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血手印

  因为攀附上了神武门,还顺利灭掉了穆家,夺得了穆家的产业,此时的岳家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就算是已经半夜,但岳家大宅中还有宅院亮着灯,在饮酒作乐。

  楚休站在岳家大宅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黑衣、黑铁斗笠、黑铁面具,楚休整个身形都好像跟黑夜融为了一体。

  此时的楚休也算是发现了青龙会这种装扮的好处了,那斗笠和面具都有着屏蔽感知的作用,再加上现在的楚休一身黑衣,在夜晚的确很难被人发现。

  当然若是到了天罪舵主那个级别,这种所谓的装扮也只是起到一个提示身份的作用,大白天出手,想要杀谁便杀谁,直接以力量碾压便足够了,也不用分白天和黑夜了。

  看了一眼岳家大宅,楚休好似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

  此时岳家一座宅院内,两名岳家的凝血境武者拎着一壶酒晃晃悠悠的走出来,看着主宅的方向,其中一人不由得撇撇嘴道:“又是大房的那些人在闹腾?切,不就是因为岳卢川攀附上了那神武门掌门的女儿嘛,得意什么,大男人却要靠着自己的脸蛋倒贴人家,丢不丢人?”

  他旁边一名岳家武者摇摇头道:“六哥,这话你以后可千万别再其他人面前说,否咱们三房可就要倒霉了。

  咱们岳家九房,以前大房的人虽然名份上最大,但他们实力却不强,在族内的权力也一直都不大。

  这次岳卢川攀附上神武门的大小姐,他们大房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咱们其他几房可争不过他们,可能以后的岳家,就轮到大房开始掌权了,咱们还是暂时先夹着尾巴做人吧。

  这段时间别去招惹大房的人,他们在岳家内得意就让他们得意了,咱们喝咱们的花酒去!”

  岳家现在可是整个林中郡都有名的大世家,并且在这北陵府他们岳家都已经传承了数代了。

  数代了传承,岳家早就不像当初那般纯粹了,整个岳家内部也是分派系的。

  不算那些旁系,光是嫡系血脉整个岳家就分成了九房之多。

  以前这九房其实并不分大小,岳家老祖居中坐镇,大家轮番掌权,面子上倒也还算是过得去。

  但现在随着岳卢川攀附上了神武门,整个岳家都跟着面上有光,这所谓的轮番掌权嘛,眼看着可就要成个笑话了,岳卢川所在的大房明摆着就是准备独霸大权了。

  之前那名武者继续发着牢骚,不过说了几句后,身边的人都没有回应,他下意识的一转身,但身旁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幕顿时让那名武者汗毛树立,刚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只手却是堵在了他的嘴上,绯红色的刀锋直接捅进了他的胸口!

  抽出红袖刀,楚休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将两具尸体都给搬运到了一起去。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别说是凝血境的武者,就算是先天武者,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挡得住他一招的。

  而且踏入内罡之后楚休还发现一个好处,那就是他可以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气势和力量了。

  在刚刚踏入先天之时楚休便发现,自己身上的气势有些太过显眼,在某些高手看来,他那一身锋锐的气势简直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长刀一般。

  但现在达到了内罡境,楚休彻底掌控真气之力,他便可以收敛自身的气势,让他在暗杀当中更加的隐蔽。

  就像方才那样,他已经杀掉一个人了,但另外一名武者却根本就没有发现。

  楚休蘸着鲜血,在两具尸体的旁边画下了一个抽象的龙纹,跟他那铁斗笠上的金色龙纹一样,这是青龙会的标志。

  而这还没完,楚休又在那龙纹旁边写下了一个‘穆’字,正准备离开时,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又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血手印。

  做完这一切后,楚休便直接离去,而且楚休压根就没有呆在北陵府内,而是直接遁入北陵山的密林当中。

  第二日清晨,岳家的下人早起准备打扫院子时,忽然看到了地上的尸体,这顿时吓的几人惊恐的尖叫了起来,连忙通知岳家的其他人,瞬间让整个岳家都沸腾了起来。

  岳家不是不能死人,混江湖的,被人杀很正常,但问题是在自己家内被人杀了,这简直就是在打岳家的脸!

  于是乎不到半刻钟,岳家老祖,那位外罡境的高手岳鹤年,还有八名岳家内罡境的武者便都云集在这里。

  岳家九房,拥有内罡境武者的总共有五房,其余三名内罡,一个是岳家旁系出身,还有两个则是岳家的门客。

  其实岳家还有一名嫡系的内罡境武者,但却因为之前追杀楚休时,被楚休给斩杀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八人。

  看到那两名武者的尸体,岳家三房的当家人岳东行面色阴沉,因为死那两人就是他三房的族人。

  不过在看到地面上楚休所留下来的痕迹后,所有岳家的人面色却都是骤然一变!

  “青龙会!”

  那血色的龙纹实在太过眼熟了,青龙会的经典标志他们都知道。

  而那个血色的‘穆’字则是更加的刺眼,好像是不久之前那场灭门之战中的亡灵从地府中爬出来找他们报仇一般。

  三房的岳东行看了一眼大房的岳东临,阴沉着脸道:“是穆家的余孽干的!他们竟然请来了青龙会的人!”

  当初负责灭门穆家的,正是岳家大房,牵头的便是岳东临跟他的儿子岳卢川。

  结果眼下人没杀干净,还回来报仇了,那这个责任自然也是他们大房的。

  岳东临直接一挥手道:“不对!穆家的人都死绝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余孽在?”

  岳东行冷笑了一声道:“大哥,你难道忘了穆家那女娃子的尸体可是一直都没找到吗?别忘了,虽然穆家的实力不如我们岳家,但穆家的历史却并不比我岳家要短。

  狡兔三窟的道理谁都懂,穆家那女娃子若是逃掉了,她完全可以拿着穆家留下的东西请青龙会的杀手出手的!”

  岳东临皱眉道:“那也不对!青龙会的规矩你们也知道,就算是穆家把自己的家产都给搭上,他们请来的杀手也灭不了我岳家,就穆家留作后路的那点东西,他们顶天就只能请来四级杀手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拿什么灭我岳家?”

  岳东行撇了一旁的岳卢川一眼道:“大哥你好像忘了什么了,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大房提出来的,欺骗穆家,率先出手偷袭的也是你们,穆家那女娃子若是请来青龙会的杀手,你认为她最想杀的人是谁?

  对方灭不了我岳家,但内罡境的四级杀手却能杀了岳卢川,昨天岳卢川在主房那里饮酒作乐,杀手找不到目标,所以这一次,我三房的人可是为了你儿子挡箭而死的!”

  此言一出,岳卢川的面色顿时就是一白,其他几房的人也是都看向岳卢川。

  无论是跟神武门联姻还是覆灭穆家,获利最大的都是大房的人,甚至当初他们还有人反对灭穆家,但岳鹤年最终拍板定音,他们也不敢多说话,只能照办。

  方才老三岳东行如此愤怒,恐怕不光是因为他三房的人被杀,更多的还是想要打击一下大房这些人的气焰。

  眼看着这几房的争端加剧,甚至都有要吵起来的趋势,岳鹤年冷哼了一声道:“都闭嘴!我岳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个青龙会的内罡境杀手就把你们给吓成这幅模样了?青龙会的规矩难道你们忘了?不用怕,只要把那杀手给解决了,倒霉还是那穆家的余孽自己!”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除了岳卢川的面色有些不好看,其他人都没说什么。

  正如同岳鹤年所说的那样,青龙会的杀手实力虽然强,但只要你能挡住对方并且将其斩杀,那青龙会可不会对你死缠烂打,反而会去报复雇主,因为是雇主拿出的代价低,错估了被杀目标的实力,这才导致青龙会的杀手有损伤的。

  只要岳家挺过这一次,别让岳卢川被杀,把那个杀手解决,穆家的余孽不用他们去管,青龙会都会处理的。

  青龙会的规矩大部分人都知道,所以除非是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怨,几乎很少有人会请青龙会出手的,因为青龙会是一柄双刃剑,杀不了人,便要杀你自己。

  这时一名岳家的弟子忽然疑惑道:“那个血手印又是什么意思?”

  岳家老大看了一眼,随口道:“青龙会的杀手会有自己的代号,那血手印估计是那杀手的代号吧,没听说过青龙会有那个杀手是以血手印为代号的,估计对方在青龙会内也是无名之辈,不用管他,全力搜索,同时晚上也加强戒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