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怎么回事?

  “你……胡说!”

  见众人议论纷纷,吴执事冷汗从头上流淌下来,一咬牙喝道。

  现在不能承认,一旦承认,洪天楼的名声不但完了,就连他的前途也肯定跟着完了!

  早知道这个老师居然还是一位美食师,打死也不答应尚斌找他麻烦啊!

  “你说我胡说?”张悬看过来。

  “不错,你说我这些菜是假的,可有证据,没有证据,就是信口胡说,信不信我现在以诽谤罪将你抓住?”吴执事面容狰狞。

  “证据?你要证据?那好吧!”

  见这家伙不见棺材不落泪,张悬摇了摇头。

  他本来不想管这些事的,反正由沈碧茹掏钱,到底多少,跟他关系不大,谁知这家伙非要过来找麻烦,说自己讹诈,既然如此,当然不能放过了。

  “刚才那几样菜,证据我已经说了,大家可以按照我说的特征,细细查看!当然,他要不承认也没关系,因为就算知道这些,一些美食师都很难辨认出来,更别说大家!不过……”

  张悬环顾一周,随手将桌上最贵的那瓶酒拿了起来:“这瓶酒大家可以轻松鉴别!”

  “鉴别?洪天楼是【神仙醉】的指定酒楼!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不少人来这,都是冲着这酒来的,你难道想说,这酒也是假的?”

  一个顾客忍不住道。

  “是啊,神仙醉是洪天楼的招牌,这不可能作假吧?如果这都是假的,估计没什么是真的了!”

  又一个顾客道。

  之前给张悬他们上来的那个酒,叫神仙醉,只有洪天楼才有出售,酒味醇美,香气扑鼻!洪天楼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和声音,这酒功不可没!

  如果这酒都是假的……那就太过分了吧!

  “我说了,这个很好鉴别!”

  似乎知道众人会这样质疑,张悬轻轻一笑,举起酒瓶:“这个瓶体上写的【神仙醉】,正常道理,如果真是【百井坊】的神仙醉,的确值1200金币!”

  “可惜,这只是个瓶子,里面装的却是【紫竹轩】的【青岩酿】,这两种酒,无论嗅觉,口感都有些相似,但前者用了最珍稀的地根草和青叶蝉心酿制而成,喝了之后,对人非但无害,还有好处。而这个青岩酿,喝多了,其中落英草的毒性,会侵入心肺,久而久之,破坏内脏功能,让人修为大跌,生不如死!”

  “用青岩酿伪装神仙醉?”

  “我听过这种青岩酿,好像味道和神仙醉就是有些相似!”

  “我一直相信洪天楼的品质,没想到这样糊弄顾客!”

  “这简直就是诈骗,我一定要把这件事上报学院,让他们好好查查!”

  ……

  周围看热闹的顾客,听到居然受到了欺骗,一个个气的哇哇乱叫。

  “你说是青岩酿就是青岩酿?证据呢?”吴执事咬牙哼道。

  看了他一眼,张悬淡淡道:“酒都能燃烧,这瓶子的酒,我还没怎么喝,你可以点燃,真正的神仙醉可以发出让人沉醉的酒香,如兰似麝!而青岩酿,则是一股焦臭味,只要有鼻子,都能嗅出来!”

  “你……”

  吴执事全身一僵。

  对方说的丝毫错误都没有,只不过这种辨识方法,知道的很少,也就青岩酿的几位酿造者与一些出售此酒的人知道,他也是无意中才听到的,这家伙怎么一清二楚?

  其实,给其他客人喝的,基本都是神仙醉,毕竟,这是他们酒楼的招牌,听了尚斌的计划,故意弄了个假酒给这位少年,本以为他也认不出来,糊弄一下,还能多骗些钱,这下倒好,对方不但了解极多,更对鉴别方法一清二楚!

  现在,就算他解释众人喝的都是神仙醉,也解释不清了!

  “怎么?不敢试?”

  看到了对方的紧张,张悬微微一笑,随手将手中的酒瓶倒了过来,酒水立刻溅在地上,随手掏出火折子,轻轻一弹。

  熊熊!

  地上的酒遇火既燃,众人顿时嗅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呛得头晕眼花。

  “好臭!我们刚才喝的就是这个?”

  “洪天楼简直太不把顾客放在眼里了!”

  “闻起来这么臭,喝下去肯定有毒……”

  “退钱,退钱,我在你们这里喝了三年的酒,不但全都退给我,还要赔偿!”

  ……

  整个酒楼炸锅。

  所有人都冲了上来。

  “这……怎么回事?”

  曹雄、尚斌都快疯了。

  他们专门设局,想要陷害这个张悬,让他丢人现眼,结果这家伙非但没丢人,还大出风头!

  他们反倒成了小丑,丢人现眼!

  “怎么回事……怎么你妹!”

  一侧的吴执事不听这话倒好,一听差点没当场炸开,抬脚踹了过去。

  嘭!嘭!

  他是武者六重辟穴境强者,二人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踹的眼前一黑,双双摔倒在地,脸上各自留下一个硕大的脚印。

  难怪吴执事发疯,要不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哪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以预见,他不但职业生涯要结束,还要面临洪浩长老的怒火!

  洪天楼经过这件事,名气肯定也会一跌千丈,再也恢复不了以往的生意了。

  事情的起因,就因为答应这两个家伙,要教训一下一个师资考核倒数第一的家伙!

  这家伙哪里是倒数第一,正数第一也没这么牛逼!

  早知道这位爷拥有如此厉害的眼力,别说找他麻烦,他不找自己麻烦就不错了!

  可恶!

  “看来应该没人收我们的钱了,走吧!”

  看到闹成一团,张悬招呼了一声,有些发呆的沈碧茹,当先向外走去。

  事情解决,继续留在这里,只会麻烦无比,还不如离开。

  “嗯!”

  沈碧茹急忙跟了上来,看着前大步前行的少年,眼神复杂。

  以前她也一直认为对方是个废物,什么都不懂,老师界的耻辱!

  经过这半天的接触才知道……如果他都是废物,自己是什么?

  岂不什么都算不上?

  一咬牙,走上前来,乌黑的秀目中依旧带着不敢相信:“你对美食这么有研究,难道……还是一位美食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