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逼我打你脸?好啊!

  听到沈浪和林老板的对话,旁边田十三内心震撼之余也十分惊喜,义父田横虽然答应了沈浪,但心中完全不抱希望的,只是赌性大赌一把而已,反正他答应徐家三天内杀沈浪。

  但没有想到沈浪竟然真的做到了,义父竟然真的得到一千金币,那负责这件事情的田十三当然也有莫大功劳。

  “厉害,服了。”田十三朝着沈浪竖起了大拇指。

  沈浪来到后院厨房中,将房门关闭,开始制造染料。

  “林老板等我一个时辰。”沈浪道。

  “好,我这就去准备金币。”林默道。

  ……

  这金黄色的染料制造过程是非常简单的,2001年出版的《丝绸》中有详细叙述,杭州的丝绸博物馆也有专门的体验课程。

  将槐米放在水中熬煮,将黄色的汁液煮出来,去掉渣子,黄色染料就出来了。

  然后,加入明矾继续熬煮,这样黄色就变成了华丽高贵的明黄色,亮堂堂,金灿灿的。

  所以,仅仅不到两个小时,沈浪就制出了半碗金黄色染料。

  最后,沈浪把明矾和多余的槐米全部放在火里烧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

  沈浪推开门。

  锦绣阁老板林默,还有田十三立刻冲了上来,神情充满了期切。

  沈浪直接将这半碗金黄色的染料递过去。

  林默双手微微颤抖,在太阳光下仔细看这全新的染料。

  他不得不发抖,这可不仅仅是染料,而且是他林家崛起的命根子。

  “这种金黄色的染料不仅颜色出众,而且在丝绸上的湿牢度也极其出色,染色之后几乎不会褪色。”沈浪道:“林老板的两千金币准备好了吗?”

  林默朝着桌子上一指,上面有一个箱子,而且盖子敞开,里面满满当当都是金币。

  每个金币半两多重,这一千金币有几十斤。

  两千金币,完全是一笔巨款啊,扣掉给田横的一千金币后还剩下一千,足够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了。

  在现代地球一辈子,沈浪都没有赚过那么多钱。

  “配方呢?”林默问道。

  沈浪将怀中写好的秘方递了过去。

  林默打开一看,上面只有短短几十个字,不由得一愕道:“这么简单?”

  沈浪道:“对,就这么简单。”

  林默道:“成本还不高。”

  沈浪道:“对,很低。这个世界很多事情,点破之后就简单得很。林老板该不会觉得用两千金币买这几十个字不值吧?”

  “不,很值很值。”林默笑道。

  沈浪道:“林老板现在就可以亲自去验证这个配方,半个多时辰您就可以自己制造出这金黄色的染料,等您完成之后我再拿着金币离开。”

  林默没有让下人去做,自己去准备材料,自己去后院厨房验证沈浪给的配方。

  仅仅一个小时后,林默就制成了金黄色的染料,甚至比沈浪的更加出色。

  “这事成了,我林家要发达了。”林默大笑。

  沈浪道:“那恭喜林老板早日打败徐家,取而代之,告辞了!”

  他抱着两千金币,直接要离去。

  “慢着!”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然后,两个身影走了进来。

  一个是他的前岳父徐家主,另外一个是他曾经的妻子徐芊芊。

  顿时,沈浪毛骨悚然。

  徐家主望着沈浪,寒声道:“沈浪,我是将你逐出家门,你怀恨在心我也不怪你。但是你不应该偷走我们研制出来的新染料配方,这可是徐家的命根,你这样做不但犯了盗窃之罪,还得罪了国君,该当何罪啊?”

  锦绣阁老板林默惊讶道:“徐家主,这配方竟然是沈浪偷来的?”

  徐家主道:“这位沈浪之前的名声林兄不是没有听过,蠢笨如猪好吃懒做,完全是废物一个。就凭他的本事,还能研造金黄色的染料?这配方明明是我徐家耗费了无数财力物力研制出来的,结果这贼子竟然监守自盗。我为何要将他逐出我徐家,就是因为他偷东西,还调戏我家中的丫鬟侍女,如此卑劣人品,见所未见,如今竟然骗到你林兄头上来了。”

  徐芊芊柔声道:“如果不出预料的话,应该是他翻了我的抽屉,看到了这个配方所以偷偷记下来了。沈浪,我知道你恨我徐家,但是也不该犯下这等罪行。”

  锦绣阁老板林默躬身道:“对不住徐家主,我差点上了这贼子的当!我当时还心中纳闷,这沈浪愚蠢不堪,为何会有这等绝妙配方,原来是偷来的,这就对了,我这就报官,让人来这捉拿这贼子!”

  徐家主目光冰冷,望着沈浪道:“你在这里给我说实话,这金黄色染料配方是不是你在徐家偷的?你只有一次开口的机会!”

  徐芊芊柔声道:“沈浪,如果你认了这个罪,那念在之前的情分上,这偷窃我们家就不计较了,如果你硬是不认,那父亲就要生气了。”

  沈浪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足足好几秒后毛孔才放松下来。

  面对眼前这个局面,他不是没有预料过,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让人诧异啊。

  林家一直一来都是徐家的竞争对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别说沈浪给林家带来的新配方足够重创徐家了。

  现在却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沈浪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朝着林默道:“林老板,可以私下谈谈吗?”

  林默点头道:“没有问题。”

  然后,林默和沈浪来到后院。

  沈浪直接了当问道:“徐家主和徐芊芊是你叫来的?”

  “对!”林默道。

  沈浪道:“为什么?”

  林默道:“我知道这个配方能够给徐家的生意带来巨大的打击,但我还是去通知了徐家主过来,对你倒打一耙。”

  沈浪没有再问为什么,而是等着他的回答。

  林默淡淡道:“沈浪,对于你们普通人来说,有钱就足够了。但对于我们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权势和力量才是重中之重。没有权势和力量,有再多的钱也保不住,只是等待宰杀的猪羊。”

  沈浪道:“你林家若成为国君的丝绸供应商,自然也就有了权力。”

  “不,这个权力太飘忽了。”林默道:“我的儿子在天南武院学习,成绩非常好,马上就要进行武举了。他的武举成绩,以及将来担任什么官职,比我林家赚多少钱要重要得多。徐芊芊的新未婚夫张晋,你可知否?”

  新未婚夫?这么快!

  徐家刚刚把沈浪赶出来,就让徐芊芊和张晋订婚了?

  林默道:“张家的靠山是祝氏家族,你应该懂得祝氏在国中的分量。”

  祝氏家族,越国的顶级权贵,国君夫人的娘家,祝戎更是天南行省总督,权势熏天。

  不过张晋迎娶徐芊芊一豪商之女,除了看中她美貌,只怕更看中徐家的钱财吧。

  林默又道:“张晋的父亲刚刚担任了怒江郡守,张晋武功高强,刚刚上任玄武城卫军守将。我若凭借着新配方夺走了徐家的生意,那就得罪了张氏家族这个新权贵,我的儿子怎么办?”

  沈浪道:“那你大可以不买我的配方,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为何还要出卖我?”

  锦绣阁老板林默笑道:“你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半点价值都没有。唯一的价值便是林默和徐家对你的恨意,我出卖了你换来徐家的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而且现在这个新配方就掌握在我手中,我完全可以和徐家分享,生意大家一起做。”

  沈浪道:“徐家原本是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就当我是一个蝼蚁,仇恨值是不足的。可是我把新配方卖给你借机搞垮徐家的生意,所以这仇恨值一下子就来了。”

  “对了。”林默道:“所以,徐家欠我的人情就更大了,我儿子的前途就更有保障了。”

  “林老板够狠,我明白了。”沈浪道,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

  重新回到大厅之内。

  林家的几个武士,徐家的几个武士将沈浪完全包围在中间。

  而田十三站在边上仿佛睡着了一般,双目闭着。

  而且,玄武城的几个官员也来了。

  其中的一个年轻官员便是玄武城管刑狱的主簿,沈浪不由得重重看了一眼,对此人他有些记忆。

  徐芊芊柔声道:“沈浪,你告诉几位大人,这个新染料的配方是不是你偷的?因为你不甘心被我抛弃才做出此事,你此时认罪我们可以不追究,只当你一时糊涂,若你冥顽不灵的话,就休怪我徐家无情了!”

  面对眼前局面,沈浪心中仔细权衡,然后目光再一次朝那位主簿大人望去,并且搜索脑中的记忆。

  没错,应该有六七成把握的。

  “哈哈哈哈……”沈浪顿时放声大笑。

  他本来是打算先暗中谋害徐家,没有想到现在就要翻脸了。

  ……

  注:谢谢当然是原谅她啦的万币打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