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怒发冲冠,最美的木兰

  大傻父亲家庭条件不错的,难道真的没有钱治好大傻吗?只是花钱比较多,他不舍得罢了。

  “你被扔在这里几天了?”沈浪问道。

  大傻努力想要掰手指头算,但是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之前的他何等强壮啊?

  “一只手不够用了。”大傻道。

  也就是说,他被扔在这山沟里面足足六天以上了,每天都没吃没喝,也就是接点雨水吃到嘴里。

  没吃没喝,就任由他流血,任由他骨头断着,任由他等死。

  沈浪已经查探过大傻的伤势了,肋骨断了五根,肝脏和胃部,肺部都受了内伤。

  这伤势很重,但是只要愿意花钱肯定是救得回来的,他的父亲就是不舍得钱才把他扔到山沟里面等死。

  但非常庆幸,断裂的肋骨没有刺入脏器。

  大傻之所以奄奄一息垂死,完全是因为被扔在山沟里面风吹雨淋,加上几天几夜没有进食,才会高烧不退,虚弱之极。

  “二傻,我要死了。”大傻朝着沈浪一笑:“本来我还担心你会被人欺负,现在好了,你变得厉害了。”

  然后,他微微闭上眼睛,呼吸渐渐虚弱下去。

  大傻对活着有眷恋,但是也并不是很怕死,只是心中有些难过。

  “不,你不会死的,你也不许死,我救你,我带你走。”沈浪道。

  然后,从怀中掏出人参切片,放进大傻的嘴里含着。他为何随身带人参切片,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体虚,没事就含一片。

  但大傻依旧目光呆滞,毫无求生意志。

  哀莫大于心死。

  被父亲抛弃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想活了。

  虽然从小到大他都被父母虐待,也吃不饱饭,父亲对他也很冷淡,但大傻一直坚定认为父亲是疼爱他的,只不过不擅长于表达。

  而且,他实在是吃得太多了。

  尽管他每天都在忍着饥饿,每顿都吃不超过两碗玉米饭,每天都在拼命干活。

  他就是想要让父亲知道,他是有用的。

  但是他为了救弟弟而受重伤,父亲不愿意花钱救治,将他抛弃在山沟中,他终于明白父亲并不爱他。

  所以,他就不畏惧死亡了。

  沈浪拍打大傻的脸,大声道:“大傻,我被人欺负了,你要帮我。”

  大傻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猛地睁开眼睛,还要张开双臂将沈浪护在怀里。

  沈浪道:“大傻,你不能就这么死了,你一定要让你父亲看到你有多厉害,让他后悔,对不对?”

  这话说到大傻的心里,他呆了一会儿,然后用力点头。

  “对,我要让爹爹知道我有用,他老了我可以养他。”大傻自语道:“我不能死,我还要养我爹爹,弟弟顽皮,长大后肯定不管爹的。”

  都这个时候,大傻还想着以后养他父亲,让沈浪无话可说。

  “把他抬上马车。”沈浪下令道。

  两个伯爵府武士一愕,然后点头道:“是!”

  二人将大傻抬到大马车上。

  ……

  沈浪直接返回到大傻的家里,面孔冰冷。

  大傻后母讪讪笑道:“家里实在没钱治大傻,才逼不得已这样做的,而且山里人都是这样的,又不止我们一家。”

  “哼!”大傻同父异母的弟弟冷笑道:“这样的傻子,死了就死了,又有什么可惜的?你也一样。”

  这傻/逼孩子没救了。

  沈浪二话不说,上前猛地朝他一脚踢去。

  断子绝孙腿!

  “啊……”大傻的弟弟惨嚎一声,在地上拼命地翻滚,痛得眼睛翻白,口吐白沫。

  大傻后母一声尖叫道:“沈浪你干嘛?别以为你成为了徐家的赘婿我就怕你了,我要去告你,我要去告你!”

  她倒是还不知道沈浪已经成为伯爵府的姑爷。

  “我不打女人。”沈浪道。

  他拿了一个木盆,优雅地倒满了水。

  ”你别怕啊,我说过不打女人。“沈浪微笑道。

  然后,沈浪将大傻后母的头按到水中,让她窒息。

  “呜,呜……”这个狠毒的女人拼命地挣扎,但始终无法挣脱。

  伯爵府的两名武士见到这一幕,面孔微微一颤,却没有说什么。

  足足两分钟。

  大傻的后母觉得自己一定要死了,完全无法呼吸了,直接吓得屎尿齐出。

  沈浪抓住他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提出了水面,她这才恢复了呼吸,拼命咳嗽,大声啼哭。

  “这几天,大傻就是这样绝望等待着死神的到来,我让你体会一下这其中的滋味。”沈浪淡淡道:“等你丈夫回来之后,告诉他我在玄武伯爵府,他随时可以去找我。”

  说罢,沈浪扬长而去。

  带着大傻,返回玄武伯爵府。

  ……

  太阳落山的时候,沈浪赶回了伯爵府。

  寻常人是不能进入伯爵府的山顶城堡的,但沈浪是姑爷,当然畅通无阻。

  但很快他被人拦住了。

  一名年轻的军官,率领几十名武士正在巡逻,见到沈浪进来后直接喝止。

  “站住!”

  沈浪并不认得此人。

  他叫金呈,是伯爵府的内卫首领,领副千户的职衔,实职百户官。

  当然他曾经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伯爵府赘婿的五个候选人之一,他从小在伯爵府长大,武功非常高,以他的水平完全可以考取武举了,但是他说过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伯爵府。

  金呈望向沈浪的目光非常复杂。

  作为在伯爵府成长起来的青年英才,他当然对金木兰敬爱如神,从灵魂和骨子里面迷恋她。

  所以,他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寒意。

  如果是输给王涟和莫野,他无话可说。

  若输给金士英的话,那他心中酸涩的同时也只有祝福,因为那是他的偶像,他的大哥,他的榜样。

  可偏偏输给了沈浪。

  木兰是女神,是主子,金呈心中不敢不满。

  但是对沈浪,他真是充满了绝对的鄙夷和不屑。

  你沈浪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不学无术,手无缚鸡之力,还是一个乡下破落户。

  这些都不说,关键你沈浪贪慕虚荣,刚刚在徐家偷窃钱财,调戏侍女被赶了出来,这才不到三天啊,你就来伯爵府入赘。

  天下还有比你更加无耻虚荣的男人吗?

  所以哪怕沈浪现在成为了伯爵府的姑爷,金呈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敌意和鄙视。

  此时见到沈浪若无旁人地进入伯爵府,便直接上前阻拦。

  沈浪道:“你是谁?为何阻拦我?”

  瞧着沈浪一幅主子的样子,金呈心中更加愤怒,寒声道:“你当然可以进入,但你马车上是什么东西?我要检查!”

  大傻太重了,金呈一眼就看出这马车里面运载着重物。

  金呈上前掀开马车帘子,见到了一个奄奄一息,浑身鲜血的人。

  “沈浪,你好大的胆子啊。”金呈寒声道:“你入赘伯爵府不假,但你有什么权力随随便便把人带进伯爵府,当这里是你家后院吗?”

  从某种程度上,金呈说得没有错,赘婿的身份也就是比奴仆高一些,顶多算是小半个主子。

  所以,沈浪是绝对没有权力把外人随便带进伯爵府的。

  “来人,把这个来历不明之人扔出去,不许进入。”金呈直接下令。

  顿时,他麾下的两名武士上前,便要将奄奄一息的大傻扔出去。

  大傻奄奄一息,气若游丝,需要立刻得到救治,耽误不得,而且也不能折腾,否则随时都可能性命不保。

  “谁敢?”沈浪猛地拔出刀,道:“谁敢动这伤者,我直接跺下去。”

  顿时没人敢动了。

  然后沈浪下令身后的两名武士道:“把这个伤者抬进去。”

  跟着沈浪回家的那两个伯爵府武士对视一眼,没有动弹,不知道该听谁的,金呈可是他们的长官。

  金呈冷道:“沈浪,你还不是伯爵府的主子,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伯爵府的巡防由我说了算。你们还等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外人扔出去?”

  沈浪望着金呈,足足好一会儿,他点头道:“行,我带着我兄弟去玄武城治伤。”

  然后,他直接坐在车夫的位置上,调转车头就要出门前往玄武城。

  此时,伯爵大人和金木兰飞快走来。

  金呈上前道:“主人,小姐,姑爷要带陌生人进入伯爵府内,被小人拦住了,这不符合规矩。”

  玄武伯爵眉头一皱,道:“沈浪,怎么回事?”

  沈浪没有告状,那样显得格调太低了,直接道:“车上躺着的是我唯一好友,已经生命垂危,如果他不能进入伯爵府治伤,那我就带着他去城内疗伤。”

  想要治好大傻需要大量的药材,只有伯爵府内最齐全。

  听到沈浪的话后,伯爵大人直接下令道:“快去请安大夫,救人要紧。”

  “我来……”木兰上前,和沈浪一起抬起大傻的临时担架,朝着府内城堡走去。

  这时候,沈浪真的感动了,这个时候的木兰最美。

  木兰这是在用行动向沈浪道歉,他甚至可以读出木兰的眼神。

  “对不起夫君,让你受委屈了。”

  此时,金呈在边上道:“小姐,他这样做确实坏了规矩,随便带外人进伯爵府怎么可以,会对伯爵府安全带来隐患,而且拿出刀子威胁我们,这种行为很恶劣了。”

  木兰听了他的话后,便将大傻放了下来。

  她也没有说话,走到金呈的面前,直接拿出鞭子,猛地抽过去。

  好吧,这个时候的木兰亲亲媳妇儿,更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