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莫祥长老

  巍峨高耸的【学心塔】。

  “莫长老,这次看来要麻烦你了!”尚臣长老看向一旁坐着的一位老者。

  教师公会长老,莫祥!

  “尚长老哪里话,我们都是老朋友了!”

  莫祥长老五十岁左右,脸上带着稀疏的青灰色胡须:“你放心,如果这位老师真用胁迫的方式,逼迫别人成为他的学生,我肯定上报公会,开除他的教师资格!”

  “哎,是我工作上的疏漏!”尚臣长老摇了摇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这位老师上次师资考核得了零分,我曾给他下通牒,招不到学生,就直接开除……可能感到了压力,才出此下策……怪我,怪我!”

  边说边叹息。

  “尚长老说的哪里话,你宅心仁厚,也是为了给他一个机会,没想到这家伙不知感恩,反而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简直恬不知耻,罪大恶极!”莫长老脸色一沉,散发出雄浑的气息:“身为老师,不想着教书育人,弄这些歪门邪道,我倒要看看,到底谁给他的胆子,敢这么做!”

  莫祥长老有名的嫉恶如仇,此刻听到有老师竟然逼迫学生,顿时气的快要炸开。

  “要不是曹雄老师大义举报,说他的学生被这位老师胁迫,专门申请学心拷问,可能我还不知情!”

  尚臣长老双手背在身后,不停摇头,眼神看向虚空,一脸深沉,好像做了天底下最失职的事情。

  如果张悬在这里看到,肯定会惊讶,这家伙的装逼的样子,比他还要高明的多。

  “学心拷问虽然有损教师之间的友善、团结,但能因此揪出害群之马也值了!你就不要自责了!”见他的样子,莫祥长老暗自佩服。

  学院之中经常会出现一位优秀学员好几个老师同时喜欢的情况,这时候,大家一般都是私下解决,既不伤和气,又能维持正常教学秩序,只有实在无法解决,才会申请这种裁决方式。

  学心拷问,顾名思义,就是拷问学员的内心,让他依照内心做出抉择,这样做,等于竞争的老师间彻底撕破了脸皮,有损教师之间的团结。

  正因为如此,洪天学院建立百年,申请学心拷问的老师,总共也不过十数次而已,没想到他们能遇上一例。

  装完深沉,见彻底引起了对方的怒火,尚臣长老这才心中暗笑一声,大手一摆,吩咐一声:“让他们进来吧!”

  吱呀!

  伴随话语,厚重的大门缓慢打开,张悬、曹雄、尚斌、沈碧茹、刘扬等人走了进来。

  “曹雄老师,是你申请学心拷问?”

  众人立定,尚臣长老眉毛一抬。

  “还请长老为我做主!”曹雄放声高呼:“这个张悬,胁迫已经拜我为师的学生刘杨成为他的学生,触犯了老师之间公平竞争的规定,特此申请学心拷问,还刘杨一个公道,同时希望学院能对这个无耻的家伙,进行处罚!”

  “还公道?”

  刘扬听吩咐来这,并不知道干什么,听对方这样说,这才明白曹雄这是要出手对付他的恩师,急忙看向张悬:“老师……”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刚才授课时还沉着,一脸高深莫测的张老师,眼中闪过一道慌乱,梗着脖子向前:“曹老师,你胡说……刘扬是……甘心情愿做我学生的!我……我……从未胁迫过!”

  声音中带着一丝慌乱和不自信,仿佛谎言被拆穿了一样。

  “呃?”

  刘扬眨巴眼睛。

  通过两节课,他早已对张悬佩服的五体投地,认为他无所不能,自己成为他学生,是老师之间公平竞争导致的,很容易解释,怎么突然间变的这副模样了?

  尤其他的样子,眼神惶恐,身体微微颤抖,跟被人抓奸在床似的,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那根筋抽了?

  “老师……”忍不住看过来,还没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就看到这位张老师,转过头来,声色内荏的哼道:“刘扬,你好好说,我是不是没逼迫你?”

  边说边悄悄眨眼睛。

  “啊……是,是!”刘扬连连点头。

  这时再傻他也知道,这位张老师可能想坑对方一下!

  配合他就好。

  二人心照不宣,但落在别人眼中,就是张悬在威胁刘扬说出违心的话,不然,怎么说话这么犹豫?

  果然,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莫长老脸色有些难看。

  “你叫张悬是吧!我给你一次机会,乖乖取消这位刘扬的课程,让他重新拜入曹老师门下,可以不用进行学心拷问!”

  “取消课程?”张悬挠挠头:“刘扬是真心实意拜我为师,退课的话对学生不公平……”

  “不公平?还真心实意?”

  莫长老嘴角一抽。

  你这话脸红不?

  一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家伙,退了你的课,高兴都来不及,还不公平……

  你哪来的自信?

  正想继续说话,就听到一侧的曹雄、尚斌同时喊了出来:“莫长老,不可!”

  “怎么了?”

  学心拷问,非常麻烦,一旦开始,必须有人接受惩罚,否则,人人都要进行这个流程,学院也负担不起!

  莫长老本想着能和平解决,听到二人阻拦,忍不住看过来。

  “莫长老,曹老师已经申请学心拷问,学院也已同意,这时候突然停止,岂不表示……表示学院的规矩如同儿戏?”尚斌忙道。

  开什么玩笑!

  好不容易弄了个局,能把张悬坑一下,和平解决,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样的话,昨天的屈辱不白受了?

  “是啊,莫长老,我也是为了学生着想,希望能够遵从他的内心,选择最喜欢的老师!而不是遭受胁迫!”

  曹雄忙道,说的大义凌然,义薄云天,要不是昨天被尚斌一巴掌抽的地方还有鲜红的五个指印,恐怕真能让不少人佩服。

  “好吧!”见二人这样说,莫长老点了点头,不在阻拦。

  “既然选择了学心拷问,自然要将规则说清楚,考核刘扬,测定完毕后,最终他想拜谁为师,谁就获胜!当然,有输就有罚,要先把惩罚说清楚!”

  一直没说话的尚臣长老环顾一周:“这次曹雄老师选择了最大惩罚,也就说,拷问完,输的一方,将会从学院赶出去!张悬,你可有异议?”

  听到最大惩罚,张悬满是不敢相信的看过来,一脸诚恳:“我和曹老师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就这样把他开除……会不会太狠了点?”

  “呃?”

  听到这话,尚长老等人一脸发懵,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过来,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是要开除你好不好?

  “哼,学心拷问,你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想拒绝,恐怕已经晚了!”

  以为他故意胡说八道,想拒绝拷问,曹雄冷笑。

  “我真的是为了你好……直接开除,我还是觉得有点太狠了,要不这样吧!”张悬犹豫片刻,接着道:“不如……别开除了,只取消教师资格,然后……再打上一百杀神棍!”

  “取消教师资格?一百杀神棍?”

  众人同时眨巴眼睛,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觉得快要疯了。

  这个看起来工作还保留着,不至于失业,实际上,比直接开除还要狠的多好不好?

  你确定没说错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