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玄武城沸腾!田十三颤栗

  随着伯爵大人一声令下,伯爵府派出了几十波人马,将金木兰成亲的消息大肆公告,并且广发喜帖,邀请玄武城名流参加今晚的婚礼。

  顿时,整个玄武城都沸腾了,无数青年俊杰捶胸顿足,生无可恋。

  这可是伯爵府的千金小姐啊,身份高贵,武功高强,长相绝美,魔鬼身材。

  这才是真正的女神级人物啊,甚至是整个怒江郡的第一女神,无数人心中爱慕。

  豪富出身的徐芊芊需要到处刷知名度,把自己经营成为怒江郡名媛。

  但金木兰却鲜有露面,名媛这个称呼对徐芊芊来说是赞誉,但对金木兰来说确实羞辱。

  人家是百年贵族的豪门千金,什么名媛?你才是名媛,你全家都是名媛。

  徐芊芊有很多人追求,金木兰比她更美,身材更火爆,但整个玄武城没有一个年轻人敢去追求。

  自贱惭俗啊!

  所有人都觉得,像金木兰这样身份的绝色美人,起码要嫁入侯爵之家。

  玄武城所有的男子都对她可望不可即,只能在心中YY一下而已。

  没有想到这位玄武城的公主竟然要嫁人了,真是天大的坏消息啊。

  这种女神我们高攀不起,但是你也不能嫁人啊,最好终身不嫁。

  这一天玄武城无数年轻人喝醉了,拔剑乱砍。

  “是谁?是哪个男人要娶我的公主,我弄死他,弄死他!”

  “女神,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嫁人?你背叛了我们!”

  而玄武城稍稍有名望权势的人却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伯爵府千金金木兰这是嫁给谁啊?喜帖上没有说新郎的名字,而且从来都没有听过风声啊。

  更奇怪的是,竟然今天晚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太仓促了。

  这种百年贵族的婚礼都是非常隆重而又繁琐的,先是派遣有分量的大人物率队前来求亲,双方同意后再进行订婚。

  订婚之后,双方家族互送几次礼物,举办几次大宴会,几次狩猎,这算是让所有贵族圈的人知道,这两个家族要进行联姻了。

  然后,双方再等待国君的祝福。

  一般情况下,国君都乐意锦上添花的,不但会送来祝福,还会赐予双方礼物。

  得到国君祝福之后,再请术士和天文师算一个符合双方家族的良辰吉日,最后再举行婚礼大殿。

  这样几番折腾下来,起码一年半载后再进行大婚。

  哪有当天宣布,当天成婚的道理啊,太不讲究了。

  ……

  而此时,整个伯爵府上上下下,也在为今天晚上的婚礼做准备。

  无数的食物,瓜果,美酒,整个庄园和城堡都张灯结彩,所有的奴仆都得到了赏钱,并且得到了一身新衣衫,甚至所有的马儿和猎犬都有了加餐。

  尽管仓促,而且是招赘婿,但整个婚礼必须隆重,因为这是要表演个祝氏家族看的。

  虽然沈浪是这场婚礼的男主角,但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在他的客房内他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

  因为喜帖中没有说新郎的名字,所以这场婚礼也和田横无关。

  他虽然是横行一方的黑道头子,但是玄武伯爵府这个级别他还够不着,也基本上没有参加婚礼的可能性。

  当然,作为玄武城的民军首领,他肯定会送去一份贺礼,但是伯爵府会不会收还是一回事。

  田横也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他背后的人与玄武伯爵不在一个阵营。

  他其实蛮感激沈浪的,原本徐家只愿意出一百金币给他,但沈浪弄出了那个金黄色染料新配方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得到了一千多金币。

  不仅徐家这边给金币,锦绣阁林家也给了他五百金币作为酬谢。

  因为林家和徐家合作了,林默儿子武举大考,还是武举之后的授职,都会得到巨大的好处。

  所以,林家也要感激田横。

  沈浪弄出了金黄色染料的新配方,这是巨大的利益,三方势力联合弄死沈浪,然后再大食其利。

  接下来的脏活,就归了田横!

  派出田十三出马灭沈浪全家后,田横就再也没有当一回事。

  沈浪区区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值得他挂惦。

  为了表示自己的态度,黑衣帮的杀手田十三足足带了十几个人来到了枫叶村,将沈浪家的破屋子前后都包围起来。

  田十三望着这破损的泥土墙壁,心中叹息一声道:“弱小就是原罪啊!”

  然后,他手轻轻一挥道:“奉城主之令,沈万一家隐匿田地,逃脱税赋,立刻进行抓捕,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动手!”

  随着田十三一声令下,黑衣帮的武士们穿着民军的衣衫,抽出刀子,朝着沈浪家中冲入。

  虽然是黑帮势力,但他们做事还是很讲究的,并不会直接冲入家里大开杀戒,而是会用官方的名义将你全家抓捕,到那个时候沈浪想要不交出紫色和彩虹色染料配方也不行了。

  当然,就算沈浪愿意交出来,他全家也难逃一劫。

  这个黑道头子真有官方的身份,他手底下的这些武士都有玄武城民军身份,田十三手中还真的有拘捕公文,这一切都是合法的。

  “砰,砰……”

  沈浪家的大门是脆弱不堪的,直接飞了出去。

  但是冲进门之后,见到的情形却让田十三有些惊愕。

  没有惊惶,没有惨叫。

  沈浪的父亲躺在床上,一边咳嗽,手里拿着一把柴刀。

  沈浪的母亲站在床前,手里拿着一把菜刀,而沈浪的弟弟猛地坐起来,手里拿着刚刚做好的拐棍。

  三个人都没有求饶,只是冷冷盯着黑衣帮的武士。

  沈浪不在家,他们的软肋也就不在,反而显得无所畏惧。

  田十三见状,不由得微微一愕,笑道:“老爷子,您这是干嘛呢?”

  他一边说话,一边抽出了铁尺,朝着沈浪父亲走去,脸上的笑容还是这么亲热。

  沈浪不在家,但田十三并不在意,只要抓住了这一家人,沈浪一定会出现的,插翅都难飞。

  沈浪的父亲道:“我们都是没用的人,都无所谓了。”

  田十三道:“您这是要持刀拒捕对吗?这形同谋反,那不好意思了,侄儿只能动手了。“

  说罢,他的铁尺轻描淡写地就要朝沈浪父亲的手臂斩去。

  这要是击中了,沈浪的父亲保证手臂粉碎断裂。

  与此同时,他手下的武士也朝着沈浪母亲和弟弟扑去。

  就在这时候,田十三忽然觉得背后汗毛猛地一竖,顿时猛地回头,却发现一个身影站在了沈浪家的门外。

  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手中甚至没有拿刀,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让田十三芒刺在背。

  这是一个高手。

  “奉城主之令,抓捕隐匿田地逃税者,闲杂人等立刻离去。”田十三喊道。

  在沈浪家门外的就是伯爵府的侍从金忠,其实他早就来了,只不过故意等到田十三破门而入的时候,他才出现的,这就是他做事的老辣之处。

  听到田十三的话后,金忠道:“哦,城主府办事我们本不应该打搅,但是我家主人请沈先生一家去参加婚礼,我若不将他们请回去,在主人那里就交不了差,能不能请你通隆一下。”

  这话一出,田十三心中暗感觉到不妙,因为对方很有礼貌,而且很淡定。

  他见过的人太多了,杀过的人也很多,深深地知道越有来头的人越淡定,反而没有背景的人喜欢放狠话虚张声势。

  田十三道:“敢问尊驾是?”

  如果对方真的来头大,那就从长计议,但如果对方没有什么来头,就不要怪他田十三心狠手辣了,反正他是以官府的名义办事。

  “金忠。”那个中年人道。

  这话一出,田十三脸色一变。

  他听过这个名字!

  当然金忠不算是一个大人物,在玄武伯爵府也不算太有本事之人。但是在田横的字典中,这是一个绝对不能惹的人物,因为他是伯爵大人的心腹仆从。

  而更让人胆战心惊的是他背后的主人,便是玄武伯爵金卓。

  田十三感觉到自己呼吸都粗重了许多,后背一阵阵冷汗冒出,甚至头发都一根根竖起。

  他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贵主人请沈浪父母参加婚礼?”

  “对!”金忠淡淡道。

  田十三立刻想起了沈浪那张漂亮的面孔,昨天凌晨分别后,沈浪便消失。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攀上了伯爵府关系,事情大大不妙啊。

  常年刀口舔血的田十三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现在还不确定沈浪和伯爵府的关系到了何种级别?

  但愿不要太密切啊,否则他就有天大麻烦了啊。

  ……

  注:兄弟们,拜求推荐票呀,我努力码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