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报复田横,无耻小白脸

  沈浪跑出去后,木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了两秒钟,然后继续吃早饭。

  旁边一个侍女小婷道:“小姐,姑爷太睚眦必报了,只怕会损了我们伯爵府的名声。”

  她长得挺高,有些瘦削。

  这话一出,木兰停下了筷子,目光望向侍女小婷。

  她平常对下人们极好,所以这些侍女们也不是非常畏惧。

  而且这个小婷做事泼辣厉害,把木兰的生活照顾得妥妥帖帖的,算是众多侍女中的头目。

  一直以来,伯爵府的人见到他都讨好地喊一句小婷姐姐。

  见到木兰目光望来,侍女小婷道:“我说得没有错啊,我们伯爵府爱民如子,名声极好,姑爷如此孟浪只怕不是好事,别给我们伯爵府惹来麻烦。”

  木兰目光一寒,冷喝道:“来人,将她掌嘴十下。”

  顿时,一个嬷嬷走了进来,朝着那个瘦削高个的侍女小婷的脸上狠狠扇去。

  “啪啪啪啪……”

  小婷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姐竟然会打自己?

  紧接着脸蛋受痛,不由得叫出声来。

  整整扇了十个耳光,直接将她俊俏的面孔打得红肿不堪,鼻血都流了出来。

  旁边的人看得噤若寒蝉。

  小姐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有些时候侍女们就算拿他开几句玩笑她也不是很在意的。

  木兰道:“你们给我记住了,姑爷就算是入赘也是你们的主人,以后再敢背后编排主人,就不是掌嘴十下那么简单了。”

  而那个侍女小婷完全呆了,平时小姐是何等宠爱她啊。

  木兰道:“将她赶出我的院子,送去绣房。”

  这个瘦削高个的侍女这才完全慌了,下跪叩首道:“小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编排姑爷了,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被打十巴掌,只要没有破相就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被赶去绣房就惨了。

  在伯爵府的奴仆也是有上下之分的,在小姐身边就是人上人,去了绣房那边就是人下人,有着干不完的活。

  但不管她再求饶也是没有用的,几个嬷嬷直接将他拽了出去。

  ……

  “主人,姑爷沈浪前来敬茶。”金忠道。

  伯爵大人心情不错,昨夜沈浪表现出色,让他脸上有光。

  当然,王涟和莫野这两人比他依旧要出色很多很多。只不过沈浪之前传说是一个彻底的废物,但昨天那么一表现,感觉也没那么糟糕。

  这就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沈浪进来之后,恭恭敬敬给岳父岳母大人敬茶。

  伯爵大人道:“沈浪,你今日可有什么打算啊?”

  沈浪道:“父母含辛茹苦将我养大,今日我入赘伯爵府算是不孝。今日我想要回家好好陪陪二老,在他们膝前尽孝。”

  伯爵大人道:“百善孝为先,这是应该的,你去吧,也替我带两份礼物给你的父母。”

  “是。”沈浪道:“多谢岳父大人。”

  岳母大人雍容华贵,柔和大方道:“木兰作为儿媳本应该随着你一同去拜见父母的,但她每日都有军务在身,在这里我就替她向你道歉了。”

  沈浪道:“岳母大人言重了,小婿惶恐。”

  两个人都对昨夜的洞房花烛避而不谈,显然已经有所预料。

  沈浪告别后,伯爵夫人道:“我瞧这沈浪挺不错的,蛮稳重的。”

  半个时辰后,沈浪离开伯爵府。

  他本来想骑马的,但是太辛苦了,所以坐着马车,身后还有两个伯爵府的骑士护送。

  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

  这豪华马车不亚于现代地球的奔驰,还有两个武装骑兵护送。

  这架势在玄武城,很拉风了。

  ……

  不过,沈浪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闯入了田横的黑衣帮内。

  “站住,这是民军千户所,谁敢擅闯?”

  黑衣帮总部是一个小城堡,挂着民军千户所的旗帜,见到沈浪的马车后,立刻弓弩相对。

  “冲进去。”沈浪道。

  伯爵府的那两个武装骑兵二话不说,直接纵马加速,猛地冲了过去。

  黑衣帮寨墙上的士兵就要引弓发射,旁边的人立刻阻止了他。

  “你疯了?你不想活,我还想要活呢,这可是伯爵府的骑兵。”

  那个弓手仔细一看,可不就是玄武伯爵府的旗帜吗?顿时魂都要吓飞了。

  他们名为民军,实则黑帮,要是敢对伯爵府的骑兵射箭,那就是自寻死路。

  “还不快去禀报帮主?”寨墙上的那个小头目下令道。

  顿时,一个帮众飞快朝里面奔跑而去,禀报田横。

  ……

  “哈哈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田横隔着老远就张开双臂,爽朗亲切道:“敢问伯爵府哪一位大驾光临,田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停!”

  沈浪叫停了车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慵懒道:“田帮主,别来无恙啊!”

  田横心中无奈,还真是你沈浪啊。

  真没想到啊,你昨夜刚刚入赘伯爵府,今日就迫不及待地来打脸。

  你沈浪这小人嘴脸也变得太快了啊,前两日何等恭敬啊,见到我田横如同老鼠见猫,今日却如此大刺刺。

  这等暴发户的本性,真是毫不掩饰啊。

  但是猛地压制心中的怒气,上前拱手,热情道:“沈公子别来无恙,有什么事情派一个下人来不就得了,还劳驾你亲自跑来一趟?”

  瞧田横这样子,两人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节,是好友一般。

  不过,这话沈浪听得就不高兴了。

  田横竟然还是称呼你,而不是您?

  这啥意思?不把我沈浪放在眼里?

  田横道:“请,请沈公子进入用茶!”

  ……

  在田横装潢华丽的客厅内,沈浪慢悠悠地品茶。

  田横不屑,你沈浪一个破落户,久贫乍富,懂得品茶吗?

  当然,他脸上是丝毫不会表现出来的。

  田横道:“沈公子这次来,有何见教啊?”

  沈浪道:“我就是为了那一千金币的债务而来,我们做人就是要有债必偿,欠钱不还那是孙子。”

  田横哈哈大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借据。

  这就是当时沈浪咬破手指写的一千金币借据。

  田横轻轻一扯,就将这借据撕得粉碎,然后在烛火彻底烧毁。

  “什么一千金币的债务,我压根不知道啊,早就忘了。”田横摆了摆手道:“没有这回事啊!”

  这田横还够懂事的。

  一千金币的债务,就这么抹掉了。

  沈浪轻轻抿了一口茶,皱眉道:“田帮主,是你欠我一千金币啊,你怎么给忘了,还把借据毁了?这可怎么好,证据也没了,人家还以为我来你这里讹钱呢?”

  这话一出,田横呆了,口中的茶水几乎喷了出来。

  我日,我田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无耻之人啊。

  你沈浪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可比我强多了啊!

  “怎么?田帮主这是不打算还了吗?”沈浪淡淡问道。

  “我还你大爷。”田横心中怒骂,恨不得抄起一把刀子将沈浪剁成肉泥。

  但是……他不能啊。

  深深吸一口气,田横换上笑脸道:“怎么会呢?别人欠我的钱可以不还,但是我欠别人的钱,一定要还!”

  “来人,去拿一千金币来。”

  片刻后,有人抱着一个小箱子过来,足足一千金币,五十几斤重。

  “沈公子,你点点。”田横道。

  还说你?连个您字都不说?

  沈浪道:“唉,大家都是熟人,利息就算了啊。”

  田横心中要气炸了,你这个混蛋,讹诈我一千金币不说,竟然还要利息?

  但很快田横又换上笑脸,道:“亲兄弟明算账,利息要给的,要给的。”

  然后,又拿出了一百金币当作利息。

  “沈公子还有什么其他吩咐吗?”田横问道。

  沈浪道:“田十三呢?”

  田横道:“沈公子你找他干嘛呢?”

  沈浪道:“他昨日去抓我父母,又口口声声要杀我全家,我要将他双腿打折!”

  田横真的眼珠子都要气炸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

  注:谢谢百味随心的万币打赏,谢谢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