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咦!又可以装逼了

  “啪……”

  鞭子抽在金呈的身上,竟然直接将他的皮甲撕开,在身体留下了一道血印子。

  金呈脸色顿时一颤,完全不敢相信。

  木兰小姐一直都是爱兵如子的,对他更是器重,没有想到为了区区一个沈浪,竟然鞭笞了他。

  沈浪只是临时找入赘的一个人形招牌而已,在金呈看来地位是远远比不上他这个从小在伯爵府长大的青年俊杰的。

  木兰冷道:“我打你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你见死不救,违背我玄武伯爵府道义。”

  “第二,沈浪是我的夫君,也就是你的主人,你态度不够恭敬!”

  “以后要端正自己的态度。”木兰问道。

  金呈面孔微微一颤,低头道:“卑职知道了。”

  然后,木兰继续和沈浪一起抬着担架上的大傻,进入到伯爵府专门治疗伤病的院子之内。

  此时,伯爵府的大夫安再世已经迎了出来。

  他迅速地检查了大傻的身体,道:“最重要的是肋骨断裂,五脏六腑内伤,肺部,胃部都有内出血,肝部或许也有少量渗血。”

  沈浪惊叹,这安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他可没有X光透视眼,完全凭借经验和外伤,都能判断出个七八成来。

  沈浪医术高明,想要和安大夫一起上去治疗大傻。

  他最担心的就是安大夫无法判断出大傻内脏的出血点和淤血处,这个时候他就可以上前帮忙,准确地指出。

  安大夫仔细地检查外伤,然后用毛笔在大傻的身体上做标志。

  “这是被老虎所伤,而不是被武道高手,所以表面和内伤呈现一致性,所以内出血点不难判断。”安再世道:“接下来第一步就是引流放血,然后在接碎断肋骨。”

  沈浪发现了,安在世标出来大傻体内的出血点和淤血处,也基本上正确。

  真是高人!

  当然,沈浪的医术还是比他更高明,尤其是其他的一些疑难杂症上,加上有X光透视,可以说在这个世界医术想要超过沈浪之人,几乎不大可能找到。

  但是在治疗大傻这件事上,安大夫是极其专业的。

  甚至在现有条件下,沈浪也很难做得比他更好。

  木兰道:“安大夫,能治好吗?”

  安大夫道:“没问题,能治。就是要花一些时间,用掉许多名贵的药材。这傻大个身体素质真强,换别人早就死了。”

  接下来,他开始一丝不苟地为大傻治疗。

  旁边他的助手,一点一点将上好的参汤喂进大傻的嘴里。

  大傻身体也真是强,一点参汤喂进去之后,脸色显出了些许红润,呼吸也渐渐有力了一些。

  安大夫惊讶“这傻小子的身体,真是千里挑一啊,难得见。”

  他精准专业地将大傻体内的积血引流出来,大傻的生命特征越来越稳定,呼吸也越来越平稳。

  “夫君,你大哥没有危险了。”木兰道。

  沈浪道:“他是大傻,不是我大哥,娘子你这样皮一下好开心是呀。”

  此时,伯爵大人走了进来道:“沈浪,你跟我来书房。”

  沈浪有些不舍地看着大傻。

  木兰道:“夫君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父亲找你有重要事情。”

  ……

  书房内,伯爵大人冷面如霜。

  “沈浪,你可知错?”

  沈浪摇头道:“岳父大人,小婿不知。”

  这话一出,伯爵大人脸色一愕,不由得有些呆了。

  因为平常他只要板起脸来,整个伯爵府的人都不敢大口喘气。

  一旦他问出你可知错这句话,对方保证立刻下跪。

  沈浪就这么理直气壮说不知道哪里错。

  伯爵大人严肃道:“那我倒是想要听听了。”

  沈浪道:“大傻是我唯一好友,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保护我,见到他受伤垂死,我不能够见死不救?将他带进府里不合规矩,但府内的大夫高明,而且药材齐全,带进伯爵府他被治好的可能性更高。当然坏了伯爵府规矩这点,我向您致歉。”

  “不,这件事你做得对。”伯爵大人道:“那你今日可还做过其他荒唐的事吗?”

  “田横黑衣帮的事情?”沈浪道。

  岳父大人你可以啊,这么快就听到风声了?

  “你还知道啊?”伯爵大人道:“你刚刚离开黑衣帮不久,人家就把状告上门来了。说你狐假虎威去讹诈田横一千金币,而且还要打断他义子的双腿,你好大的威风啊!你可知道田十三还是城主府的民军百户官啊!”

  田横上门告状?

  伯爵大人道:“是柳无岩城主亲自来的,请求我好好约束你这个无法无天的人。”

  沈浪一愕,竟然是城主亲自来,那双方矛盾已经激烈到何等程度了?

  沈浪道:“岳父大人,徐家将我赶出家门的时候,花一百金币让田横杀我。为救我自己性命,我向田横写下了一张字据,欠了他一千金币,三天之内若不交出这一千金币,他就杀我全家。”

  伯爵大人目光一缩,道:“你说下去。”

  沈浪道:“我发明了全新的金黄色染料配方,打算用两千金币卖给锦绣阁林默,就在要成交的时候,徐家说我这染料配方是从他家偷的……”

  沈浪将整个过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伯爵大人。

  “徐家,田横,林家三伙势力要致我于死地。”沈浪道:“尤其是田横,为了逼迫我交出紫色和彩虹色材料配方,派遣义子田十三去抓我全家,如此情形之下,我报复田横,难道有错吗?”

  伯爵大人沉默片刻,道:“没有错。”

  伯爵大人道:“田横派人去抓你父母,在程序上完全是合法的,你的父母确实私自开垦山地而且没有缴纳赋税,拘捕文书是城主府发出去的,没有丝毫破绽。”

  这点沈浪当然知道。

  伯爵大人道:“沈浪,一开始我对你其实不大喜欢的。但既然木兰选择了你,那你就是我伯爵府的女婿,也就是我半个儿子。你受的委屈,我会替你讨回公道,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女婿后仍旧逍遥无事。”

  这话一出,沈浪不由得一颤。

  他再一次被感动了。

  “但是我们伯爵府做事要讲规矩,如今新政如火如荼,田横是城主府的人,我作为老牌封地贵族,国君最忌讳的就是插手地方政务。”伯爵大人道:“现在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怒江郡太守张翀,甚至高高在上的总督大人祝戎,都在等着我们犯错。一旦有所破绽,他们会立刻撕咬上来。”

  这话半点没有夸张,甚至比这更加严重。只不过伯爵大人为人处世,确实很保守啊。

  “沈浪,为父说要为你讨回公道,就一定会做到。”伯爵大人道:“但是要等待时机,不能触犯任何国法,不能留给别人任何把柄,你知道吗?”

  “小婿清楚。”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你可知道今日还有谁上门告状的吗?”

  沈浪道:“不知。”

  伯爵大人道:“不但城主亲自来,还有玄武城守军将领张晋。为了这么区区一件小事,玄武城这两个大人物亲自来我府上告状,明着是告你的状,实际上是打我的脸。”

  玄武城的斗争形式比沈浪想象中更加复杂。

  伯爵大人道:“你在田横面前当着所有人说过,明日一定要让他亲手打断田十三的双腿对吗?”

  “对。”沈浪道。

  “你孩子气,我不怪你。”伯爵大人道:“但是忘记这件事情吧,最近这段日子就不要出门了。”

  沈浪道:“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我若明日做不到,而且还龟缩在伯爵府内,岂不是尊严丧尽?”

  伯爵大人道:“年轻人哪一个人没有口出狂言过?食言而肥不丢人!为父答应为你讨回公道,就一定会做到,你难道不信我吗?”

  “我信。”沈浪躬身道:“岳父大人,明日我还是要去。我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做到,说让田横亲自打断他义子的双腿,就一定要做到。而且这是我自己的仇,我只能自己报。”

  “胡闹……”伯爵大人真的生气了。

  沈浪声音真挚道:“岳父大人,请您相信我,一定会在合乎国法的情形下完成,不会有任何破绽,没有丝毫把柄。若我明日不去,丢人的不但是我,还是整个伯爵府。”

  接着沈浪的声音变得更加真挚,道:“岳父,他们欺负我可以,但是打伯爵府的脸,打您的脸,就是不行,明日我一定让田横当着我的面打断田十三的双腿!”

  伯爵大人听到这话,心窝也有些发热。

  他觉得沈浪这孩子虽然胡闹,但还是很贴心的。

  不过,他依旧严肃道:“不行就是不行,从现在开始你被禁足了,就呆在伯爵府内哪里都不要去。”

  年轻人不懂事,作为长辈他就要好好管教。沈浪父母把孩子交给自己,他就有责任管好。

  “金忠,你带着四个人在门外守着,姑爷就呆在书房里面,哪里都不许去。”伯爵下令道。

  这哪行啊?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沈浪说过要让田横亲自打断田十三的腿,若是做不到,甚至呆在伯爵府不出去,那岂不是被人笑话死,成为缩头乌龟一只?

  那田横岂不是要更加得意?

  但是岳父是为了自己好,这点沈浪是清楚的,绝对不能不识好歹。

  而且面对伯爵大人这种传统固执的长辈,一定要用软手段哄着来,绝对不能硬着干。

  顿时沈浪恭敬道:“是,岳父大人,您的话小婿一定听。”

  “孺子可教。”伯爵大人表示点头满意。

  沈浪道:“那请问岳父大人,我的禁足令要到什么时候才解?我何时才可以自由出入?”

  伯爵大人想了一会儿,总不能无缘无故一直把沈浪禁足在书房内吧?

  那样就显得他这个做长辈的蛮横无理了。

  很快,伯爵大人想到了一个方案,他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道:“这是《金氏家训》,是祖上一直流传下来的,是我们金氏家族的传家宝,我们金氏家族能够几百年而不倒,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本家训。”

  “你什么时候背完这厚厚一本《金氏家训》,什么时候就可以恢复自由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我花了整整一个月背完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