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豪门,嘿嘿

  玄武城徐家,做丝绸和布匹生意,坐拥万亩桑田和棉花田,富甲一方。

  徐家千金徐芊芊,在整个玄武城都是顶尖的大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仅在玄武城,哪怕在整个怒江郡的名媛中都是出类拔萃。

  她从十五岁起就帮忙父亲打理家中生意,精明强干,而且还结交了许多达官贵族的千金小姐,让徐家从商贾之家顺利融入了怒州郡的上流社会。

  这么一个集美貌才华富贵于一身的千金小姐,是无数青年俊杰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哪怕是上门女婿也万万轮不到愚笨不堪的沈浪。尽管他长得非常俊美,但他和徐芊芊之间完全是天壤之别。

  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年前徐芊芊忽发重病,徐财主找遍了周围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眼看就要香消玉损了。

  这时,有一个方士找到徐家主,说徐芊芊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中邪了。想要救他女儿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婚冲喜,将厄运和邪气转移到这个上门女婿的身上。

  徐家主当然不信这个,可是徐芊芊马上就要不行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在整个怒江郡公开为徐芊芊招婿。

  如果是之前,无数青年俊杰只怕要打破脑袋争夺这份姻缘。就算徐芊芊要死了,哪怕冲着徐家的万贯家财,也有无数人争做这个上门女婿。

  但徐家招婿是为了给徐芊芊冲喜,是为了转移邪气,这样谁还敢上门,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美人和金币谁都爱,但还是小命重要。

  而异世界沈浪这个低能儿,在两年前无意间见过徐芊芊一次,从此朝思暮想。

  别的青年俊杰或许只是爱慕徐芊芊,而沈浪则完全将她当作神灵一般。

  自从被学堂赶回家之后,他天天在泥土地上写写画画,大多数都是在画徐芊芊的容貌。

  当他听到徐芊芊身患重病,需要男人结婚冲喜转移邪气之后,毫不犹豫地冲到徐家,说他愿意娶徐芊芊成婚冲喜,而且完全没有和父母商量。

  父母和弟弟当然不愿意,直接冲到了徐家阻止这一切,但为时已晚,沈浪已经和昏奄奄一息的徐芊芊拜堂成亲了。就算如此,父母弟弟也要坚持将沈浪带回家,结果被徐家轰了出来。

  当时,徐府的管家给父亲沈万五十金币,但直接被父亲扔了回来,他说绝对不会拿这卖儿子的钱。

  就这样,沈浪成为了徐家的赘婿。

  一个长相俊美,智商地下的乡村穷小子,进入了豪富之家。

  当然,沈浪做徐家上门女婿完全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只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梦中情人徐芊芊,哪怕成婚冲喜听上去完全是无稽之谈。

  但离奇的事情发生了,成婚之后徐芊芊竟然真的恢复了健康,而且变得更加美丽动人。

  这让徐家上下不敢置信,喜出望外。

  沈浪没有任何居功的意思,每天依旧呆在自己的小院内读书,写写画画。

  徐家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有些复杂,徐芊芊能够痊愈他们当然高兴,但沈浪毕竟是一个又蠢又笨的乡下穷小子,连徐芊芊的手指头都配不上。

  于是徐家的奴仆婢女们闲话越来越多,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穷小子痴心妄想之类的话经常在耳边响起,奴才们望向沈浪的鄙夷目光也越来越露骨。

  送来的饭食也越来越差,一开始是凉的,后来索性变成馊的了,沈浪虽然出身贫寒,但从小到大父母宠溺,在这豪富的徐家吃得反而不如在乡下家中。

  不仅如此,他还被人赶去柴房居住,连一张床都没有,直接席子铺在地上。

  沈浪智力低下,为人愚笨纯良,是不会告状的,甚至也不会抱怨。被人欺负了,就只会默默承受。

  后来徐芊芊发现了,大发雷霆,下令责罚苛待沈浪的奴仆们,每人都被抽了十几鞭子。并且当众宣布,以后若再有人敢欺负沈浪,便直接逐出徐家。

  于是沈浪又回到了华丽的院落居住,而且每日的伙食都极好,甚至每隔一两日徐芊芊都会前来于他说话,这些日子对于沈浪来说完全如同神仙一般。

  尽管成婚几个月来,不要说同床共枕,他就连妻子徐芊芊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但只要能够经常见到他,听到她的声音,沈浪就已经无比满足幸福了。

  但就在半个月前,沈浪忽然得了重病。徐芊芊为他找了好几个名医都治不好,甚至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他每一天都变得虚弱,变得奄奄一息。

  直到今日,他直接一命呜呼,这才让地球沈浪的灵魂穿越占据了这个身体。

  所以,他短暂的人生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还是一个愚蠢的悲剧!

  ……

  沈浪内心一声叹息。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脑子里面除了两人的记忆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东西。

  充满神奇玄妙的东西,他不由得凝聚精神,想要在脑内一探究竟。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这个废物应该死了吧,他也真能抗,竟然撑了这么多天才死!”

  “死了才好,免得耽误我们家小姐。”

  “是啊,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还妄图迎娶我们家千金小姐,就他那贱命那么承受得了这个福分?果然命折了。”

  “不过就算他死了也值了,我们小姐是天上一般的人物,每日都对他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我们小姐就是心善,像这样脑子有病的人,竟然每天能够和他聊上半个时辰。”

  徐芊芊曾经下令,任何人不得欺负沈浪,否则直接逐出徐家。所以之前这些奴仆婢女也不敢这么讥讽沈浪,只不过这几日眼看沈浪就要死了也听不见了,所以他们胆子又渐渐大了起来。

  这几个奴仆婢女一边讥笑,一边开门,每隔半个时辰,她们就要进来一次,查看沈浪的身体。

  “去看看他咽气了没有!”进门之后,一个婢女捂住鼻子道。

  紧接着下一秒钟,这个婢女发出了一声惊呼,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半个多时辰前她刚来看过,沈浪明明已经气若游丝,满脸死气,现在不但没有死,反而坐直在床上,尽管身体虚弱,但竟然有些精神奕奕。

  “你,你没死?”婢女脱口而出。

  “是啊,我没死。”沈浪道。

  几个奴仆惊讶地盯着他的脸,足足好一会儿那个为首的婢女道:“赶紧去告诉老爷,去告诉小姐,沈浪没死。”

  然后,几个奴仆婢女匆匆地走了出去。

  ……

  注:谢谢macuy的万币打赏,求推荐票收藏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