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啪啪打脸前妻,赔礼道歉!

  沈浪还没有出来,但是徐家染出来的金黄色和紫色丝绸已经放在桌面上。

  此时,整个大厅点燃了几十根蜡烛,亮如白昼。

  之前沈浪染出来的金黄色丝绸也摆在了旁边。

  如果单独看还很难分出高下。

  但在高光下两块丝绸细细比较,还是可以分辨出徐家染出的金黄色丝绸比沈浪那块更加华丽,更加纯粹。

  这是很正常的,徐家更加专业,物力更丰富,经验也更老道,所以得到沈浪的配方后,完全可以制造出更优秀的黄色染料。

  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徐家的这块紫色丝绸上,在无数烛火的映衬下它显得尤为亮眼。

  徐家最出色的染色工匠躬身道:“老爷,小姐,这就是我们的紫色新染料。不再是用蓝色和红色混合而成,是从一种紫草中提炼出来的,我们精益求精所以没有投放上市,但染色效果比起之前好上了太多太多了。”

  徐家主,林默等人纷纷对着烛火看这紫色的丝绸。

  果然生动了许多啊,和之前的紫色染料完全有了质的飞跃。

  不但颜色纯净度高出了许多,而且鲜艳了不止一个级别,真是极其优秀的紫色新染料啊,徐家又要大发一笔横财了。

  这才是徐芊芊的底气,要稳赢沈浪的底气。

  那位年轻的主簿大人将丝绸那在手中细看,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全新的紫色确实非常优秀。他虽然不是贵族,但也是出身名门,尤其偏爱紫色锦缎,对这方面是非常有鉴赏能力的。

  徐芊芊道:“许工匠,关于金黄色新染料的事情,你和几位大人说一说。”

  那位徐家最出色的染色工匠道:“启禀诸位大人,小人家里世世代代干的染料活计,小人也从小爱钻研。尤其黄颜色是专供国君的,所以小人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了黄颜色和紫色上,我实验过了上百种原料,而槐米就是其中一样,这里有小人的原始记录本为证。”

  说罢,他交上来了一个册子。

  这位负责玄武城刑狱的主簿大人接过来翻看一看,里面果然密密麻麻记录着各种尝试配方,其中就有槐米。而且看这字迹已经有些时日了,不是作假。

  这个染色工匠道:“这沈浪以前是徐家的姑爷,不过因为智力低下被人瞧不起,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竟然来我的染房溜达,我用槐米做新染料实验的时候,被他瞧见了。”

  他并没有完全说谎,他确实用过槐米做黄色染料的实验,但他不知道往里面加入明矾提亮,这是最关键的一步,缺失了当然不成。而且因为工序的原因,使得他用槐米提炼出来的颜色并不是出类拔萃,所以他的槐米配方算是失败了。

  之前的沈浪经常去染房溜达,喜欢看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也是真的。

  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徐家主和徐芊芊才有绝对的自信,这个金黄色染料配方不是沈浪自己研究的出来的。

  这二人对沈浪的能力实在是太了解了,一个低能儿,真的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徐家主道:“诸位大人,此时人证物证俱在,可以抓人了吧。”

  他虽然说的是诸位大人,但是眼睛却直接盯着那位年轻的主簿大人,如果不是这个愣头青多事,沈浪早就抓起来了。

  那个年轻的主簿大人看着这本册子,又看了手中全新紫色染料的丝绸,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看来确实如此了。”他淡淡道。

  “来人,去将里面的沈浪抓来。”徐家主喝道。

  然后不等官差出手,徐家的武士越俎代庖直接冲了进去。

  而在这个时候,后院的门被推开,沈浪走了出来。

  徐家主寒声道:“沈浪,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等着进大牢吧!”

  沈浪顿时望向了那个年轻的官员。

  主簿大人淡淡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偷窃。”

  沈浪先望向徐家提供的金黄色丝绸,果然明艳出色啊。

  这点他毫不意外,得到了沈浪配方的徐家,本就应该做得比他更好。

  沈浪道:“这就是你徐家用尽全力做出的金黄色染料吗?”

  徐家主道:“对,是不是比你的更加出色华丽呢?”

  沈浪道:“是比我之前染出来的那块更出色,但是我说过了,我对配方有保留,那和我刚刚染出来的这块丝绸比比看呢?”

  沈浪拿出了他刚刚染出来的金黄色丝绸,二十一世纪改良配方。

  所有人目光凑了上来。

  徐芊芊眼睛一缩,她一眼就判断出,沈浪刚染出来的金黄色丝绸赢了,比徐家的好了连一成半左右。

  怎么可能?!

  沈浪真的制出了更好的金黄色染料?

  这个提升的幅度虽然不大,在场的几个官员甚至都分辨不大出来。但是徐芊芊和徐家的工匠一眼就看出了,沈浪刚染出来的黄色丝绸,更像是黄金,显得更加华贵。

  徐家主心中惊愕妒忌。

  没有想到沈浪真的还藏着掖着,竟然还有更高的金黄色配方。

  不过,他不相信在场的官员能分辨出来。

  于是,徐家主寒声道:“我看也差不多啊,根本赢不了我家的金黄色丝绸。所以,你压根不能证明配方不是从我家偷的。”

  对于徐家主的无耻,沈浪早有预料。

  所以,战线不在金黄色,而在紫色上。

  沈浪目光望向桌面的那块紫色丝绸,这就是徐家的新紫色染料吗?果然非常出色啊,比市面上所有的紫色丝绸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这色泽纯净度很高啊,而且非常明艳!

  难怪徐芊芊有必胜的把握。

  但是……

  比起沈浪用石蕊地衣提炼的紫色染料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紫草提炼的紫色染料还是太单调了,而且有一点点苍白,没有灵气。

  沈浪顿时笑道:“徐芊芊,眼前这块丝绸的紫色,确实是你们徐家最高的水准了吧?绝对没有藏私了吧!”

  “没有。”徐芊芊道:“沈浪,除非你制造的紫色染料比我家的更高明,否则你依旧是无耻的盗窃者,不但偷走了金黄色染料配方,还偷走了紫色染料新配方,真是家贼难防啊!”

  沈浪二话不说,拿出了自己染出来的紫色丝绸,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瞬间,徐家主和林默眼睛猛地大亮。二人先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然后是无比贪婪的目光。

  任何东西最怕的就是比较。

  之前单单看徐家的紫色丝绸觉得还不错,但此时和沈浪染出来的紫色丝绸比起来,差距完全清晰可见。

  徐家染出来的丝绸虽然已经紫得非常纯粹了,但太单薄,看上去廉价而且艳俗。

  然而沈浪这片丝绸染出来的紫色,深邃灵动,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根本不需要人判定输赢了,完全一眼就能立判高下。

  沈浪冷笑道:“徐家主,徐芊芊,我这新的紫色染料该不会又是偷你们家的吧?”

  徐家主和徐芊芊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内心无比惊讶。

  这怎么回事?

  沈浪在她家入赘几个月,她最了解不过啊,智力低下,不学无术,完全是一个废物啊,什么都不懂啊。

  怎么此时竟然研制出了两种如此出色的染料?

  金黄色和紫色,这两个巅峰之色,足够颠覆整个市场,足够引起染料工艺的革命啊。

  这真的不合理啊,沈浪蠢笨如猪的人,怎么可能会懂这些?

  徐芊芊的想法原本是对的,但她完全没有想到之前那个愚蠢的沈浪已经死了,眼前这个沈浪是穿越过来的地球人灵魂。

  沈浪冷笑道:“莫非是这块紫色丝绸赢得还不够明显?那这一块呢?”

  紧接着,他拿出来的杀手锏,彩虹丝绸!

  在亮如白昼的无数烛火之下,这彩虹丝绸美轮美奂,惊艳绝伦。

  所有人完全倒吸一口气凉气!

  这怎么可能?

  太华美了,太灵气了啊。

  多姿多彩,却没有丝毫艳俗,关键颜色的过度竟是如此自然。

  如果说之前沈浪拿出的紫色丝绸是大胜,那这个全新的彩虹染色丝绸,则完全是碾压了,将徐家的那片紫色丝绸衬托得俗不可耐,不堪入目。

  沈浪笑着问道:“徐家主,徐芊芊,我这彩虹丝绸的新染料配方,难道也是从徐家偷的不成?我早就说了,在染色工艺上,我一人足够碾压你们整个徐家,还说我偷你家的配方,真是可笑可耻!”

  空气中仿佛传来了啪啪啪的打脸声。

  徐家主和徐芊芊惊诧地望着沈浪?

  对于这个赘婿,难道她们错过了什么吗?

  他既然如此精通于染料技艺,为何徐芊芊完全不知?

  这种染料技艺对于别家来说或许用处不大,但对于徐家来说就太有用了,完全能够让徐家的生意再上一层楼啊。

  在古代其实丝绸都差不多的,关键就在于染色。

  一旦颜色技艺远胜竞争对手,就可以让丝绸和布匹生意立于不败之地啊。

  沈浪朝着那位年轻官员道:“主簿大人,请您主持公道。”

  这位年轻的主簿望向徐家主一眼道:“请您确认一下,这紫色染料和彩虹丝绸染料是不是沈浪从徐家偷的啊?”

  顿时,徐家主脸色一阵抽搐。

  这个年轻主簿真是一个愣头青啊,离开城主府的时候,难道他的上官还暗示得不明显吗?

  徐芊芊的未婚夫可是郡守大人的儿子,你得罪张家难道不要前途了吗?

  徐家主心中怨毒瞥了这位年轻主簿一眼,真的起了将他赶走罢职的念头。

  不过那也是需要幕后操作的,至少需要郡守大人动手,而且表面上他一个商人不能对一个主簿无礼。

  “不是!”徐家主寒声道。

  年轻的主簿望向徐芊芊道:“徐小姐,你说呢?这紫色染料和彩虹色染料配方,是不是沈浪从你家偷的呢?”

  徐芊芊美眸一缩,她看出来了,这位年轻的主簿不仅仅是愣头青啊,他在内心敌视徐家啊。

  徐家难道和他有什么过节?又或者张晋和他有过节?

  这位年轻主簿有什么胆子敢和郡守大人的姻亲做对?

  “不是。”徐芊芊淡然道。

  “既然不是,那沈浪就是冤枉的了。”年轻的主簿大人道:“徐家主,徐小姐,两位给沈浪赔礼道歉吧!”

  徐家主顿时要气炸了,冷哼一声,猛地一甩袖子直接离去了。

  徐芊芊脸色变幻几下后,朝着沈浪微微一福道:“抱歉了,因为之前的一些误会,所以冤枉了你,告辞!”

  然后,她曼妙优美的身姿也款款离去。

  她已经决定了,回去之后立刻让张晋报复这位年轻的主簿,玄武城内绝对不允许有敌视徐家的官员存在。

  待徐芊芊走后。

  沈浪朝着这个年轻的主簿拱手行礼道:“多谢主簿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兄台近年可好?玄武伯爵府的金小姐可安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