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沈浪拜堂成亲

  不要说别人,就连沈浪自己都深深怀疑今夜成婚的新郎是不是自己了。

  因为一整天时间除了送饭之外,没有任何人来理会沈浪,就连送饭的也没有跟他说半句话。

  伯爵大人没有见他,夫人也没有见他,金木兰小姐也没有见他,甚至连金忠都没有来见他一面,他仿佛被彻底遗忘在了这个客房一般。

  他甚至都怀疑伯爵府是不是找到更好的人选了,因为从某种角度上来将,整个玄武城比他合适的人太多了,不知道有多少青年男儿愿意为金木兰赴汤蹈火。

  终于,傍晚时分!

  进来了两个侍女,准确说是进来了两个大婶,捧着大红秀金的长袍,新郎的帽子腰带靴子等等。

  “沈公子沐浴更衣吧,准备大婚!”

  ……

  纳赘婿某种程度上和娶妻是一样的,需要女方到男方家去纳聘,婚礼当然也是在女方家进行。

  大部分时候,都是新娘戴着盖头,坐着花轿在外面游走一圈然后返回家中。

  偶尔比较极端的时候,甚至需要新郎坐在花轿,戴着盖头被抬到女方家进行拜堂。

  非常不妙,玄武城就属于比较极端的传统地区,作为赘婿需要做花轿,当然盖头不需要罩,但却要戴着面具。

  就算如此,在很多人看来这也是对男人尊严的一种践踏。

  所以在玄武城有很多男人宁愿打光棍,也不愿意去做赘婿。

  此时沈浪就穿着红色的锦袍,戴着一张银色面具坐在轿子里面。

  先从伯爵府抬到庙宇里去,然后再抬回来拜堂成亲。

  ……

  整个玄武伯爵府张灯结彩,婢仆如云。

  宾客不是很多,但也有一百多人。

  有超过大半是伯爵府的自己人,剩下一小半是玄武城名流,有功名的读书人,在职的文官武将,出类拔萃的武者等等。

  玄武伯爵府的小姐成婚,原本来的客人会很多,不仅仅是怒江郡,就连总督府,乃至国君都会派人前来。

  只不过今天的婚礼实在是才仓促了,所以连怒江郡的客人都赶不过来。

  这也算是伯爵府有史以来最寒酸的婚礼了。

  宏伟大厅里面的宾客们尽管在互相攀谈,但是心思都不在谈话上,全部朝着大门口张望。

  因为所有人内心都无比好奇期待,今天晚上的新郎会是谁?

  金木兰可是玄武城的公主,能够迎娶他的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优秀到何等程度?

  哪怕是入赘,也让人妒忌到肝疼啊。

  尤其那些未婚的青年俊杰,脸色铁青,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门口。

  究竟是谁?能够配得上金木兰小姐?

  尽管没有收到请帖,但黑衣帮主田横也厚着脸皮来了,他的内心无比紧张,唯恐这个新郎会是沈浪,那就是祸事了。

  不过,此时他在旁边听着别人谈起玄武伯爵府多么多么显赫,金木兰小姐何等优秀。

  而且众多名流也在纷纷猜测这个新郎,他们说出的名字中无一不是才华横溢的青年俊才,起码是举人出身,要么是文举人,要么是武举人。

  “举人?别开玩笑了,新郎起码是进士。”

  “对,金氏可不是一般的贵族,是有真正大封地的贵族。有好些个进士虽然才华横溢,但是没有靠山,入赘玄武伯爵府又如何,凭空就得了荣华富贵有何不好?”

  在明朝有赘婿不得参加科举一说,但越国是没有这规定的。

  “对,况且金木兰小姐如此美貌,如此出色,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

  “对,没有进士功名,休想迎娶金木兰小姐。”

  至于沈浪,人家压根都没有提起过半个字,这怎么可能?完全是癞蛤蟆和天鹅啊。

  所以,田横也稍稍放心下来。

  此时张晋也盯着门口看,他内心也在妒忌今晚的新郎。

  金木兰是谁啊?几乎是方圆几百里内所有青年男子的梦中情人,也包括张晋。

  他心中是知道这场婚礼为何如此仓促,因为玄武伯爵府不愿意把女儿外嫁,而祝氏家族的求亲队伍已经在路上了。

  张晋不管这些,心中甚至有些庆幸,金木兰这样的绝色美人终究没有便宜祝红雪这个天之骄子,凭什么好事都给了你啊。

  徐芊芊见到未婚夫这个眼神,心中不由得吃醋,但完全不表现出来,反而笑语嫣然道:“真是太好奇了啊,究竟哪个男人这么庆幸,能够迎娶到金木兰小姐啊。”

  而就在此时,全场忽然静了下来。

  因为伯爵大人和伯爵夫人出现了,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上。

  边上还站着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正满脸不爽,他就是伯爵府的世子。

  所有人神情一震,因为马上就要拜堂了,新郎是谁就要揭晓了。

  “啪啪啪……”

  此时,外面响起了爆竹声音。

  新郎来了!

  所有人都蜂涌上前,想要看看这个天杀的幸运儿。

  在所有人的目光凝视中,一顶轿子缓缓抬到了门口,帘子掀开,新郎迈步走了进来。

  他带着银色面具,所以看不清楚面孔。有些瘦弱,但是身材修长,双手白皙,应该是一个文人。

  众人纷纷猜测,究竟是越国哪一个大才子。

  “新娘到!”

  金木兰也出现了!

  所有男人几乎都呼吸一窒,所有女人都眼睛大睁,然后露出无比妒忌的目光。

  因为金木兰是招赘婿,所以没有穿大红裙子,而是一身银色裙子。

  这条裙子有些中性,而且很裹身,看上去英姿飒爽。

  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告诉所有人金木兰是一个女将,而且未来的一生都会为玄武伯爵府征战厮杀,任何人也休想让她卸甲。

  也就是这身银色长裙,将她魔鬼的身材衬托得如此凹凸火爆。

  那胸前的惊耸,迷人有力的小蛮腰,那挺翘之极的臀,那两条超级大长/腿,简直让男人无法呼吸。

  美艳之极,性/感绝伦啊。

  顿时间,所有男人对那个戴着面具的新郎更加妒忌欲狂。

  金木兰的表情无喜无悲,为了家族她完全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而且沈浪这么一个蜉蝣一样的人物做赘婿其实更加符合家族利益。

  但是,沈浪毕竟是一个声名狼藉之人。

  智商低下,生活不能治理,读书十年都不能从学堂启蒙班毕业等等。

  所以就算是为了家族牺牲,但嫁给这么个人,金木兰要说心中没有悲戚是不可能的。

  ……

  “吉时到!”

  所有人整齐站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毕,送入洞房!”

  拜堂仪式庄重而又短暂。

  作为赘婿要如同新娘一样,一直到了洞房之内才揭开面具的。

  这简直要人命啊!

  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正是玄武城主柳成岩。

  “伯爵大人,虽然根据传统,这赘婿要进入洞房才揭开面目,但我等实在好奇何等英才方能配得上木兰小姐,能否满足下官的好奇心啊?”

  柳成岩城主简直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而就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大笑,但是这笑声有一些冷。

  “哈哈哈哈!我正要来拜访伯爵大人,没有想到竟然凑巧赶上了贤侄女的婚礼。”

  这笑声钻入人的耳朵,几乎耳膜都要裂了。

  来人的武功很高!

  伴随着笑声,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玄武伯爵赶紧起身上前迎接。

  在场所有人全部躬身拜下!

  “拜见祝霖大人!”

  此人就是天南总督祝戎的弟弟祝霖,国君妻子的弟弟,越国的平南大将军,白云行省的中都督兼任平南关太守,权势显赫,威震一方。

  他本是代表祝氏家族前来向玄武伯爵府求亲的,他的速度已经极快了,日行二三百里,却没有想到竟然直接赶到了金木兰的婚礼。

  今日宣布,今日成婚?

  这什么意思?还不是明明白白吗?

  人家不愿意和祝氏家族联姻,又不愿意明确拒绝,所以在他赶到之前把金木兰给嫁了,而且招的赘婿。

  “玄武伯爵不够义气啊,贤侄女成婚竟然也不通知我,若不是我来玄武城公干,岂不是要错过了?”祝霖双目冰冷,脸上带笑道:“究竟是何等青年才俊配得上我木兰侄女,揭开面具来看看!”

  “是啊,揭开来看看!”所有人忍不住喊道。

  金木兰朝着沈浪望来一眼,点了点头。

  沈浪直接掀开了脸上的面具!

  顿时,在场有许多人发出一阵惊愕的声音。

  田横眼睛猛地睁大,然后遍体冰寒。

  竟然……真的是沈浪?!

  这下麻烦大了!

  而最最惊骇的无过于徐芊芊和张晋了。

  此时徐芊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忘记了端庄淑女的仪态,不敢置信望着沈浪俊美的面孔,发出一阵惊呼!

  ……

  注:拜求收藏,拜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