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赚钱!开始你的表演

  听到田十三的话后,沈浪笑道:“十三兄要和我睡一床吗?”

  田十三道:“还有两日,没有一千金币,杀你全家。”

  然后,他直接走了出去。

  沈浪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他家里很破,有些地方屋顶已经漏了,所以父母和弟弟住在一个房间,沈浪一人一个房间。

  不仅如此,他的床还很大很软,甚至薄薄的棉被都是新的。

  家里是很穷,但却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了自己。

  乡下人家穷,好多孩子过年都不见得有新衣衫。沈浪家更穷,但是他一年有三套新衣衫,不管家里在困难,父母都会给他置办。

  夏天一套,秋天一套,过年一套。

  而弟弟沈建,从来没有过新衣衫,都是穿沈浪的旧衣衫。

  他真的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父母会如此偏爱他?甚至都没有道理。

  弟弟沈建是没出息,每日在外面瞎混,但是比起之前的沈浪已经好很多了啊,沈浪除了长得俊美之外,完全一无是处,如果不是地球沈浪穿越,就凭这个低能儿,不要说给父母养老了,自己生活都不能治理,需要父母一直照顾到老,之后再由弟弟养活照顾。

  “废物沈浪,之前你欠爹娘和弟弟的就由我来还,用一辈子来还。”

  沈浪心中暗暗立誓,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一定要让弟弟娶媳妇,成家立业有出息。

  而当务之急,就是度过眼前的这个危机!

  田横给了他三天时间筹集一千金币,如今已经只剩下两天了。

  时间一到,沈浪若拿不出一千金币,会发生什么事?

  田横会杀他全家,他一贯做到做到。

  两日之内,赚够一千金币,可能吗?

  ……

  次日一早,沈浪起床之后给父亲和弟弟熬了药,洗漱之后吃早饭。

  “砰砰砰……”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母亲脸上不安,便要去开门。

  “我去开。”沈浪道。

  开门之后,果然是田横手下的十三,十四义子。

  “时间紧迫,去赚钱吧。”田十三直接道,语气依旧风轻云淡。

  “大郎,怎么了?”母亲问道。

  “娘,没事,是我两个朋友。”沈浪道。

  母亲热情道:“是大郎的朋友啊,那一起来喝粥吧。”

  田十三笑道:“不用了,我们吃过饭的,谢谢大娘。”

  他的笑容也很热情,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杀手,完全像是一个好小伙。

  沈浪不慌不忙将碗里的白米粥喝完,母亲却又塞过来一个鸡蛋,道:“赶紧吃了。”

  他本能就要将鸡蛋给父亲。

  “吃了,立刻吃了。”母亲斩钉截铁道,然后又剥了一个鸡蛋,给父亲和弟弟一人分半个。

  “好,我吃。”沈浪道。

  看着他吃完,母亲才眉开眼笑。

  “娘,我和朋友一起去城里,今天学堂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先生。”沈浪道。

  母亲顿时紧张起来道:“大郎,那你中午回家吃饭吗?”

  沈浪道:“中午肯定赶不回来了,晚上尽量回家吃饭。”

  田十三热情道:“大娘,我家就在镇上,不会让沈浪饿着的。”

  母亲道:“那劳烦了你啊,以后来家里大娘给你煮鸡蛋吃。”

  “好咧。”田十三脸上笑容更加憨厚了。

  然后,沈浪离开家去赚钱,田十三,田十四跟在后面寸步不离。

  一千金币,对于他家而言的天文数字。

  ……

  四个小时后,沈浪走出了三十几里,已经快到玄武城了。

  此时前面路上有两个男子,气急败坏地走路,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应该是两父子,父亲四十几岁,儿子二十几岁。

  田十三上前一步,热情道:“李叔,大路哥,好久不见啊!”

  那对父子站定,看到是田十三,脸上表情有些尴尬,但很快也换上笑容道:“哦,是十三啊,有些日子不见了。”

  田十三热情道:“叔,怎么也不去家里坐了?我爹都想你了,昨天还念叨着您也不去家里喝茶了,您虽然欠了我们家一点钱,但可千万不要生分了,您和我爹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啊。”

  那个中年男子道:“明天就去,明天就去。”

  田十三上前,搂住那对父子,朝着旁边的稻田深处走去,又走进了树林。

  “叔,您好些日子也不去我家吃饭,我爹专门打的好酒都馊了,这不吩咐我送块肉到您家里去,没想到今天凑巧遇到叔了!”

  田十三搂着父子俩进入树林后,语气更加亲热,仿佛亲叔侄一般。

  “对了,叔!”田十三朝那中年男子道:“我爹说了,您欠我们家那钱不用还了。”

  那个中年男子道:“那多不好意思,多不好意思啊……”

  田十三道:“您和我父亲十几年交情了,情同兄弟这点钱算什么?我小时候还三天两头到您家吃饭了。”

  那中年男子道:“那,那我明天就砍一个猪头,去看你爹去,一起吃酒。”

  “好嘞……”田十三道。

  然后,他飞快拔出尖刀。

  “噗刺……”

  闪电一般,刺入那对父子的心脏内,动作快得沈浪几乎看不清楚。

  没有惨叫,没有哀嚎,那对父子直接死去,足足过了一会儿,鲜血才从伤口飙射而出。

  “十四,去让兄弟们过来把这两具尸体处理了。”田十三道。

  田十四道:“是,哥!”

  田十三用丝巾擦干净尖刀,然后小心翼翼揣进怀里,仔仔细细看自己身上和袖子,确定没有沾染血迹,然后朝着沈浪道:“抱歉啊,看到两个熟人耽误了一些时间,我们接着赶路吧。”

  “好。”沈浪道。

  从头到尾,田十三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都是带着笑,包括杀人的时候。

  两人继续赶路,朝着玄武城方向走去。

  沈浪忽然问道:“田十三,刚才那个中年人是你叔?”

  田十三点头道:“嗯,和我父亲一起逃难过来的,十几年交情了,小时候经常抱我。”

  沈浪道:“他欠了多少钱?”

  “三个金币,因为是熟人,利息低一些,利滚利之后二十五个金币。”田十三道:“他还不了了,昨天父子俩去了赌档,还欠了几个金币的赌债。”

  因为二十五个金币,田十三毫不犹豫杀了这对父子,还是有十几年交情的父子。

  而沈浪,足足欠了一千金币。

  田十三道:“沈浪,我知道你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剩下两天想要赚到一千金币完全是痴人说梦,所以现在告诉我你做不到,我给你一个痛快,别浪费我两天时间,如何?”

  然后,他拿出了锋利的小刀擦拭一遍又一遍,只要沈浪点一点头,他立刻就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杀死。

  一千金币可能是上百户人家几十年的积蓄,完全是一笔巨款,凭借沈浪这么一个穷小子,两日时间想要赚一千金币,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沈浪望着田十三,认真道:“不需要两日,今天就可以!”

  田十三惊诧道:“果真?”

  沈浪道:“三个时辰内,我就赚到这一千金币。”

  田十三眼睛大睁,惊道“三个时辰?”

  这完全让人无法相信啊。

  沈浪道:“对,三个时辰内。”

  ……

  沈浪和田十三进入了玄武城内。

  玄武城是怒江郡的八城之一,辖下有二十五镇,总人口超过二十五万,光城内人口就超过三万。

  沈浪注意到玄武城墙竟然超过十二米高,周长近十里。

  在中国古代许多行省主城也未必有十二米高的城墙,这只能证明了一件事情,这个世界的武力水平远超中国古代,所以需要更高的城墙防御。

  城墙上的士兵大多穿着皮甲,军官穿着铠甲,竟然超过数百人之多。

  进城之后,街道熙熙攘攘,店铺如云,比想象中的更加繁华。

  沈浪在一家三层楼阁面前停了下来,上面招牌写着锦绣阁。

  他不但要在这里赚到一大笔钱,还要狠狠报复徐家。

  深深吸一口气,沈浪走进这座富丽堂皇的锦绣阁内。

  请开始我的表演!

  ……

  注:大佬们,拜推荐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