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要脸

  又研究了一会,发现图书馆里的书,全都雾中看花,水中望月,根本拿不到,张悬失去了兴趣,精神退出了识海。

  “该吃午饭了,下午再想办法忽悠两个!”

  抬头看向窗外,日头已经走到正中央,上午一共来了十八个学生,只让一个拜师,概率可真够低的,下午可不能继续这样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个穿越众,如果连一个古人都骗不了,怎么有脸说自己生活在信息大发达时代?

  伸着懒腰走出自己的讲堂,缓步走进学院的食堂。

  和前世的高校一样,洪天学院的食堂十分宽大,足可以让上万学员同时进餐,招收到一个学员,心情大好,张悬多打了几份菜,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大快朵颐。

  “这不是张老师吗?”

  正吃得高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抬头看去,就见一个青年笑盈盈的看过来,没有温暖,反而给人皮笑肉不笑之感。

  “曹老师?”张悬认了出来。

  曹老师叫曹雄,和他一起进入学院,一向喜欢与之攀比,然后借机打击。

  前身就是因为受不了各种嘲讽,才酒醉死亡,让其承受这种压力,这家伙肯定也逃不了干系。

  “今天新生报道,自主选择老师,收获如何?看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应该不错吧!看,这都是我新招的学员,一共十二个,我先带他们吃个饭!然后安排住宿!”

  曹老师脸上带着高高在上之意,向后一指,赤裸裸的炫耀。

  不错,他就是过来炫耀。

  他和张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二人同时进学校,自然难免被人对比评价,后者是失败的典范,他当然要彰显一下优越感。

  他身后果然跟着一群少年,一个个精神抖擞,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

  “诸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张悬老师,是咱们学院的名人,哦,是建校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开创了一个新的历史!”

  曹老师向众人介绍。

  “师资考核得零分?”

  “啊,我来的时候听说了,他教的学生走火入魔,差点废掉!”

  “我也听说了,来之前不少人跟我说了,千万不要选他当老师,否则,不但没办法修炼,还等于自杀!”

  “没想到他就是啊,看起来还挺和善的!”

  ……

  听到曹雄的介绍,一众学员议论纷纷。

  师资考核综合多种因素,多项加在一起,进行统一评分,其中,学生考评也占一部分,只要这位老师有学生,就会有成绩,直接得零分,算是突破历史了。

  “介绍完了?”

  面对众人议论,张悬并不觉得生气。

  得零分的是之前那个张悬,管自己屁事?

  不过,虽然不怎么生气,但对于这位曹老师压低别人,抬高自己的行为,还是十分不爽,随意摆了摆手:“介绍完就可以滚蛋了,别在这里耽误我吃饭!”

  没想到说出他的历史,这家伙没有丝毫出丑的觉悟,还让自己滚蛋,曹雄脸色不太好看,一甩手,露出老师才有的师道威严:“师资考核得了零分,破了学院的记录,你难道就没有丝毫羞耻之心吗?”

  “羞耻?我为什么要羞耻?你也说了,我破了历史,成了名人,新来的学生都知道我是谁,而你呢?”张悬抬手指向,曹雄身后的诸多学员:“你师资考核得了几分?他们知道吗?没来学院前,知道你是谁吗?如果不是拼命拉拢,甚至还请着吃饭,你觉得他们会拜你为师?做为一个老师,一点名气都没有,跟我炫耀,你炫耀个屁啊!”

  “嘎?”

  别人师资考核得了零分,绝对会蒙着头出来,生怕丢人现眼,这位倒好,反而洋洋自得,一脸骄傲,自己没得零分的,反而成了被他鄙视的对象。

  曹雄都快疯了。

  这心脏也太大了吧!关键是……就这种成绩,你到底哪来自傲的资本?

  站在他身后的学生,也一个个面面相觑,彻底懵逼。

  脸呢,脸呢?

  这位老师……也太不知羞耻了吧!

  对于张悬来说,什么羞耻,脸皮,开什么玩笑,他生活的时代,有些明星为了上位,什么丢人干什么!什么夸张做什么,果照、花边新闻、各种门,都不觉得羞耻,他也就师资考了零分而已,根本不算什么。

  曹雄气的脸色泛红:“老师还是要以教导为主,今天我不跟你计较,等你什么时候招到学生,有本事咱们再比比,谁教学生更有一手!”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那个老师真的不错,性格也好……”

  一个呆萌的女声响起,语气中满是迟疑。

  “我的二小姐,你就听我的,临来的时候,少爷都交代我了,让你去拜陆寻老师为师,你偏不听,还故意把我支开,这倒也罢了,拜什么人不好,非要拜他……”

  紧接着一个老者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无奈。

  “那位老师……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他……他人很好的,还帮我指点,说我……好好修炼,能成为年级第一……”女声中还是带着犹豫。

  “还年级第一,真要跟他学,不走火入魔就是好事了,二小姐知道他是谁吗?学院最有名的废物老师,上学期师资考核得了零分……我的小祖宗,你快点退掉吧,不然少爷如果知道肯定会把我杀了……”老者的声音中带着哀求。

  “哥哥!”

  听到老者说起少爷,女孩开始害怕起来,脸色扭曲,不知道该怎么办。

  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正想离开的曹雄眼睛一亮,笑盈盈的看向正在吃饭的张悬:“张老师,这个女孩难道是你刚招收的学生?哈哈,看起来不太妙,人家打算退掉啊!”

  教师可以选择学生,学生也能选择老师。

  如果觉得老师与自己不合适,完全可以将他赐予的令牌退还。

  曹雄的声音很大,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正在讨论的主仆俩,也将目光集中过来。

  “二小姐,他就是你刚拜的老师?”老者目光落在张悬身上。

  “是!”女孩点头。

  老者立刻站起身来,几步来到张悬面前:“张老师,我们家小姐,打算退掉你的课程!”

  “刘老……”没想到老者动作这么快,女孩脸色一红,急忙走上前来,紧接着转头看向张悬满脸歉意:“老师,我……”

  正是张悬刚收的学生,王颖。

  “王颖,你也知道我一向不收学生的,收了你,是和你有缘,你想退掉,白白放弃这么大好机会?你知道多少人都希望成为我的学生,而我却不收吗?”

  张悬当然不能让好不容易到手的名额跑掉,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尼玛……”

  听到他这话,周围知道底细的人,一个个都觉得眼前发黑,快要昏过去。

  大哥,你能要点脸不?还一向不收学生,和你有缘,还多少人都希望成为你的学生……明明是你收不到学生好吧……

  “我,不是……”

  被他质问,王颖连忙摆手,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是!”见二小姐性格不果断,老者刘叔向前一步:“张老师,我们家二小姐,已经决定要退掉你的课程,她不方便说出来,还请你帮忙办理手续吧!”

  “退掉?”张悬眼皮一翻:“你可要想清楚,退掉老师,在学院里可会留下坏名声的,以后恐怕再无老师敢收!你难道要因为自己的任性,耽误你们家小姐一辈子?这个责任你担得起?”

  “这……”刘老一愣。

  学生是可以退掉老师,不过退掉老师,是对老师的侮辱,而且,你能退掉这位,就表明能退掉另外一位,一般来说,有这种“劣迹”的学员,其他老师是不会再收的。

  毕竟师道尊严被人当面侮辱,换做谁都不愿意再接受这种学员。

  而且,接受了,代表打了另外一个老师的脸,大家都是同事,不可能为了一个学生,得罪同僚。

  在学院修炼,没有老师,这辈子就等于废了。

  刘老刚才还气势冲冲,张悬一句话,就让他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只是个下人,万一二小姐因此耽误,他百死难辞其咎。

  “放心吧,你们家二小姐天资不错,我好好教导,肯定会有不错的成绩……”见他动摇,张悬再次展开忽悠大法。

  开玩笑,煮熟的鸭子怎么可能让她飞了!

  “慢着,谁说再无老师敢收?小姑娘,你只要退掉这位张老师,我利马收你为我的学生!”

  张悬的话还没说完,一侧的曹雄向前一步,大手一摆。

  他刚才被张悬折损了面子,这次有机会,哪能放过。

  “曹雄,你要干什么?”

  张悬脸色一沉。

  “干什么?这个好的苗子,不能浪费,如果她要把你退掉,我立刻接收!人家来学院学习,当然要选择最好能给她指点的老师,而不是师资考核得零分的!”

  嘿嘿一笑,曹雄满是得意洋洋。

  “你这是公然抢学生,信不信我告到政教处?”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怄气了,而是公然抢学生!

  学院虽然鼓励老师自主选择,却不提倡这种胡乱抢夺!一旦发生,影响教师之间的感情不说,还会弄的整个学院一团糟,影响风气。

  “抢学生?你言重了,大不了咱们来个现场指点,公平竞争,让学生自主选择,敢不敢答应?”

  曹雄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