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我要辩丹

  “哦?还有这个方法?”

  张悬眼睛一亮。

  炼制一品丹药,没有多年的实践,他也知道不可能成功,辩丹就不一样了,拥有天道图书馆,只要有足够书籍,足够知识,学习起来非常简单!

  “这个方法虽然很简单,但就算名师,宁愿学会炼丹,也不会去做!”见他兴奋,欧阳成打断,忍不住摇头。

  “为什么?”

  张悬奇怪。

  明明理论就能通过,成为炼丹师,为何还要去学习炼丹?花费更多时间?

  “说实话,任何职业,没有实践,就不可能更深入了解,理论学得再多,不经过实践磨合,没人能够保证是不是正确的!连炼丹师都不是,光凭借书上看到的知识,和真正炼丹师辩论?你觉得谁能够获胜?”

  欧阳成道。

  “这……”

  张悬点头。

  纸上功夫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这是实话,也是至理名言。

  光学理论,不去实践,怎么知道错误正确?哪怕有一点错误,丹药也是练不成的!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辩丹】之法出现后,历年以来,不下上千位名师都进行过,这些人个个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对炼丹知识的了解,胜过任何一位真正炼丹师,可惜……辩丹开始后,屡屡失败,上千位名师,真正成功的,可能不足一手之数!”

  欧阳成感叹。

  “不足一手?”

  张悬吓了一跳。

  一千人成功的不足五个?这概率实在太低了吧!

  “是啊,理论和实践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正因为如此,辩丹虽然也是考核炼丹师的方法,却已经没什么人使用了,逐渐被人遗忘!”

  欧阳成摇头。

  说起来辩丹要比炼丹考核容易,实际上更难。

  没有实践,光来的理论,如何能够成功?

  能将理论说的一点不错,那就说明,他实践上,肯定也不会差。

  既然如此,与其辩丹麻烦,还不如炼丹考核,反而更简单一些。

  “别人不行……我行啊!”

  不理会对方的叹息,张悬心潮澎湃,眼睛越来越亮。

  辩丹,对别人来说,的确更难,可对他来说,简单至极!

  拥有天道图书馆,能够直接看出错误和缺点,单纯的理论不经过实践,别人不知道正确与否,他图书馆一照,立刻清晰明白!

  用这个与人辩丹,不会失误,肯定可以轻松过关!

  “既然有这个方法,我决定辩丹考核炼丹师!”想到这,张悬没有太多犹豫,直接道。

  “啊?”本以为说了这么多,对方会放弃,没想到更加让他坚定,欧阳成有些无语:“你可知道,辩丹失败的后果?”

  “后果?”

  “是啊,辩丹至少需要和十位炼丹师,进行辩驳,这么多炼丹师,都是有身份地位的,没有代价,如果人人都要举行,他们还不活活累死?”欧阳成道:“因此,公会规定,学徒申请辩丹,成功则好,一旦失败,每一位炼丹师至少赔偿十万金币!第二,承受一百杀神棍做为惩罚!第三,十年内不允许再次考核炼丹师!”

  张悬咋舌。

  这个惩罚的确很重。

  辩丹至少十位炼丹师,每个赔偿十万的话,也就是说至少需要一百万金币。

  这么多钱,对于一个炼丹学徒来说,绝对是天价中的天价,一辈子都未必能够挣出来!

  杀神棍,是一种惩罚的称呼,会根据人的修为不同,释放不同的威力,一百杀神棍,就算自己现在的实力,被打完,也差不多残废,一两个月无法下床。

  至于第三样,人生有几个十年?十年内不允许考核,等于十年远离丹药,再想考核,基本就等于终生无望了。

  “后果很严厉,又很难通过,这才让这种方法再没人去试,据我所知,与天玄王国相邻的十多个王国境内,数百年来,已经没一例考核!”

  欧阳成言语中带着劝阻的味道:“你这么好的天赋,我看还是按部就班学习炼丹吧,辩丹并不适合!”

  “我已经决定了,打算进行辩丹,还请欧阳大师帮忙安排!”张悬摇头。

  开玩笑,辩丹就能成为炼丹师,当然要进行了。

  不然,让他学炼丹之类,不知要花费多少时间。

  时间来不及不说,也没这么多精力耗费啊!

  “帮忙安排?你不会……现在就想要进行吧?”

  欧阳大师一个趔趄。

  你刚成为学徒,连炼丹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要辩丹?真的假的?

  确定没开玩笑?

  “是啊!”张悬点头。

  “你……知道辩丹的内容吗?你知道哪些炼丹师会询问你什么吗?刚成为学徒还没系统学习,就辩丹……”

  一侧的杜满也满是无语。

  “我不是可以去初等藏书库吗?这些知识不懂,可以去看看啊!”见对方这么着急,张悬解释。

  “去看看?”

  杜满、欧阳成等人差点哭了。

  大哥,你还知道去看啊!

  你刚考上学徒,连藏书库去都没去,就要参加辩丹考核,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藏书库拥有数十万册藏书,全部看完没有三、五年不可能做到,连进去都没进去,就要辩丹……

  是胆子太肥了,还是脑子有问题?

  “嗯,过一会我就会去藏书库看书,放心吧,不会浪费时间的,辩丹的事,可能还要劳烦二位费心了!”张悬道。

  “过一会看书……”

  众人更是头脑一晕。

  你这是打算临阵磨枪?

  书没看,就要辩丹?

  这么没脑子的事都能做出来,这家伙怎么考上学徒的?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不做没把握的事,你们就安排吧,我也要去看书了!”张悬见众人依旧呆在原地,忍不住道。

  “知道轻重?”

  “不做没把握的事?”

  你妹啊!

  你知道丹炉长啥样不?你知道丹药是圆的是方的?知道炼丹师怎么提炼药材吗?

  啥都不知道,就要考核炼丹师,还进行辩丹……你确定有把握?

  “好吧!”见他坚持,无法劝阻,欧阳成和杜满对望了一眼,各自摇了摇头:“我现在就安排,不过,召集这么多炼丹师,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明日下午进行辩丹!你最好能在这段时间想清楚要做什么,不然,一旦真要开始,就再没挽回的余地了!”

  “嗯!”张悬点头,一甩衣袖,一脸自信和正气,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来:“哎,对了,初等藏书库在什么地方?”

  “……”欧阳成。

  “……”杜满。

  “……”孙涛、朱花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