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围杀

  四名内罡境的武者围攻一名先天境界的武者,这种事情别说看了,听着就有些欺负人。

  其实也怪楚休倒霉,原本参与搜查的人大部分都是内罡境之下,这四名内罡境的武者因为外面在下雨,懒得顶着大雨搜寻,他们便聚集在一起,准备找个地方先避避雨再说,反正只要找到了楚休,其他武者自然会弄出声响给他们发消息的。

  所以这边一有动静,便直接引来了四名内罡境的武者。

  那四人当中其中一人冷笑道:“诸位,这楚休身上的秘匣谁先拿到暂且不论,但他的性命,我北陵岳家要了!”

  另外三人都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反正对于他们来说,楚休的性命要不要无所谓,他们主要是为了秘匣而来的。

  貌似他们也听说了,这楚休在吕阳山夺宝之时可是把北陵岳家的人给得罪个够呛。

  先天武者就被对方杀了三个,重伤一个,而现在楚休手中的秘匣也正是从那北陵岳家手里抢来的,岳家的人想要对方的性命,捞回一些面子来,这很正常。

  就在那四人都没将楚休放在眼中,还在那里商量着要如何杀楚休时,楚休却是猛然间一抬头,眼中的杀机席卷,绯红色的刀光已经向着那名北陵岳家的内罡境武者斩来!

  这是楚休将所有力量凝聚,发挥到巅峰极致的一刀,青龙出海,雨落绯红!

  那名岳家的内罡境武者还在冲着其他三人拱手,感谢他们给自己这个面子,但转瞬间楚休那一刀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艳红色的刀光好像是一条潜伏在海面下的浴血青龙一般,不出手时潜于九幽深渊,出手之时破海而出,直冲九霄!

  特别是楚休以一气贯日月所凝聚出的杀机和煞气凝聚在刀锋之上,那一刀当中所蕴含的力量更是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北陵岳家的那名内罡境武者心头一跳,下意识的身形后撤,手中长剑之上爆发出了一股青芒来,九朵剑花在身前绽放着。

  内罡境的武者罡气虽然无法外放,但凝聚在手中或者是兵器之上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结果刀剑相撞,楚休那一刀的力量轰然爆发,一气贯日月之力顿时将罡气震碎,那名内罡境武者的长剑竟轰然碎裂!

  心中惊骇之下,那北陵岳家的内罡境武者下意识的让开道路,楚休也没有恋战,趁此机会直接向着小路那边的密林跑去。

  其他三人刚想要出手,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北陵岳家那位竟然只挡了一招就让开了。

  那三人都是埋怨道:“老岳你搞什么鬼?内罡境的武者面对先天武者你也能退,你们岳家这是不想报仇了?”

  那北陵岳家的武者恼羞成怒道:“你们知道什么?那楚休有古怪!方才那一刀的力量极其惊人,而且他还有一种秘法,竟然能够在先天境界便爆发出堪比罡气的威能来,方才我若是不退,那一刀就能将我给斩伤!

  你们也不想想,那楚休若真是简单之辈,能在吕阳山上让少庄主和极北飘雪城的人都吃瘪?”

  “别废话了!直接追!”

  那三人懒得去跟北陵岳家的人废话了,立刻向着楚休追来。

  此时的楚休倒还这要感谢一下现在的雨天,内罡境武者的感知敏锐,但外面下着大雨,多少也会影响一下那四人的感知力,并且遮掩一下楚休的痕迹,这也导致在密林中四人一时之间竟然没追上楚休。

  四人对视一眼,直接冷笑了一声,直接分散来,开始围绕着这片密林向着中心处搜寻。

  林中郡这地方虽然名为林中郡,但那指的是北燕刚刚建国时,这地方大多数都是荒山密林,人迹罕至。

  但此时的林中郡却是根本就找不出几个大一些密林,四人联手搜索,早晚也能把楚休给逼出来!

  此时的密林之中,楚休的神色冷峻无比,没有慌乱,只有沉静。

  周围浓郁的杀机扑面而来,气息有些模糊,但楚休能感觉到,对方应该是想要合围自己。

  内罡境楚休不是没有杀过,虽然杀许重阳时楚休艰难无比,但在杀了许重阳后,楚休也有了不少对付内罡境武者的经验,他自己也是炼化了紫叶茱萸,实力大进。

  在楚休看来,这四名内罡境的武者单独拿出来一个,其实都不如许重阳。

  那许重阳毕竟是巨灵帮出身,人和六帮的武者竞争激烈,许重阳的实力绝对要比这些普通家族出身的武者要强。

  而且最重要的是巨灵帮那七十二路巨灵武典可是集合了巨灵帮数代帮中强者所汇聚而成的,包容万物,异常强大,论及功法也是许重阳占据优势。

  当初的楚休能够干掉许重阳,现在单对单杀他们也不难,但问题的关键是四人联手,楚休就只有逃命的份了,必须要找一个办法,将其逐个击破!

  感觉到其中一股杀机越来越近,楚休故意在地上留下较多的痕迹,让那名武者追来,经过大雨的冲刷,痕迹在被一个人看到后便会被立刻冲刷干净。

  来回这么一次,其中一人已经跟后面三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了。

  楚休停下脚步,倒退着远路返回,埋伏在一颗树上,片刻后,便有一名武者追来,正是那北陵岳家的武者!

  倒退着走过的痕迹其实跟正常走路的痕迹有些差别,但因为大雨的冲刷,所有的痕迹都变淡了几分,这名武者并没有反应过来,继续按照痕迹快速的追踪着。

  就在他路过楚休埋伏的树上之时,楚休猛然间暴起,身上的气势轰然间爆发,红袖刀斩落,周围的大雨都被这一刀的威势彻底分割,煞气撕裂雨幕,向着那北陵岳家的武者斩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和猛然爆发的杀机让那名北陵岳家的武者顿时心头警铃大作,但楚休这一刀实在是太过阴狠和迅猛了,等到他回过头来时,楚休这一刀已经临身!

  匆忙之下,这名岳家的内罡境武者一掌轰出,青色的罡气浮现在他的掌中,想要将楚休这一刀给拍偏,但可惜却是已经晚了。

  他的兵器是剑,在岳家时他主修的也是剑法,拳脚功夫只能说是稀松平常,根本就无法跟许重阳相比。

  昔日许重阳能以肉掌便将楚休的红袖刀拍的差点脱手而出,而此时那北陵岳家的武者一掌落下,却是直接被那煞气所抵消,反而刺得他左掌鲜血淋漓。

  绯红色的刀光斩落,就算那北陵岳家的武者费力躲闪,他是被那刀光所斩中,顿时闷哼了一声,一条胳膊直接飞到了一旁,鲜血大股的飞溅而出。

  被斩掉了一条胳膊,那北陵岳家的武者反倒是被激起了凶性,直接右手并指为剑,施展出他们岳家秘传的镇山剑诀,指劲虽小,但却大气磅礴,点在楚休的红袖刀之上,发出了一声铿锵巨响,让楚休身形向后退去。

  而此时的楚休却是趁此时机,直接收刀入鞘,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双臂缠绕之间,任凭对方的镇山剑法如何大气磅礴,只剩下一只胳膊也挣脱不了楚休的擒拿,被楚休直接将他的右臂也硬生生撕裂!

  对于武者来说,双臂被废基本上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但不得不说内罡境的武者生命力可是顽强的很,就算没了双臂,那北陵岳家的武者竟然将内力灌注到双腿当中,向着楚休踢去。

  他不是想拼命,只是想活命。

  就以他现在这种状态,跑是跑不掉的,只能拖着楚休,拖到另外三人来此,到了那时,他可以活,而楚休则必须要死!

  看到这一幕的楚休顿时一皱眉,无法一击斩杀,内罡境的武者对付就是麻烦。

  当然也仅仅只是稍微麻烦一些而已,那北陵岳家的武者并没有学过任何腿法,单纯想要缠住楚休根本不可能,几招下来便被楚休一刀捅进了胸膛。

  就在他快要咽气的一瞬间,三个身影快速的奔袭而来,而他却只能带着一丝不甘之色闭上了眼睛,还是慢了一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