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什么玩意

  “……”黄语两眼发晕,差点没当场栽倒。

  连镇南王都不知道?大哥,你真是天玄王国的人?不会从那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吧!

  这个时候,她有些后悔带这家伙来这里了!

  啥都不知道,万一说错话,自己肯定要受到牵连!

  其实倒不是张悬伪装,他是的确不知道。

  前身只是学院最差的老师,一直想着如何才能不被赶出学院,王国内的政事,从不打听,知道的很少,穿越之前的他,连厅、处、科都没搞懂,又怎么可能明白什么是镇南王。

  吱呀!

  正想解释一下镇南王的光辉战绩,就听到眼前的大门一声轰鸣,从中间打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

  “城伯,我已经准备好了,希望能再次获得大师指点!”白衣公子白逊,再没了刚才的嚣张,而是一脸恭敬的道。

  “原来是白小公子和黄姑娘!请随我到客厅等候!”看清楚三人模样,管家躬身。

  三人跟在后面走进府邸。

  张悬左右看去。

  这地方虽然装修的不奢华,甚至连学院的一些地方都略显不如,却别有一番景致,动静结合,犹如一张寂静的水墨画,说不出的素雅。

  “好一副天然无修饰的水墨画!”

  张悬忍不住赞叹。

  “哦?这位公子……对作画有造诣?”正在前行的管家,听到感叹,转过头来。

  “只是随便感慨而已!”没想到随口乱说会引起管家的注意,张悬连忙摇头。

  前世的时候,他是图书管理员,工作文雅,虽然看过不少图画,却从未拿过画笔,更别说作画了!

  “我们家老爷,以心为笔,庭院为纸,将整个府邸修葺的宛如画卷,公子的确没有说错!”管家点点头,不再多说。

  很快来到客厅。

  客厅不大,古色古香,墙面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画卷,一进入其中,给人一种安静淡然之感。

  不像其他地方,四处都是测试力量的石柱,给人一种实力不足就要淘汰的感觉。

  “我去禀告老爷!”

  管家安排三人坐下,转身走了出去。

  “你懂的作画?”管家一走,黄语也奇怪的看过来。

  刚才的对话,很显然也听到了,对于她带来的这个少年,她还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只是看院落里的布置有些像图画罢了!”张悬道。

  “小语,不要听他胡说,这家伙就是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一侧的白逊目光快要燃烧。

  “你知道什么?我这位朋友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就喜欢装模作样?”听到对方侮辱她带来的朋友,黄语立刻不高兴了。

  “学富五车?就他?小语,你可要小心些,我看这小子就是个不学无处的纨绔,年纪不大,却学着胡说八道,哄女孩开心,真是不知廉耻,无耻之尤!”

  听女孩夸奖对方,白逊更生气,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我这位朋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别说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就算在老一辈中,也绝对没几个比得上!哪像你,啥都不会,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你才是真正的不学无术!”

  黄语寸步不让。

  “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他?看起来也不比我大多少,就算从娘胎里学,又能会多少?也就你才会被他骗!”白逊恶狠狠的看着张悬。

  “人家年轻就代表学不好了?万一人家天赋高呢?自己没有天赋,不要怀疑别人!”黄语接着道。

  “……”听到双方的话,躺枪的张悬头上满是黑线。

  你们争吵就争吵呗,拉我做什么?我招谁惹谁了?

  还琴棋书画,自己连这四样东西摸都没摸过……还天赋高,天赋高,能成为整个洪天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

  双方争吵,白逊还想继续反击几句,就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是个老者,须发洁白,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不怒自威。

  之前的管家,正跟在后面。

  沈追陛下的曾经的老师,陆沉大人!

  “见过大师!”

  看到此人,白逊、黄语再不敢斗嘴,同时躬身。

  “刚才我听说有人看出我庭院的布置是一副水墨画,难得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份雅致!”

  不理会行礼的二人,一走进来,老者的眼睛就落在张悬身上,很显然刚才张悬的话语,管家专门和他说了。

  “大师,这家伙是信口胡说,不用理会,我今天已经复习好了功课,大师可以随便考问……”白逊见大师的注意力都被刚来的小子吸引,满是不悦,急忙道。

  “我让你说话了?”

  陆沉大师,眉毛一扬。

  “我……”

  白逊脸色涨的透红,却不敢再说半句废话。

  他的地位虽然很高,爹爹也很牛逼,但在堂堂帝师面前,还是差的很远。

  呵斥完白逊,陆沉大师再次看向张悬:“既然懂的画,我这里刚好有一副作品,也帮我鉴赏一下!”

  说完一招手。

  管家走上前来,递过来一个画卷,当即在桌面上展开。

  是一副水墨画,清素淡雅,一展开,一副清新的气息就扑面而来,炊烟袅袅,山村安静,群童嬉戏玩耍,整个画面似乎有蝉声鸣响,树叶舞动,是一副山水田园画卷。

  “这……”张悬挠头。

  作画他一窍不通,只能看出来这幅画不错,让他鉴赏?鉴赏什么?

  “你要好好说,这是大师考验你,他……很喜欢考验人的,反正我来的时候,就被他考验过……如果说好了,想借多少书都可以,说不好,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正在犹豫,耳边响起黄语着急的传音。

  “考验?”

  张悬苦笑。

  早知道这位陆沉大师好这口,走在院子里,就不开口废话了!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不过,听黄语的口气,就算自己不说,对方肯定也会考验,毕竟已经形成了习惯,想改,恐怕改不掉了!

  至于鉴赏,鉴赏个毛线啊!

  自己狗屁不通,能看出什么问题?说出什么言论?

  对方可是帝师,精通书画,随口胡说,弄不好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拿棍子赶出去了。

  “怎么?难道有什么问题?”

  见他的样子,陆沉大师看过来。

  “啊,没有!”

  张悬挠挠头,正在一筹莫展,想着怎样组织词汇,说一些让对方挑不出毛病的话语,突然心中一动。

  “天道图书馆连宝物的真假都能识别,那……能不能看出图画的缺点?”

  想到这,忍不住向前一步,来到画面跟前,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

  嗡!

  脑中一声轻鸣,一本书籍出现在脑海。

  看完内容,张悬心情大好,抬头看向目光炯炯看过来的陆沉大师,微微一笑:“大师真让我鉴赏?”

  陆沉大师没有回答,表示默许。

  “我有八个字的评语!”张悬道。

  “愿闻其详!”陆沉大师看过来。

  张悬点点头,看向眼前的图画,轻轻转了一圈,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八个字是……狗屁不通,什么玩意!”

  “公子慎言!”本以为他能说出什么评语,听到这话,一侧的管家差点没当场晕过去,连忙出声阻止:“这是大师刚留下的画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