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我要的不是赢,是碾压!

  沈浪不由得再朝田十三望去,因为他代表黑衣帮田横的意志。

  而刚才沈浪在做染料的时候,锦绣阁林默出卖他,派人去通知徐家前来,田十三很显然是看在眼里的,但他没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更没有提醒沈浪。

  所以,此时沈浪面对的是三个庞然大物。

  徐家,林家,黑衣帮田横。

  那么现在他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承认这个配方是偷的,然后立刻去执行软饭升级大业,有权有势之后再疯狂报复。

  因为徐芊芊当着玄武城的官员答应了,如果沈浪认罪就一切既往不咎。

  她是爱惜名声之人,若沈浪认罪的话,她今天肯定是不会当面发难,只会让花钱让田横秘密处理掉他,那样至少沈浪今天就安全了。

  可是!

  想要将这盆脏粪水泼在沈浪的头上,还要让他唾面自干?

  万万做不到,沈浪绝对不会这般窝囊。

  沈浪望着徐芊芊,问道:“你说我这金黄色染料新配方是偷的,有何证据?”

  徐家主冷笑道:“你沈浪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而已,而我徐家做了几十年丝绸布匹生意,对染料是最最擅长不过的事情。这金黄色的染料配方是我和芊芊呕心沥血亲自研发的,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足足耗费了几年的时间,我们将这个秘密藏着掖着,就是想要国君织造府一个惊喜。然而没有想到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不但偷取我家财物,调戏我家侍女,连关系到我家命脉的染料配方都偷。”

  然后徐家主寒声道:“芊芊,这新配方何等重要之事,你为何放在抽屉里面?”

  徐芊芊道:“对不起父亲,之前我对沈浪完全信任,根本不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然后,她望向沈浪道:“在徐家的时候,有仆人欺负你,我就抽了他们鞭子,下令任何人再敢说你半句坏话就赶出家门。你在徐家无人搭理,我不嫌弃你智力低下,木讷愚笨,每日都来与你说话,我对你这般好,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为了报复我抛弃你,报复我个人就是了,为何要断我家族的命根?再说你若不做出那些丑事,我徐家又怎么会赶你出门?”

  这话一出,在场官员脸色稍稍有些怪异。

  不过对于徐家主和徐芊芊言语,有一半他们是相信的。

  徐家确实精通于丝绸染料,否则他们的丝绸也不能专供国君织造府。而沈浪不学无术低能儿的名声他们也有耳闻,所以他们也坚定认为这个新配方是徐家研究出来,是沈浪偷窃的。

  沈浪缓缓道:“你没有证据,我也没有证据,但谁都会相信这新配方是你徐家研究出来的,我有口难辩。”

  徐家主心中暗笑:“你知道就好。”

  这件事情真是爽啊,不但白白得了一个绝妙的金黄色染料配方,而且顺便还名正言顺将沈浪打入牢狱。

  顿时,徐家主寒声道:“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抓人吧!在酷刑之下,我不信这废物不招供。”

  “徐家主何其急也?”沈浪笑道:“虽然我百口难辩,但想要证明这一点却轻而易举!说来也真巧啊,为了防止眼下这种情形的发生,我故意将这个金黄色染料配方做了一些保留,其实我手头上还有更高级的配方。”

  沈浪又道:“徐家主,想要证明我是不是从徐家偷的染料配方很简单。我若是能够制造出比刚才更好的金黄色染料,那就真相大白了不是吗?”

  徐芊芊笑道:“你虽然从我家偷走了配方,但你太不专业了。所以只要稍稍认真一点,完全可以制造出比刚才更好的。”

  沈浪道:“我不专业,但你家够专业了吧,你号称那个配方是我从你家偷的。你徐家动用全家之力制造金黄色染料,然后和我比一比,看看谁的金黄色更加华丽,染出来的丝绸更加尊贵,一切都高下立判。”

  沈浪确实有所保留,他之前交出的金黄色配方是中国十七世纪的。

  但他的智脑里面,还有二十一世纪改良后的配方,尽管主材料是一样的,但比例火候稍有不同,还加了一些别的添加剂。

  但是改良后的金黄色配方,也只能提升一两成左右。

  徐家已经拿到他的配方,沈浪在黄颜色上能赢,但不能彻底碾压。

  所以,他还要再开一条战线。

  于是沈浪道:“当然,如果仅仅只在金黄色染料上赢你们,还无法证明我的才华,你精通于染料,那么我问你,哪一种颜色最难?”

  徐芊芊道:“最难的颜色当然是紫色,那才是染色工艺的巅峰。”

  没错,在古代最难染出的颜色是紫色,而不是黄色。

  当然不是染不出紫色,在中国古代先有用紫草根做紫色染料,但是颜色低劣。之后用紫紶这种染色海螺制造紫色染料,紫色才好看一些。

  齐恒公就喜欢穿紫色的衣衫,当时一匹紫色的布顶得上五匹白布,可见昂贵珍稀。

  在西方用染色海贝制造紫色染料,古代及的托勒密王朝末代女王也超级喜欢这种紫色,不但衣服,甚至船帆都染成了紫色。

  但不管是染色海螺还是染色海贝提炼紫色染料,耗费的成本都是极度惊人的,仅仅一克的染料就需要三百只染色海贝。

  此时大炎王朝,还没有找到从染色海贝,染色海螺提取紫色的办法,那么这世界紫色染料从何而来?直接就是用蓝色和红色染料混合而成的。

  但是染色效果实在是不敢恭维,首先是染色不均,颜色呆板拙劣,最关键是两种染料的湿牢度不一样,所以紫色丝绸往往容易褪色。

  沈浪道:“紫色染料比黄色染料更难对吗?”

  徐芊芊道:“那是当然!”

  紫色染料被这个世界的布匹丝绸界誉为不可攻克的难题。

  “为了彻底证明我在染色工艺上的才华,我们不仅比黄色,还比紫色。”沈浪道:“你徐家动用全家之力制造这两种颜色,我只有一个人,也没有钱,我用最简单最低的成本制造染料,然后当着在场几位大人的面,看谁制造出来的染料最出色,最染出来的丝绸最美丽动人?”

  “我会向所有人证明,在染色工艺上,我沈浪一人足够碾压你们整个徐家,让所谓的偷窃罪名成为彻底的笑话。”

  “沈浪,你真是幼稚可笑。”徐家主冷笑道:“我们凭什么要和你比?浪费我们时间,直接拿下,在牢里动刑不信你不招供。”

  沈浪望向在场几位官员道:“几位大人,觉得我的法子如何?”

  在场几位官员平常都被喂饱了,而且城主府也专门打过招呼。

  所以,沈浪问他们的时候,几位官员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根本不搭理。

  沈浪朝着最年轻的那个官员一直看。

  这位年轻主簿大人在玄武城中掌管刑狱,抓不抓沈浪他的话语权最大。

  与此同时,沈浪脑子里面回忆着和这位年轻主簿大人的往事,尤其是他说过的话。

  如果记忆没有出现差错的话,这位大人会站在徐家对立面。

  见到沈浪目光望来,那个年轻官员大约犹豫了半分钟。

  然后,他直接站出来道:“徐家主,就让他试试看,如果他赢不了徐家,就证明他的配方是偷的,直接抓了便是。”

  这位年轻官员一开口,顿时徐家主目光一冷。

  这些官员平时都喂饱了,对徐家的事情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前这个主管刑狱的主簿大人刚刚到任不久,虽然还没有收过徐家的钱,但城主大人已经吩咐过他了。

  为何他此时却要唱反调?难道不知徐家马上要和太守联姻吗?

  徐家主寒声道:“王大人,你确定?”

  年轻的主簿大人道:“我确定!”

  这位年轻的主簿主管刑狱,要抓人的话还真饶不过他去。

  徐家主眉头一皱,便要拿出城主府压这位年轻的主簿,但是徐芊芊却扯了扯父亲的袖子。

  对沈浪没有人比徐芊芊更了解了,他哪里会什么染色了?

  这金黄色染料配方沈浪从哪里得来不得而知,但徐家已经试过了沈浪的那个配方,她家远比沈浪更专业,所以制造出来的黄色染料也比沈浪更加出色。

  至于紫色?

  不自量力的沈浪还不知道,徐家刚刚攻克了紫色的新染料配方,用了全新的材料,简直是颠覆性的,可以秒杀市面上一切紫色丝绸。

  沈浪怎么都必输无疑,早死晚死都是死,为了这点小事当面和主簿大人对抗非常不智。

  得到女儿的暗示,徐家主皱眉道:“那就依王大人的,看这废物能拖到何时?”

  沈浪道:“若是在黄色和紫色染料我都赢了你们,那证明了什么?”

  徐芊芊不甘道:“那证明之前那个黄色染料配方不是你偷的,是我们冤枉了你。”

  沈浪道:“那到时你们就要承认污蔑啊,还就要向我赔礼致歉了。”

  徐家主寒声道:“等你赢了再说吧。”

  沈浪道:“那好,就以三个时辰为限!三个时辰后,一较高下,真相大白!”

  “可以!”在场的一名官员道。

  徐家主道:“立刻去家里,抽取最好的大工,芊芊亲自坐镇,务必制造出最好的紫色染料。”

  “是!”徐芊芊道。

  这次,徐家要动用全家之力了。

  而沈浪依旧只有一个人,朝着林默道:“林老板,又要借用你的后厨一用了。”

  “当然。”林默道。

  ……

  沈浪进入后厨之后,依旧用槐米和明矾制造黄色染料。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直接从智脑中调出的二十一世纪的改良配方,就没有那么粗糙了,而是加入了其他的辅助材料,比例和火候都有了变化。

  虽然主材料不变,但通过了现代科技的改良之后,制造出来的黄色染料效果会更上一层楼,更加像是黄金的颜色。

  当然,改良毕竟是改良,无法彻底碾压原有的配方。

  所以,关键还是紫色。

  用最快速度配制了改良的金黄色染料配方,任由在那里熬煮着。

  接下来,沈浪重点放在紫色染料制作上。

  掏出了他的秘密武器。

  紫色染料最好的来源,石蕊地衣。

  这是一种苔藓,到处都是,压根就不值钱,但用这种材料制造出来的紫色,是最生动,最活泼,最靓丽的。

  在十八世纪的英国,库斯伯特无意中发现了一种苔藓植物可以制造紫色染料,而且效果无比之好。

  从此之后,这种石蕊地衣提炼的紫色染料一直统治染料届一百多年,一直到化学工业突飞猛进后,才有了成本更低廉的人工合成紫色染料。

  那么沈浪为何提前预备了石蕊地衣呢?

  因为这是他的有备无患啊,万一金黄色配方不够分量,那就再加上这个紫色的。

  沈浪将已经干掉的石蕊地衣碾碎,然后和煤灰,尿液一起熬煮。

  很快就得出了纯粹的紫色。

  接下来,再用明矾提亮。

  很快,成本低廉,但是靓丽美妙的紫色染料就出来了。

  比起这个世界的紫色染料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然后,沈浪拿起一片无色的丝绸放在染料里面染色,染色完毕之后,再放在太阳地下晒。

  很快,紫色的丝绸出现了。

  好美妙的紫色的,如此明艳生动,高贵内涵。

  完全将这个世界的紫色丝绸秒杀了。

  然而,沈浪要做的不仅仅是紫色。

  光一种紫色是能够赢徐家,但打脸都还不爽。

  他抓紧一切时间,直接利用林默家的材料,制造出了七种染料,要染出最最华丽,最最神秘,最最神奇的彩虹丝绸!

  也就是将红橙黄绿蓝靛紫其中颜色,染在同一块丝绸上。用分割分段的方法进行染色,如果速度足够快,动作足够精准,制造出来的彩虹丝绸会无比惊艳,无比飘逸。

  尽管他不是专业的染工,但确实染料爱好者发烧友,但是在丝绸博物馆的时候,他接连去玩了半个多月,完全当作很有意思的兴趣课沉迷了蛮长时间。

  而之前这个沈浪入赘徐家的时候,天天都看到工人在染布,留下了相关的记忆。

  最关键是沈浪脑子里面的外星人笔记本电脑里面有资料,把每一个步骤,每一种材料都写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虽然做不到最专业最好,但已经足够可以了。

  三个时辰后,沈浪的金黄色丝绸,紫色丝绸和彩虹丝绸全部染成了。

  紫色丝绸就已经足够大赢徐芊芊了。

  而这个彩虹丝绸,则完全是杀手锏。

  是这个世界前所未见的,这惊艳绝伦的效果,足够可以将徐家的丝绸碾压成为渣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