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满是懵逼的欧阳成

  欧阳成等人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初等藏书库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要选择更难的辩丹,他们都怀疑这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决定,他也劝阻不了。

  说了位置,见张悬离开,杜满这才看向欧阳成:“他……是不是太鲁莽了?”

  “是鲁莽,但你有没有看到,他很有自信!”欧阳成满是不可思议:“真不知道他的自信来自哪里!”

  “会不会是不知道辩丹的可怕?”说起这种考核方法,杜满哆嗦了一下:“虽然我现在是一星炼丹师,但让我辩丹,我肯定也是无法通过的!”

  辩丹十分可怕,相当于用你一个人的知识去挑战十位炼丹师,一个人的知识量再丰富,又怎么可能是十个人的对手?

  而且,最关键的是……你还没炼过丹!

  这就好像搞生理的和屠夫讲解杀猪一样,理论再好,没有实践,也很难成功啊!

  “我们都说的这么详细了,不可能不知道!”欧阳成摇摇头:“这人实在是个谜!”

  “是啊,第一关考核没有一处错误!第二关考核,非但没错,还帮我们指点了错误……关键还这么年轻,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记忆力和推理能力!”

  想起刚才的事,杜满就忍不住惊讶。

  之前这家伙表现的太惊艳了,单论对药材的辨识、药物的推理,恐怕比他们都要强一大截!

  一个比炼丹师还强的学徒……不亲眼见,真不敢相信。

  “其实,想要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也很简单,他不是要去藏书库看书吗?可以派个人跟过去,只要一直跟着,总会露出什么蛛丝马迹,看出些什么!”欧阳成道。

  敢去辩丹,肯定对炼丹知识知道的很多了,只要派人跟在身后,应该能找到一些端倪。

  “不错!”杜满点了点头,一摆手:“花华,你去初等藏书库看看他在干什么,动作小些,不要被发现!”

  “是!”朱花华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这位炼丹师的学徒走了回来,一脸古怪。

  “怎么了?他在干什么?是不是在看一些生僻的炼丹方法?”欧阳成看过来。

  参与辩丹的炼丹师,肯定会出很难很偏僻的题,让人很难回答,想要通过,不光知识量丰富,对这些生僻方法,也应该了解很多才行。

  “没有!”朱花华双眼发晕,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在……翻书!”

  “翻书?可能再找想要看的书籍吧,你说说,他在翻那些?”欧阳成继续问道。

  “我去的时候,正在翻基础炼丹书架上的书,我悄悄看了一下,是《基础炼丹手法》、《如何提炼药材》、《保留药性的方法》、《如何搬运丹炉》此类的书籍,因为不敢让他发现,没敢靠近!”朱花华想了一下,道。

  “基础炼丹手法?如何提连药材?”

  “保留药性的方法?如何搬运丹炉?这……”

  杜满、欧阳成对望一眼,全都懵了。

  这是学徒最简单的理论书籍好不好……就好像走路、吃饭一样,只要是炼丹学徒都必须掌握的,这家伙要和别人辩丹了,才开始看这种书?

  有没有搞错?

  这就好像和天下第一的绝世剑客就要比武了,才想起去买剑,学习一下剑怎么用……

  真的假的?

  “你确定他在看这些书?”

  实在忍不住,欧阳成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他不是在看,而是在翻……一路翻过去,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朱花华快要哭了。

  他真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跟个神经病一样,从书架的第一排挨个翻过去,看书不像看书,找书不像找书,真不知道在做什么。

  “翻书?一路翻过去?”

  欧阳成、杜满眨眼。

  怎么跟听人胡扯八道一样?

  “怎么翻的?你给我们学一下!”杜满道。

  “好!”

  刚好房间里也有不少书籍,朱花华走到跟前,随手拿起十几本,手掌从正前方直接划了过去,书页哗哗作响。

  “完了?”

  见他划了一下就没了下一个动作,欧阳成、杜满都眼睛瞪圆,不明所以。

  “是啊!”朱花华点头:“他就这样做的,翻完就去下一个书架……”

  “……”

  欧阳成、杜满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抓狂。

  本以为这家伙去初等藏书库找书看去了,结果去翻书……而且,别人翻书再快,至少也要看一下到底是啥东西,他倒好,这种速度能看个毛线啊!

  别说内容,什么书恐怕都不知道……

  “他不会是……想看看书的材质什么样,打算烧掉吧?”

  过了老半天,杜满憋出一句话。

  除了要烧这些书籍,他实在想不出来,这样翻书有啥用。

  “不可能,初等藏书库虽然不牵扯炼丹师公会的机密,却也不是随便可以烧的,他身为学徒,应该没这么鲁莽!”欧阳成摇头。

  虽然杜满刚才的说法有些荒诞,但他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眉毛皱成疙瘩。

  “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打算干什么?”

  杜满忍不住道。

  “我……”欧阳成一脸茫然,这种怪胎,说实话,他长这么大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

  “会不会是……他想找一本什么书籍?而这本书籍,材质非常特殊,只有手指触摸了才能知道?”憋了半天,他有个新的推论。

  “有可能……”

  二人坐在桌子跟前,一会愁眉一会苦脸,死活想不通,这个张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短短半天时间,各种理由都想遍了,甚至把这一辈子能想到的借口都想了出来,结果……还是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期间,朱花华又去了几次藏书库,回来继续汇报对方的情况。

  当听到他丝毫没有停歇,继续翻书,甚至连【什么是丹药】、【丹药的种类和分辨】、【炼丹需不需要炉鼎】……这样的书籍都不放过的时,再次一脸古怪、纠结、挣扎、难受……

  此时才发现,各种古怪借口,还没用光,貌似还能想出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