可以轻而易举从牌的背面认出点数的,因为每一个牌都有记号,只不过这种记号非常隐晦的。

  沈浪说要推牌九,则完全是找死了。

  一定要让他输光,然后再借钱,欠个一两万金币。

  这样一来,伯爵府为了不还钱,只能将沈浪逐出家门,断绝了关系。

  当然,那样也意味着沈浪必死无疑。

  ……

  在这个世界推牌九的规矩非常简单,远比地球简单得多。

  就是把三十二张牌九倒扣在桌面上。

  每个人各自抽取两只牌,根据牌面的含义定大小输赢!

  不需要摇骰子抽牌,自己随意抽取两张就可以了,然后再比大小。

  其中至尊宝最大,丁三配二四,相当于3加9,虽然各自点数都很小,但是组合起来却最大。

  其次是两张天牌组合最大,再其次是两张地牌。

  规矩就不细讲了,反正也不重要。

  就在要开始的时候,沈浪忽然道:“我不信任你们的牌,你派人去买一幅新牌过来,我检查通过后才能继续赌!”

  这话一出,田十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现在用的牌每一张都有隐晦的暗号,他都能从背面认出。

  “不行的话,那我就走了啊,麻烦把四千金币兑换掉吧。”沈浪起身就走。

  “别,别,别……”田十九道:“买,买,买新牌。”

  他哪里舍得沈浪现在就走了,若被沈浪走了,他就完了。

  然后,田十九指使一个伙计道:“你去买十副新牌九过来,记住不要在我们自家的店铺买。”

  那人二话不说,飞奔出去买了十副新的牌九。

  买回来之后,沈浪用双眼X光透视检查过,其中有六副新牌都是没有暗号。

  他挑选了一副最正常的牌九,没有任何暗号,内部纹理和密度都非常均匀,绝无可能作弊。

  “就这副牌吧。”沈浪随意一指。

  “好。”

  田十九无所谓的,他可是玄武城第一赌术高手,纵横无敌手,就算不作弊也必胜无疑!

  两个人的赌局,正式开始了!

  “要不,你先抽牌。”沈浪道。

  田十九点头,在三十二张牌中抽取了两张。

  沈浪通过X光透视眼,轻而易举看出了他的牌面。

  田十九运气不错,是两张梅花牌,算是所有组合中第六大的。

  “一百金币。”田十九推出筹码。

  既然田十九是第六大的组合,那沈浪就抽出了所有组合中第五大的牌,双和。

  而且,直接押在桌面上,连看都不看。

  “一千金币!”沈浪推出筹码。

  真是颇有赌神风采。

  所有人见到沈浪连牌面都不看,直接推出筹码,而且还是一千金币,不由得一阵惊呼。

  真是豪赌啊,他们从未见过的大场面啊。

  田十九稍稍犹豫一阵,他的牌面很大,能够一拼。

  “我跟一千金币!”

  “开牌!”

  两个人掀开牌面,沈浪赢了!

  田十九的冷汗流了下来!

  然而……

  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接下来才是他的噩梦!

  史无前例的噩梦。

  因为每一局沈浪都不看牌,都直接推出一千金币筹码。

  然后……

  他一直赢,一直赢,一直赢!

  赢到田十九浑身颤抖,遍体生寒,头昏眼花,怀疑人生。

  天哪?

  这绝对是见鬼了,见鬼了!

  ……

  注:新的一周来了,拜求推荐票,谢谢大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