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田横徐家主慌了,徐芊芊赴婚

  “既然是伯爵府要人,在下当然不敢阻拦,这就去回禀城主大人。”田十三道。

  金忠面无表情,但是却依旧充满礼貌道:“有劳了。”

  “来人,将沈老爷,沈夫人,沈二公子抬上轿子。”金忠下令道。

  然后,他的身后才涌出来十几个武士,但并没有怀揣刀子,而是拿着担架。

  伯爵大人对沈浪很不爽,但是对沈浪的父母却很敬重,这一切都是他吩咐的。

  十几个伯爵府的武士,小心翼翼将沈浪的父母弟弟抬上了担架,然后放入了巨大的轿子里面。

  这轿子大得甚至可以躺人。

  然后,六个武士抬着三顶轿子如履平地,手中仿佛轻如无物,一声不发地离去了。

  “告辞。”金忠道。

  “慢走。”田十三躬身相送。

  从头到尾金忠都没有出言威胁之类,因为田十三来抓人从手续上是完全合法的,连城主府的拘捕公文都有。

  沈浪父亲确实开辟了荒山,也确实没有交税。

  但是整个玄武城无数农民这么敢,也没有见城主府追究,所谓官不举民不究。

  而且,金忠只有保护沈浪家人的职责,伯爵大人其余没有任何命令。

  ……

  等到金忠和伯爵府的武士全部走了之后,田十三一阵踉跄,

  旁边一个武士上前,道:“十三爷,这是怎么了?我们这就放这一家三口走了,帮主大人只怕会大发雷霆。”

  田十三道:“知道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吗?”

  那个黑衣帮的武士摇头道:“不知。”

  “玄武伯爵府金忠,伯爵大人的心腹侍从。”田十三道。

  顿时,周围武士脸色一变。

  “沈浪那个小白脸勾搭上伯爵府哪个人了?”这个武士问道。

  田十三道:“我们就祈祷沈浪和伯爵府关系攀得不深吧,最好是勾搭上伯爵府的那个奴仆,拿着鸡毛当令箭吧。否则……”

  “否则怎样?十三爷……”那个武士不安道。

  田十三道:“否则大家伙都回家,和父母妻儿好好告别。”

  “我们会被抓?”那个武士问道。

  “会死!”田十三道。

  他的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和沈浪短暂交往的点点滴滴,那种漂亮的面孔始终是平静淡定的,甚至是充满微笑的。

  而现在田十三看来,这微笑里面充满了危险。

  “走,回去禀报义父,万一要出大事,也要准备后路,我们是帮那些人做事的,他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田十三道。

  然后,他二话不说直接翻身上马,朝着黑衣帮狂奔。

  想要自救,必须要快啊,否则沈浪真的攀上了伯爵府的关系,等到他动手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沈浪这个人阴得很,短短接触一天时间,他已经感受到了。

  田十三完全不吝啬马力,疯狂驰骋,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赶到了黑衣帮。

  ……

  黑衣帮不在玄武城内,而是在城外二十几里的地方,也有一个小堡垒。

  当然,这个堡垒挂着玄武城民军千户营所,里面有几百人。

  因为新政之缘故,地方官员拼命拉拢一切势力对抗传统贵族势力。所以田横这样的黑帮竟然堂而皇之挂上了地方军营的旗号。

  田十三飞快冲入城堡之内。

  如果是往常时候,他一定会和堡垒内的兄弟们寒暄攀谈,田横麾下的义子众多,想要脱颖而出获得最大权力可不容易,不仅要讨好义父,还要在下面收买人心。

  但现在田十三丝毫不管这些,飞快冲入了堡垒,甚至也没有禀报,直接冲入了义父田横的房间之内。

  此时正好遇到了田横帮主正在和一个美貌的女子苟且,女人跪在桌子下面,他看到裙子下白花花的一片。

  田横本能握住一个杯子直接要砸过去,见到是自己器重的十三义子,顿时停手,寒声道:“若没有足够的理由,你的眼睛挖掉一只。”

  田十三直接跪下道:“义父恕罪,儿子的差事办砸了,没能灭掉沈浪全家。”

  田横目光一寒,自己器重的义子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他可是连钱都收了啊,足足一千五百金币。

  田十三道:“伯爵府的金忠,带着十几名武士把沈浪父母弟弟接走了,说去参加伯爵府婚礼,用三顶大轿子抬走的。”

  顿时,田横猛地站起,脸色剧变!

  那个女人正在服侍田横,他这猛地站起,顿时牙齿刮到,痛得一阵抽抽,然后猛地一脚踢去。

  “啊……”那女人一声惨呼,嘴角直接溢出血来,凄凄切切道:“老爷。”

  “滚出去!”田横大吼道。

  顿时,那个女人慌忙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啊,平常好的时候心肝宝贝地叫,现在直接一脚踢开让人家滚出去。

  田十三道:“义父,伯爵府谁成婚?是世子纳妾吗?沈浪该不会是攀上了世子的关系了吧,听说世子也是一个废物点心,两个废物臭味相投。”

  田横道:“你觉得沈浪是废物吗?”

  田十三想了想,果断摇头。

  田横道:“玄武伯爵府大婚不是世子纳妾,而是招婿!”

  这话一出田十三面色剧变,摇头道:“不会吧,绝对不可能。”

  田横道:“我也觉得不可能。”

  田十三道:“沈浪是什么人?一个乡下的穷小子,连一根野草都不如的人。金小姐是什么人?武功,兵法,相貌,身材无一不是绝顶,百年豪族的千金小姐,沈浪就算祖宗积了八辈子德也配不上金木兰小姐的半根手指头,连徐家这等商人豪富家庭都看不上沈浪,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玄武伯爵府?”

  田横也点了点头,哪怕在天马行空的人也不可能将沈浪和金木兰小姐联系在一起,两人实在是云泥之别,哪怕太阳西出两人也不会有半点关系。

  但是伯爵府的金忠去接沈浪一家参加婚礼,这件事情实在透露着古怪啊。

  田横起身走来走去,目中透露着些许的不安。

  “我进城一趟,这件事情要未雨绸缪。”田横道。

  ……

  半个多时辰后!

  徐家主,林家主,田横这三个玄武城的小巨头聚于密室之中。

  听到田横的话后,这两个大财主异口同声道:“不可能,绝不可能!”

  尤其是徐家主震惊不已。

  田横道:“昨日沈浪离开锦绣阁不久,便被伯爵府的骑兵撞伤,然后被带去了伯爵府。今日传来伯爵府小姐婚礼消息,而且金忠亲自带人去接沈浪父母弟弟去伯爵府观礼。”

  徐光允道:“要说沈浪这个废物巴结上了伯爵府世子这还有可能,毕竟两个都是废物。但金木兰小姐何等厉害人物,怎么可能会瞧得上沈浪?况且我刚刚将沈浪赶出家门,一个被赶走的赘婿,哪怕乡村的寡妇也未必愿意嫁,更何况是百年豪族的千金?”

  锦绣阁老板林默道:“徐兄,这沈浪未必是废物啊,若真是废物,只怕也想不出金黄色染料的新配方。”

  徐光允道:“林老弟你还真想岔了,这种染料新配方一来是运气,二来确实需要那种傻傻痴痴的人才能发明创造。”

  林默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只不过昨日短短交流中,沈浪绝不像是一个傻子啊。

  徐光允道:“最关键的是,沈浪那废物被我赶走的时候,被栽赃了偷窃和调戏罪名,这样臭名昭著之人,难道伯爵府不要脸面吗?”

  这话一出,三人确实放心下来。

  在玄武城很多人都可以不要脸,唯独玄武伯爵府最爱惜名声和脸面。

  田横道:“徐家主,伯爵大人今天忽然广发喜帖,可有说新郎是谁吗?”

  徐光允摇头道:“并没有!但绝对不可能是沈浪,哪怕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是他。”

  林默道:“就算不是沈浪,也最好弄清楚,我们派出一人去参加伯爵府今天晚上的婚礼如何?”

  顿时三人面面相窥,因为在场没有一个人得到伯爵府的请帖。

  玄武伯爵府的请帖发出去的不少,比如玄武城的军官,正式官员,有功名的书生,地方名流等等。

  在场三人虽然有权有势,但两个是商人,一个是黑道头子。

  田横忽然道:“我去参加婚礼。”

  没有得到喜帖去参加伯爵府的婚礼当然不至于被赶出来,玄武伯爵还不至于这么刻薄,但终究是需要勇气的。

  林默道:“多谢田帮主,至于贺仪礼物,就由我来操办。”

  徐光允道:“玄武伯爵毕竟算是玄武城的主人,就算我们不参加婚礼,也是要备上一份厚礼的,我徐家还不缺这点钱财。”

  田横道:“那就这么定了,两位尽快将礼物准备好,我立刻出发去伯爵府。”

  锦绣阁林默道:“那我这就去准备。”

  然后,他进去库房挑选珍稀之物,脑子里面不断回忆和沈浪相处的每一幕,这不回忆还好,一回忆浑身冰凉。

  他不但出卖了沈浪,而且还说了很多决绝的话啊。

  比如你沈浪这样的蝼蚁,没有自知之明,你不死谁死之类的话?

  若上天不开眼,真的让沈浪成为了伯爵府的女婿,那……那真是要命了啊。

  真的只能祈祷上天,莫要让这事成真。

  但用脑子想想,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的,堂堂玄武伯爵府怎么可能招沈浪这样卑微之人为婿,况且他还刚刚被徐家这么一个商贾之家抛弃逐出家门。

  绝对是自己吓唬自己啊!

  仅仅半个多时辰后,三家势力便准备了三马车的礼物。

  田横乘坐一辆马车前往伯爵府,没有喜帖的情况下厚着脸皮去参加今夜金木兰的婚礼。

  千万不要是沈浪,千万不要是沈浪!

  与此同时,沈浪的前妻徐芊芊却是光明正大去伯爵府参加婚礼,因为她的未婚夫张晋是太守之子,而且还是玄武城守将,他是收到伯爵府请帖的。

  徐芊芊问张晋道:“张郎,伯爵府弄得神神秘秘的,你说今天晚上的新郎究竟会是谁啊?是哪一个权贵之子或者一方大才,竟然能娶到金木兰?”

  ……

  注:拜求收藏包养,拜求推荐票,诸位恩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