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婚礼上愉快地装逼打脸

  徐芊芊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今天晚上的新郎是沈浪。

  怎么可能会是他?就算太阳西出也不可能啊。

  金木兰是什么人?!高高在上的女神。

  沈浪是什么人?一个智力有问题的低能儿啊,一个连衣服都穿不好的废物啊。

  而且,前天她才刚刚将沈浪逐出家门啊,还栽赃了偷窃和调戏侍女的罪名。

  玄武伯爵府这么高的门第,怎么可能会挑选这样一个浪荡儿做赘婿啊?

  不,她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沈浪你既然被我们家赶出家门了,那就应该卑微到尘埃去,最好变成地上的一滩烂狗屎,任人踩踏。

  现在你竟然迎娶了一个比我更加美丽,更加高贵的女人?

  这怎么可能?

  老天爷这不是开玩笑吗。

  旁边的张晋完全要嫉恨吐血了。

  凭什么啊?

  金木兰这个绝色娇娃连他张晋都不敢奢望啊,竟然嫁给沈浪这个废物?

  “哈哈哈哈……”

  忽然张晋放声大笑,所有人不由得朝他看来。

  张晋道:“金木兰小姐,你的这场婚礼是假的,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吧。”

  金木兰冷道:“何出此言?”

  张晋指着沈浪道:“诸位知道此人是谁?他叫沈浪,读书十年连一千个字都没学会,被寒水镇学堂赶出来了。入赘徐家之后,因为偷窃财物,调戏侍女而被驱逐出来。这么一个废物,伯爵府怎么看得上?金木兰小姐怎么看得上?所以这场婚礼根本就是假的。”

  “对,对!”周围那些青年俊才们忍不住高呼。

  他们也觉得这是假的,金木兰小姐怎么可能会嫁给这样的垃圾货色?

  张晋开了一个头之后,便朝人群中使去了一道眼色。

  他毕竟是太守之子,亲自下场和沈浪撕逼就太粗糙低级了。

  人群中,一个秀才走了出来。

  朗声道:“这一点我最能证明,因为我和他一起曾经在寒水镇学堂读过书,沈浪就是一个脑残。”

  沈浪认得此人,名叫颜雄,确实是他在寒水镇学堂的同窗。

  关键时刻跑出来捅你的,果然都是熟人,

  这位颜雄贫寒家庭出身,原本不够资格参加今天晚上婚礼。但是他考中秀才之后,拜了一个好老师,就是已经退休在家的前玄武城主张伯言,所以跟着一起来了。

  当然,他可不仅巴结上了张伯言,还有张晋,所以勉强已经攀上了太守张家的关系了。

  之前在寒水镇学堂,颜雄是学霸,沈浪是超级学渣,他连正眼都不会看他一眼。

  然而没有想到此时沈浪竟然入赘玄武伯爵府,竟然迎娶玄武城的公主金木兰小姐为妻,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所以一时之间忘记了斯文,加上张晋的眼色命令,他直接冒头出来。

  沈浪站出来,淡淡道:“颜雄,你说我是脑残,可有证据?”

  “哈哈。”秀才颜雄道:“你读书十年连一千个字都认不全,这难道不是证据?这样,我写几个字如果你认得,我就不说你是脑残,如果你不认得,那你就是,如何?”

  徐芊芊便要出声阻止,但沈浪却提前应道:“好!”

  “取笔墨纸砚来。”秀才颜雄道。

  一开始他还有些惴惴不安,这里毕竟是伯爵府,不是他这样秀才可以放肆的,所以双腿都在发抖。

  但此时见到众人拥护他,如同众星捧月一般,颜雄就什么不安都没有了,只想着大出风头,最好直接拆散掉沈浪和金木兰的婚姻。

  伯爵府当然不愿意给笔墨纸砚,但是之前登记礼物的时候就有好几副笔墨,顿时立刻有人去取了来。

  颜雄拿起毛笔,在大红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众人上前凑看,结果后背有些发寒,心中暗暗抽一口凉气。

  因为这些字看着眼熟,但都不认识啊。

  实在是太生僻了,别说在场的武人不认识,有些甚至连有功名的读书人也不认识,平白无故谁去认这些字啊,又完全用不上。

  甚至可以这么说,十个秀才里面,倒是有八个认不全颜雄写的这三个字。

  实在太难了。

  “就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如果你认出来,你就不是脑残,你若认不出来,那便承认你是。”颜雄得意道。

  金木兰美眸瞥了一眼,顿时皱起眉头。

  这些字他当然认得,她虽然习武,但是书也看了很多,但这些字实在太生僻了,如果不是恰巧在某本书看到,根本就不会认得,因为这些字基本不用的。

  沈浪上前一看,这三个字分别是:莪,玊,丨。

  果然很难啊,他虽然是医科大学硕士毕业,但是这三个字中他只认得第一个,后面两个就都不认识了。

  “哈哈……不认识吧,这三个字你能认得一个都了不起了。”秀才颜雄道:“老老实实说你不认识,承认自己是个低能儿吧,读书十年连这三个简单的字都不认识。”

  在场许多人汗颜,他们也读书十几年以上了,甚至也考中了秀才,甚至有人考中了举人,却也不认识这里面的个别字啊。

  沈浪虽然不认识,但是跟着他一同穿越过来的还有外星人笔记本电脑啊,里面什么字典都有,轻而易举就查到了。

  而且现在这个外星人笔记本电脑在他的脑子里面已经更加先进了,沈浪只需用眼睛一扫,几乎立刻就能够得到答案,而且还是许多种答案。

  此时所有人都望着沈浪,等着他出丑。

  沈浪道:“这第一个字与鹅同音,是一种植物,可以入药,出自《诗经小雅》,诗句云菁菁者莪,在彼中阿。”

  这话一出,颜雄微微一愕,这个字虽然是最简单的,但沈浪这个废物应该不认得的啊。

  不过,他非常有自信,接下来两个字沈浪不可能会知道。

  然而,沈浪丝毫不停,接着开口道:“这第二个字玊读音念苏,一解为有瑕疵的玉,二解为王室家族的意思。”

  还没有等到颜雄惊诧,沈浪丝毫不停,又道:“这第三个字确实非常罕见了,而且有很多种读音。第一种念竖,就是竖的意思。”

  “第二种念作滚,是上下贯通之意。”

  “第三种念退,就是后退的意思。”

  “第四种念作一,是上古姓氏,源于上古姜氏。”

  这个世界的历史曾经毁灭过,之后挖掘出了许多中华古代书籍,就把它当作了文明的启蒙。

  所以很多典故都从这些挖掘的书籍而来,不是这世界的历史,却记录在案,也变成了历史。

  说完后,沈浪朝着秀才颜雄道:“我可说对了吗?”

  颜雄不敢置信望着沈浪,最后这个字他只会两种读音啊,就是竖和一的同音。剩下两种他也不懂啊。

  这沈浪不是低能儿吗?之前念书的时候奇蠢无比啊,连最普通的字都不会念,更别说这种极其生僻的字了。

  沈浪朝着颜雄的老师,前玄武城主道:“张大人,您知识渊博,文武全才,您说我这三个字可念对了吗?”

  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城主狠狠瞪了一眼弟子颜雄,笑道:“都对了!”

  这话一出,众人惊愕。

  尤其是张晋和徐芊芊,沈浪是什么货色,徐芊芊最清楚不过了啊。

  这三个字有多生僻她是完全了解的,尤其最后一个字,徐芊芊也不知道,而沈浪读书十年启蒙都不过关的低能儿废物,竟然懂得?

  这,这怎么可能?

  沈浪接着道:“颜雄,既然玩识字,那我也写几个字让你认认如何?”

  秀才颜雄冷笑道:“就凭你?又有什么字我不认得?可笑!”

  沈浪拿起毛笔,蘸了墨水,直接在上面写下了好多个字。

  龘靐我齉齾麤爩。

  灪是驫饢籱癵爨。

  厵麷傻钃讟虋纞。

  龞齽齼逼黸麢鸘。

  写完后,沈浪问道:“颜雄,这些字你都认得哪些啊?你要认识超过四个字,我就服你。”

  秀才颜雄看着这几十个字,顿时眼睛都要花了,这……这是什么鬼字啊。

  不过,里面有几个明显是他认识的,不由得脱口而出念道:“我是傻/逼!”

  ……

  注:大家中秋节快乐啊,祝大家幸福安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