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惊艳表现

  沈浪道:“爹娘,我去山上摘一些草药回来。”

  “大郎,娘陪同你去,山上有野兽,而且你可别迷了路。”母亲直接冲了出来。

  她完全将沈浪当成小孩子一样,连他单独一人上山都舍不得。

  “娘,你在家中烧一锅开水,找一把小刀磨锋利一些,准备一根粗一些长一些的针,准备一些棉布放在水中烧煮。”沈浪语速飞快,却清晰沉着吩咐道。

  母亲一愕,然后竟没有质疑,点头道:“好。”

  对于她而言,儿子变得灵气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跟圣旨一样。

  沈浪背着一个竹筐,一个小铲子,离开家上了山,田横手下的十三,十四义子寸步不离跟在身后。

  没有拿到钱他们始终会盯着沈浪,只要时间一到就将杀他了。

  ……

  沈浪还有些担心,这个世界的植物和地球会不会完全不一样,结果他多虑了,尽管多了许多不认识的植物,但还是有相当部分的植物是一模一样的。

  消炎的中草药有很多,沈浪家的后山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仅仅一个多小时,他就采摘了许多紫苏,金银花,蒲公英这些都是这些都可以用来消炎。

  可惜这里不是干燥的沙漠边缘,也不是草原,所以没有甘草。但是非常意外惊喜的是,他挖到了板蓝根。

  在现代地球板蓝根都被誉为是万能神药,接下来沈浪又陆陆续续挖了十几种中药材,有止血的,有去热的等等装满了整个竹筐。可惜没有找到曼陀罗,所以无法制成麻药。

  傍晚沈浪满载而归,母亲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沈浪用X光透视眼细细检查了弟弟的断腿处,万幸的是断骨还算平整不锋利,所以没有戳伤重要血管。

  母亲已经把小刀磨好了,而且用开水煮过了。

  沈浪轻轻在弟弟断骨处开了一个口子,一来让淤血流出,二来可以更准确地接骨。

  可惜这里的条件实在太简陋了,打钢钉是不可能了。将断骨完全对准之后,沈浪用煮过的针线将伤口进行缝合,将捣烂的中药草敷在伤口处,然后用三根削好的木棍和水煮过的布条一圈一圈地绑好,将断骨接好的地方完全固定住,因为没有石膏也只能用木棍了。

  “接下来这条腿不能下地,最好不要动弹,两个月后就能长好。”沈浪道。

  这勉强也算是一个小手术了,从头到尾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弟弟尽管痛得满头大汗,但是死死咬住一根木棍,硬是没有喊出声来。

  整个过程父母完全屏住呼吸,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不要说开口说话,甚至连大口呼吸都不敢。

  这,这真是太让人惊奇了啊,沈浪回家之后,不但不愚笨了,竟然变得如此厉害。

  刚才父亲看得清清楚楚,沈浪动作快速果断,目光坚毅,和之前完全彷若两人啊。

  弟弟扔掉了嘴里咬的木棍,惊诧地朝沈浪道:“哥,你真是神了啊!我断腿不但消肿了,而且也没有那么疼了。我见过好多大夫治疗断腿,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快,这么厉害的!”

  弟弟沈建虽然是流氓中的炮灰,但是在断腿断手这方面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沈浪露出的这一手确实让人惊艳,不管是技艺还是手法,都远胜那些给帮派治疗的大夫。

  最关键的是之前的沈浪完全是一个废物呆子,怎么如今有这么大的变化,这么厉害的手段都是哪里学来的啊?

  家人真是又惊又喜。

  接下来沈浪给父亲治疗,首先是对肺里面的积血进行引流,否则伤势会越来越严重。

  这种积血引流最难的就是要知道这些血肿在哪里,这可是肺内的,在外面凭借肉眼完全看不到,对于这个世界的医生来说几乎是无解的。

  但是对于沈浪来说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他的X光透视眼可以轻而易举地判断积血和积液的准确位置。

  母亲已经磨好了粗针,粗的地方直径大约在三毫米左右,是专门用来缝兽皮的,放在开水里面煮好消毒,沈浪果断准确地刺入肺部并且拔出,然后用一种抽芯的植物杆刺入伤口。

  这种植物杆也就是两三毫米直径,抽芯之后是空心的,而且也足够坚硬,刚好可以将将积血引流出来。

  就这样,沈浪在父亲的肺部开了几个小孔,然后一点一点将里面的血肿吸出来。

  足足一个多小时后,将父亲肺部里面大部分的血肿和积液抽出,剩下少部分抽不出来也不要紧,凭借身体的机能可以渐渐吸收。

  经过沈浪的治疗后,效果完全是立竿见影。

  父亲依旧咳嗽,但是呼吸却舒畅了很多。之前哪怕在努力呼吸都感觉空气不够用,每一次呼吸肺仿佛要胀裂了一般剧痛,那种感觉真是有些生不如死。

  而现在,呼吸已经不太费劲了,胸口也没有堵塞之感了,那种感觉真舒服啊。

  没有想到啊,儿子稍稍施展手段,竟然有如此奇效,这医术也太高明了啊。

  都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这个宝贝儿子才三个月不见,竟然有了这等本事了?

  “为父现在轻快舒服多了,我儿真是厉害了。”父亲的言语中充满了无比的骄傲。

  母亲更是盯着沈浪看,真的不敢相信他的儿子变得这么聪明,这么厉害。

  “你别问,你大郎之前就不笨,只是大智若愚而已。”父亲直接阻止母亲的询问,道:“大郎变得这么如此,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何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母亲用力点头道:“对,对,反正我儿回来了就是老天爷保佑。大郎有这样的本事,咱们就不娶刘寡妇了,以后开个医馆攒够了钱,村长的女儿都可以娶了。”

  接下来父母和弟弟对沈浪的变化只字不提,就只是高兴。

  “我儿肯定饿了,娘去给你吃饭。”母亲兴冲冲地走进厨房。

  母亲贤惠且手脚麻利,不到半个小时饭菜就已经端上桌了,三碗粥,一大碗米饭,一盘野菜,一盘青菜,一盘腊肉青瓜。

  因为父亲和弟弟躺在床上养伤不方便,所以饭桌就摆在两张床之间。

  依旧是沈浪是白米饭,父亲,母亲,弟弟喝玉米粥。

  沈浪要把米饭分给父亲和弟弟,结果被三个人果断拒绝了。

  “我儿正在长身体,吃白米饭,玉米粥你咽不下去的。”父亲斩钉截铁道:“米饭你不吃,我也不会吃,你弟弟也不会吃。”

  “对,绝对不吃。”弟弟沈建躺在一边床上道。

  “我儿吃肉……”母亲将仅有的几片腊肉一块又一块夹到沈浪的碗里。

  沈浪当然想要让父亲和弟弟吃,但是他知道他们是绝对不会吃的。而且他们看到沈浪吃肉,内心反而更幸福。

  唉!真是偏心到没边了啊。

  哪怕父亲和弟弟受伤养病,哪怕沈浪身体好好的,一家人也把最好的饭菜给他一个人吃。

  吃完饭后,沈浪煎药,然后分别给父亲和弟弟服下。

  弟弟断骨,需要喝骨头汤,再躺个两个月差不多就好了。

  父亲虽然肺内的血肿和积液已经被引流出来了,暂时没有了性命危险,但顶多只能算是治了一半。接下来还要继续消炎,还要润肺,还要滋补身体,这些药物就不是山上挖得到的,需要花钱买。

  “大郎,洗脚。”母亲端着温水上前,直接蹲下来要给沈浪洗脚,整个过程自然熟练,很显然过去的十几年沈浪都是母亲洗脚的。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沈浪可万万不敢让母亲洗脚,那太不孝了。

  但母亲反而有些难过,道:“大郎,你以前最喜欢娘给你洗脚啊,怎么了啊?娘的手可干净了。”

  她是担心沈浪在徐家过了几个月的富贵生活会嫌弃她。

  沈浪明白了,每次给他洗脚也是母亲很幸福的一件事,因为这是她最宠爱的孩子。

  于是,沈浪整个身心都荡漾在幸福中,看着母亲粗糙的双手给自己洗脚。整个过程中,她的目光和表情无限的幸福满足。

  沈浪继承了这具身体和记忆,并没有完全继承情感。但仅仅几个小时内,他的内心就沦陷了,沦陷在父母弟弟的关爱中。

  从此之后,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的亲弟弟!

  他有责任让父母弟弟过上好日子。

  此时,他耳边传来田十三淡淡的声音道:“沈浪,你的家人真是相亲相爱啊。不过你只有两天时间了,拿不出一千金币,你全家都要跟着遭殃了。

  ……

  注:用收藏推荐票包养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