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大人物的脸一起打,惊艳全场

  秀才颜雄这四个字一念出,许多人轰然大笑,连金木兰也忍不住莞尔,刹那间仿佛百花盛开一般美丽动人。

  但颜雄的老师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而颜雄在念完之后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被耍了。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沈浪道:“你,你……”

  “对,你是傻/逼!”沈浪道:“颜雄兄,从小到大你都是那么诚实啊!”

  颜雄几乎要气炸了,还要上前理论,争一个输赢。

  此时,他的老师前玄武城主张伯言冷道:“退下,还嫌不够丢人吗?”

  秀才颜雄气呼呼地退下了,感受到所有人嘲笑的目光,他顿时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他这种读书人最爱惜的就是名声,我是傻/逼这个绰号起码要跟他一辈子了。

  甚至去考举的时候,也会受到影响。

  顿时,颜雄怒声道:“伯爵大人,这可是你的伯爵府,沈浪是你的女婿,难道你就让他这样有辱斯文,败坏金氏的名声吗?”

  玄武伯爵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是不可能开口的,区区一个小秀才,如果不是因为他老师是玄武城前城主,连进入这个大体大厅的资格都没有,如果这样一个小人物问话他都要回答的话,岂不是要累死。

  再说颜雄一个小秀才公然站出来质疑伯爵府的婚事,没有被追究已经是他玄武伯爵宽宏大量了。

  沈浪笑道:“颜雄,那四个字可是你说的,我个半个脏字都没有说啊。”

  沈浪又道:“至于败坏玄武金氏的名声,请你放心。我金氏家族强大的很,区区这点小事还败坏不了名声。我金氏的名声在于民心,在于历代玄武伯爵对百姓的爱惜,对国君的忠诚,而不在于你们这些无耻读书人的口空白牙。”

  这话一出,玄武伯爵微微一愕,真是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之前沈浪说娶金木兰的时候,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现在觉得这沈浪为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很懂他的心。

  玄武伯爵之所以宽宏大量,是因为对玄武城子民发自内心的爱护。但他也绝对不是那种迂腐之人,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无比爱惜,他的女婿骂人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有礼有节打人都没问题。

  而徐芊芊听到沈浪的话后,不由得惊愕?

  这巧舌如簧之人会是沈浪?之前他何等木讷啊,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被赶出徐家之后,他竟然发生这么大变化?

  “无耻!”张晋却忍不住低声道。

  这才刚刚拜堂,你沈浪就口口声声我们金氏了,你还真会抱大腿啊,要点脸行不?

  不过,沈浪这话惹到一个大人物了。

  前玄武城主张伯言,他不但是颜雄的老师,而且还是一个典型的读书人。

  之前沈浪折辱颜雄,他只当是年轻人的游戏。

  如今沈浪口口声声无耻读书人,就是在打他的脸了。张伯言必须教训一下这小子,免得认得几个生僻字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沈学员,看来你精通于生僻文字?”张伯言道。

  沈浪道:“不敢说精通,只是略懂。”

  “我这里有一个字,我的这些学生不成器,都认不出来,不知沈学员可愿意为他们解惑啊?”张伯言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顿时精神百倍,学生被打脸,老师亲自上场了。

  这张伯言是谁啊,前玄武城主啊,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去考察古迹。退休之后便在城内开了一个学堂,许多秀才都拜他为师,学问何等之渊博?

  玄武伯爵是整个玄武城的主人,为何这个前城主还要和伯爵府对着干?

  这就要牵涉到新政了,从十几年前开始,国君就开始从这些老牌贵族手中收回封地和权力。

  之前玄武城主之位,一直是伯爵府中派人担任的,一般都是玄武伯爵的弟弟。

  大约在十一年前,玄武伯爵府让出了城主之位,改由国君派人担任。

  从那之后,每一任城主都有一个使命,那就是和玄武伯爵划清界限,暗中斗争。

  沈浪笑道:“既然张大人要考我,那我就试试看。”

  这次玄武伯爵和金木兰都没有要阻止的意思,沈浪刚才已经把颜面讨回来了,此时就算输给了张伯言也没什么。

  张伯言何等人物?闻名遐迩的大儒啊。

  沈浪只是在镇上学堂念过几年书而已,输给他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见到恩师为自己出头,秀才颜雄顿时大喜,赶紧上前为恩师磨墨,摊开大红纸,然后恭恭敬敬将狼嚎毛笔双手递上。

  张伯言接过之后,在纸上写了一个字。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金木兰也望了过来。

  “好字!”

  “飘逸深邃,没有几十年的功底根本就写不出来。”

  张伯言写完之后,众人喝彩。

  这位玄武前城主的书法造诣确实写得非常不错,力透纸背。

  只不过,他写的字在场众人谁都不认识。

  “张大人的字,真心好啊,每一笔每一画都让人沉醉。”

  “是啊,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根本就写不出来。”

  “不过,这是什么字啊?”

  “不知道!”

  “不知道!”

  在场所有人都摇头,没有一个人认得出来。

  不管是秀才还是举人,包括木兰和伯爵大人,都认不出这个字。

  有人道:“张大人喜欢挖掘研究古迹,这肯定是从哪里得到的上古碑文,稀罕之极,根本是书本上没有的,所以没人认得这个字?”

  听着众人的话,张伯言心中微爽。

  这个字确实是他挖掘古迹的时候,从一个上古碑文中拓印下来的,他还是联系上下文才知道这是什么字,书本上是压根没有的。

  所以,除了亲自读过那篇碑文之人,根本无人懂这个字。

  沈浪上前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一个小篆。

  这个字很简单,就是羊字去掉两横,用简体字写出来就是¥。

  现代中国人每一个都很熟悉,因为这个字就是人民币的符号,在现代念作元。

  但是在古代,这绝对不是元的意思,具体是什么意思,该怎么读,沈浪真的不知道。

  在大炎王朝除了极少数人挖掘古迹会研究小篆之外,其他人根本是不碰的,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不用小篆作为文字工具,只是一小群人的爱好而已。

  所以这个字的难度,真是有些逆天啊。

  如果靠沈浪自己,这次肯定就输了。

  但是他体内带着一台外星人笔记本电脑啊,已经和大脑融为一体了。

  他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从数据库中扫描到了答案。

  玄武伯爵道:“沈浪,这个字极度之难,如果不是恰巧在上古碑文上看到,没有人会认识,你不知道也没有什么。”

  然后他又道:“你的父母硬是不肯出席拜堂,你和木兰去拜见二老吧。”

  这是在给沈浪找一个体面的台阶下。

  赢了区区一个沈浪,张伯言是不在乎的。

  但是一个字难住了在场所有人,这位玄武前城主心中难免得意非凡,双手背在后面,一副寂寞如雪的样子。

  沈浪道:“张大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也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念对吗?你应该是根据碑文上下文得知了这个字的意思,但是读音却不得而知。”

  “对,确实如此。”张伯言道:“但知道意思比读音更重要,不是吗?”

  沈浪道:“真是巧了,我刚好知道这个字怎么念。”

  “不可能。”秀才颜雄道:“我老师都说了,他也只是根据碑文上下文才知道这字的意思,所以这个字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怎么念。”

  沈浪道:“如果我知道这个字怎么念,而且还知道它的意思,你自抽一个耳光如何?因为你刚才乱说话,骂我脑残来着。”

  颜雄道:“如果你不认识呢?或者认错了呢?”

  沈浪道:“那我就自抽耳光。”

  “好,一言为定。”秀才颜雄道:“在场所有人作证。”

  张伯言大人没有阻止,因为和伯爵府做对就是政治正确,沈浪今天晚上太嚣张了,也该好好教训一下。

  沈浪道:“这个字和忍字同音。”

  “哈哈……”秀才颜雄道:“你说念忍就念忍啊?谁又能证明啊?”

  沈浪道:“而这个字的意思,应该是和刺相通。”

  这话一出,玄武前城主张伯言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露出了完全不可置信的目光。

  这,这不可能!

  见鬼了吗?这种没有出处的字,沈浪竟然也认得?而且还知道怎么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