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刮目相看

  赚钱报复徐家重要,但首先还是要先回家,因为他父亲伤重,弟弟断腿,他必须立刻回去救治。

  家人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担心思念成什么样子了。

  “沈公子,走吧!”田横手下的十三,十四义子道:“难不成还要我们抬着你回去不成?”

  这两个人会时时刻刻盯着沈浪,不会给他逃脱机会。

  沈浪伸展了一下全身筋骨,然后继续朝着家里走去。

  ……

  越国在大炎的东南边,这里是丘陵地带,山不算高,但是却非常多。

  在这种复杂地带,道路交通竟然做得非常不错,哪怕乡村间的道路也足足有四米左右,而且还比较平整,可以让三匹马并排而过,这一点应该远胜中国古代。

  天亮之后,沈浪见了很多出来劳作的农民,穿着打扮和中国古代相似,但是身体素质仿佛要稍好一些,个子高一些,也雄壮一些。

  而且一路上几乎每个村都有坚固的石头堡垒,上面还有民兵巡逻,腰上挎着刀,甚至个别人还背着弓箭,这让人非常意外。在中国古代的大部分朝代,弓箭和刀子都是违禁品,此时堂而皇之出现在村落之中。这个世界的尚武精神,远超中国古代。

  一直走到了次日中午,沈浪才赶到自己家所在的枫叶村。

  整个枫叶村在一个山谷中,大约有六百多人口,村里也有一个石头堡垒,二十几个民兵。绝大部分的村民都住在一起,密密麻麻上百栋房子挤在河流的两边,唯有沈浪的家远离村落,孤零零地矗立在半山腰中。

  因为沈浪家是外来户,十几年前才从外地搬到这个地方。

  这种村落是非常保守排外的,加上沈浪父母又不和村里人打交道,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能融入。

  爬到半山腰,沈浪看着眼前的这座泥土房子,这就是自己家了。

  实在是太残破了,甚至比三个月前的记忆还要残破。

  院子本来被父亲弄得非常平整的,此时也长满了杂草。泥土砌成的墙壁,因为风吹雨淋也出现了好几个洞孔,房顶连瓦片都没有都是茅草。

  这样的贫寒真是触目惊心啊,连挡风遮雨都做不到。

  还没有走到门口,沈浪就听到了母亲的哭泣声,父亲激烈的咳嗽声,还有弟弟痛呼声。

  “赶紧去徐家,把大郎带回家,去把大郎带回家……”父亲沙哑道,一边说一边咳嗽,这是受伤久治不愈而伤到了肺部,而且听他呼吸非常困难,想必有比较严重的炎症,甚至肺内有血肿。

  “爹,明天我就去把哥哥带回家。”弟弟道。

  母亲哭道:“老头子,你一直咳血,到现在都下不了床。二郎腿骨断了一根,怎么去啊?明日我去徐家,他们若不放大郎,我就一头撞死在徐家大门上。”

  “我的大郎啊,那么老实,那么良善,在徐家这种虎豺之家中,肯定不知道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我的儿啊……”母亲一边说一边哭:“也不知道吃不吃得饱,穿不穿得暖。”

  “我的儿啊,从小就没有受过苦,从小都没有离开过我们身边,如今不知道苦成什么样了。”

  弟弟听着母亲的哭泣,心里受不了道:“娘,一会儿我就去打一对拐棍,明日就去徐家把哥哥带回家,大不了把命拼了。”

  听着这些话,沈浪全身一阵阵发热,内心一阵阵酸涩。

  他直接冲进门中,跪在父亲和母亲的面前,颤声道:“爹娘,儿子不孝,儿子回来了。”

  父母和弟弟先是一呆,然后无比的狂喜。

  紧接着母亲直接冲上来一把抱住沈浪,大声哭道:“大郎,真是我的大郎,你可回来了,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父亲激动得要挣扎下床,又引得一阵激烈的咳嗽,嘴角直接出了血沫子。

  而弟弟猛地坐起,然后发出了一阵痛呼。

  沈浪道:“是我,我回来了。”

  母亲道:“我的儿,回来就好,我们再也不走了,徐家人狠毒,你不要再去了好不好?”

  沈浪用力点头道:“是,儿子再也不去徐家了。”

  “好,好,这就对了,这就对了。”母亲喜得用力抹去泪水。

  父亲也欢喜道:“我儿真是懂事了。”

  这对父母实在太溺爱沈浪了,就说一句不去徐家了,就被认为是懂事了。

  沈浪赶紧去将父亲扶好,凝聚精神力于双目,查探父亲的伤情。

  果然是内伤,肺部,胃部都有了损伤,尤其是肺部还有大量淤血,肋骨也有裂痕,只不过经过了三个月的生长,肋骨断裂处已经长好了,但是却非常不平整,有很多骨赘。

  可见三个月前徐家的家丁出手有多狠,父亲的内伤如此之重,幸亏弟弟去借了五个金币找大夫治伤,否则沈浪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五个金币治伤,这对于普通农家完全是天文数字了。但就算如此,父亲的内伤也没有彻底痊愈。如果得不到救治,他父亲依旧性命难保。

  几乎一瞬间,沈浪就已经制定了治疗方案,在父亲肺部开一个极小的口子,将里面的血肿引流出来,然后用草药消炎,滋补之药恢复元气,几个月后就可痊愈。

  “爹,孩儿不孝,以后再也不会让二老担惊受怕。”沈浪一边说,一边将手掌放在父亲额头上。

  发烧了,可见有炎症,必须立刻消炎,否则几日之内就有性命之危。

  父亲的双眼一直盯着沈浪的面孔,拼命忍住了咳嗽,那目光充满了无比的疼爱。

  “大郎,你变机灵了。”

  爱子如命的父亲果然非常敏锐,第一时间发现了沈浪的变化。

  父母都很疼爱沈浪,但对自己的儿子也很清楚,那就是一个……智力低下之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内心深处却知道,自己疼爱的长子是一个废物。而且眼神呆滞,神情木讷。

  没有想到这一次回来,竟然变得机灵了。

  这就够了,父亲非常欢喜,哪怕还是一个废物,看上去总归是机灵不呆了,说不定还能娶一个老婆回家,哪怕寡妇也不要紧啊。

  母亲上前,捧住了沈浪的脸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大喜道:“没错,没错!我家大郎变机灵了,这双眼睛太招人喜欢了,太灵气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沈浪本来还想着如何解释自己的变化,但是完全不需要。父母如此之爱他,见到他变机灵了之后无限的欢喜,根本不需要沈浪去解释。

  “哥,是徐家将你赶出来了吗?”弟弟问道。

  沈浪点了点头。

  “赶出来好,赶出来好!”母亲道:“娘可舍不得我儿呆在那种心狠之人的家中,家里虽然穷,但是爹娘和弟弟努力总能养活你,总不会让我家大郎吃苦。”

  这偏心真是没边了,瞧母亲的意思,沈浪以后在家里依旧不用干活,每日只需吃白饭就是。

  “你之前入赘徐家就是想要媳妇了吧,等你爹爹和弟弟身体养好了,就去赚钱,给我大郎娶一个媳妇回来。”母亲道:“村里的刘寡妇怎么样,虽然比你大三岁,但是长得漂亮而且疼人。”

  不是父母小看沈浪,而是他们这个家庭条件,还有沈浪名声不好,智力低下,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连谋生的技能都没有,能够娶一个寡妇已经很不错了。

  沈浪笑了笑,然后来到弟弟的床前,掀开他的裤腿,只见小腿青紫肿出好大一块,右边的小腿骨断了。

  “哥,我没事,躺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大不了就是腿瘸了,反正家里有大哥继承香火。”弟弟沈建道:“而且瘸了正好,我每日去玄武城碰瓷赚钱去,看到一辆马车我就冲到车轮底下去讹钱。”

  这就是他弟弟,对沈浪很好,但绝对不靠谱。

  就他这个断腿,如果不救治的话,会死得更快。

  “什么时候的事?”沈浪问道。

  “前天。”弟弟道:“因为快一个月都没有听到你的消息,我就去徐家打探,结果门都没有进去,回家的时候被人伏击,打断了右腿。”

  沈浪病重的消息一直都被徐家封锁,所以家中一直不知道。只不过母子连心,父母久久没有听到沈浪的消息自然不放心,所以才会派小儿子去打探消息。

  从徐家离开后就被人打断腿,这事肯定和徐家脱不了干系。

  好狠毒的人家,沈浪俊美的面孔如同笼罩了寒霜,眼角一阵抽搐。

  沈浪道:“我一会帮你治断腿,会很疼,你要忍一忍。”

  弟弟道:“哥,你啥时候会治伤了?”

  沈浪之前可是连穿衣服都要母亲帮忙的,哪里又会治断腿了。

  在现代地球沈浪每日都在治病救人,虽然谈不上绝顶名医,但临床经验丰富之极。

  父亲和弟弟的这点病痛在他眼中完全不算什么,更何况他还有X光透视眼,哪怕在这个医疗条件不发达的异世界,治疗二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

  注:收藏推荐票,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