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进城干田横,手段简单粗暴

  伯爵大人的目光变得温和起来,语重心长道:“浪儿,你做不到的。时代已经变了,在新政之下,我们这些老牌贵族风雨飘摇,唯恐犯了错被揪住了把柄。就这三年内,已经有三家贵族被夺了封地,罢了爵位,甚至还有一人丢了性命。”

  说到这里,伯爵大人神情悲痛。

  他仅仅只是想要守住祖宗的基业,又有什么错?

  他继续道:“如果放在之前,像田横这等人我轻而易举就料理了。但是现在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也很难一下子弄掉他。他毕竟挂着朝廷的官职,贵族不得干涉地方政务啊,一旦犯规,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沈浪深深感觉到伯爵大人心中的无奈。

  这个新政对越国是好是坏且不论,但至少现在违背沈浪的利益了,那就是坏的。

  伯爵大人认真道:“浪儿,为父答应你,最多半年时间就拿下田横,为你讨回公道!”

  以伯爵大人手中的力量,灭掉田横当然不难。

  难的是怎么合乎国法,怎么不被人抓到把柄,这就千难万难了。

  但伯爵大人还是答应了沈浪。

  沈浪表情严肃,目光真挚道:“岳父大人,田横,徐家,林家和我有仇,我一定要亲自报这个仇,否则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入赘伯爵府,让这三家根本不敢伤我一根汗毛,就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

  沈浪稍稍停顿一下,然后继续道:“我没有为伯爵府立下任何功劳,就没有资格浪费伯爵府的任何资源,尤其是政治资源。若是我的仇都要您来为我报,那我也不配成为木兰的夫婿,就乖乖回家吃父母的吧。”

  听到这话,伯爵大人很欣慰。

  他觉得沈浪终于第一次和他真正交心了。

  “你的心思我很欣赏。”伯爵大人道:“但是,你真的斗不过他们的。孩子,此时玄武城已经不是我们的地盘了,是属于朝廷的地盘了,属于柳无岩和张晋的地盘了,这二人都是田横的靠山,你斗不过他的。”

  沈浪道:“那他们敢杀我吗?敢打我吗?”

  “谁敢?”伯爵大人寒声道:“如今我们不能惹是生非,但我们家还有两三千兵马。若是敢伤了我伯爵府之人,那就等着被我们家的军队踏平杀绝。”

  沈浪躬身行礼道:“岳父大人,我在这里向您保证,我一定在合法的情形下让田横自断臂膀,威风扫地,而且不会留下任何把柄,请您相信我。”

  伯爵大人道:“那你有什么计划?”

  “不能说,不好说。”沈浪道:“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

  其实沈浪是不敢说,害怕岳父揍他。

  伯爵大人道:“你可知道,一旦你输了会有什么后果?”

  沈浪道:“我名声扫地,今后踏入玄武城一步都要遭人耻笑。”

  伯爵大人犹豫了良久良久,然后猛地咬牙道:“你是一个有心思的人,你硬是要去,为父也拦不住你。”

  沈浪道:“多谢岳父大人。”

  伯爵大人道:“你一定记住,绝对不要违反国法,不要留下把柄。输赢不要在意,你小小年纪输一次也不打紧,名声臭了臭了,丢人也无妨。”

  沈浪再一次拜下道:“我一定谨遵岳父大人教诲,另外……我一定会赢的。哪怕田横有城主府和太守府做靠山,这一次我也一定让他输得一败涂地,威风扫尽。”

  “小婿去了。”沈浪道。

  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乘坐马车离开了伯爵府,前往玄武城。

  ……

  对付田横这样的人,要用什么法子?什么计策?

  说实在话,很难!

  伯爵大人都说了,想要在合乎国法,而且不留下把柄的情况下击倒田横是很难的。

  没错,田横罪行累累,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这些罪行足够将他送上断头台了。

  但是,伯爵府不能干涉地方政务。

  抓捕田横,审判田横,这些都是玄武城主的权力。

  除非田横在玄武伯爵府的封地内犯罪,那轻而易举就可以拿下。

  但是,人家没有那么傻的。

  所以伯爵大人说沈浪赢不了的,斗不过田横,因为他的背后有玄武城主和张晋。

  沈浪想了很多法子和计谋,玄而又玄的,复杂之极的,甚至有些计策看上去华丽得如同《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一样,智近乎妖的感觉。

  然而……全部没用。

  计谋越复杂,失败的几率就越高。

  什么样的法子最好用?

  简单粗暴的最好用!

  而沈浪准备对付田横的法子,就足够简单粗暴,甚至是无耻!

  ……

  田横经营了很多产业,赌馆,妓馆,放贷等等。

  哪一种最赚钱?

  当然是赌馆,完全称得上是日进斗金,占他收入的六成以上。

  他的奢华生活,还有手下的几百名弟兄,某种程度上都靠赌馆的收益。

  在整个玄武城,田横开了五家赌馆,完全是属于垄断性的。

  其他人想要开赌馆?还没有等到田横的弟兄们上门,城主府的人就上门查封了。

  富贵坊,就是田横赌馆的名号。

  那装修得富丽堂皇,整整三层楼,里面吃的,喝得,玩的,啥都有。

  甚至连当铺和妓馆,都开在赌场里面。

  所以沈浪对付田横的法子很简单,就是去他的赌馆赢钱,一直赢,一直赢,一直赢!

  赢到远远超过田横的底线,超过他背后靠山的承受力。

  对于田横这样的人,什么最重要?

  义气?!

  别开玩笑了,当然是钱!

  只有钱才能让他买通城主府,买通守军。

  有钱就有靠山,没钱就没靠山。

  沈浪敢断定,玄武城主,乃至怒江太守,都在田横的赌馆里面拿钱。

  一旦沈浪赢的钱超过了这些大人物的心理防线,那一切都由不得田横自己了。

  放在之前,沈浪还没有赢一百个金币,就会被打断手脚扔到河里面淹死。

  而现在他有伯爵府姑爷的身份护身,在玄武城内赢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唯一担心的就是会不会被岳父大人揍。

  当然,沈浪要做的不仅仅是赢钱,赢钱之后的表演更重要,要把所有人装进去。

  ……

  伯爵大人足足派了四个武士保护沈浪。

  他穿着华丽的锦衣,头带玉冠,坐着华丽的马车,刚刚进城就成为众人之焦点。

  无数人都朝着他指指点点。

  沈浪在玄武城,已经是一个传奇性人物了,哪怕臭名昭著也是传奇性人物。

  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先是做了徐家大财主的赘婿,被人家赶出来之后,没过三天就成为伯爵府的上门女婿了?

  牛不牛?

  一步登天啊!

  所以见到一身富贵逼人的沈浪,无数人心中妒忌的吐血,转过身去就呸呸呸!

  “这废物真是嚣张啊,刚刚成为伯爵府的上门女婿,就这样招摇过市啊。”

  “是啊,是啊,看看他身上的衣服,够我家吃三年了。”

  “无耻之极,无耻至极啊。不好好读书,也不种田,就想着吃软饭抱大腿。伯爵大人真是眼睛瞎了,挑这种废物做了上门女婿。”

  “你们看吧,最多半个月,他就要被赶出伯爵府,太嚣张了!”

  听着这些言语,沈浪完全无动于衷,甚至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在马车里面。

  ……

  来到富贵坊大门前,沈浪下了马车,步入到赌馆之内。

  他身后的四名伯爵府武士脸色不由得一变。

  姑爷竟然要去赌钱?

  这,这怎么了得啊?

  伯爵府的家风很严的,哪怕世子这样的纨绔子弟,也根本不敢踏入赌场半步,否则会被伯爵大人打断双腿。

  谁才会进赌场啊?

  败家子!

  而沈浪你只是伯爵府的上门女婿而已,本应该谨小慎微,规规矩矩做人,结果你穿着锦衣招摇过市不说,而且还公然进入赌场。

  但是,四个伯爵府武士只有保护沈浪的权力,没有劝诫权力。

  关键,他们也不想劝诫。

  沈浪这样的废物怎么配得上木兰小姐?

  他既然要作死,就由得他去好了!

  最好让他输个一塌糊涂,然后被伯爵大人打断双腿,赶出门去。

  在这些武士心目中,只有金士英大人才是木兰小姐的最佳夫婿。

  因为金士英大人是他们的偶像,还是伯爵大人的义子。

  ……

  此时,在富贵坊赌馆看场子的是田十九,田横的义子之一。

  见到沈浪进来,田十九先是一愕,然后狂喜!

  赌馆是什么?

  魔窟啊!

  沈浪竟然主动踏入黑衣帮的魔窟里面,这不是找死吗?

  “哎哟,这不是伯爵府的沈姑爷吗?欢迎,欢迎!”田十九道:“来人,上茶,上好茶。”

  很快,小厮就上了一壶最好的茶叶。

  沈浪端坐下来,慢慢品茶。

  “沈姑爷,您这是来参观参观,还是想要玩几把呢?”田十九道。

  沈浪道:“既然来了,当然是要玩几把的。”

  “欢迎欢迎!”田十九无比兴奋。

  义父田横和沈浪已经结仇了,正愁没有法子弄死沈浪呢?对方是伯爵府的女婿啊,谁敢动?

  没有想到沈浪上门主动送死了!

  让他输个上万金币,然后把借据往伯爵府里面一递,沈浪就彻底完了,轻则被赶出伯爵府,重则被打断双腿再赶出伯爵府。

  至于沈浪可能会赢?!

  这个可能性田十九压根就没有想过。

  这是他的赌馆,他的地盘,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要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