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结交一番

  就在楚休等人都在那里耐心的等候时,山脚下忽然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喧哗之声,一众武者簇拥着几人走上来,恭维声不断,楚休挑了挑眉毛,貌似是有大人物来了。

  楚休扭头冲着身边一名模样略显猥琐的武者问道:“包老三,来的人是谁你可知道?”

  那包老三是吕阳镇当地的一名散修武者,正是之前在张百涛等四人围杀楚休时,他在旁边看热闹多嘴却差点被刘元海一刀砍死,结果却被吕凤仙给救下的那家伙。

  楚休和吕凤仙回到吕阳镇之后遇到他,这包老三在感激完吕凤仙的救命之恩后便一直都赖在他们身边,毕竟他只是一名淬体境的武者,现在有资格混在先天境界的高手身边,那可也是一种荣耀。

  楚休倒也没撵人,这包老三虽然实力差劲,但却是这吕阳镇的地头蛇,而且为人也比较八卦,对于林中郡周围这几个郡武林上的大小事情也都比较了解,有他在,楚休也能得到不少的消息。

  包老三闻言,眼中露出了一丝羡艳之色道:“在北燕之地能有这么大排场的还能有谁?当然是聚义庄少庄主,‘凌云布雨’聂东流少庄主了。

  啧啧,据说聂少庄主惊才绝艳,而且待人谦和,人脉遍布整个江湖,甚至有江湖传言,只要你能跟聂少庄主成为朋友,那聚义庄便永远都会为你敞开大门。

  只可惜啊,我老包本领不济,这辈子可是没有踏入聚义庄的机会了。”

  听到聂东流三个字,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他淡淡道:“聚义庄的大门的确会为聂东流的朋友敞开,但想成为聂东流的朋友,你可是要有价值的,没有价值的存在,那可不配成为那一位的朋友。”

  一旁的包老三没敢搭话,聚义庄在北燕的名声很大,大到让他这种最底层的武者连说一句话坏话都不敢。

  人群的包围中,聂东流嘴角含笑,跟着在场的众多武者打着招呼,有他认识的,但更多的却是不认识的,无论这些人实力高也好,实力低也罢,聂东流都把面子上的功夫做的是面面俱到,没有丝毫的遗漏,给人一股如沐春风般的感觉,也引来了在场武者的交口称赞。

  挨个问候了一圈之后,聂东流身边就只剩下十多个人了,这些人都是吕阳山附近的大族或者是大宗门的人,自家都有着御气五重的高手坐镇,这才能在这里跟聂东流谈笑风生。

  其中一名身穿金色华服,身材英挺高大,模样英俊,甚至论外貌仅次于吕凤仙的男子站出来,对着聂东流拱拱手道:“少庄主,听闻你这段时间都在聚义庄内闭关,这次怎么来吕阳山了?我还以为你们聚义庄只是会派一些普通弟子来看看呢,没想到你却亲过来。

  不论这吕阳山内有没有重宝,少庄主你这次来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最近淘到了一批好酒,五十年的醉龙香!就等着少庄主你来品尝呢。”

  聂东流笑了笑道:“在聚义庄内闭关闭的有些憋闷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散散心。

  听说岳兄你北陵岳家准备跟同为北陵府大族的穆家联姻,迎娶穆家长女,这批醉龙香难道就是准备在订婚仪式上准备的?”

  这名年轻人乃是林中郡大州府,北陵府岳家的嫡长子岳卢川。

  岳家在北陵府的地位很高,甚至一提到北陵府,人们就只会想到岳家,在北陵府内,其他小家族的地位根本就不能跟岳家比。

  此时那岳卢川听到聂东流这么问,他的神色顿时有些不对,勉强笑了笑道:“一个订婚仪式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醉龙香少庄主什么时候想喝,我这边立刻就准备。”

  这时旁边有人调笑道:“咱们岳公子是对这门亲事不太满意啊,那穆家大小姐生的也是花容月貌,岳公子你之前不是还很乐意的嘛。

  听说前段时日子你去了一趟燕南,用了几个月便跟那神武门掌门的女儿勾搭上了,怕是看不上北陵府的那小家族了。

  那订婚仪式少庄主你怕是参加不了了,咱们这位岳公子,估计是已经准备悔婚了吧?”

  聂东流闻言挑了挑眉毛,这是那岳卢川的家事,他倒是管不着,只不过他对于岳卢川勾搭上神武门大小姐一事倒是有点兴趣。

  神武门也是北燕大宗,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在燕南之地,倒是离这里有些远,林中郡和聚义庄所在的乐平郡都属于燕东之地。

  只不过对方毕竟是七宗八派之一,远比岳家的实力要强,岳卢川若是真能跟神武门联姻,那岳家的实力倒也会提升一大截。

  当然聂东流是看不上这种手段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强势之人,想要获得势力,他可以靠手段,靠算计,但却绝对不会选择靠女人。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有婚约在身,现在悔婚去攀高枝,好说不好听,岳家的名声都容易被败坏。

  岳卢川恼羞成怒的指着那名武者厉喝道:“闭嘴!别在少庄主面前造谣,我岳家什么时候准备悔婚了?再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

  眼看双方的火药味有些浓,聂东流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行了诸位,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吵起来不值得,对了,诸位有谁知道楚休此人,他是否在吕阳山之上?”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迷茫之色,对于他们这些出身大势力的武者来说,楚休无论是灭了山阳府张家,还是在吕阳镇内大开杀戒,这些都只能算是小事而已,他们当然没听说过。

  至于张百涛嘛,他虽然是巴山剑派的弟子,但这里是北燕,离西楚远着呢,估计除了山阳府的人外,其他地方的人连张百涛的名字都没听说过,要是巴山剑派的长老死在了这里,那估计还能掀起一点水花来。

  这时一名吕阳镇周围一个小世家的人走出来道:“少庄主说的楚休可是前段时间在吕阳镇内斩杀四名先天武者的楚休?”

  聂东流道:“对,就是他,现在他可在吕阳山上?”

  那名武者在这群人当中地位可是最低的一个,平常只能看着聂东流跟其他人谈笑风生,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聂东流接触的机会,他连忙道:“我听下人说过,他在这吕阳山上呆了好几天了,我这就带少庄主你过去。”

  聂东流回身冲着其他人拱拱手道:“诸位先聊着,我去结识一个江湖上最近崛起的年轻俊杰,一会带来给诸位认识一下。”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他们知道聂东流豪爽义气,喜欢结交朋友,只不过在他们看来聂东流应该结交他们这些大势力出身的武者才对,整日里跟那些没什么背景的江湖草莽厮混有什么意思?

  此时的楚休还在跟吕凤仙闲聊着,旁边的包老三也时不时插一句嘴,讲一些当地武林的八卦。

  就在这时,他们感觉周围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向着他们望来,楚休抬眼一眼,一名武者正态度谦恭的带着聂东流向着他们走来。

  身后的包老三嘴巴张的老大,方才他还在说聂东流如何如何,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真人了,这可让包老三激动的很。

  来到楚休和吕凤仙的身前,聂东流拱拱手道:“可是楚休楚兄弟?”

  说完之后,聂东流又看着吕凤仙道:“这位是?”

  吕凤仙淡淡道:“燕西渔阳吕凤仙,无名之辈而已。”

  聂东流想了想,哈哈大笑道:“小温侯之名在燕西之地可是不小,怎么能算是无名之辈呢?”

  吕凤仙有些诧异,没想到聂东流竟然连他的名号都知道,不过吕凤仙的神色仍旧是一片淡然。

  其实之前吕凤仙对于聂东流的感官还是不错的,毕竟整个北燕都找不到说聂东流坏话的人。

  但先入为主,知道了楚休跟聂东流之间的恩怨,又听了楚休分析了聂东流的为人,现在的吕凤仙怎么看聂东流这礼贤下士一般的豪爽笑容都有些虚假。

  原版剧情中他们两个是好友,但这一世有着楚休的插手,这两个人却是已经彻底如同陌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