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木兰女神的婚姻大事

  玄武伯爵府不在城内,而是单独拥有一个庄园和城堡,距离玄武城二十几里。

  之前沈浪只是远远看过这片城堡,内心被它的宏伟巨大所震撼,但是以他的身份是完全没有资格进入城堡之内的。

  徐家富甲一方,在玄武城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但徐家主一年也大概只能进入这个城堡两三次而已,而且最多是管家接待。

  徐家的宅院就已经足够大,足够富贵的了,但比起眼前这个伯爵府就什么也不是了。

  金氏家族这个伯爵,可是真正有封地的,和那些空有爵位的贵族完全不同。

  过去几百年历史中,玄武伯爵封地最大的时候曾经超过五千平方公里。后来因为政局动荡,大炎王朝和越国都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所以如今玄武伯爵的封地已经小了许多。

  但就算如此,玄武伯爵依旧是玄武城的最高统治者。

  玄武伯爵府庄园超过几千亩,有自己的田地,养殖场,果园,酒庄等等。

  城堡矗立在两三百米的山上,面积超过十几万平方米,城墙比玄武城还要高还要厚,守军也超过玄武城。

  所以一旦发生了战争,玄武城丢了的话,这片领地不算沦陷。

  而玄武伯爵府的城堡一旦丢了,那这片区域就是真的沦陷了。

  而此时,沈浪第一次进入了这个拥有几百里历史的城堡,整个怒江郡最高贵的建筑之中。

  ……

  玄武伯爵府小姐金木兰卸下了全身的银甲,全身上下仅剩紧身的蛇皮劲装,将她的魔鬼身材衬托得更加火爆,坚挺的山峰,圆滚的臀几乎要裂衣而出。

  她常年练武,身高超过寻常男子,一双大长腿无人能及,充满了绝对的力量和美感。身材修长而又健美,一身曲线傲人到让人无法直视。

  剥去身上的蛇皮劲装,木兰火辣的躯体走入巨大的浴池之中。

  每一次率军归来,最舒服的事情就是泡一次热水澡。

  沐浴完毕,她穿上了一身男子劲装,然后去拜见父母。

  一身男装的他,显得更加英姿飒爽,绝美冷艳。

  “拜见父亲,拜见母亲!”金木兰行礼。

  伯爵府的书房并没有那么富丽堂皇,但是里面的每一个物件都有百年的历史,非常考究而又内敛。

  甚至这里大部分的书籍,也都超过百年。

  玄武伯爵金卓今年五十几岁,长相英俊,气质平和,只是偶尔目光如剑仿佛能穿透人心。

  他是一个武人,武功修为很高,但大部分时候都没有佩剑,反而常年手握书卷。

  他位高权重,但很少身穿锦衣,大部分时候他不是穿着棉布衣衫,就是麻布衣衫。

  他也很少穿金戴银,唯一显得尊贵的,就只有腰间的这块玉佩。

  “木兰回来了?这次演武如何?”玄武伯爵问道。

  金木兰道:“不错,没有丢了金氏的脸面。”

  玄武伯爵笑道:“你说不错,那就是很好。”

  他望向女儿的目光非常慈爱,也非常复杂,轻轻叹息一声道:“你弟弟若是有你三分英武,我玄武伯爵府也不怕后继无人了,可惜啊……”

  金木兰道:“父亲,局面很不好吗?”

  “很不好!”玄武伯爵道:“整个大炎王朝都在施行新政,我越国也不例外,国君的意志已经非常明显了,新旧势力交替会加速,老牌贵族会纷纷被削去封地兵权。如此风云动荡时期,我玄武伯爵府的继承人如此无能,只怕是要断送我金氏家族几百年的基业,这让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说起自己的儿子,伯爵大人真是恨得咬牙切齿,太没出息了。

  金木兰道:“有女儿在,我玄武伯爵府就垮不了。”

  她这句话没有夸海口,如今的她确实是整个伯爵府的栋梁,是父母最大的骄傲。

  可是女子总是要嫁人的啊,金木兰已经二十二岁了。

  “女儿终身不嫁,留在家中辅佐弟弟,保护我金氏的百年基业。”金木兰寒声道:“谁要是让我嫁人就是要断我们伯爵府生路,谁就是我们家的死敌!”

  接下来三人间的气氛非常凝重,女儿为了家族付出这么大的牺牲,让伯爵夫妇心中难过,甚至连安慰的言语都无法出口。

  好一会儿,玄武伯爵转移话题道:“今天你回来的时候,你的骑兵在玄武城街道上撞伤了一个人?”

  “嗯。”金木兰道。

  玄武伯爵道:“尽心医治,治好之后再给一笔钱送回家去。尤其在这个时候,我们家族需要一个好的名声。”

  而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伯爵侍从的声音道:“主人,安大夫求见。”

  “让他进来!”玄武伯爵道。

  片刻后,走进来了一个年迈的老者,他就是伯爵府的三个医者之一,金木兰将沈浪带回伯爵府后,就是由这个安再世负责治疗的。

  “主人。”老医者安再世上前躬身道:“那个被撞上的年轻人已经醒来了,并没有大碍。”

  金木兰一愕,那个年轻男子不是被撞得很严重吗?!

  “那就好。”玄武伯爵道,但心中稍稍有些意外,这么小的事情有必要禀报他这个伯爵吗?让管家去处理这件事情都绰绰有余了。

  安再世道:“那个年轻人醒来之后,想要求见伯爵大人。”

  “见我?”玄武伯爵一愕,这个年轻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玄武城的官员都不敢贸然求见他,更何况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医者安再世道:“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伯爵大人说,关系到小姐的婚姻大事。”

  这话一出,玄武伯爵不由得郑重起来,眉头也皱了起来,点头道:“如果他身体没有大碍的话,就让他来见我。”

  ……

  沈浪身体确实没有大碍,只不过身上的筋骨受伤,走路稍稍有些困难,因为熬了一夜脸色也有些发白。

  来到玄武伯爵的书房后,他躬身行礼道:“学生沈浪,拜见伯爵大人。”

  他是玄武城的子民,从某种程度上也是玄武伯爵的子民,所以应该下跪行礼的,只不过沈浪来自于现代地球,当然不愿意向任何人下跪。

  玄武伯爵的脸色并不和蔼,但也没有故作威严,目光落在沈浪的脸上,对他的俊美颇有错愕。

  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人,这样的相貌在乡下人家很罕见啊!

  “学生?”玄武伯爵道:“你是什么功名?玄武城内的文武进士举人我都知晓,却不曾听过沈浪这个名字。”

  沈浪道:“学生是寒水镇学堂的学生。”

  说这话的时候,沈浪内心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寒水镇的学堂完全是启蒙教育,差不多相当于现代地球的小学而已,这种学历说出来实在有些丢人,关键他连寒水镇学堂都没有毕业,直接被赶出来了。

  玄武伯爵皱眉道:“你细皮嫩肉的,想必父母非常宠爱,让你专心读书,但到了这个年龄连玄武城的学堂都没有进入,实在枉为人子,大不孝!”

  伯爵大人此时内心对沈浪确实有些鄙弃,他的儿子已经是不学无术非常没有出息了,但也比眼前这个年轻人好上许多了。

  这话一出,沈浪内心对这位伯爵大人有了些许的好感,能够清晰感觉到他把玄武城所有人都看成了自己的子民,听到沈浪学习不佳,立刻代父母进行责备。

  “你被我府上的骑兵撞伤了,身体可有大碍啊?”伯爵大人问道。

  沈浪道:“学生身体无妨,只是筋骨有些痛。”

  伯爵大人道:“你说有重要事情告诉我,关系我女儿的婚姻大事,说说看。”

  沈浪道:“我听闻祝氏家族想要向您求亲,祝红雪想要迎娶伯爵府的金木兰小姐。”

  这是一个秘闻,现在几乎还无人知道。

  顿时间,伯爵大人脸色猛地剧变。

  祝氏家族?越国的顶级权贵,国君的亲家,天南行省总督和平南将军都出自于祝氏家族。

  一旦金木兰外嫁,谁来守护伯爵府,谁来统帅金氏家族的私军?

  这是有人要挖玄武伯爵府的根,要折断他家的栋梁啊。

  ……

  注:老大们,拜托投票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