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这不符合套路

  但是沈浪因为嘴里绑着布条,所以喊不出声来,只有呜呜声而已。对方根本听不出他在喊什么,完全不在意。

  于是,沈浪便直勾勾盯着那个首领男子。

  这男子大约三十几岁,脸上有两道疤痕,面孔冷酷,目光残忍,身上穿着软甲。

  沈浪对这个凶残男子有印象,因为他见过好几次。

  此人名字叫田横,是方圆百里内有名的黑道头子,手下有上百亡命之徒,经营赌档,妓馆,牙行,凶残狠辣,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他还有另外一个官方的身份,玄武城的民军首领。

  那些人将沈浪推进坑里面开始埋土了。

  寻常人早就哭泣大嚎,屎尿齐出了,但沈浪始终很安静,一开始盯着田横的脸看,之后盯着他的全身上上下下的看,目光显得非常怪异。

  他是用X光透视看的,这种目光直让人不寒而栗。

  田横终于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举起手。顿时,他的四个手下停止铲土。

  田横来到沈浪的面前,扯断了他嘴里的布条,问道:“你在看什么?”

  沈浪道:“你体内有一根针,如果不取出来的话,会有性命之忧。”

  他没有撒谎,田横体内确实有一根针,非常非常细的银针,此时正在肺部里面。若不是他眼睛有X光透视功能,根本就看不出来。

  听到沈浪的话后,田横不由得惊愕。

  沈浪继续道:“那根针此时在你的肺部大脉中,会随着血液流动,如果不取出来,一旦进入你的头脑之内,你就会死。”

  田横更加惊了,不敢置信道:“你怎么知道?”

  这是一个秘密,连田横的妻子都不知道,眼前这个脑残小白脸竟然知道,真是太奇怪了。

  这太邪乎了啊!

  沈浪道:“我可以帮你取出来。”

  田横看着沈浪良久,道:“都说你是一个傻子,不像啊。”

  沈浪道:“这根细针必须取出来,否则你一定会死,只有我可以帮你取出来。”

  “但条件是我饶过你性命,对吗?”田横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让我杀你吗?”

  沈浪摇头道:“我不必问也知道是谁。”

  田横眯起眼睛道:“你绝对不傻!”

  接着,他摇了摇头道:“但是非常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沈浪目光一缩,他本以为这个交易非常稳妥,就算有人出钱让田横杀他,但是钱哪有命重要。沈浪能救田横的性命,他没有理由不答应,没有理由不放沈浪啊。

  如此一来,就只有一个原因。

  田横不能取出体内的这根银针,因为将银针种入他体内的这个人是他无法抗拒的。

  这里面就有故事了。

  不过这就麻烦了,对方不能取出这根针,沈浪这牛逼医术派不用场,做不成这笔交易了。

  田横道:“你的弟弟欠了我们一笔钱。”

  弟弟欠钱?!

  “三个月前,你的父亲受伤,为了就他,你弟弟在我的店铺里面借了五个金币请大夫救治,现在利滚利,已经是一百金币了。”

  这比高利贷狠多了,仅仅三个月就本息加起来就翻了二十倍。

  但沈浪关心的不是利息,而是父亲受伤!

  三个月前,也就是他入赘徐家的时候。父亲曾经到徐家闹,要将沈浪带回家。结果被徐家的家丁赶了出来,肯定是被打得重伤了。当时的沈浪是一个愚笨的蠢货,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原来的沈浪真是不可求药,喜欢上了徐芊芊这种女人,而且连父母都不顾了。这等愚蠢的废物,根本不值当父母如此宠爱他。

  “因为你家还不了这笔钱,所以我才将你活埋,和别人完全无关,明白吗?”田横道:“当然为了逼真,我们会去拆你家房子,而且将你弟弟,你的父母一并处理了。”

  沈浪听懂了这句话,早就有人出了一笔钱让田横做这些事情,但是又要找一个正当的理由,所以欠钱催债,灭人全家这个借口就不错。

  “你我无冤无仇,而且你并不像传说中那么蠢笨。”田横道:“但我还是要杀了,对不住了。”

  接着,他起身道:“给他一个痛快吧,先杀了再埋。”

  “是。”一个武士上前,拔出刀子朝着沈浪脖子斩下,就要结果掉他的性命。

  “慢!”沈浪大声道:“有人出多少钱让你杀我?我给你十倍,我给你一千金币。”

  这话一出,那个武士的刀横在沈浪脖子上方三寸处。

  田横不由得一愕,这沈浪何等是不笨,简直聪明之极啊。从刚才简单的对话中,他竟然听出了别人给他的价钱是一百金币。

  “我非常心动。”田横道:“真的,非常心动。但是……你家穷得揭不开锅了,你的父亲至今仍旧躺在床上,你的弟弟又被人打断双腿,你连一个金币都拿不出来,更别说一千金币了。”

  这一切都是前沈浪造的孽啊,因为他的愚蠢和徐家的狠毒,使得父亲和弟弟都受了重伤,甚至性命之危。

  在这个世界,一千个金币相当于多少钱?

  普通家庭劳碌一年,都攒不到两个金币。用最粗糙的计算方法,一千个金币相当于现代地球的三百万人民币左右。

  “这是一笔巨款,你不可能拿得出来的。”田横继续道。

  沈浪道:“但是你可以赌一下,万一你赌成功了,就能够赚到一笔巨款。就算赌失败了,你也只不过是推迟几日再杀我而已,这也不耽搁你拿到徐家的那一百金币。”

  田横稍稍犹豫,沈浪想要在十天之内拿出一千金币,这看上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是刚才对方竟然能够看出他的体内有一根银针,而且在肺里面,这就有些神奇了。

  沈浪道:“十天,一千个金币。”

  田横盯着沈浪俊俏的面孔,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道:“三天,我只能给你三天!”

  沈浪懂了,田横和对方约定好的也是三天,三天之内他杀掉沈浪就可以得到一百金币。

  “好,一言为定。”沈浪道。

  田横道:“将他挖出来。”

  四个武士动手,将沈浪从坑里面挖了出来,只不过这些人身上可没有什么纸笔。

  沈浪直接将白色的丝绸内衣撕下一块,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写了一份借据,欠田横一千金币的借据,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边写一边心中吐槽,什么狗屁金手指啊,根本没有钱好用,最后还是金币救命。

  田横接过这份血书借据,又看了沈浪一会儿。

  这是传说中智力低下的沈浪?真是太荒谬了。

  “三日之内交出一千金币,否则杀你全家。”田横道:“十三,十四你们两人护送沈浪公子回家,这三天内都跟着他住在一起。”

  “是!”两个武士道。

  然后,田横带着另外三个武士直接离去。

  “沈浪你记住,三天之内,一千金币,否则杀你全家。”

  他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冷酷的声音依旧随风钻入了沈浪的耳朵。

  “没问题。”沈浪的脑子飞快转动。

  很快他就想出了一个法子,不但能赚到一笔大钱,还能保护家人,最关键是能报复徐家!

  一举三得!

  ……

  注:大佬们,急需推荐票,拜求拜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