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发财了!

  锦绣阁是卖丝绸布匹的,与沈浪之前入赘的徐家是同行,只不过规模比徐家要小一些。

  它的主人林家虽然比不上徐家豪富,但是在玄武城也是出名的大富之家,在周围的十几个城都有分铺。

  最关键,这林家是徐家的竞争对手。

  见到沈浪和田十三进来,立刻便有伙计上前招呼。

  “客官您好,可是来看布料的,我们刚刚上市的新棉布,您摸摸看又细又软。”店铺的伙计眼睛犀利,一眼就看出沈浪没钱,所以推销的是棉布而不是丝绸。

  沈浪直接了当道:“告诉你家主人,我要和林家做一笔大生意,至少让他每年多赚五千金币。”

  这话一出,那个伙计一呆,脸上虽然带着笑,但内心无比鄙夷,就你这穷酸模样,要是每年能够赚五千金币你还会这么潦倒?

  “客官,您就别打趣小人了。”店小二笑道。

  田十三在边上道:“我是黑衣帮的田十三,请林家主人来谈一笔生意。”

  这话一出,伙计便不敢不当回事了。

  田横的黑衣帮在整个玄武城都是赫赫有名的,做赌档,妓馆,放贷生意,虽然平时和林家井水不犯河水,但这样的黑帮势力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

  这伙计还以为田十三是代表黑衣帮来讹诈的。

  “十三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一个胖乎乎的掌柜快步走了出来,大声道:“上茶,上好茶。”

  店小二赶紧去沏了一壶香茗过来,给田十三和沈浪各倒了一杯。

  掌柜道:“十三爷,您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是一样的,我家主人早就想要和田横帮主结交了,这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然后他推了一个盒子过来,里面有二十金币,这其实算大手笔了。

  田十三笑道:“林掌柜真的把我当成打秋风的了,是真有生意和你家老爷谈,不是上门敲诈。”

  掌柜一愕,道:“真有生意?”

  田十三道:“真有生意。”

  掌柜道:“我做不了主?”

  田十三道:“你做不了主。”

  掌柜道:“那两位稍候,我这就去请老爷过来。伙计,给两位爷上点心。”

  ……

  沈浪和田十三吃着点心喝着茶,等着锦绣阁的老板林默到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锦衣中年走了进来,他便是玄武城的富豪,锦绣阁的主人林默。

  “两位有大生意和我谈?”林默问道。

  他对田十三是没有什么畏惧的,生意做到他这个份上,背后也是有靠山的。而且他的儿子进入了天南武学,成绩很好,武举之后就会去做武官,所以哪怕对田横也没有什么畏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便是。

  沈浪道:“对,大生意!每年能够让林掌柜多赚至少五千金币。”

  林默皱了皱眉头,他最不喜欢就是这种浮夸的青年,而且一幅小白脸的样子,看着就不可靠。

  “说。”林默道。

  沈浪道:“我有一个配方要卖给林老板,两千金币。”

  这话一出,林默直接色变,面孔一寒道:“林某的时间宝贵,没有功夫和尊客浪费,送客!”

  说罢,他直接端起茶就要赶人走。

  就连田十三也惊呆了,一千金币就已经很荒唐了,沈浪竟然直接开口两千金币,这完全丧心病狂啊,他真是后悔带沈浪来锦绣阁了。

  林默直接起身离去,半点机会都不给沈浪。

  田十三冷冷瞪了沈浪一眼,寒声道:“你找死……”

  眼看金主就要走了,沈浪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块丝绸放在林默面前道:“林老板,你看这块丝绸上的颜色,值不值两千金币?”

  林默转身,目光落在沈浪手中的丝绸,仅仅只有手帕大小。

  田十三看了一眼,觉得沈浪这是失心疯了,这么小的一块丝绸竟然想要卖两千金币?

  然而这位锦绣阁的老板眼睛猛地一睁,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这块丝绸拿起放在眼前,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竟然是金黄色,这怎么可能?!”

  田十三一愕,这才注意到沈浪给的这块丝绸是明晃晃的金黄色。

  沈浪道:“徐家靠什么发达的?就是因为他家的丝绸专供国君,就是因为他家的丝绸黄得透彻。”

  在中国古代,黄颜色是皇族专属,只有皇帝,皇后,皇贵妃等人的衣衫才是黄色的。

  在这个世界也差不多,在整个越国只有国君一家才可以用黄色丝绸。

  但是这个世界丝绸的黄颜色是用栀子染出来的,黄是足够黄了,但是颜色单薄,不够明亮。

  而沈浪拿出的这片丝绸,是用全新的配方染出来的,槐米汁液配上明矾后的黄色非常明亮,给人一种金黄的感觉。

  在满清王朝皇帝的龙袍,就是用这种染料染出来的,在故宫博物院里面还能看到这些龙袍,何等尊贵华丽?

  沈浪昨天去采摘草药的时候,顺便摘了许多的槐米。至于明矾是一种中药,家里还剩下一些。

  他昨天熬煮中药的时候,顺便把这金黄色燃料也制成了半碗,然后把身上无色的丝绸内衣扯下来一块放进去染色。

  染色完毕后,晾了一夜,用火稍稍一烤,这块金黄色的丝绸差不多就做出来了。

  紧接着,林默飞快拿出了另外一块黄色的丝绸,这是他家用栀子染出来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左边的丝绸黄得太俗气了,太直白了。右边沈浪的这块,金黄逼人,高下立判。

  沈浪道:“这片丝绸是我昨天连夜染制出来的,效果其实不满意。如果时间足够,材料足够,完全可以做出更加明亮的金黄色,而且丝线就开始染色,然后在编织成丝绸,效果会更好。”

  林默一愕道:“仅仅一夜赶制出来,竟然就有如此效果?”

  沈浪道:“对,所以如果您得到配方后,染出来的丝绸只会更加金黄华贵。如果您把这金黄色的丝绸送到国君织造府面前,会发生什么事情?”

  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到,国君的织造府会立刻抛弃徐家的丝绸,采用林家的。

  到那个时候,专供国君的丝绸生意就落在林家手里。

  这笔生意赚多少钱是小事,关键是名声和政治资源。

  沈浪道:“林家主,我的这笔生意是否能够让你林家每年多赚五千金币?”

  林默摇头道:“不止的。”

  沈浪道:“那么,我这个金黄色染料配方卖您两千金币,贵不贵?”

  林默道:“不贵,一点都不贵。”

  旁边的田十三惊愕地望向沈浪。

  很显然,前天夜里沈浪答应给田横一千金币买命的时候,就想到了赚钱的法子,完全是胸有成竹。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要赚两千金币!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赚钱的东西还要报复徐家。

  没错,沈浪就是这么睚眦必报,光赚钱还不算,还要让徐家伤筋动骨。

  一旦徐家失去了专供国君丝绸的生意会是何等损失?完全可想而知!

  徐家的丝绸生意为何横行几个行省却没有人破坏阻挠?还不是因为他家的丝绸专攻国君织造府?

  林默对着阳光痴迷地看着这片金黄色的丝绸,仿佛怎么也看不够,足足好一会儿,他开口道:“我如何相信这染料是你制造出来的?完全有可能是你捡到了这片丝绸而已。”

  沈浪道:“我把材料都带来了,给我一个时辰,我把这金黄色的染料给您做出来,保证比昨夜更好。”

  林默道:“当真?”

  沈浪道:“当真。”

  林默道:“好,我把整个后院拨给你,要什么东西尽管吩咐。只要你把这金黄色的染料现场制出来,就证明这配方确实是你的,这笔生意就成了。”

  沈浪道:“两千金币。”

  林默道:“绝不还价。”

  ……

  注:求票票,求票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