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震惊四座!好媳妇木兰

  此时用言语真是无法形容张伯言内心的震惊啊。

  这沈浪虽然他之前没有见过,但确实听说过许多次,完全是一个智力低下的低能儿啊。

  他写的这个小篆,在场中人没有一个认识,沈浪却偏偏认得。不但知道是什么意思,而且竟然知道读音。

  这,这太邪门了啊。

  秀才颜雄在边上笑道:“师傅,他这是瞎编的对不对?”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伯言。

  他真是有心直接否定沈浪的答案,明明对的都说成是错的。

  那样谁也无法奈何他,也根本没有人可以为沈浪讨回这个公道。

  但是,当时一起挖掘出来这个碑文的不仅仅只有他张伯言,还有另外两人,都是德高望重之人,而且这个¥的意思,也是几个人通过研究这篇碑文的内容,共同确认了此字的含义。

  所以,如果今天众目睽睽之下他否认了沈浪的答案,他日很可能会被打脸啊,到那个时候名声就彻底坏了。

  关键是为了区区一个沈浪,完全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啊。

  见到老师的表情后,秀才颜雄心中觉得不妙,加重口气道:“老师,沈浪是瞎编的对不对?他根本就不懂得这个字的含义?”

  这位弟子口气中,已经有强烈的引导之意了,想要让老师颠倒黑白。

  张伯言冷冷瞪了颜雄一眼,然后笑道:“沈公子果真精通文字啊,连这么生僻的篆体字都能识别,而且还知道如何读音,真是后生可畏啊!”

  这话一出,全场人都惊呆了!

  这沈浪这么牛逼?

  张伯言的这个字全场无人能识啊,沈浪这个传说中的废物竟然知道,而且还能读出来?

  他不是不学无术的废物吗?

  为何会这么厉害?

  沈浪望向颜雄道:“颜兄,刚才你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如果我赢了便自抽耳光的,你可是堂堂秀才,当时我们寒水镇学堂最拔尖的人物,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望向了颜雄,虽然大家很想见到沈浪被辱,但如法如愿之下,看着秀才颜雄自抽耳光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谁说人性本善来着。

  如果是私下,颜雄还可以反悔,但此时所有人目光都在他的脸上,尤其是玄武伯爵,脸上充满笑容的同时目光却有点冷。

  “沈浪,有你的,我会记住今天的!”颜雄冷道,然后朝着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啪!”

  一声脆响!

  这位秀才颜雄真是实诚,打自己都那么用力,或许是代入打沈浪的感觉了?

  沈浪听得好爽啊。

  “告辞!”颜雄再也无颜呆在这里,直接愤恨离去。

  此时,玄武伯爵道:“沈浪,你该带着木兰去拜见你的父母了。”

  “开席!”

  随着一声令下,美酒佳肴如同流水一般端了上来,众人纷纷入席。

  可惜啊,今天这一幕还有一个人没有见到。

  那就是玄武城的主簿王涟,沈浪的情敌。

  他原本是最被看好的人选,竞争木兰夫婿失败后,他根本不会来参加今晚的婚礼。

  ……

  沈浪带着金木兰,朝着后院走去,拜见自己的父母。

  “慢着!”此时,忽然祝霖大人喊道。

  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如果他真的要难为沈浪的话,玄武伯爵还真的难办。

  祝霖望着沈浪道:“小子,你还真有些意思,我也记住你了。”

  这句话,不是威胁却甚似威胁,被祝氏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盯上了,真是有些不大好受的。

  沈浪仿佛没有听懂一般,躬身道:“多谢祝大人抬爱。”

  “哈哈哈……”祝霖大笑。

  玄武伯爵道:“还不去拜见你的父母,别让长者等急了。”

  “是,岳父大人。”沈浪道。

  “不要脸!”全场所有年轻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你沈浪这么迫不及待喊岳父大人,真心无耻!

  ……

  沈浪的父母觉得自己家境贫寒身份卑微,所以怎么都不愿意出现在大堂之下,玄武伯爵府已经给他们准备了锦缎衣衫,但父母依旧不愿意穿,只是穿着自己的衣衫,当然是几年前过年置办的,平时根本舍不得穿,还比较新。

  弟弟沈建倒是想要穿伯爵府给的丝绸衣衫,但是却被父亲喝止了。

  父母两人都拘谨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仿佛浑身都不舒服,就想要赶紧回到自己的家,哪怕是一个泥土茅草屋。

  父亲沈万肺部依旧有炎症,但却拼命地忍住咳嗽。

  沈浪带着金木兰进入后院之中,立刻拜下道:“孩儿拜见父母,孩儿不孝!”

  母亲赶紧上前要将沈浪扶起,却没有想到金木兰也跟着拜下道:“儿媳拜见公婆。”

  顿时间,沈浪一家人都惊呆了。

  这金木兰可是玄武城公主啊,百年豪门贵族的千金小姐啊,竟然对沈浪父母这么一个身份卑微的农民拜下了,而且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瞬间,沈浪对她好感爆棚。

  “使不得,使不得……”沈浪母亲立刻要上前搀扶起金木兰,但是看她冰清玉洁,华贵绝美的样子,又把手缩了回去。

  因为她常年干农活,双手又粗又黑,就算洗得很干净看上去也仿佛有泥土一般,所以根本不敢去触碰金木兰。

  然后,金木兰却搭着沈浪母亲的双手起身,柔声道:“谢谢婆婆。”

  刹那间,沈浪的父母望向金木兰的目光都充满了柔和。

  这是一个好姑娘,起码不会欺负沈浪。

  “来,我们给公公婆婆敬酒。”金木兰道:“公公身体不适,就用甜米酒代替可好?”

  “好,好……”沈浪父亲连连道。

  然后,金木兰给二老倒满了酒,然后和沈浪二人再一次拜下,给公婆敬酒。

  酒刚刚入口,沈浪父母都觉得有些醉了。

  弟弟沈建迫不及待喝下了一杯甜米酒,见到金木兰如此温和,不由得道:“嫂子,你真好看。”

  顿时,沈浪父亲几乎一个耳光要抽过去。

  “谢谢。”金木兰温和道,然后她朝沈浪望来道:“你和公公婆婆肯定有一些话要说,我先出去招呼客人了。”

  “好。”沈浪道。

  等到金木兰离去之后,空气中仿佛都轻松了下来,父母也放松下来。

  她尽管对父母非常温柔和气,但毕竟是伯爵府千金,沈浪父母面对她怎么都会自卑的。

  沈浪道:“爹娘,对不起,儿子让你们失望了。”

  父母一直都不希望沈浪入赘,不管是徐家,还是伯爵府也好。

  赘婿地位太低了,也就是比奴仆高一些而已,如果不能得到妻子丈人的喜欢,只怕连奴仆的地位都不如。

  而且,父母还一直想要靠沈浪传宗接代呢,哪怕是娶村里的刘寡妇,以后生出来的孩子起码姓沈,就算是住家里的茅草房也好过居人篱下。

  父亲沈万悲声道:“我儿不用说了,你是为了救我们,为了救全家人,都是为父没用,拖累你了!”

  沈万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今日下午田十三带着人来家里抓人,也能让他想出其中的原因。

  说话间,沈万目中含着泪光,他心中真是有万千的不舍和愧疚,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这般无能,命根子沈浪也不至于入赘啊。

  旁边的沈建却低声道:“我觉得挺好的,嫂子人也很好,关键是长得漂亮啊,方圆几百里内找不到一个比嫂子漂亮的,对了哥,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沈浪道:“你说!”

  弟弟道:“你都有嫂子这么漂亮的媳妇了,那村里的刘寡妇可不可以让给我啊?”

  此时,母亲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朝小儿子的后脑勺一巴掌拍过去。

  “美得你,万一你哥哥在伯爵府呆不下去还要回家的,刘寡妇还是要给你哥哥留着,况且她之前就偷看好几次大郎来着,我家大郎就是长得漂亮,十里八乡都找不到一个。”母亲道:“我几天前就探过口风,刘寡妇心中只怕是愿意的。”

  沈建无语问苍天,爹娘啊,你们能再偏心一点吗?我这个儿子不是亲生的,是你们捡来的吧!

  和父母吃了一会儿饭。

  “好了大郎,见到你安好爹娘也就放心了,这就回去了。”父亲道。

  沈浪道:“爹娘,今天晚上不留下来住一晚吗?天色太晚了啊。”

  父亲道:“这里我们呆不习惯。”

  然后,沈浪让金忠准备了两辆大马车,送沈浪父母回家。

  伯爵大人和木兰也抛下那边的宴席,专门过来相送。

  “哥,你别送了,去洞房吧,嫂子还等着你了。”弟弟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沈浪朝家人挥手告别,然后朝着洞房走去。

  ……

  注:上架前每天稳定两更,中午晚上各一更,上架后会多更,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