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痛悔莫及啊,天杀的

  田横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甚至指甲盖都戳进了掌心。

  他的内心甚至是悲愤的。

  凭什么啊?

  我田横拼命练武几十年,厮杀几十年,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而眼前这个小白脸前两天还如同一只蝼蚁,他随意就可以碾死。

  现在,这个小白脸竟然可以直接冲上门来打脸。

  就凭他长得帅吗?

  所以,田横内心每分钟都有一百次冲动要将沈浪的脸活活砸烂。

  但是,他不能啊!

  于是,田横佯怒道:“十三竟然得罪过沈公子?真是大逆不道,等到他回来了,我一定打断他的双腿!”

  沈浪皱眉道:“他不在?”

  “对,正好不在。”田横笑道:“昨天晚上临时派他去了白凌城,大概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呵呵!”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沈浪真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只不过既然田横说不在,沈浪总不能去搜啊。

  “既然不在那就算了,但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通知我。”沈浪道:“我一定要打断他的双腿,这口恶气不出,我决不罢休!”

  “一定,一定。”田横赔笑道。

  “走了。”沈浪直接离去。

  他身后的伯爵府武士看着桌子上的那箱金币,不知道该不该拿走。

  沈浪道:“把金币拿走啊,这是田横欠我的债,和伯爵府无关的。”

  伯爵武武士上前,将那箱子金币抱起,跟着沈浪走了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两个伯爵府武士互相对视一眼,他们隐隐觉得,小姐是不是找错姑爷了?

  这么无耻神韵,完全破坏了伯爵府家风啊。

  ……

  见到沈浪走了之后,黑衣帮主田横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将桌子上的茶杯全部砸碎,将沈浪用过的茶杯踩成了瓷粉末。

  “来人,将他坐过的椅子劈了烧掉。”

  顿时,两个黑衣帮武士进来,拿出刀将沈浪做过的椅子劈成了干柴,然后送到后厨去烧掉。

  “义父不必生气,沈浪这废物如此横行跋扈,玄武伯爵爱民如子,珍视名声,定会狠狠惩罚这个垃圾的,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听到沈浪在伯爵府暴毙的消息了。”

  田十三走了出来。

  他当然没有去什么白凌城。

  田横道:“我就无法置信了,一个窝囊废物转变成纨绔这么怎么快,那么自然,无师自通啊。”

  他当然知道沈浪不是废物,但这么说解恨啊。

  “只不过是一个愚蠢之辈,久贫乍富而已,成不了大器。”田十三讥讽道:“您看看他无耻的嘴脸,没什么大出息的。”

  田横道:“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出去了,就呆在帮里面做事吧,不要抛头露面。”

  田十三内心痛恨无比,却只能点头道:“是。”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离开的沈浪忽然快速地冲了回来,去而复返。

  田十三一惊,飞快就要躲起来。

  “你别躲,我看到你了。”沈浪冷笑道:“田十三你速度好快啊,瞬间就从白凌城回来了,一秒千里啊。”

  此时田横真的要气炸了,你这个混蛋沈浪,不仅无耻,还奸诈啊。

  明明已经走了,竟然还杀一个回马枪?

  沈浪望着田十三道:“你带着十几个人去我家,破门而入,要抓走我的父母和弟弟,若不是金忠赶到,只怕他们不知道何等悲惨。我仅仅只是打断你的双腿,不过分吧!”

  田十三面孔猛地一阵抽搐,冷冷地盯着沈浪。

  面对沈浪这样睚眦必报之人,求饶已经完全没用了,所以他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怨毒。

  沈浪淡淡道:“田帮主你说过的,只要田十三一回来,就一定打断他的双腿给我出气,现在你动手吧!”

  田横闭上了眼睛。

  他不愿意这样的。

  而且,昨天晚上见到沈浪真的入赘伯爵府之后,危机感十足的田横第一时间可以自己找了一个大靠山。

  太守大人张翀。

  当然,他是找张晋谈的。

  他足足用了五家赌场百分之三十五的收益,换取了张家对他的庇护。

  答应这个条件的时候,他的内心在滴血。

  因为每年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收益,全部来自赌馆。

  但是,这让他在面对伯爵府的时候,也有了自保之力和翻脸的勇气。

  他不愿意和沈浪彻底撕破脸皮。

  但是,这个孽畜不知道进退啊。

  ……

  顿时,田横猛地变脸,目光一寒,然后猛地一拳头砸向桌子。

  “砰!”

  瞬间,这坚固无比的红木桌子直接被砸得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伯爵府的两名武士猛地抽出大剑,站在沈浪的面前。

  别管他们内心怎么看这位姑爷,但只要沈浪有危险,他们还是会以死相拼的。

  “沈浪,你不要欺人太甚!”田横怒吼道。

  他当然不可能动手打断田十三的双腿,不是因为他对这个义子有多么深的感觉,而是关乎到自己的脸面。

  田十三是奉他的命令去办事,去抓沈浪一家的。

  如果他因为沈浪的压力而打断田十三的双腿,那他威严扫地,以后谁还敢为他卖命?

  他在整个玄武城都会威风扫地。

  “田横帮主,明明是你亲口答应的,怎又成了我欺人太甚了?”沈浪冷笑道。

  田横道:“沈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

  沈浪寒声道:“那当时我弱小不堪的时候,你要杀我,要杀我全家的时候,可有想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田横盯着沈浪,一字一句道:“但你不是真的强大,只是在狐假虎威而已!”

  已经已经撕破了脸皮,田横再也不遮遮掩掩了,道:“没错,你是成为了伯爵府的姑爷,我是不敢动你一根汗毛。但你只是伯爵府的一个赘婿而已,地位也仅仅只是比奴仆高一点,你奈何不了我的。”

  田十三在边上道:“而且伯爵大人爱民如子,你刚刚成为伯府赘婿就如此横行跋扈,伯爵大人饶不了你,为了整顿家风,说不定会大义灭亲,你也得意不了多久的。”

  田横道:“伯爵大人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我的势力不在伯爵府领地范围内,我是玄武城民军千户,隶属于城主府,只要我不冒犯伯爵大人,他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沈浪我不愿意招惹你,并不代表我怕你!”

  从某种程度上,田横的话说得再对没有了。

  如今越国正在施行新政,玄武伯爵行事就越发低调规矩了,不是自己权限范围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插手,更不会去干涉地方军务和政务了,否则只会招祸。

  太守府甚至总督府,都有无数眼睛盯着,等着玄武伯爵府犯错。

  田横道:“沈浪,我原本还想要给你一个面子,甚至大家还可以交个朋友。但是你得寸进尺,给脸不要,那也就不要怪我撕破脸皮了。”

  沈浪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淡淡道:“田横帮主,我最后在问你一句,愿不愿意打断田十三的双腿?”

  田横冷笑道:“要动手,你自己动手,或者让你身后的伯府武士动手吧。”

  沈浪动手?

  怎么可能?他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打得过田十三。

  让伯爵府武士动手?

  更加不可能了!

  这两个武士会用生命保护沈浪的安全,但绝对不会听他的命令动手打人。

  沈浪目光朝两人望去,仅仅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这两名伯爵府武士直接移开目光,那意思非常明白,沈浪根本就指挥不动他们。

  “沈浪,本来和和气气的,又何必闹成这样呢?”田横冷笑道:“人的脸面,都是自己丢的。”

  木兰说过,沈浪可以去打脸田横,对方不会反抗,甚至会无奈地把脸凑上去。

  但是,打断田十三的双腿就等于是断田横的臂膀,超过了他忍受的极限。

  所以,田横翻脸了!

  沈浪的面孔紧绷,然后忽然露出了大笑脸。

  “田横帮主!”

  “沈公子!”

  沈浪看了一下外面天空道:“今日时间有点晚了,还要去探望父母,明天吧。”

  “明日又如何?”田横笑道。

  沈浪道:“明日我会让你当着我的面,将田十三的双腿打断的,并把你今天说的话乖乖吞回去。”

  “哈哈哈哈……”田横大笑道:“真是大言不谗,你只是伯爵府的一个赘婿而已,就不要胡吹大气了,狐假虎威真将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想要压倒我?白日做梦!”

  沈浪道:“反正明天很快到来,到时候就见分晓,田帮主莫急嘛。”

  田横道:“那我拭目以待!”

  沈浪一脸笑意,亲切道:“田帮主,明日见。”

  今天才哪到哪啊?

  明天田横会知道什么是入骨之痛,痛悔到吐血!

  ……

  注:谢谢百味随心的再一次万币打赏,谢谢书城书友1553288853万币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