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金木兰捡了一只沈浪回家

  徐芊芊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我可以抛弃践踏你,但你却要和往常一样迷恋我。你沈浪没有用的时候将你扫地出门,你有用的时候就进入我家里做牛做马。

  沈浪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转身离去。

  徐芊芊道:“沈浪,就算你会染色技艺,但完全改变不了什么,你还是之前的那个你,千万不要以为你的染料赢了我们家的工匠就有多么了不起,我们家有几十个染色工匠,全部连名字都没有。”

  这话倒是真的,所谓的染色工匠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仆役而已,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这个世界可不大流行。

  所以就算沈浪会制造染料,在徐芊芊眼中还是一个乡野村夫而已,哪怕是一个长得超帅,也只是卑贱之人。

  “你不会读书,不会习武,你什么都不会,除了进入我家染房你根本找不到一口饭吃。”徐芊芊道:“而且你不要忘了,你还欠田横一千金币。”

  林默不买沈浪的新染色配方,徐家想要巧取豪夺,那一千金币当然就没有着落了。

  此时,田十三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沈浪的面前道:“我还是那句话,今天晚上之前拿不到一千金币,杀你全家,我黑衣帮说到做到。”

  徐芊芊柔声道:“沈浪,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仅仅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你上哪里去赚这一千金币?唯一的生路就是投靠我家,并且将两个染色配方无条件献上,这样我可以让田横免了你的这笔债务。”

  田十三道:“天快要亮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你家拿钱,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有不到七个时辰。”

  徐芊芊道:“沈浪你该不会是对主簿大人王涟抱有期待吧?他不可能再来救你了,况且今天他也不是为了救你,只是因为和我未婚夫张晋有恩怨所以刻意打压我徐家而已,他才不会管你的死活。”

  徐芊芊这话倒是说对了。

  田十三道:“沈浪你放心,我们黑衣帮一定会用光明正大的罪名抓捕你全家,然后在半路上随便找一个由头让你们人间蒸发,你家是一个外来户,真的如同无根的浮萍一般。”

  徐芊芊道:“今日天黑之前,徐家若是见不到紫色和彩虹色的新染料配方,我真的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黑衣帮做事一贯来心狠手辣的,沈浪你脑子不好使,但在这件事情上要聪明一些。”

  然后,徐芊芊登上了马车,直接离去。

  田十三回头道:“太阳下山之前,我们去你家要钱。”

  然后,他将腰上的刀扛在肩膀上,慢悠悠地走了。

  他再也不需要跟着沈浪了,因为沈浪极其孝顺,只要盯着他的父母弟弟,沈浪哪里都去不了。

  整个过程中,沈浪半句话都没有说,就安静地看着这对男女表演。

  走出几十米后,徐芊芊在马车上掀开帘子,看了街道中央孤零零的沈浪,忽然噗刺一笑。

  “弱小真是原罪,看上去真的好像一条狗。”

  “沈浪,以你的身份能够进入我家做仆役,也算是莫大的恩赐了,否则似你这等无能之辈也只能饿死。”

  这些心里话,徐芊芊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说出口,否则就太伤她的气质了,会显得刻薄。

  ……

  沈浪站在街道中央。

  赚钱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就算赚再多的钱,没有权势和力量的保护也只会带来灾祸,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徐家,林家,田横的黑衣帮。

  这三股势力任何一家对于沈浪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田横和徐家今天晚上一定会动手,会用父母和弟弟的生命逼迫沈浪交出两种染料配方。

  而且就算沈浪交出了,除非今后一辈子在徐家做仆役,不断开发新染料做牛做马,否则一家人还是不得安宁。

  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了。

  本来他的终身软饭计划还想等到再成熟一些,需要进行一定的铺垫和造势。

  现在看来,必须提前了。

  沈浪将这个方案在脑子里面预演了一遍又一遍。

  此时,天已经快要蒙蒙亮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沈浪要抓紧时间出城,去方圆几百里内顶级权贵之地。

  玄武伯爵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马蹄声,撕碎了黎明前的宁静,甚至整个地面都微微颤抖。

  沈浪转身一看,见到了一支骑兵队伍。

  这是一支精锐的骑兵,足足有上百骑之多,每一个骑士都身穿铠甲,高头大马,手持大剑,背着大盾。

  沈浪几乎一眼就能看出这支骑兵需要耗费多少金钱才能打造出来,这样的骑兵不管是在中国古代还是在西方中世纪,都算是绝对的王牌力量了。

  究竟是何等人家,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精锐的骑兵,拥有这样的排场。

  很快沈浪就看到了这支骑兵的旗帜,还有盾牌上的徽章。

  这就是玄武伯爵府的骑兵!

  玄武伯爵府金氏,是真正的百年豪门贵族。

  在三百年前金氏家族就镇守玄武城,甚至玄武城的名称就来自于金氏家族的称号。从某种程度上,玄武伯爵就是玄武城的主人。

  这支骑兵的首领,身穿银甲,身材修长,因为带着遮面头盔,只露出两只眼睛。

  但这仅仅露出的两只眼睛,如同秋水剑一般冷冽。

  这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眼睛极其美丽的女人。

  尽管没有见到面孔,但这个女人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

  她……就是方圆几百里内传说级的女神,玄武城公主,无数青年俊杰的梦中情人,玄武伯爵府的顶梁柱金木兰。

  沈浪稍稍有些错愕,他本来就是要去伯爵府的,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闪,闪!”

  “让路,让路!”

  “净街,净街!”

  骑兵队伍前面的两个武士手持旗帜,高声大呼,驱离站在街道中央的沈浪。

  就沈浪这幅羸弱的身体,要是被这支骑兵撞了,保证全身筋骨断折惨死!

  他飞快地退到街道的边上去,为这支骑兵让开去路。

  然而,就在沈浪要离开街道的时候,忽然故意脚下一绊,慢了下来。

  因为他临时增加了一个小计划。

  “砰……”

  这支队伍边缘的一个骑兵,直接从沈浪擦身而过,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沈浪的身体撞飞出去!

  他,这是碰瓷啊!

  “媳妇,三年前你就撞过我一次,不如再撞一次,然后带我回家吧!”

  沈浪心中暗道,然后身体飞出去好几米后,跌落在地上。

  他不是专业碰瓷的,但这一次他的力道,角度和时机掌握得完美无缺。

  落地之后因为伤得不重,他还用力咬破了牙龈,让鲜血溢出嘴角,这个时候一定要卖惨。

  金木兰目光一缩,然后玉手一举,顿时一百多骑在很短的距离内直接停了下来。

  前面两个骑兵立刻下马,要上前查看沈浪的伤势,没有想到金木兰更快,整个娇躯直接从马上跃起,在空中弹飞十几米。

  沈浪心中震惊,好厉害啊!

  金木兰走到沈浪的面前蹲下,摘下手套将玉手放在沈浪的鼻孔处探呼吸。

  沈浪本能地动用了X光透视和智脑,哪怕隔着铠甲,也清晰得到了一个信息:36E!

  天哪?虽然根本看不见,但沈浪也觉得有一点点热血翻涌。

  “这个年轻男子长得好俊美啊?而且仿佛有点眼熟!”这是金木兰的第一感觉。

  沈浪伤得不重,呼吸当然也平稳有力。

  但他是医生啊,轻而易举装出了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样子,再加上他嘴角溢血,看上去真是很惨的样子,让金木兰望之美眸一颤。

  整个玄武城的人都是他家的子民,从小父亲就教导她爱民如子。

  尽管平民百姓挡住军队去路被撞死是活该,但金木兰是绝对不允许一个无辜平民死在自己面前的。

  “将军,小人将他送到附近的医馆救治吧。”旁边侍从道。

  “千万不要。”沈浪心中暗道:“媳妇,将我带回家吧!”

  金木兰摇头道:“不行,普通的医馆不放心,还是伯爵府的大夫更加高明,将他带回府中医治,绝不能让无辜的平民死在我们蹄下。”

  哇!她声音也好听,如同冰块坠入湖水一般清脆!

  “是!”她的侍从道,然后轻飘飘地将沈浪抱起来,轻轻一踩马镫直接上马。

  金木兰的侍从也是一个女子,只不过比寻常男子还要彪悍壮硕,沈浪被她公主抱在怀中真是有些羞耻,还要始终装昏迷的样子。

  “回府!”金木兰一声令下,率领骑兵快速赶回玄武伯爵府。

  受伤而又漂亮的小白脸沈浪被玄武城公主金木兰捡回了家。

  “沈日天,决定你人生命运的时刻来临了。”沈浪拼命再给自己打气。

  “这次能不能拯救全家,能不能干死徐家,能不能干死田横,以后能不能吃香喝辣、荣华富贵,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

  注:老哥们,求推荐票啊,让主角浪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