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洞房,沈浪渣出新境界

  洞房花烛夜,沈浪独守空房!

  差不多等到了后半夜,金木兰都没有进入洞房内。

  春宵一刻值千金,就这么躺在床上睡觉荒废了太可惜了,要不然做些什么?

  成婚了一趟,心中还真是有些燥热,睡不着啊!

  就在这个时候,金木兰走了进来。

  沈浪不由得无比庆幸,幸亏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做,否则被她看到了多尴尬?

  见到沈浪站起来,金木兰道:“你坐下。”

  沈浪坐下。

  金木兰在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那腰间弯折的曲线让沈浪更加燥热了,真的要睡不着啊。

  “今天我听过你的很多传闻,有人说你贪慕虚荣,有人说你不学无术,还有人说你智力低下。”金木兰道:“但是你今晚的表现让我非常意外,也让父亲很惊喜。”

  “过奖了。”沈浪道。

  金木兰道:“那能不能告诉我,之前你在徐家入赘的时候浑浑噩噩,为何今晚变化如此之大呢?”

  沈浪道:“在徐家大病一场,几乎算死过一会,然后脑子总算开窍了一点,没有像之前那么蠢笨如猪。”

  金木兰道:“沈浪,有些话我想要和你说清楚。”

  沈浪道:“你说。”

  金木兰道:“我这辈子是不打算嫁人的,要把所有一切都献给家族。但因为祝氏逼婚,所以才不得不招人入赘。”

  沈浪已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但他没有打断。

  木兰继续道:“我们名义上是夫妻,这一辈子都不会变,我也绝对不会另嫁他人。但是夫妻的义务,请恕我不能暂时履行了,非常抱歉。”

  就是说,不能和沈浪圆房了。

  沈浪想要露出一个笑容,道:“我能够理解。”

  木兰道:“这个暂时,可能是一辈子。”

  沈浪道:“我还是理解。”

  像金木兰这样骄傲的女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和男人同房,哪怕这个男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这种级别的女人,想要得到她的身体,必须先要征服她的心。

  从某种程度上,沈浪入赘伯爵府也不是为了感情,完全是为了保护家人和自己的安宁。

  所以,大家互不相欠。

  当然,终究来说他还是欠金木兰的,毕竟她招沈浪入赘直接解决了沈家的致命危机。

  “从今以后,你可以在伯爵府来去自由,每个月都有供奉,而且我会奉养孝顺你的父母,不管在任何场合你都可以宣称是我的丈夫。”金木兰道:“但是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同房,我会孤独终老,你同意吗?”

  沈浪点头道:“我同意。”

  金木兰道:“那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你受委屈了,夫君!”

  沈浪摇头道:“还好。”

  他始终很冷静,没有表现出任何义愤填膺的样子。

  金木兰道:“当然,我也不能太自私,我自己可以孤身终老,但是你却要传宗接代。今天晚上是你的洞房,我不能让你孤零零独守空房,小冰进来!”

  金木兰一声召唤。

  顿时,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只有十八九岁,长得十分秀美,关键身材发育得非常成熟,全身上下玲珑有致,丰腴动人,一看就知道会生养。

  关键她的脸蛋却很纯洁,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真是一个绝妙的娇娃。

  “小冰从小跟着我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我就把她许给你了。”金木兰道:“从今天晚上起,她就陪你同房,为你生儿育女。”

  沈浪一愕,金木兰女神这么宽宏大量,想得这么周到。

  这一出,他真是没有想到啊。

  “小冰,今夜是姑爷的洞房花烛夜,你要好好侍奉。”金木兰道。

  “是。”小冰脸蛋通红答应道。

  沈浪道:“这,这不好吧!”

  金木兰正色道:“我不能太自私,不能耽误了你的终身。”

  沈浪道:“不,我没有任何委屈,我是心甘情愿的。”

  金木兰眉头微微颦起,难道这沈浪对自己已经痴心不改,所以不愿意再碰别的女人?不要这样啊,金木兰不想和沈浪同房,但是也不想耽误了他。

  如果沈浪专注痴情于她,只会让她心中更加愧疚不安。

  “沈浪,你听我说。”金木兰认真道:“你真的不要对我抱有幻想,我这一生的梦想就是率兵作战,为家族,为国君开疆拓土,你喜欢我,我非常感激。但是千万不要耽误了你的幸福。今天晚上你就和小冰圆房,最快生出孩子,对你父母也有一个交代。”

  沈浪望着木兰一分钟,然后道:“既然娘子如此厚爱,那为夫就却之不恭了。”

  然后他望向那个娇俏的侍女道:“小冰,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耽误了,帮我把衣衫脱下来吧。”

  啊?!

  金木兰顿时呆了。

  我是非常大方不假,但是……沈浪你未免也太直接了吧,就这么接受了,也不推辞掩饰一下?

  然后,木兰直接就离去了。

  因为她再不走,沈浪都要脱/裤子了。

  ……

  木兰走了之后,沈浪目光落在小冰身上。

  不得了啊,看着这么娇小,起码36D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脸蛋这么可爱,却如此胸狠。

  “姑……姑爷,你真的要我侍寝吗?”小冰颤抖道。

  沈浪道:“当然!”

  他真没有作伪,成功入赘伯爵府之后,他的心愿就已经达成了。

  至于金木兰是不是要陪他睡觉?这件事情不重要。

  当然他是很喜爱金木兰的,尤其是她的脸蛋和身材,还有性格。

  但是人家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大家做假夫妻,相敬如宾,难道沈浪还眼巴巴地去追求她,去为她守身如玉吗?

  不可能的!

  他都单身四十几年了,哪有功夫瞎耽误啊。

  当然金木兰身材又好,脸蛋超美,关键两条腿超级长超级有力,滋味肯定是绝妙的。

  但是小冰也不差啊。

  女人上床之后,灯一关差别不是很大的,尤其是小冰这种小美人,怎么可以暴殄天物。

  “冰儿,天色不早了,我们歇息吧!”沈浪道,他已经是怒剑而起。

  冰儿望着沈浪一眼,猛地一咬牙,然后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衫。

  沈浪此时是旌旗招展。

  侍女小冰一件一件解下自己的衣衫。

  沈浪眯起眼睛。

  守护了四十几年的童贞啊,终于要解放了啊!

  但是,小冰一边脱衣衫,眼珠子一颗一颗掉下来,最后是泪水如注。

  这,这是啥意思?

  你怎么一幅以身噬虎的架势啊?仿佛一个要走进火坑的良家妇女模样?

  我沈浪长得那么帅?哪里配不上你了?

  “冰冰,你不愿意?”沈浪问道。

  小冰眼睛通红,不说话,泪水流得更凶。

  沈浪无语,这小娘皮难道看不上自己?

  那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沈浪宁愿再撸十年,也不愿意强迫别人。

  “行了,那你去隔壁房间睡吧。”沈浪道。

  顿时,小冰娇俏的身体飞快逃了出去。

  “等等……”沈浪道。

  小冰站在原处,有些惶恐望着沈浪。

  沈浪道:“小冰啊,我这个人非常和蔼可亲的,从来不逼迫女人,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

  “嗯。”小冰低头应道。

  “但是呢……”沈浪道:“这种事情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给你一些时间缓冲,你好好做心理准备啊,姑爷的床你终究还是要上的,去吧!”

  小冰更加飞一般地跑了。

  沈浪低头看了自己帐篷一眼,拔剑四顾心茫然,问道:“三弟,木兰的房间也在这院子里面,就在不远处,你说我冲过去钻入她的被窝,结果会怎么样?”

  “我会死,鸡断蛋飞!”

  沈浪幻想出那幅画面,顿时萎靡了。

  他直接钻进被窝,十分钟后,呼呼大睡。

  ……

  次日,沈浪和金木兰一起吃早饭,小冰在边上侍奉。

  木兰道。“夫君,今日妾身本应该和你一起回家拜见公婆,但是我军务在身没法去,一会儿你帮我带几件礼物回家。”

  “好。”沈浪道。

  过了一会儿,木兰又道:“夫君,你今后有什么想法和目标,可以和妾身说说。”

  “没啥目标。”沈浪道。

  木兰又道:“怎么能够没有目标呢?”

  沈浪道:“那我倒是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目标。”

  “什么?”木兰道。

  沈浪道:“弄死徐家,让徐芊芊跪在我的面前哀嚎乞怜。”

  “啊……”木兰惊愕。

  男人不都是有远大理想的吗,不管真假都表现得宽宏大量的啊,夫君你这么直接的睚眦必报,真的好吗?

  木兰道:“夫君的心思我能够理解,但是这一点只怕不容易做到。”

  沈浪道:“哪怕以伯爵府的权力,也没法弄死徐家吗?”

  木兰道:“徐家和张家联姻,张晋的父亲张翀是怒江太守,他们背后的靠山是祝氏家族,以伯爵府的力量还动不了。”

  沈浪道:“那我先去弄死田横可以吗?”

  木兰道:“只怕也不行,田横是玄武城民军千户,是归玄武城主管,而且刚刚投靠了张家,我们伯爵府若是动了他,就是和城主府翻脸,触犯了新政,因为贵族不得干涉地方政务。”

  沈浪道:“伯爵府不是很牛逼吗?怎么这也做不到,那也做不到啊?”

  木兰道:“那……还真是对不住您了。”

  沈浪道:“娘子,那我以伯爵府姑爷的身份去黑衣帮打田横的脸可以吗?不要告诉我连这点都不可以哦?连一个黑帮头子都欺负不了,那我们伯爵府也未免太窝囊了吧。”

  木兰为难地望着丈夫,她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夫君?

  看着沈浪充满期待的目光,木兰鬼使神差点点头道:“那,那倒是可以的。”

  沈浪把碗一推道:“我吃饱了,娘子慢吃,为夫先告辞了。”

  木兰看着沈浪飞快离去的背影,惊讶无言。

  夫君你报复心真是太强了啊,连一刻钟都等不急吗?

  ……

  注:上架前每天两更五六千字,中午一更,晚上一更,上架后多更,谢谢大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