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沈浪脱颖而出,夺标

  在这六个年轻人中,沈浪的竞争力可谓是极弱的,甚至没有竞争力可言。

  种子选手,毫无疑问就是王涟。

  这位玄武伯爵府的远亲,年轻的主簿大人坐在书房内,紧张,忐忑,兴奋。

  他当然知道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很多年了。

  他明明不是怒江郡的,而且本应该在家中专注读书准备考进士的,但是他偏偏来了玄武城做了掌管刑狱的主簿,这个工作他一点都不喜欢,他这样做的目的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当然知道金木兰不可能外嫁,只会招赘婿。

  但是他不在乎,他的家中不止他一个儿子,另外两个兄长,一个武举一个文举。

  他从小就被木兰迷住了,更何况这是百年豪族,哪怕做赘婿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巨大之权力。

  伯爵府世子无能,所以未来伯爵府的权力一定会掌握在金木兰手中。那么作为他的丈夫,毫无疑问会分享整个伯爵府的最高权力。

  这可是上千平方公里的封地,还有两千私军,外加天文数字的财富。

  所以,王涟对金木兰夫婿这个位置,志在必得!

  除了那个武举人莫野之外,没有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而且金木兰武功极高,所以他需要的是一个文人的丈夫,这样才能互补。

  王涟坚信,这次竞争自己必胜!

  当然,不仅仅是他这么想,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尤其是伯爵大人的心腹金忠,王涟是他亲自带来的,在心目中甚至已经把他当成伯爵府未来姑爷了。

  ……

  金木兰走进了第一间书房,他和王涟之间隔着一个屏风。

  感受到玉人的到来,王涟本能地呼吸急促起来,紧张到无法自抑。

  很快,他就要成为木兰的夫婿了,很快就要这具绝美的躯体同床共枕了。

  十几年的夙愿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王涟,未来你能给我带来什么?”金木兰问道。

  王涟稍稍压制激动的心情,道:“你我成婚之后,我会去考进士。从此之后,你主武,我主文,你我互补,一定会将玄武伯爵府治理得更加繁荣,一定会让金氏家族的百年基业发扬光大,代代传承。”

  王涟觉得,这就是金木兰心中最想要的。

  没错,玄武伯爵府的繁荣,祖宗百年基业的传承确实是木兰一生的追求。

  “多谢表哥。”金木兰道,然后她走了出去。

  ……

  金木兰来进入第二个房间,这里是武举人莫野。

  莫野武功很高,显得尤为冷静。

  金木兰进来的时候,他呼吸没有变,只是心跳稍稍加快了一点点。

  他对金木兰的渴望,一点都不亚于王涟。

  他是武举人,但也是普通人家出身,武功极高,但又仿佛到了一个瓶颈期。

  所以需要大量的资源,大量的上古武道典籍,这种东西花钱都买不到的,而金氏家族作为百年豪族,在这方面底蕴尤为深厚。

  而且金木兰的美貌和身材,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

  “莫公子,你若入赘伯爵府,未来能给我带来什么?”金木兰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

  莫野道:“我会考武进士,成为天下高手,率领伯爵府兵马四处征战,不断建立功勋,让金氏家族的地位和权势,再上一层楼。”

  “谢谢莫公子。”金木兰起身走了出去。

  ……

  接下来,金木兰去了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书房。

  她都是问的同一个问题,你若入赘伯爵府,未来能给我带来什么?

  这三个人的回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忠诚,愿意为木兰小姐效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因为这三人从小被伯爵府培养成才,这是他们唯一的答案。

  ……

  金木兰进入了最后一个房间!

  隔着一个屏风,沈浪感觉到了金木兰的气息,是那种非常好闻,非常浓烈的女人香。

  沈浪凝聚精神于双目,隔着屏风看到了金木兰的身体轮廓。

  目光再一次落在她胸前不可告人的位置上。

  36E!

  顿时,他的心跳再一次加速。

  “沈浪,你若入赘伯爵府,未来能够给我带来什么?”金木兰问道。

  “什么?”沈浪。

  “果然是二傻子。”金木兰心中笑道,然后语气温和问道:“就是你能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我的童贞!”沈浪心中本能道。

  当然,这话他只能在心里说说,如果敢说出口保证被打死。

  那么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呢?

  沈浪当然能给很多很多。

  比如,我是一个很好的妇科大夫,木兰你每个月那几天如果很痛的话,我可以帮你治疗。

  又比如,我会冶炼钢铁的秘方,能够让伯爵府的钢铁上升一个台阶,让金氏私军的铠甲更加坚固,刀剑更加锋利。

  又比如我眼睛很厉害的,木兰你练功如果筋脉哪里堵滞了啊,我都知道在哪里疏通。

  甚至,他都可以想到前面五个人是怎么回答的。

  王涟肯定说和金木兰文武互补,将伯爵府治理得更加繁荣,让金氏家族百年基业代代传承。

  莫野肯定是说自己的武功要练到很牛逼,然后带着伯爵府军队大杀四方,建立巨大功勋,让金氏家族的基业再上一层楼,甚至晋升侯爵之类。

  至于另外三人,都是伯爵府培养出来的,所以肯定说愿意奉献出忠诚。

  那沈浪应该咋回答呢?什么才是金木兰内心最想要的呢?

  听到沈浪一下子没有回答,金木兰道:“不要紧,你慢慢想,慢慢回答,不着急。”

  金木兰对别人的声音都很冷冽,对沈浪却本能地温柔下来。

  只不过,她这口气真像对待一个智商低能儿,唯恐吓到他。

  沈浪想了两分钟,然后找到了一个答案。

  “我能给你最宝贵的东西是……自由,只要你别去偷汉子,干啥都可以。”沈浪道。

  这话一出,金木兰一呆,然后美眸狠狠地隔着屏风瞪了沈浪一眼,恨不得冲过去将他揍一顿。

  什么叫偷汉子?我金木兰是这么毫无廉耻的女人吗?

  但是她心中并没有多么懊恼。

  “真是一个二傻子,没有一点心思。”

  然后,金木兰走了出去。

  屏风后面的沈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赢了六成了。

  金木兰为何要问这个问题?她是在测试这六个男人有没有野心啊?

  伯爵府的世子没有出息,所以未来金卓伯爵去世之后,整个伯爵府大权会落在金木兰手中。

  她当然是会全心全力地辅佐弟弟的啊。

  她最害怕的是什么?自己的丈夫会有野心,窥觎伯爵府的权力吗,甚至去谋害自己的弟弟。

  那样,她就是金氏家族的罪人了。

  她未来的夫婿,才华都是次要的,最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有野心,避免祸起萧墙。

  而你王涟和莫野,表现得那么牛逼的样子,一幅要和金木兰共同治理伯爵府的架势,金木兰内心不知道有多么担心。

  你们两人那么牛逼,把伯爵之位让给你们好不好呀?

  所以,沈浪的回答就表现出自己毫无野心。

  这才是最正确的答案,这才是金木兰心中最想要的。

  ……

  金木兰回到了父亲的大厅。

  此时,伯爵和夫人正焦急等待,见到她出现,不由得道:“这么快?”

  是啊,仅仅一刻钟不到,金木兰就挑选完毕了。

  “女儿,挑选好夫婿了吗?”伯爵大人道:“若你挑好了,我立刻派出十几波人,广发喜帖,晚上就成婚。”

  金木兰道:“挑选好了。”

  伯爵夫人起身激动问道:“是谁?王涟还是莫野?”

  金木兰道:“我挑选的夫婿是……沈浪!”

  ……

  注:兄弟们,投票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