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华丽表演,岳父母都震惊了

  进入房间后,伯爵大人掀开被窝迎接妻子进来,道:“沈浪还在读书?让他早点歇息,小心伤了眼睛。”

  夫人气鼓鼓道:“他不到亥时就睡了。”

  不到九点钟就睡觉,确实有点过分啊。

  伯爵大人大怒道:“不学无术,好吃懒做的浪荡儿,这样两个月都背不完,明日我就去教训他。”

  不过伯爵大人心中道:夫人你是要输了。

  这男女间的阴阳之道是颠倒不得的。

  ……

  天亮不久,沈浪睁开眼睛,便看到伯爵大人一脸寒霜站在他的面前。

  “沈浪,你这是对我不满吗?”伯爵大人道。

  沈浪起身,一丝不苟朝伯爵大人行礼道:“没有啊,小婿对岳父大人敬仰如同滔滔江水啊。”

  伯爵大人道:“我让你背《金氏家训》那是把你当成自己人,你非但不背,而且早早就躺下睡觉,这不是表示对我不满是什么?”

  沈浪道:“岳父大人误会了,那是小婿已经背完了啊。”

  顿时,伯爵大人气得浑身发抖道:“胡言乱语,你是昏了头了。我用了整整一个月才背完,木兰天资聪明绝顶也用了整整二十三天,你才背了多久,一夜时间而已。你竟然说背完了,你这是在说梦话,还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儿?”

  沈浪道:“岳父大人,小婿真的背完了啊,不信您考考。”

  伯爵大人接过这本五万字的家训,朝着腰间的鞭子看了一眼。

  沈浪是女婿,作为岳丈是不能打,不好打的,不像是亲生儿子,想打就打。

  但是若他真的那么不懂事,在他这个岳父面前信口开河满嘴胡话,那就不要怪他用鞭子管教了。

  背不完不要紧,甚至偷懒不看书,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毕竟赘婿并不用承担太大的责任。

  但是说谎,问题就大了。

  “沈浪,你入赘我家门,就是我半子。亲生儿子打得,你我也打得。”伯爵大人冷冷道:“我抽查几章,你若背不出来,就不要怪我动用家法了。”

  此时,伯爵夫人匆匆赶了进来,道:“夫君,背不出就背不出,不要动家法。沈浪细皮嫩肉,不像是聪儿从小被打惯了,皮糙肉厚的,你若真把他打疼了,如何向他父母交代。”

  “背不出来没有关系,但是在长辈面前满口胡话,就该打。”伯爵大人道:“两位亲家都是明理之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理解的。”

  伯爵大人将鞭子从腰间解了下来,只要沈浪背不出,立刻就动用家法。

  伯爵夫人道:“浪儿,你立刻向你岳父大人认错。”

  沈浪道:“岳母放心,小婿不会让您失望的。”

  “你看看,你看看,现在还满口胡言。”伯爵大人随便翻开一页,道:“我《金氏家训》第五章是什么内容,背出来。你若背不出,今日皮肉就要受苦了。”

  伯爵大人手中的鞭子蠢蠢欲动。

  此时,木兰冲了进来,道:“父亲,您不要生气,沈浪是女儿的丈夫,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女儿代他向您道歉了。”

  沈浪一字一句背诵道:“《金氏家训》第五章风操篇,《礼》曰:“见似目瞿,闻名心翟。”有所感触,侧怆心眼,若在从容平常之地,幸须申其情耳。必不可避,亦当忍之,犹如伯叔、兄弟,酷类先人,可得终身肠断与之绝耶?又“临文不讳,庙中不讳,君所无私讳”。盖知闻名……”

  (注:本文出自《颜氏家训》,挑选不违背历史的段落借用一下。)

  沈浪一字一句,将家训的第五篇整整两千多字,完全背诵下来,没有一个字差错。

  而且口齿清晰,抑扬顿挫。

  伯爵大人,伯爵夫人,还有木兰顿时都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如何可能啊?

  伯爵大人不信,觉得沈浪运气好,自己恰好就翻到了他背过的那一篇了。

  于是,他又随便翻开一页,道:“家训第十六章,给我完整背诵出来。”

  沈浪没有丝毫停顿,直接背诵道:“内外两教,本为一体,渐积为异,深浅不同。内典初门,设五种禁,外典仁、义、礼、智、信,皆与之符。仁者,不杀之禁也;义者,不盗之禁也;礼者,不邪之禁也;智者,不酒之禁也;信者,不妄之禁也……”

  仅仅三分钟后,沈浪又背完了。

  依旧是一字不差!

  接下来,伯爵大人不信邪,又接连抽出了好几章,沈浪的背诵完全行云流水。

  后来,伯爵大人索性不让他具体被某一章了,而是忽然念出一段,然后让沈浪接下去。

  这是一招杀手锏啊。

  之前伯爵的父亲和爷爷,就竟然用这招,也都屡次见效,伯爵年轻道时候不知道栽了多少次。

  然而,沈浪压根没有停顿,伯爵道声音刚落下,他几乎不用回忆思考,直接就接下来。

  那种感觉不像是在背诵,仿佛整本书都是他写出来的一般。

  诵读到最后,他还兴之所致地解读其中道含义,发表内心的读后感。

  没有背错一个字,甚至连节奏都没有错,甚至连迟缓和犹豫都没有。

  完美级表现!

  伯爵府的三个主人,完全震惊得眼睛都无法闭拢了。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啊!

  但是……这不符合常理啊。

  伯爵大人还是伯爵府世子的时候,虽然每日要习武读书,但至少用了两三个时辰来背诵这本家训,足足用了一个月多点才背完啊。

  木兰天资聪慧,也整整用了二十三天。

  整整五万字,沈浪竟然只用了一夜。

  这……这太让人震撼了啊。

  木兰瞪大美眸,仔仔细细看着沈浪的脸。

  这,这真是我丈夫吗?传说中的低智商低能儿呢?

  伯爵夫人是女人,所以很快就缓过来了。

  因为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浪儿真厉害,表现得太好了,没有给为娘丢脸。”伯爵夫人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柔爱。

  接着,她朝伯爵大人一本正经道:“夫君,我赢了,二十九次!”

  什么二十九次?

  沈浪和木兰都有些疑惑?

  难不成岳父岳母之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伯爵大人脸色有些红,挥挥手道:“好了,夫人你带着木兰出去吧,我有话要和沈浪说。”

  夫人神情又高兴,又有些嗔怒,直接朝外面走去。

  伯爵大人道:“夫人你干嘛去?”

  “揍儿子,蠢笨如猪。”夫人道。

  某个胖子感觉耳朵发热,不由缩了缩身体。

  我今天什么错也没犯,不会遭受无妄之灾吧。

  ……

  伯爵曾经有想过,沈浪是不是之前就背过金氏家训?

  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家训只是家族子弟才有权背诵,根本没有流传到外面去。

  再说这又不是什么武功秘籍,除了金氏家族自己,外人不会当宝的。

  “浪儿,你是怎么做到的?”伯爵大人问道。

  沈浪道:“今年夏末的某一天,暑气还没有完全褪去,槐米已经收获,第二季的秧苗也才刚刚插入田土……”

  伯爵大人道:“说人话。”

  沈浪道:“四天前,我在徐家病重,几乎垂死过去。或者说已经死了过去,再一次活转过来的时候,发现脑子变得很灵光,记忆力非常好,过目不忘。”

  “置于死地后生?”伯爵大人道。

  沈浪道:“可以这么说。”

  伯爵大人沉思了一会儿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开窍,虽然非常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一百八十年前我金氏的某位先人,就是垂死之际又活转过来开窍的,从一个废物变成了武道天才,为家族立下了巨大的功勋,国君想要给他加官进爵,但是他拒绝了,而是讨要了新封地。正是在他的手中,我金氏家族的封地达到了巅峰,足足有五千平方公里,而如今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剩下了。”

  接着,伯爵大人严肃道:“这是你的福气,但是要更加懂得敬畏,不要因此而得意忘形,明白吗?”

  “是。”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你之前十年读书,连镇上的学堂都没有毕业,可见极其稀烂。如今你脑子变灵光了,绝对不要荒废了学业,要把这些功课都捡起来。”

  “是。”沈浪道。

  读书?

  上辈子沈浪读了十几年,早就烦透了。

  只不过岳父大人不管说什么,他都乖乖答应便是。

  好不容易,伯爵大人教训完毕。

  沈浪道:“岳父大人,您之前答应过,只要我背完《金氏家训》就解除禁足令,就可以恢复自由,您看……”

  原来你在这等着呢?

  伯爵大人深深吸一口气。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婿不省心啊。

  表面答应得美美的,再听话没有了,转身立刻就抛之脑后。

  皮得很。

  他真是有心拒绝,但是他说出去的话,是一定要算数的。

  既然答应解除了沈浪的禁足令,绝不可以食言。

  “好,你的禁足令被解除了。”伯爵大人道,心中真是不甘心。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短暂的禁足令了,仅仅一夜时间而已,就让沈浪在书房睡了一觉。

  伯爵大人道:“你依旧要去和田横斗?”

  “对,小婿这就去。”沈浪点头道:“我昨日说过,一定要让田横当众亲手打断他义子田十三双腿,逼他自断臂膀威严扫地。做人说到一定要做到,否则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以后再也无法抬起头做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