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女神是我沈浪的!

  足足好一会儿,玄武伯爵才冷静下来,道:“祝氏家族求亲这件事情非常隐秘,连我都不知道,你为何会知道?从谁的嘴里听到的?”

  是啊,在场几人的目光望向了沈浪,以他卑微的身份如何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沈浪道:“徐家女儿的新未婚夫,张晋!”

  “张晋?”玄武伯爵道:“玄武城守军的新首领?”

  “对,就是他。”沈浪道:“我之前入赘徐家,被徐芊芊赶出家门的时候。她的新未婚夫张晋说要尽快举办婚礼,因为祝氏家族要向您家求亲,祝红雪想要迎娶金木兰小姐,他当时把我当成傻子没有防备才说漏了嘴,而且事后也吩咐徐芊芊一定不能泄露。”

  此时,伯爵府的心腹凑到伯爵大人耳边低语了一句,显然是将沈浪的身份背景告知。

  在玄武城,沈浪是一个名人。

  在所有人都不敢入赘徐家的时候,他沈浪挺身而出,当时就在玄武城内出名了。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傻子废物做了徐家的上门女婿。沈浪所有的家底都被挖了出来,包括他读书近十年,却连启蒙课程都没有完成,又比如他的脑子智商颇有问题等等。

  “就在两天前,徐家对外公布,赘婿沈浪偷盗家中财物,调戏侍女,所以被逐出徐家。”伯爵的心腹最后道,他声音稍稍大了一些,想必是故意让沈浪听到。

  听到这些话,玄武伯爵顿时大皱眉头。

  沈浪是不是偷了徐家的财富,调戏了徐家的侍女,这事不好说,伯爵大人偏向于不信。

  但是,沈浪读书近十年,连镇上学堂的启蒙教育都没有完成直接被赶回家,不学无术是妥妥的,这样的年轻人真是让人极其失望。

  况且在所有人看来,沈浪之所以愿意入赘徐家完全是为了贪慕虚荣。伯爵大人最看不得年轻人好吃懒做,贪慕虚荣,所以对沈浪的观感非常不佳。

  如果放在寻常时候,他是一定要教育一番的,但此时已经顾不得了,因为沈浪告知的事情太重要了,直接关乎伯爵府的命运。

  而且,他立刻判断出来,沈浪的话基本上就是真的。

  张家是越国的新晋贵族,而他们的靠山就是祝氏家族。

  张晋的父亲张翀刚刚担任了怒江郡太守,完全是因为天南行省总督祝戎的举荐。

  所以张晋知道祝氏家族的秘密,一点都不奇怪。

  对于张晋,玄武伯爵金卓是了解过的,甚至玄武城的权贵也都有点惊诧这张家是多么缺钱啊,堂堂太守之子竟然迎娶一个豪商的女儿,而且这个女儿还曾经招过赘婿。

  金卓伯爵倒是能够理解,张氏家族崛起得太快,根基不稳,而且想要继续壮大的话,需要大量的金钱,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张氏,所以他们是不好贪银子的,那么找一个超级有钱的姻亲就非常有必要了。

  所以张氏和徐家的联姻,就是典型的权钱联合。

  “立刻派几队人马,去各条官道上查探,一旦发现有祝氏家族的人,立刻回来禀报。”伯爵大人下令道:“现在关键要知道,祝氏家族求亲的人已经到了哪里?”

  “是!”一个心腹跑了出去,他会亲自带人去查探祝氏家族的人。

  然后,伯爵大人对沈浪道:“小伙子,我对你观感不佳。但是你告诉的这件事情非常重要,立下了巨大的功劳,我一定会给予重赏。说你要什么,只要不违反国家律法,只要不违反道德准则,我通通可以答应。”

  沈浪对这个伯爵大人的好感顿时再一次提升。

  人家这叫爽气,事情还没有验证,直接就给予重赏。

  伯爵大人这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不管沈浪要多少钱,多少地,都只要开口说一个数。而且不管沈浪有什么麻烦,伯爵大人都愿意为之解决。

  也就是说,徐家,林家和田横对沈浪的危机可以瞬间化解。

  只需要伯爵大人派人去传一句话,这三家保证不敢再动沈浪半根汗毛。

  但是,沈浪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这么重要的筹码,仅仅换来解除这次危机,仅仅只是用来对付徐家和田横也未免太廉价了。

  他要的是借机留在伯爵府,然后想办法接近金木兰,不断地表现,不断地耍存在感,最后嫁给……女神。

  沈浪发誓,以他的才华横溢,加上俊美的面孔,最多半个月就能够给女神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想要留在伯爵府,讨一份差事。”沈浪躬身道。

  他没有提徐家和田横要谋害他之事,因为根本不需要提,只要他留在伯爵府有一份差事,这两家自然就不敢动他的家人了。

  伯爵府听了之后立刻皱起眉头,之前他就对沈浪印象很不好,堂堂一个年轻人好吃懒做不好好读书也就罢了,关键还去做了徐家的赘婿,这就是贪慕虚荣,巨大之不孝。

  而且他觉得沈浪想要留在伯爵府完全是居心不良,其实伯爵大人的眼光还是非常犀利的。

  但是,他既然说出口了,就一定会答应。

  而且沈浪年纪还小,就算有什么坏毛病,在伯爵府的严厉管教下也能归正了。

  伯爵大人道:“既然你想要在伯爵府内谋一份差事,我可以答应你,而且你报信有功,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做仆役,但是……”

  伯爵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道:“但是,你来我伯爵府绝对不是享福的,也不会让你好吃懒做,反而会非常严厉地管教你,你可吃得了这份苦?”

  吃苦?!

  那还是算了吧,沈浪这辈子最不想要的就是吃苦劳累。

  但是为了女神,暂时吃几天苦还是可以的,当然仅仅几天,再多就受不了了。

  “是!”沈浪当然一口应下。

  接着,伯爵大人上前捏了捏沈浪的肩膀,摇头道:“你身体素质太差,练武的话年纪又太大了,这等年纪还是好好读书才有前途,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世子念书吧,你父母溺爱你,我伯爵府可不会,定要好好将你打磨成材。”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不就是《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高级伴读书童了?

  “好了,你身子毕竟有伤,先去休息,明日就跟着世子念书,你父母那边我会派人去告知的,然后送一笔金币过去。”伯爵大人道:“你若有什么麻烦,我也会一并解决。”

  瞧瞧,大人物就是这么大气。

  “是,伯爵大人。”沈浪道。

  伯爵夫人道:“金忠,去府里的裁缝给沈浪量身子,新制几件衣衫。”

  “是。”那个老仆道。

  沈浪心中又是一阵温暖,伯爵大人和夫人为人真是不错。

  “伯爵大人,夫人,小姐,小人先告退了。”沈浪躬身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然而,还没有等他走到门口,一个人冲了进来,便是伯爵大人的心腹,他刚刚要率领人马去官道查探祝氏家族的人到了哪里,还不到一刻钟就匆匆回来了。

  “主人,大事不好!”这位心腹跪下道:“我们在怒江郡城探子刚刚发来的飞鸽传书,祝氏家族的某个大人物昨夜已经到了怒江城,而且方向就是我们玄武伯爵府!”

  “什么?”伯爵大人惊呼。

  “什么?”沈浪心中惊呼。

  这就要命了啊!

  他已经成功地实施了第一步,留在伯爵府。

  接下来几天他就要施展第二步,不断地表现,不断地耍存在感。

  然后才是第三步,想办法入赘伯爵府。

  没错,是入赘。

  因为现状很简单,金木兰是绝对不可能外嫁的。

  可是祝氏家族的大人物竟然已经到了怒江城了,他今天晚上就会到玄武伯爵府向金木兰求亲,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时间了。

  什么不断表现,不断耍存在感,时间根本不够了。

  靠,半个月都不给我,三天都不给我,甚至一天时间都不给我!

  也就是说,金木兰今天就要成婚,留给沈浪时间最多只有两三个时辰了!

  否则,他的女神就要归别人了,他的荣华富贵也要飞了。

  不,女神是我的!

  ……

  注:拜票票,拜票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